国统区美术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国统区美术

国统区是指1949年前国民党统治的地区,被称为白区,“白区”是相较于共产党所在的地区--解放区(被称为:红区),而得名的。
国统区(白区)美术(运动),又称: 国统区(白区)进步美术(运动)
国统区(白区)进步美术运动(包含中国新兴木刻版画运动)是由鲁迅先生1931年在上海倡导发起的,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上海也成为了整个中华大地国统区(白区)进步美术运动的中心与最前沿。
国统区进步美术工作主要是一方面和国民党反动统治作斗争,另一方面也是和封建的美术传统作斗争。在这双重的斗争之下,我们美术界,以木刻表现得最顽强,最有韧性。漫画是冲锋陷阵的尖兵,成为敌人的眼中钉。绘画应该是一支大队伍,然而内部存在着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如国画的改造,形式主义的清算,“为艺术而艺术”理论的扫除,因此不能够发挥应有的力量。至于雕刻、美术建筑、和工艺美术,都缺少发展条件。
远在抗日战争以前,由于鲁迅先生的苦心指导,感召了一部分美术青年,从“艺术与政治无关”的旧观念中摆脱出来,面向现实,并且参加了实际的革命工作,使木刻艺术在整个美术工作中,异军突起,站在进步美术运动的前哨。和木刻一起,表现为进步力量的还有一部分抗日的漫画。在当时,有许多画家却仍然标榜为艺术而艺术,对现实采取漠不关心的态度。
日本帝国主义的炮火,使美术界震醒过来。具有爱国心的画家们钻出了象牙之塔,汇集到武汉,为抗战服务。爱国热情推动着工作,美术界开始有了团结,创造了许多新的工作方式。全国美术界、漫画界、木刻界的三个抗敌协会,同时宣告成立。在作品上反映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残暴与中国人民抗争的英勇。在团结抗战上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在表现形式上,当时曾经提出“大众化”的问题,认为形式必需要为群众所能接受,才能发挥更大的效果。可惜抗战形式转变了,武汉撤退,大团结接着就分散了,这一个“大众化”的课题,由一群政治觉悟比较成熟的美术工作者带到了延安,由于得到毛主席直接的指导,经过长期的努力,发展为今天老解放区辉煌灿烂的为工农兵服务的新美术。
皖南事变,国民党公开露暴了反动面目。他们有计划地命令全国美术界、漫画界、木刻界,三个抗敌协会停止活动。出现了以张道藩为首的文化贩子们操纵的中华全国美术会。在他所主持的第二第三届全国美展中,排斥了漫画和木刻。同时,通过了反动的图书杂志审查制度,处处来阻难和摧残一切坚决主张团结、进步、抗战的图书出版物,迫使各刊不能不相继停刊,漫画工作在这一个时期,可以说完全被封锁了。木刻工作在木协停止活动后,马上组织了木刻研究会,继续工作,重心移到干部的培养,并且选了许多优秀的作品,送到苏联去展览,获得热烈的欢迎。
进步的美术工作者为使创作内容更靠近现实生活,有的下工厂、进煤矿、到农村,有的旅行边疆少数民族区域,描绘了比较广阔的生活现象,虽然风格上仍有“自然主义”的倾向,但多少也冲破了国民党反动派想窒死进步美术的沉闷空气。在改造旧国画来说,也开始在形式上破坏旧的传统,虽然这还不能成为一个运动,因为它本身在内容和表现形式上存在了许多问题,当时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当美术工作者在探求现实主义的道路,进行旧国画的改造,而旧的花鸟山水,裸体女人萍果,由于博得官僚、买办、暴发户的欢喜下,大为抬头,展览会场变成拍卖场,反动派也正好藉此以粉饰太平。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由于国民党把全部军事精华用在阴谋消灭人民军队这一个极端反动的措施,把“抗战必胜”的信念完全寄托在外援方面,造成了史无前例的湘桂大溃败,使人民遭受了大浩劫。国民党从上到下的各级官僚机构,却乘机毫不掩饰地发挥欺骗、敲诈、贪污、残暴无比的抢劫手段,全国人民怒吼了,在人民的压力下,反动派不得不伪装进步,说是要改组政府,实行“民主”,以息众怒。乘着这个时机,漫画工作者以突击方式,举行了“漫画联展”,许多作品暴露了统治者的罪恶,传达出人民的呼声,因而博得广大群众的欢迎,这一类形式的展览会,先后在重庆、成都、昆明一连串地举行,一直继续到抗战胜利之后。其中特别以“猫国春秋”漫画展的表现最为突出。与这同时,大后方木刻工作者联合了延安的作品,举行了国际展览,中国人民的英勇战斗生活,通过木刻艺术,传达到美国、英国和印度,获得了这些国家广大人民的同情。
美术界同人参加民主运动的斗争,在政协时期,我们宣布了木协和漫协的复会,坚决站在民主队伍里一致行动。跟着政治重心的转移,我们在上海组织了“上海美术作家协会”、建立美术界的统一战线,用来对抗张道藩与汉奸画家合流的上海市美术会,在几次美术节的展览会上,我们都抢先展出,弄得张道藩狼狈不堪。北平也成立了“北平美术作家协会”,和官办美术团体对立。漫画工作者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报章杂志,扩大发表范围,把蒋介石和马歇尔的鬼把戏“假和平,真内战”从根揭发出来,并对美帝和官僚资产阶级天天在制造的新罪恶予以攻击。木协在上海举办了“抗战八年木刻展”,总结了抗战以来的工作,从这个展览开端,每年春秋二季举行定期的全国流动展览。最近的两年中,有三批木刻作品送到日本,在日本各地流动展览一百多次,对日本的木刻家起了极大的鼓舞作用,提高了他们的政治觉悟。
局势转入全面内战,白色恐怖统治了上海,首当其冲的是漫画工作者,漫协已不能公开活动,只得在作品内容上避重就轻,通过对贪官污史的攻击和社会生活混乱面的暴露,来反映出统治层的黑暗,把攻击对象隐晦起来,以避锋芒。而当反饥饿反迫害反内战的群众运动展开时,学生们已经能够掌握漫画这一件武器,在宣传上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这里应该提一提我们中间有一位同志所领导的“漫画工学团”,这是一个地下组织,参加的分子有工人、学生、和店员中的美术青年,秘密制作作品,巡回展览于上海、南京、杭州各大学和专科学校,最后为特务所发觉,撕毁了作品,中法学院的三个自治会负责同学因此被捕,这位同志不得不悄悄地离开上海。
在重重的压迫下,木协显出了坚强的组织性。一直保持着和学生运动紧密的联系。为学生刻作品,指导学生复制印刷上的技术,帮助学生成立木刻研究班。发展了大量的新干部,这些干部分布在全国各大小城市,成为进步美术运动的一股新的力量。
在学生运动中,美术学校的学生,已经不再是“为艺术而艺术”的俘虏了,他们勇敢地参加到学联的队伍里去,掮了自己所画的宣传画,和全国同学并肩战斗。他们中间有被特务殴打的,有被逮捕的,这些恐怖手段不仅不足以使同学退缩,反而把他们锻炼得更结实、更勇敢。许多进步学生因为学校当局的压迫,和特务的恐吓,他们就投奔到解放区、或敌后游击区去参加了实际的革命工作。
总之,国统区一些主要的城市里,凡有民主的进步美术活动,就有各种方式的政治迫害。许多进步的美术工作者既不能在原来的地方工作,就到香港去。先后从各地汇集到香港的美术工作者组织了“人间画会”。里面少数人为了稿费,轻视了作品的严肃性;为了个人的趣味,走进了形式主义的牛角尖,当国内解放战争迅速的发展之下,在毛主席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这一文告发表之后,画会进行了严格的工作检讨,总结了缺点,确定了今后的工作方针。成立了学习小组,进行思想检查。经过几个月的整顿,画会有了活力,有了信心,有了目标和办法。当大军渡江的消息刚传到香港时,画会立刻成立了两个工作大队,一队准备到上海,一队留在华南工作。
1949年上海大公报美术宣言

1949年上海大公报美术宣言

1949年5月28日,在国统区进步美术运动的中心与最前沿的上海,刘开渠、杨可扬、野夫、朱宣咸、张乐平、庞薰琹、赵延年等国统区进步美术的先驱们代表以上海为中心的国统区进步美术力量签署了迎接解放的“美术工作者宣言”,签署后的第二天,即1949年5月29日,该宣言在上海《大公报》发表,提出国统区美术工作者决心“为人民服务,依照新民主主义所指示的目标,创造人民的新美术”,该宣言也标志着国统区美术史和上海近代美术史从此翻开崭新一页。
雕塑建筑和工艺美术的情况。在八年抗战,三年内战的长期的困难条件下,雕刻家要进行工作是十分艰苦的。他们在极端穷困的生活中,还是创作了一些反映劳苦人民生活的浮雕或立像。有个别的工作者,制作了一些世界文豪和大思想家的石膏浮雕,廉价寄在书铺里出卖,给予大后方的知识青年不少的精神鼓励。至于美术建筑,从来都是为封建官僚买办统治阶级服务的,这并不是说建筑家根本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愿望,事实上,在国民党统治区里,即使有这样的愿望,也是无用武之地的。工艺美术离不了工业生产,这些年来中国民族工业,在外国资本主义的倾销政策下,在四大家族的强取豪夺下,求生不得,求死不得,还有什么工艺美术呢?雕塑、建筑、和工艺美术只有在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建设中,才能获得更好发展的机会。
时会址均设在上海的中华全国美术协会、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中华全国漫画协会,以及后来为适应1949年解放而在上海成立的中华全国美术协会、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中华全国漫画协会“联合办事处”,它们是国统区进步美术力量最高的与最权威的领导机构。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