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布尔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阿富汗斯坦首都喀布尔,位于该国东部的喀布尔河谷、兴都库什山南麓,北纬34度,东经69度。海拔1800米,喀布尔河穿城而过,将城市一分为二,南岸为老城区,北岸是新城区,全市呈现U字形,四周群山环抱,城市开口处面对西面的高山峻岭,是两座风景异常优美的高原城市,也是世界上地势最高的山区首都之一。

简介

喀布尔(Kabul)是阿富汗斯坦的首都,喀布尔省省会和阿富汗斯坦的最大城市。它是一座有3000多年历史的名城,1773年以后成为阿富汗斯坦首都。“喀布尔”在信德语中是“贸易中枢”的意思。
喀布尔位于阿富汗斯坦东部,兴都库什山南麓、海拔1800米的谷地上,地势险要,周围群山峻岭呈U字形环抱。
喀布尔河从市中心流过,将喀布尔市一分为二,南岸为旧城,北岸为新城。新城比较繁华,商业区、皇宫、官邸及高级住宅大多集中在此,市内多宫殿,较为著名的有古尔罕纳宫、迪尔库沙宫、萨拉达特宫、蔷薇宫以及达尔阿曼宫等。达尔阿曼宫是议会场所与政府部门所在地。
喀布尔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

喀布尔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

喀布尔市中心的梅旺德大街矗立着绿色的梅旺德纪念碑,纪念碑四周有四尊大炮。城市周围的山坡上,石山上、古塔、古墓、古堡以及清真寺、寺庙比比皆是。著名的有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巴布尔陵墓、国王穆罕默德·迪纳尔·沙陵墓、国家博物馆、考古博物馆等。
喀布尔交通便利,有公路连接喀布尔省各地和全国大部分省份。市内有食品供应、毛纺、家具制造、铸造及大理石加工业等。
喀布尔是世界上地势最高的首都之一,群山环抱呈U字形,城市开口处向着西面的高山峻岭。这里气候变化剧烈,严寒的冬季,最低气温可降至零下31度,夏季却又是赤日炎炎,温度可升到38度左右。喀布尔河横贯全城,河南岸是旧城,北岸是新城。居民多信奉伊斯兰教

城市简介

综述

喀布尔是阿富汗斯坦共和国的首都和第一大城市,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个历史上的英雄城市。它位于阿富汗斯坦东部,兴都库什山南麓,北纬34度,东经69度。四面环山,海拔1950米。在古代,喀布尔是著名的东西方通商要道“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镇,也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一个中心。1773年杜兰尼王朝统一阿富汗后定都于此。
气候简介
阿富汗虽位于亚热气候带,但因远离海洋,海拔又高,属大陆性气候,干燥少雨,冬季严寒,夏季酷热。河水主要来源于雨雪。阿富汗有句民谚:“不怕无黄金,惟恐无白雪”。全国年平均降雨量只有240毫米。夏天,贾拉拉巴德的最高气温可达49度。冬天,在阿富汗北部和东北部地区的最低气温可到零下30多度。喀布尔的气候同北京相差不多,四季分明,但冬季并不十分寒冷,夏季白天气温较高,晚上凉快。
首都喀布尔气候温和,四季分明,全年平均气温13℃左右。

古迹众多

喀布尔市名胜古迹众多。市内有昔日的皇宫,宫内有古尔罕纳宫、迪尔库沙宫、萨达拉特宫等,是宫内有宫,宫外连宫,古朴典雅,雄伟壮观。另外还有蔷薇宫(现称人民宫)、达尔阿曼宫(现为议会和政府所在地)等,还有国家博物馆、考古博物馆以及喀布尔大学。
城市四周的山石上,到如今还保留着纪元初期的墓碑、宝塔、城堡的残垣以及伊斯兰教的宣礼塔和清真寺等。城市东南角的小山顶上有巴拉·希萨尔城堡,四周山峰上竖立着当年抵御外侮的城墙,有“喀布尔的长
喀布尔香料

喀布尔香料

城”之称。另外,市内梅旺德大街上耸立着雄伟的梅旺德战役纪念碑,在查尔曼大街上耸立着高大的独立纪念碑,表明喀布尔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是英勇的阿富汗人民在这里曾经数次击败外敌侵略的光荣历史的见证。

现代城市情况

喀布尔市现有人口390万左右,是阿富汗斯坦全国最大的城市,全国公路和航空交通枢纽,也是全国经济、文化和对外贸易的中心,全国大部分工业都集中在达路拉曼宫在这里。喀布尔气候条件十分良好,适宜种植多种农作物和葡萄、杏、枣等水果,四周郊区也是全国最主要的园艺和蔬菜种植地。喀布尔附近的矿业资源也非常丰富,已经开采的有煤、铁、锰、铜、石墨等。
阿富汗特别重视发展国际航空事业,喀布尔现有两个现代化的机场和邻国通航。喀布尔是全国公路交通的枢纽,以喀布尔为中心,长达200O多公里的环形现代化公路通往阿富汗全国各地,喀布尔到邻国巴基斯坦和伊朗也有公路相通。
喀布尔是美丽的,并且笼罩着一层东方山国的神秘色彩,曾经吸引过许多外国游客。
喀布尔市历史悠久,古迹众多,文化古老,山水相映,景色宜人。金碧辉煌的古老皇宫和高耸的清真寺尖塔,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整座城市房屋高低错落,马路宽阔,布局严谨。主要街道两侧,都有小溪或小河,从山上引下来的泉水,潺潺流过,清澈见底。天气炎热之时,来到溪边河畔的树荫下,喝上几口清泉,歇息片刻,精神爽快,美不可言。

人们热情

喀布尔市民热情好客,每逢朋友到来,宾客临门,他们都是热情相迎,以礼相待,请客人进入家中最好
喀布尔顶级大酒店

喀布尔顶级大酒店

的房间,拿出家中最好的食品款待,想方设法地让客人感到宾至如归、高兴愉快。阿富汗斯坦全国98%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喀布尔居民用牛羊肉来招待客人,时常要做名贵的菜“烤全羊”来招待,饭后还要请客人品尝各种各样的点心和水果。他们对待客人,不问对方是否是伊斯兰信徒,均一视同仁。无论是在市区繁华的大街上,还是在郊区的小路上,喀布尔居民都是举止文雅,彬彬有礼,总是右手按在胸口向对方点头,表示敬意,开口讲的第一句话是“萨拉姆阿利空”(即“愿真主保佑您”)。中国人民和阿富汗人民之间存在着悠久的传统友谊,相互间的交往可以追溯到2000年以前,世界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就是从中国通过阿富汗到达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

历史文化

史书记载

阿富汗历史悠久,喀布尔亦然。印度古经典《吠陀经》提到一个叫库拔的地方,梵文研究者认为就是今天的喀布尔。《波斯古经》也证实,库拔就是今天喀布尔所在的地方。中国《汉书》记载的叫高附的地方就是喀布尔。
喀布尔是著名的东西方通商要道“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镇,2000多年前就是东西方贸易文化交流的一个中心。在信德语中,喀布尔意为贸易中枢。古代马其顿亚历山大皇帝和公元18世纪波斯阿夫沙尔王朝帝王纳迪尔沙赫均把这里作为穿越兴都库什山脉南下征服印度的军事要道。公元16世纪初,来自中亚的莫卧儿王朝创建者巴卑尔占领喀布尔。1773年杜兰尼王朝统一阿富汗后定都于此。

皇宫建筑

这里,古老的皇宫一度金碧辉煌,如古尔罕纳宫、迪尔库沙宫、萨达拉特宫、达尔阿曼宫、巴格巴拉
喀布尔王宫

喀布尔王宫

宫、蔷薇宫(今称人民宫)等。城间山上还留存着当年抵御外侮的城墙,被当地人称为“喀布尔的长城”。喀布尔的清真寺和古墓也是特别风景,象著名的沙希杜沙姆希拉清真寺,巴卑尔的大理石陵墓,穆罕默德纳迪尔沙赫国王的陵墓等。

美景怡人

喀布尔的美丽曾让许多人为之倾倒。历史上一些征服了喀布尔的帝王,都为喀布尔魅力所折服。据说阿马德沙为喀布尔大学它放弃了印度;印度莫卧儿帝国的缔造者巴卑尔征服了喀布尔后,流连忘返,乐不思归,再也没回到他的故土。临死前,他再三叮嘱,一定要把他葬在这块他心爱的土地上。巴卑尔墓坐落在他生前经常游幸的谢尔达尔瓦扎山上。

太佩马兰詹山

关于这座山,还有一个人间奇异的传说。太佩马兰詹是一位魔术师的名字,他的魔术创造出许多人间奇迹,奇妙得叫人难以置信。他走遍了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每到一处,他便用他的魔术赢来丰厚的财宝。但他视财如命,只会聚敛,从来想到付出。这样过了几十年,他的死期临近了。临死前,他巡视、抚摸着那些珍宝,悲伤欲绝,多么不愿意与这些珠宝分开!在最后时刻,他放火烧了这堆财宝,焚烧后的灰烬,堆积成这座山陵,后世人便把这座山陵称为太佩马兰詹山。

扎赫祠

城南山麓的一座伊斯兰圆顶式建筑物“扎赫祠”,是伊斯兰教什叶派创始人阿里的衣冠冢。离扎赫祠40米左右的地方耸立着一块巨石,中心部位有一道宽1米、长2米的大裂缝,似刀削斧劈一般,传说是阿里用利剑劈开的,被视为圣迹,每年元旦前后,阿富汗居民纷纷前来,聚集在扎赫祠前、巨石周围举行隆重的宗教仪式。从查曼沿着乔迪梅旺德大街西行,有一个东方市场,市场中心的梅旺德塔,是为纪念阿富汗的一位爱国女英雄而建的。1880年在英国和阿富汗之间
的梅旺德之战中,阿富汗姑娘玛拉莱挺身而出,号召全村男子保家卫国,与阿军合击敌人,终于取得辉煌胜利。玛拉莱的英雄事迹传诵一时,她是阿富汗历史上第一位杰出的女性。

今天

今天的喀布尔,辉煌的古迹不再那么辉煌,倒是山坡上的土坯房格外显眼。不久前见到艾哈迈德,他就是在山坡喀布尔街头上租了一个房子。作为公务员,每个月工资只有60美元左右,而租房花去了一半。山上没有电、没有排污系统,没有自来水,当然更没有学校、诊所等设施。喀布
尔某种程度上也是迅速城市化的牺牲品。这是阿城市发展部长的话,有几分道理。阿富汗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根据喀布尔70年代的计划,人口不会超过200万。2001年初,喀布尔人口约为50万,2007年已达300万,2015年可能达到700万。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从巴基斯坦和伊朗回国的难民中,有100多万进入了喀布尔。从各地涌进的流动人口数量也很可观。城市设施与急剧增加的人口不相适应。只有2%的居民有正常供电,一半人口没有安全用水。喀布尔每年降生18万人,属亚洲最高出生率。
人口大量涌入,加之城市规划和配套法规不健全,非法建房成了喀布尔一景。据城市发展部长介绍,70%的新建房是违规的。尤其是一些富商、高级官员和要人利用国家土地大量违规建房出售出租,被人称之为"landmafia"。

宗教信仰

综述

从公元651年东伊朗落入阿拉伯人之手开始,伊斯兰进入阿富汗地区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期间,由于地理、人文及社会发展等方面极为复杂的原因,阿富汗实际上处于伊斯兰世界的边缘。然而,在过去的20多年中,阿富汗的伊斯兰教却一再以不同形态进入国际政治的漩涡中心,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由此,我们产生了强烈的好奇,阿富汗的伊斯兰教究竟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它与社会及政治生活的关系到底如何。在我看来,研究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将为理解阿富汗过去20多年的发展及未来走向提供重要的线索,在学术上,也远比一般地把阿富汗作为热点来讨论更有意义。

大众的信仰

除了极少数印度教徒、锡克教徒和犹太人,阿富汗境内的居民大都是穆斯林,其中约80%~90%是逊尼派的哈乃斐派,其余则是什叶派。从民族与教派的关系来看,阿富汗的主要民族如普什图人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和俾路支人等大都属于逊尼派,什叶派的主体则是哈扎拉人。由于阿富汗的绝大多数居民是穆斯林,因此,无论在农村,还是在城市,伊斯兰教都有广泛的影响,该宗教不仅提供了一整套的信仰与道德体系,深深影响着人们的价值取向和思维定势,而且很大程度上还为整个社会构建了某种约束和调节机制,规范着人们的行为方式与生活方式。同时,在过去的一千多年中,阿富
喀布尔的清真寺

喀布尔的清真寺

汗的大部分人文知识和智力活动主要是由宗教机构和宗教阶层予以传承的,因此,伊斯兰教无可避免地在阿富汗社会与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留下了深深印记。“在一个像阿富汗这样的国家,民族的概念发育未久,国家与社会两相分离,人们只效忠于地方公社,伊斯兰教是惟一可以构成所有阿富汗人共性的东西。可以认为,伊斯兰教是“阿富汗文化的中枢神经”。
然而,应该引起注意的是,阿富汗的伊斯兰教有着浓厚的地方特征,“除了信仰安拉和其使者穆罕默德,大部分的信条都与地方化的、前伊斯兰时期的习俗有关,有一些阿富汗部落社会的信念甚至与伊斯兰经典所载明的原则相违背。比如,圣徒崇拜和对圣徒陵墓的崇拜在阿富汗大部分地区广为流行。所谓圣徒,他们可以是苏菲教团的皮尔(导师),也可以是圣族或圣门的后裔,有时甚至普通毛拉和游方苦行僧也可因其学识、人品或特异的行为举止和有别于常人的能力而成为圣徒。这些人活着时受到人们尊敬,有的还有大批追随者和崇拜者,死后的陵墓则成为圣地(ziyarat),受到人们朝拜。人们对圣徒及圣墓的崇拜是希得到安拉的庇护和赐福(barakat),但在许多情形下是受到一些更为世俗和更为实用的动机的驱使。比如,贾拉拉巴德附近的一个圣徒陵墓可以治疗神经病。
斋月里的喀布尔分别位于查里卡尔(Charikar)和科黑达曼(Kohidaman)的两个圣地则以治疗狂犬病而闻名遐迩。在喀布尔北面的帕伊米纳尔山谷(Valley of Paiminar)约有40多个圣徒陵墓,它们无一例外地可以使妇女得到生儿育女的能力。阿富汗各地的圣徒陵墓都有守护人,而所有的守陵人都向前来朝拜者兜售护身符和其他的神符(ta’wiz),这些护身符不过是一些魔咒谶语,有的干脆是从《古兰经》抄来的启示和预言,他们把这些所谓的护身符装入用布、皮革或者金属制作的小袋中,缝在求购者的衣服上。在阿富汗人看来,这样的护身符几乎可以满足善男信女们的任何愿望,从拴住情人的心到增强性功能、从一般的趋利避害到在部落械斗中避开致命的枪弹,这些护身符可谓无所不能。
在阿富汗,许多与伊斯兰教无关的习惯也有相当的影响,这些民间信仰与习俗有的可能与曾经在这一地区流行的某些宗教,如拜火教、佛教、萨满教等有关;有的则带有浓重的民间迷信色彩。在阿富汗的北方重镇马扎里沙里夫,有一个叫“沙里夫-阿里”的地方,在那里圣徒陵墓一个接着一个,成千上万的鸽子居住在圣徒陵墓之间,当地人相信,每7只鸽子中就有1只是阿尔瓦(arwa,神灵),因此,到圣陵朝拜的人都把喂鸽子作为强化宗教信仰、增加宗教荣誉的重要方式;如果有人杀死了一只鸽子,而它恰巧是一个阿尔瓦,那么此人将在睡梦中不断受到阿尔瓦的折磨与缠绕。在阿富汗的许多地区,村民们总是把剪掉的毛发和指甲小心翼翼地掩埋起来,以防被那些别有用心或与自己有仇隙的人发现。据说,巫婆用蜡、粘土或其他材料做成小人能够咒人致死,如果把被诅咒者的毛发或指甲混入小人像,那么往往能够事半功倍。

历史与人文

在宗教信仰中,伊斯兰教与其他宗教并存混杂的现象反映了阿富汗独特的历史与人文特征。阿富汗处于欧亚
喀布尔街头

喀布尔街头

大陆的核心,地缘特征使阿富汗千百年来经历了众多的民族迁徙和文化巨变。一方面,这种历史遭遇使阿富汗的文化内涵从总体上趋于多元化与丰富多彩。但另一方面,由于变化的突发性和频繁性,所有重要的文明总是与阿富汗擦肩而过,能够留给阿富汗人、或者说阿富汗人能够记起的不过是某些历史与文化的片断。同时,从民族迁徙和文化交往的角度来说,阿富汗是驿站,而非最终目的地;是十字路口,而不是融会贯通和发扬光大之所。由此,我们看到,阿富汗在历史上不乏短暂的灿烂与辉煌,在现今的阿富汗各地也不难发现优秀文明的历史碎片。然而,能够称为阿富汗文化底蕴和历史遗产的东西却少之又少。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阿富汗人甚至没有形成可以传承的文字、语言及智力成果,后世的人们不得不在民间口头文学中寻找阿富汗的发展轨迹,或在古代中国、波斯和印度等国的典籍中钩沉阿富汗的历史线索。伊斯兰教兴起后,阿富汗曾经历过几个经济与文化的繁荣期,比如萨曼王朝时期和加兹尼王朝时期。然而,相对于长时间、高烈度的战争与动乱来说,这种经济与文化繁荣的时间还是太短,无论是在此期间所创造的物质财富,还是智力成果,都不足以对阿富汗社会产生长远 而深刻的影响。15世纪,随着帖木儿帝国(1370~1506年)的兴起,阿富汗再次迎来了一个比较长的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的时期,阿富汗境内的赫拉特巴尔赫加兹尼,以及北中亚地区的布哈拉撒马尔罕等地不仅成为帖木尔帝国的经济与商业中心,而且是当时伊斯兰世界文化与科学的荟萃之所。.然而,阿富汗及其周边地区的这种繁荣局面并没有维持太久。从16世纪开始,一场更持久的衰落降临在这一地区。同以往一样,阿富汗的衰落首先与战乱有关,为了争夺对阿富汗的控制权,波斯萨法维王朝(1501~1732年)与印度的莫卧儿王朝(1526~1707年)展开了持久的拉锯战,“莫卧儿控制着喀布尔,萨法维则占领赫拉特,处于中间线上的坎大哈数易其手”,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1747年阿赫马德在阿富汗建立独立的杜兰尼王朝。与连年战乱同时发生的是连接欧亚大陆贸易路线的巨大变化,美国学者拉皮达斯就此评论道,"……萨法维王朝的崛起、波斯通往印度洋商路的关闭、俄国对伏尔加地区的征服以及内部秩序与安全的丧失,所有这些都大大削弱了亚洲内陆的贸易。而连接欧洲与印度海上航道的发现,以及随后俄国跨越西伯利亚到太平洋的扩张所开通的至中国的新商道,更使亚洲内陆的贸易进一步衰落。亚洲内陆不仅断绝了与经济富庶地区的联系,也断绝了与文化先进地区的来往,那些曾经给这一地区带来佛教、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与文化影响的商道被弃置不用,与外部穆斯林世界的密切联系也不复存在。
阿富汗最大监狱在喀布尔。于是,地方主义盛行,经济衰落,政治上四分五裂。商路的改变和亚洲内陆贸易的衰落对于阿富汗的影响尤为巨大,那些原来主要靠商队维持繁荣的城镇全面走向衰落,“经济与政治的重心逐步向农村转移,向控制土地财富转移,阿富汗沦落到了‘文化的边缘’。
由此,关于阿富汗人的宗教信仰,我们似乎可以得出一些简约的结论。其一,大部分阿富汗人无疑是虔诚的穆斯林,伊斯兰教构成了阿富汗人精神生活的主体;其二,在阿富汗人的信仰世界,大量非伊斯兰和前伊斯兰的因素有着极为广泛的影响,从总体上,这一现象反映了阿富汗在种族和文化起源上的多元性;其三,阿富汗智力成果和人文传统的匮乏是各种信仰体系混杂并存的重要原因之一,特别是当阿富汗与伊斯兰最重要的知识中心逐步隔绝后,伊斯兰教不得不与其他信仰体系分享阿富汗人的精神世界。

民族风俗

综述

阿富汗是个农牧业为主的国家,农牧民占全国人口90%以上,人均收入不及150美元。雪是阿富汗人用水的主要来源,农田丰收全靠冬天下雪,正如有句阿富汗谚语所说的:“不怕没黄金,就怕没白雪”。
阿富汗人在生活风俗和饮食习惯等方面,受伊斯兰教的影响很大。他们对伊斯兰教十分虔诚,严格遵守5条教规。

开斋节

(又称作“五功”)。在一切隆重的场合都要表的信仰,信诵清真言:“除安拉外,另无神祗,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每天要在晨、晌、脯、昏、宵五个时辰面向麦加方位使礼拜,即使是正在值勤的警察,和正在玩耍的小孩也要屈膝脆地,念经磕头。每周的星期五,他们通常还要举行一次主麻拜。“主麻”在阿拉伯语中意为“聚会”,因此,星期五又称为聚礼日。开斋节和古尔邦节是阿富汗人一年中两个重要的宗教节日。尤其是古尔邦节更是十分隆重,类似我国汉族的春节

古尔邦节

“古尔邦”即“献牲”之意,因而古尔邦节又称“宰牲节”。每逢此节日,穆斯林就要沐浴礼拜,并宰羊或骆驼、牛来待客或作为馈赠品,以示纪念。在斋月里,各地城乡的饭馆、茶楼、商店都要停业,白天,人们虔心诚意地不进食,夜间,大家明灯高悬地来欢庆。

服饰

阿富汗人常以各种装束来标明各自身份。乡间妇女外出时,往往戴着面纱。城市的上层
开斋节

开斋节

妇女,戴面纱者已越来越少了。从事普通工作的一般男人,往往是头缠粗布的大头巾、脸留浓重的大胡子,身着竖条花纹的大裤,脚穿厚牛皮的大鞋。而知识分子,官员绅士或富商巨贾的装束打扮,则常常是戴着羊羔皮的船型帽,留着小胡须,穿着轻皮鞋,经常穿着西装。

如今

随着时代的发展,不同等级身份的人的装束区别,将日趋消失。阿富汗这个穆斯林国家,按风俗妇女须终生戴面纱。且这种面纱极长,从头一直拖到脚跟,将整个身子裹得严严实实。面纱的头部正面开两个小洞,以窥外界。但农村妇女在从事家务或野外劳动时,也有不戴面纱的。阿富汗人很喜爱喝茶,日常生活中,尤其是在炎夏,几乎天天离不开茶。即使是贫困的人,每日也不能不喝茶。茶馆里经常座无虚席。人们认为最好的茶为“无籽葡萄茶”。阿富汗人很好客,他们对待来访的客人诚恳、热情,不管客人是否为伊斯兰教徒,都一视同仁。他们通常用羊肉款待客人,有的甚至还用全羊来款待贵宾,以表示对来宾的格外尊敬。他们也十分注重礼节和礼貌,在路上遇见亲或者与来访的客人见面时,都要用右手按住胸口,频频点头,并说:“安技嘎利贡”(意为“愿真主保佑您”),以示尊敬对方。他们一般不施握手礼。另外,阿富汗人有个较为特殊之处,就是从穿着打扮上,往往可以看出他们的身份和社会地位。
在日常食物中,普通的阿富汗人以和一般蔬菜为主,而上等人则以大米和牛羊肉为主。阿富汗人主食多以面食玉米面饼为主,中西餐都吃。他们的口味一般比较重,不怕油腻,而且含量也比较大。他们大都比较喜爱吃以焖、煮、烤、炸烹制的菜肴,肉食品以牛、羊肉为主,忌食猪肉,也不爱吃海味和鱼虾之类。进餐时,人们用右手抓饭而不用碗筷,只有吃西餐时,人们才用西洋餐具。用果汁制成的“雪耳碧”彼视为最上等的饮料。阿富汗人特别喜爱吃水果,喝绿茶。水果和茶是他们每餐所不能缺少的。他们通常每天总要喝上几壶茶,而且还特别爱喝中国的香片茶。按照《古兰经》的训戒,他们平时都不喝酒。可是,外国人
可以在饭店或餐厅喝酒。阿富好人招待客人至为诚恳,如果你吃得差不多时就说:“够了,我再也吃不下去了”。他们不会理你,你必须尽量吃下去,以“大吃特吃”来表示你的谢意,那才是礼貌。在阿富汗,向当地人表示你谢意的最好办法是;一直吃下去,吃得越多,对方就越高兴。随便沾儿口就不吃,在阿富汗是行不通的。
阿富汗人喜欢红、绿色,但忌讳猪、狗图案。在阿富汗,消极的数字是13和39。
按规定,阿富汗禁止邮寄烟灰缸和通心粉。

名胜古迹

喀布尔是阿富汗共和国的首都和第一大城市,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个历史上的英雄城市。它位于阿富汗东部,兴都库什山南麓,四面环山,海拔1950米。阿富汗是一个古老的国家,喀布尔具有悠久的历史。公元2世纪时,希腊历史学家阿里安著的《亚历山大远征记》中提到的科芬,根据考证就是喀布尔。印度古经典《吠陀经》提到库拔这个地名,梵文研究者认为就是今天的喀布尔。另外《波斯古经》也证实,库拔就是今天喀布尔所在的地方。中国汉代把喀布尔称为“高附”,可见,有关喀布尔的记述,很早就出现在历史学家的著作和古典文献当中了。
在古代,喀布尔是著名的东西方通商要道“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城镇,也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一个中心。1773年杜兰尼王朝统一阿富汗后定都于此。
喀布尔地区适宜种植多种农作物和葡萄、杏、枣等果品。蔬菜种类较多,是全国最主要的蔬菜种植地。喀布尔附近的矿产资源非常丰富,已经开采的有煤、铁、锰、铜、石墨等。
喀布尔是一座山水相映的城市,市内古老的皇宫金碧辉煌,清真寺的圆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城市房屋高低错落,道路宽阔。主要街道两旁都有小溪,泉水从山上引下,清澈见底。河北岸新城是主要商业区,并有皇宫、官邸和高级住宅。皇宫中有古尔罕纳宫、迪尔库沙宫、萨达拉特宫、蔷薇宫(今称人民宫)等。过去的达尔阿曼宫是议会和政府所在地。城市周围的山峰上屹立着当年抵御外侮的城墙,被称为“喀布尔的长城”。
喀布尔古迹很多,有公元初的墓碑、城堡遗址和伊斯兰教的尖塔、清真寺等,其中有著名的沙希杜沙姆施拉清真寺,有巴卑尔的大理石陵墓,有国王穆罕默德纳迪尔沙的陵墓。还有国家博物馆、考古博物馆和著名的喀布尔大学等高等院校多所。
喀布尔国王陵墓

喀布尔国王陵墓

喀布尔虽然不富丽,可是它却也有迷人之处。特别是3月里,园林和市场上郁金香竞开盛放,给城市披上浓艳的衣装,使喀布尔成了一座美丽的花城。历史上有一些征服了喀布尔的帝王,都为喀布尔魅力所倾倒,据说阿马德沙为它放弃了印度;印度莫卧儿帝国的缔造者巴卑尔在这里流连忘返,在他结束了戎马倥偬的一生后,就安眠在这座他心爱的城市的土地上。
巴卑尔墓坐落在谢尔达尔瓦扎山上。山坡上有一座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梯田式花园。当年这座花园十分优美,但今天已是蔓草丛生,颇有荒芜颓废的景象了。
1640年沙贾汗皇帝曾在这里建了一座清真寺,以纪念他在巴尔赫的胜利。清真寺用大理石铺地,拱门上雕着优美的垂饰,经过一番整修,已经成为喀布尔最有吸引力的古迹。花园高处的一层,在紫荆和紫丁香的浓荫深处,安息着那位莫卧儿帝国的开创者。
喀布尔东南的山顶上,有一座城堡,叫“巴拉希萨尔”,是喀布尔最古老的一处古迹。从城堡沿着希尔达尔瓦扎山向西,有一座陡峻的古城,据说是5世纪时修筑的,历代王朝都加以维修保护,直到18世纪以后才逐渐湮废。但城上还有些保存得比较完好的棱堡和塔楼是这座古城昔日雄姿的最后一点遗迹。
城东的太佩马兰詹山上,有一座古代帝王的陵墓,这里埋葬的是阿富汗国王纳迪尔沙。山坡上还有不少王公的坟墓。每年8月19日的独立节,在这里举行商品交易会,展览国家建设中的成绩。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