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成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唐玉成(1895-1973.5.5),河南省虞城县利民镇申台寺村人,后迂居贾寨乡菜园孙楼祖父家。原名子信,誉名红脸王,被誉为 “红脸王”、 豫剧“麒麟童”。 幼年丧父,随母至外祖父家居住。1904年入玩友班,攻花脸、红脸。1906年入夏邑罗家班学艺,师从况凤仙(艺名科马,旦角)。1920年又拜师冯垛,赐名玉成,他虚心学习冯垛的演唱技巧,技艺提高,名声大震。冯垛去世后,唐玉成成为该班台柱。1921年入夏邑程家班演出,始有名声。1925年以后在虞城刘家班与王彦山、张永兰、黄儒秀长期合作,并吸取名红脸孙照登的一些唱腔特点,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唱派。

简介

中文名:唐玉成
别名:红脸王、麒麟童、唐子信
籍贯:河南省虞城县
国籍:中国
职业:演艺豫剧演员
代表作品:《反徐州》、《杨河堂》、《白玉杯》、《李渊跑宫》、《闯幽州》、《困南屯》、《刘公案》等。
成就:豫东红脸的集大成者

红脸王名家

唐玉成墓碑

唐玉成墓碑

唐玉成,男,红脸王,1895年出生,河南省虞城县利民镇申台寺村人,唐玉成是豫东调最有代表性的须生演员,他不仅扮相壮美,表演细腻洒脱,善于刻画人物的性格情态,而且唱腔不同一般,别具风采。在演唱时,多是真假嗓结合,先低后高(一般由C调升到E降调),刚柔相济,浑厚朴实,耐人寻味。他特别擅长运用偷字、嵌字、闪板及哀颤(寒颤)等巧妙唱法,使人听起来既感到粗犷豪放,又别具风采。1948年投国民党55师随军演出,建国后入虞城人民剧团为领衔主演。 1962年,他参加河南名老艺人汇报演出了《火烧纪信》、《地塘板》、《文王跑坡》,等剧目。冯纪汉在《向优秀的传统学习》一文中,对他在《火烧纪信》中扮演的纪信给予了高度评价:“唐玉成通过自己的唱腔和表演,从犹豫到自愿,表演得很有层次,而且合情合理。一个68岁的老人,还能够作出这样的表演,特别是唱腔还那样洪亮优美,如果没有高深的艺术造诣,是难以达到这样境界的。”八大红脸王要么与唐玉成有直接师承关系或要么深受其唱腔影响。刘忠河张枝茂、刘新民、索文化洪先礼谢庆军朱坤芳、陈传明并称为豫东八大红脸王。

代表剧目

他演出的代表剧目还有《反徐州》、《杨河堂》、《白玉杯》、
反徐州

反徐州

《李渊跑宫》、《闯幽州》、《困南屯》、《刘公案》等。1949年,他参加了虞城县人民剧团,还先后演出过现代戏《小女婿》、《王贵与李香香》、《白毛女》、《传枪》等。

艺术生涯

唐玉成一生对艺术精益求精,对求艺者真诚传授,深得同行的敬重。有很多演员如刘玉龙、朱勤堂、张万云、杨启超、刘新民、李宪臣、史红光等,都受过他的教益。特别是后起之秀刘忠河,虽未得到唐玉成亲授,但他通过唐玉成的唱片进行学习,在继承唐玉成的演唱艺术上,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使唐派艺术得到继承和发展,受到观众赞赏。1960年后因年事渐高改任教师,“文化大革命”中惨遭迫害,扣发工资,生活无着落,于1973年5月5日含冤而逝,终年78岁,1979被平反昭雪。
唐玉成是豫东红脸的集大成者,曾跟孙照登学习,孙照登生于清末,艺术境界极高,孙照登死后,唐玉成响遍豫东及江苏、安徽、山东等地,被称为“红脸王”,也是红脸唱腔的发扬光大者,其对红脸唱腔进行了很大的创造,他的唱腔很多没有被继承下来,到目前为止还没人能跟他的老人家的艺术魅力相提并论。孙照登?,唐玉成老师的关门弟子也就是现在虞城的汪振堂老师是唐玉成老师艺术唱腔继承的最好的人,听听汪振堂?老师的《火烧纪信》,就可以听到唐玉成老师的魅力,是红脸当中最难学的一种唱腔,偷、闪、欠、颤等技巧很多人学不会,但汪振堂?老师运用自如,汪振堂老师的哭腔很具特色,红脸的唱腔不能光听韵味,重要的是感情和韵味的结合。张枝茂老师的唱腔是跟他师傅二唐学来的,二唐创造很大,可惜他的唱腔保留的极少。

师承关系

流派划分

河南红脸在豫东,豫东红脸出唐门。自唐玉成以其独特的高亢激越的唱腔创立红脸一派以来,红脸就成了广大戏迷津津乐道的话题。“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为红脸殊”。
由于唐玉成老师去世的较早,再加上种种复杂的原因,红脸唱腔一直没能登上官方舞台,但在民间,红脸戏依旧被人喜爱,在网上,年轻的红脸戏迷越来越多,有关红脸的争论越来越激烈,对红脸的探讨越来越深入,探讨的问题之一就是豫东唐门继承者的流派划分。

弟子李克让

大弟子,解放前即拜师,建国初期,因其名气太盛,被人下药毁了嗓子。其子李自珍为原商丘专区豫剧团(先商丘豫剧院)团长,已退休,朱坤芳奶师即为李克让。

弟子刘玉龙

艺名大唐。其人以柘城豫剧团为基础,与潘玉成搭档(潘玉成亦私淑老先生,帽翅功已臻炉火纯青之地),声名远播。此一路的再传弟子有张家训、陈传明。代表剧目有《下南京》、《刀劈》、《辕门斩子》。
辕门斩子

辕门斩子

弟子朱勤堂

艺名二唐,为唐玉成亲传弟子,虞城县人。朱勤堂最初活跃在山东菏泽一带,建国后入谷熟豫剧团,后以夏邑为根据地。其人能翻能打,以本嗓吐字,假嗓甩腔,多用花腔,唱腔浑厚耐听,享誉苏鲁豫皖,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曾数次听老戏迷叙说其演出盛况,于旷野演出时,人山人海,观众一排数里,极其轰动。其再传弟子有张枝茂、韩爱琴等,张枝茂出色继承了乃师的艺术风格,以悲入戏,善演衰派老生,表演真切细腻,含蓄稳重,素有“豫东唱破天”之美誉;韩爱琴已离开舞台,现担任某戏校校长,专事教育;朱勤堂晚年曾教科班,培养了一批学生,黄友良、司福金、司卫亮等均学习其艺术风格。此一路四代弟子有张枝茂老师的徒弟冯凤岭、鲁加政。代表剧目有《火烧纪信》、《诸葛亮吊孝》、《困南屯》、《五台山》等

弟子杨启超

人称“小红脸王”,1929年出生于山东曹县,为唐玉成先生的徒弟和义子。其人天资聪慧,学戏较晚,但声名鹊起。其人演出,手眼身法步俱都入戏,一时间独领风骚。其用夹本嗓,高低不挡,曾与豫东著名武生李国范?、名旦陈玉英?组成“黄金三角”,从苏扬至武汉,一路演去,处处开花,好评如潮,京班亦向其学习。杨先生演戏较多,且尤其善于学习,曾头天晚上观摩周信芳演出《宋士杰告状?》,第二天挂牌演出此戏,周先生能来好的地方,杨启超一个不拉,比如一句念白“我这就走了”,配合动作,四面开花的叫好。其真正弟子不多,但学习其唱腔艺术的不在少数,有朱坤芳、赵辉、景福仓、谢庆军等。代表剧目《下南京》、《龙虎斗》(《老辕门》)、《八郎探母?》、《王佐断臂?》等。
晚年所教科班培育了一批学生,拜师与否存在争议。但这些学生执弟子礼,继承了一部艺术风格,如汪振堂?(据说是唐玉成的关门弟子,在家经营果园。)、付克功(虞城县刘集乡李新庄人,因生活贫困,不再唱戏。)、付克名、张发良(张三)等。

弟子刘忠河

“豫东红脸王”。刘称唐为师爷,通过录音、琴师和作曲家等学习老先生的唱腔艺术,根据自己嗓音特点,形成自己的唱腔,名动大江南北。
与唐玉成同台的红脸演员学习唐先生的艺术,如杨东来、郑法泉、张万云、李洪友等,对唐先生执弟子礼,先后成名。刘新民,虞城县城关镇南街人,虽未拜师,但得唐先生亲自教诲,又吸引了杨启超的艺术风格,以《下南京》享有盛名,素有“拼倒山”、“舍命王”之誉。
上面未及列全,但可以不夸张地说,豫东、安徽、江苏等地红脸绝大多数都深受唐先生影响,或多或少地继承了一些艺术风格。

三大流派

杨派

(杨启超)大本嗓混合嗓并用,大本嗓为主。声腔 圆润动听,学起来容易,但学到骨髓不容易,刘新民,谢庆军朱坤芳,景富仓等属于此派。

朱派

(朱勤堂),大本嗓和二本嗓并用,但以二本嗓为主,突出旋律变化,尤其突出寒韵。张枝茂,司福金?,司卫亮属于这一派。

汪派

(汪振堂),此派基本使用大本嗓,唱腔花哨华丽,此派可能对嗓音条件要求较高,或因其他原因,传人较少 只有汪老师在支撑,刘忠河可划归这一派。 陈传明师从潘玉成,所以唱法与以上三派相比,又有新的特点。
值得研究的是于福礼,于自成一家,唱腔如穿云裂帛,动人心肺。据说于曾师从更早的一位红脸大师孙照灯,而唐玉成也借鉴了许多孙氏唱法,而唐比于年龄大许多,故如按武侠小说的江湖说法,于应该比唐差半辈,而比唐的亲传弟子高半辈。洪先礼基本上可以算是于派。

豫东唐门戏曲艺术的传承和发展

豫东唐门戏曲艺术的传承和发展
  ---张卫在纪念唐玉成先生诞辰115周年暨唐门戏曲艺术研讨会上发言
  唐玉成先生是豫东调戏曲艺术之集大成者,在学习和吸收先贤和前辈艺术的基础上,自我发展、自我创新,形成了独特唱腔风格和艺术体系,自成一家,成为豫东唐门的开山祖师。他首创豫东调上五音大本嗓发音的方法,结束了“河南呕”在豫东调的延续,为河南梆子逐渐演变成豫剧奠定了基础;1962年他参加了河南名老艺人汇演,语惊四座,技压群雄,被誉为 “红脸王”、 豫剧“麒麟童”;其门下弟子众多,艺术风格影响至苏、鲁、豫、皖、冀甚至包括青海新疆台湾等地区,以至于可以这样说,你可以说没有听过唐先生本人的戏,但是你肯定听过豫东唐门的红脸戏,为豫剧的传播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代表剧目更是不胜枚举如《火烧纪信》、《闯幽州》、《两狼山》、《反徐州》、《白玉杯》、《刀劈杨藩》等多达100多部,在赴省汇演时,率领门下弟子以《反阳河》为开炮戏,被业内专家誉为“一炮崩出仨红脸”。试问这样的艺术家如果不称王开派,哪个还够资格。

为何要称“唐门”而不称“唐派”

这是一个正名的问题,古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正名是当务之急的事情。之所以要称“唐门”我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门相对于派,门更具有包含性和宽松性,而派更具有内敛性和模仿性,唐先生教育学生从来都是因材施教,更是希望门下弟子推陈出现,鼓励借鉴不同剧种和其他曲艺形式的精华,例如杨启超先生就在自己的唱腔中借鉴了山东梆子“窦派”唱腔艺术特点,朱勤堂先生半说半唱的演唱风格也吸收了“河南坠子”的一些东西等等,由此可见,豫东唐门戏曲艺术从来都是兼收并蓄,体现到了很强的包容性和宽松性。
  (二)唐玉成先生门下弟子和传人颇多,但唱腔风格却各不相同,大本嗓、夹本嗓和二本嗓等唱腔风格都有,听唐门唱腔如同身至百花园,看到的是百花齐放,而不是一枝独秀。这一点和各个豫剧流派均不相同,其他流派传人都是在学习乃师的基础上,继承发展。
  (三)豫东唐门戏曲艺术不仅仅涉及到须生行当,对其他行当都有较大的影响。对豫东须生行当的影响无需赘述,因为豫东须生已经达到和将要达到无生不宗唐的局面。我主要说说对其他行当的影响,对于唐先生的艺术特点刚才各位老师都已经说了很多,我不再学舌了。豫东的旦角行当和小生也深受其影响,例如豫东调旦角代表剧目《坐桥》,其唱腔风格就吸收了唐门的艺术特点,以至于听过《坐桥》的,大家一致认为有“豫东红脸风格”,这一点李国范老师和陈玉英老师可以佐证;豫剧黑头大王李斯忠先生在纪念唐玉成先生诞辰95周年演唱会曾说:“我的唱腔学习了唐老师的很多东西特别是偷字闪板和衬字嵌字”,并当场演唱《铡美案》选段加以佐证。
  (四)目前有两个唐派不利于观众和戏迷的区分,容易混淆视听;更可笑的是有的人还认为唐玉成先生和唐喜成是哥俩的,其实单论年龄而言,唐喜成先生和唐玉成先生的徒弟年龄相仿。

“唐门”戏曲艺术流派实体构成

唐玉成先生一生教人育人无数为传播唐门戏曲艺术可谓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他的门人和传人大致可分为五类:一是正式拜师并得到社会和官方公认的,较有名气的有李克让、刘玉龙、朱勤堂、杨启超等;二是虽未拜师但是得到过唐先生教诲的,较有名气的有杨东来、张万云、李洪友、潘玉成、李宪臣、史红光等;三是唐玉成先生下放农村后,在马滩林场教诲或者指导的有汪振堂、付克功、张发良、白三等;四是虽未与唐先生谋面,但仰慕唐先生的艺术并依照唐先生的录音资料自学的,例如豫剧表演艺术家刘忠河先生;五是唐门三代四代传人,较有名气的有张枝茂、刘新民、陈传明、张家训、谢庆军、赵辉、朱坤芳、景福仓、黄友良等。
以上五类传人就是构成了唐门的整个框架,为了便于对“唐门”戏曲艺术研究和发展以及相关资料的收集和发掘,根据唱腔风格的差异,我将唐门分为四路一派:
  (一)唐门本嗓路,以李克让为代表,主要传人有刘新民、汪振堂、付克功等,这路唱腔以模仿唐先生为主要风格,善用唐门唱腔艺术技巧绝活,追求其惟妙惟肖,以继承为主,代表剧目有《火烧纪信》、《困南屯》、《反徐州》等。
  (二)唐门夹本嗓路,以杨启超为代表,主要传人有谢庆军、赵辉、朱坤芳、景福仓等,这路唱腔以唐先生唱腔为基础、结合自身嗓音条件、吸收其他艺术精华运用本嗓和假嗓的结合音演唱所形成的唱腔体系,讲究流畅、婉转,代表剧目有《刘公案》、《辕门斩子》、《反徐州》、《闯幽州》等。
  (三)真假嗓结合路,以朱勤堂为代表,主要传人有张枝茂、黄友良、司福金、鲁家正、冯凤岭等,这路唱腔讲究以本嗓吐字,假嗓拖腔,讲究旋律变化,寒韵多用下五音,拖腔中略带有河南呕中“呕”的痕迹。演出剧目以诸葛戏为主,如《诸葛亮吊孝》、《诸葛亮祭灯》、《辕门斩子》、《困南屯》等。
  (四)二本嗓路,以刘玉龙为代表,主要传人有潘玉成、张家训、陈传明等,这路唱腔以二本嗓吐字发音,唱腔工整婉转,音色明亮,多以马上红脸应功,偶尔也演武生,主要剧目有《辕门斩子》、《刘公案》、《南阳关》等。
  (五)豫东唐门刘派。代表人物是刘忠河先生,主要传人有刘小河、金万民、宋惠民、付青松等。刘忠河先生这路唱腔之所以能称派,主要是因为其符合称派的条件,一是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得到广大群众的认可,刘忠河先生的唱腔可说是享誉大江南北,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二是有着相对独立的艺术体系,其唱腔风格简洁明快,有着很强的适应性;三是门下弟子及追随着众多;四是代表剧目突出,有些剧目已经达到舍我其谁的地步,如《打金枝》、《十五贯》、《辕门斩子》等。但是刘忠河先生的唱腔源于唐门,其唱腔主要旋律属于豫东唐门艺术体系范畴,所以我认为称之为唐门刘派是合适的,这也是我将唐派改称为“唐门”的原因之一,派中有派是不太合适的。

唐门戏曲艺术的发展

任何艺术形式都不会一成不变,都会有创新和发展,任何艺术形式都不是独立存在的,都会受到社会经济等环境的影响和渗透,只有敢于正视自身所存在的问题,才能够充满生机,才能够更好的发展。为了更好的发展和继承唐门戏曲艺术,我认为唐门传人有以下几点需要重视和改进。
  (一)是重唱轻做轻念。我们的红脸演员很会唱戏,善用嗓子,动辄几十句上百句大板戏唱下来毫不费力,展示了深厚的唱功,但是有些演员做功就相对差一些,手眼身法步不能面面俱到,念白多是土话,白话,缺少了戏曲的含蓄之美,例如睡觉的“睡”读成“废(fei)”,大树的“树”读成“赴(fu)”等等,很不利于唐门戏曲艺术的传播。
  (二)是唱词粗糙,水词较多。主要表现在一下几个方面1.存在错字讹字,以讹传讹,有些字词甚至连演唱者自己都搞不清楚,例如《赵匡胤哭头》里的一句“柴大哥烧死在尧王庙”大多演员都唱成“柴大哥烧死在阎王庙”;2.存在凑韵凑字现象,有些句子甚至都不通顺;3.存在水词泛滥的现象,有些唱词在多个剧目中反复使用,使观众感觉味同嚼蜡。
  (三)是部分演员自身的艺术素养有待提高。有些演员对人物把握不到位,没有吃透剧情,靠好嗓子一腔遮百丑,而不懂得如何演人物。
  (四)是官方宣传力度有待于进一步加强。豫剧红脸王本身就是河南的名牌,如何整合现有的红脸资源走向市场化是一个值得探讨和期待解决的课题。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