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至柔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周至柔(1899年10月28日——1986年8月29日),浙江省台州市临海市人,中华民国空军一级上将。1919年,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步兵科。1933年,出访欧美,考察各国航空事业。1934年起,任笕桥中央航校校长、中华民国航空委员会主任、中华民国空军作战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中央执行委员、空军总司令等职。1986年8月29日,病逝于台北三军总医院。

人物生平

早年时期

1899年11月30日生于一个较丰裕家庭,排行第二,父亲周藤珊(字慈山)清末曾任下级军官,后开中药铺。
1910年父亲中年去逝,周至柔由母亲侯氏抚养成人,因而侍母甚孝。早年在家乡私塾启蒙,爱好文学,尤
周至柔戎装照

周至柔戎装照

喜陆游诗词,后升入浙江省立第六中学读书。1918年8月中学毕业,1919年春,周百福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步兵科第四队,在校期间与陈诚、罗卓英相识。1922年6月周百福从保定军校毕业,分配在北洋浙江陆军第二师(张载阳部)见习,后升任排长。1923年升任浙军连长。
1924年春,周百福南下广州,得到陈诚的关照引荐,参加了国民党,并改名周至柔,参与创办黄埔军校,9月任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兵学上尉教官。1925年2月参加第一次东征;10月参加第二次东征,打垮陈炯明后升任虎门要塞司令部参谋长。1926年7月国民政府誓师北伐,周至柔奔赴韶关接任第一补充师(后改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一师,师长严重)第三团(后改第六十三团,团长陈诚)团附,随东路军转战江西。
1927年1月由赣入浙,在龙游、兰溪一带与孙传芳部卢香亭军作战;2月在桐庐浪石埠架桥渡江,攻击孟昭月部,15日进占新登,18日克复杭州,3月18日攻占吴江,21日进占苏州;4月任第二十一师(师长曹万顺、副师长陈诚)补充团团长,7月陈诚接任陆军第二十一师师长,周至柔任该师参谋长;8月参加龙潭战役。1928年4月国民党组织继续北伐,周至柔任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政厅处长,6月任长江上游办事处少将主任。
1930年4月复任陆军第十一师(陈诚)参谋长,旋继任第三十一旅旅长,5月奉命参加中原大战,先后随陈诚参加了攻克马牧集、归德、济南、郑州等一系列重要战役;8月升任第十八军(陈诚)第十四师副师长。
1932年2月任陆军第十八军第十四师中将师长,3月12日升任陆军第五军副军
周至柔代表蒋介石与毛泽东会见

周至柔代表蒋介石与毛泽东会见

长,6月改任陆军第十八军(陈诚)副军长,成为陈诚的心腹大将。
1933年5月,经陈诚举荐,蒋介石特选周至柔赴欧美各国考察空军教育,从此脱离了陆军系统,开始空军生涯,出国后周至柔苦学英语,认真考察了各国航空建设和空军训练。1934年4月周至柔回国,向蒋介石呈上考察报告和建设空军计划书;7月14日任中央航空学校校长,对学员进行严格的技术训练和精神训练,还多次单独驾驶飞机练习飞行。1934年5月,蒋介石成立全国航空建设会,自兼委员长,周至柔为常务委员。
1936年1月24日,周至柔被国民政府叙任陆军中将;任国民党航空委员会主任,负实际领导全国航空事业责任,他抓紧时间培养飞行员,向外国购买飞机,在全国各地建立军用飞机场;5月航空委员会又进行改组,蒋介石兼任委员长,周至柔为主任委员;10月在蒋介石五十寿辰之日,空军特由高志航领队,使用美制飞机,在南京上空编成“中正”、“五十”四个字型,国民党空军已经初具规模。1937年5月划全国空军军区,再改组航委会,周至柔为常务主任委员兼第一厅厅长。1938年任昆明中央航校校长。抗日战争时期兼任空军前敌司令部总指挥,率中国空军对日作战。1946年航空委员会改组为空军总司令部任司令。

出任职务

1949年去台湾,后任台湾“国防部”参谋总长、“行政院设计委员会
周至柔接见外宾

周至柔接见外宾

”委员、“国防部兵工委员会”主任委员。1954年任“国防会议秘书长”。1957年调任“台湾省主席”,兼任“台湾保安司令”、“民防司令”。1962年改任“总统府”参谋长。1966年9月以后相继任“总统府”战略顾问、“总统府侍从室”主任 、“国家建设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高尔夫球协会”理事长等职,并获授一级上将军衔。国民党第七届中央委员,第八、九、十届中央常委,第十一届中央评议委员会委员,第十二届中央评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1986年8月,任内病逝于台北,享年88岁。

个人年表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委员(1932年6月12日-1937年)
中央航空学校校长(1934年7月-1935年)
(国民政府)全国航空建设会委员(1935年)
(国民政府)全国航空建设会常务委员(1935年)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主任(1936年2月-1937年)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常务主任委员(1937年-1938年)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第一厅厅长(1937年-1938年)
周至柔主席(左)在台湾巡视农村

周至柔主席(左)在台湾巡视农村

空军军官学校教育长(1938年5月-) (国民政府)
航空委员会主任参事(1938年)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主任(1939年-1946年)
空军参谋学校教育长(1940年-1941年)
三民主义青年团第一届中央监察(1943年4月-)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1945年5月-)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第一处主任(1945年)
一级上将周至柔

一级上将周至柔

空军总司令部(第一任)总司令(1946年5月31日-1952年3月)
制宪国民大会代表(1946年11月-1947年)
国防部参谋总长(1950年3月-1954年6月)
空军总司令部总司令(1950年3月-1952年3月)
中国青年反共救国团团务指导委员(1952年1月-)
行政院经济安定委员会委员(1953年7月-)
中华全国篮球委员会主任委员(1953年-)
国防会议秘书长(1954年7月-1957年8月)
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理事长(1956年6月-)
中华奥运会主席(1956年-)
台湾省政府主席(第六任)(1957年8月16日-1962年12月1日)
台湾省政府委员(1957年8月-1962年11月)
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司令(1957年8月-1958年6月)
台湾省民防司令部司令(1957年8月-1958年6月)
行政院经济动员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62年3月-)
总统府参军长(1962年11月22日-1967年6月)  全国高尔夫协会理事长(1965年1月-1972年8月)
国家安全会议国家建设计划委员会主任委员(1967年2月-1972年8月)
国家安全会议国家建设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1972年8月-1986年8月29日)
中国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1976年11月-1986年8月29日)
中国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1981年4月-1986年8月29日)

航空教育

重视空军教育

周至柔十分重视航空教育,并著书立说。1936年4月,作为当时国防教育丛书的
周至柔著书《世界空军军备目录》

周至柔著书《世界空军军备目录》

由南京正中书局出版的长达171页的《国防与航空》一书,即是周至柔考察欧美等国航空事业回国后所作。1940年,周至柔又编著了长达186页的《世界空军军备》一书,作为国防科学丛书,由青年出版社出版。这两部书,前者重在航空教育,后者重在了解当时世界空军概况。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标志中,军事力量和军事将领的世界性眼光是主要因素。周至柔的《国防与航空》与《世界空军军备》,是当时中国空军军事学术研究的一个高峰。在马天保主编的《20世纪中国学术大典·军事科学》(福建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空军战术研究”条目中,将周至柔的《空军之指挥及运用》、《国防与航空》、《世界空军军备》三本书,列为民国时期空军战术研究的最主要的研究成果。

空军建设的关键

周至柔认为:空军教育是决定空军建设成败的关键。空军教育两大要素:一是精神;二是技术。从战略上要培养“攻击精神”,周至柔认为:攻击精神是军队的灵魂,是发挥战斗力的先决条件,这种攻击精神即是为国献身的牺牲精神。在战术上,要有创意的战术思想;即“为人之所不敢为,能人所不敢能”。强调“训练重在实战”。
据唐学峰《中国空军抗战史》(四川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许蓉生、林成西《国民党空军抗战实录》(中国档案出版社,1994年版)、朱汝略《浙东军事芜史》第八章(吉林文史出版社,2005年版)等史料记载;当时中日空军力量对比,是敌强我弱、敌优我劣。

指挥空军抗战

综述

抗日战争时期,周至柔兼任空军前敌司令部总指挥,率领中国空军对日作战。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编写的《国民党将领传略》(新华出版社,1989年内部发行),记载周至柔在抗日战争中,为中国空军建设、指挥空军抗战作出了重大贡献!

空军对比

截止1937年8月14日,日本陆军航空队约有飞机1480架,海军航空队约有飞机1220架。日本工业基础较坚实,能够生产各类飞机和技术装备,作战损耗后能及时得到补充。日本陆、海军航空队的空地勤人员训练有素,作战指挥关系明确,各项保障有力。日军装备的飞机性能较好,其中1936年投产、1937年参加侵华战争的96式舰载战斗机,最大飞行速度435公里/小时,航程1267公里,以后又衍生多种改进型,先后生产1094架。而日军96式轰炸机,最大飞行速度372公里/小时,航程1300公里,机上装有4挺机枪、1门航炮,可载800公斤炸弹,先后生产了1100架。这两种飞机是侵华战争初期日军装备最多的飞机。此外,日军还装备有96式舰载轰炸机428架、96式舰载鱼雷攻击机200架等。中国空军在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前,先后将各地区、各派系的航空队统一于中央国民政府领导,但兵力仍十分有限,飞机陈旧,机型杂乱,性能落后,机种配备比例失调。中国三十年代初期和中期从美国购买了霍克Ⅱ、霍克Ⅲ、波音—281型战斗机以及雪莱克A—12型攻击机,诺斯罗普—2E、马丁—139WC型轰炸机,数量都很有限。国内由于工业基础薄弱,虽也仿制了部分作战飞机,但其主要部件仍依赖进口。截止1937年8月14日,中国空军正式与日机交战时,列编的9个大队零5个独立中队,装备各型飞机296架,不及日军的九分之一。其中轰炸机148架,占50%;战斗机101架,占34%;侦察机41架,占14%。飞行员620名,能参战的人不足半数,且战斗机飞行员训练重点是对地攻击,更无空战经验。
抗战初期,中国空军装备的主要战斗机是霍克Ⅲ,其最大飞行速度387公里/小时,航程625公里,装备数量最多的轰炸机为道格拉斯02M,其最大飞行速度为238公里/小时,航程524公里,均不及日军当时装备的同类型作战飞机。综上所述,抗日战争初期,中国空军在兵力兵器上,处在敌强我弱、敌优我劣的状态。

总指挥

为了适应抗战作战需要,中国空军领导机构做了必要的调整。1937年7月,在航空委员会下新设前敌总指挥部,担负空军的作战事宜,周至柔任总指挥、毛邦初任副总指挥。在空军前敌总指挥部下设:轰炸司令(张延孟)、驱逐司令(高志航)、侦察司令(晏玉琮)。并制定了中国空军“以奇袭敌空军基地,轰炸敌舰船,并担任重要城市之防空为原则”的作战概要。为了对付日军的全面进攻,中国空军首先拟订了《冀北作战计划》,其要点是:“先以空军主力奇袭天津、丰台等处,摧毁敌陆军根据地,并相机协同我陆军击破该方面之敌。同时,以空军一部担任京杭防空及沿海沿江之侦察与警戒,并对京沪方面之敌仍作紧急时主力转移之准备,以防万一”。为了打击日本帝国主义的民心士气,打乱日军战役部署和作战计划,削弱其作战实力,中国空军在周至柔指挥下曾多次出动轰炸机,远程奔袭日本本土
周至柔军事指挥中心

周至柔军事指挥中心

、日占台湾机场等战略目标。
1937年7月11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与海军军令部订立了《陆海军航空协定》,其主要内容是:在开战之初,就要一举歼灭中国空军主力,夺取制空权。同时策应地面部队和舰艇作战,进攻华北以陆军航空队为主,进攻华南以海军航空队为主,进攻华中由陆、海军航空队协同作战。陆军航空队投入兵力28个中队、240架飞机,海军航空队投入各型飞机220架。
1937年11月,中国空军开始获得苏联的援助,先后装备了苏制伊—15、伊—16型战斗机和爱司勃—2、特勃—3型轰炸机,作战实力有了恢复。在随后的南昌空战、武汉空战、南雄空战中,都取得了出色的战绩。
8月9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军曹大山勇夫乘摩托车强行闯入上海虹桥机场,被中国卫兵击毙。
8月13日14时,中国航空委员会在周至柔主持下颁布了《空军作战命令第一号》,要求中国空军主力南下,配合淞沪地区陆军部队作战并保卫南京的安全。各部队要于8月14日前均到达指定位置,做好作战准备。

淞沪战役

此日,日本要求中国政府撤出上海的保安部队,拆除防御工事。被中国拒绝后,8月13日晚,日本军舰向上海闸北地区开炮,双方发生炮战,日本海军陆战队也与中国陆军第88师发生战斗。“八一三”淞沪抗战从此爆发。
奋勇抗击日机进袭1937年8月14日,日军18架96式轰炸机袭击杭州笕桥机场。当日中国空军第4大队的21、22、23队霍克Ⅲ型战斗机奉命从河南周家口机场转场笕桥机场,准备参加淞沪作战。当第21、23队飞机刚转到笕桥机场,即接到报告有日机入侵。大队长高志航旋即率队升空迎击敌机。
空战中,高志航与李桂丹、谭文、柳哲生、王文骅、郑少愚先后共击落日机3架,击伤1架(该机返航至台湾基隆以北海面坠毁),加上日机在到达笕桥前失踪2架,实际日军损失飞机6架,而中国空军则“零损失”。这是进行全面抗战后中国空军对日军航空队空战取得的第一个胜利,以6比0的辉煌战绩载人空军史册,打破了日本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为庆祝中国空军的首战胜利,国民政府将8月14日定为“空军节”。
淞沪战役中,连续组织空军部队向日军突击,迟滞了日军地面部队的进攻速度,歼灭了日军的有生力量。1937年8月14日,中国空军一天中出动飞机8批76架次,集中轰炸日军在上海的军械库、码头、军舰等重要目标,给敌以沉重打击。
8月17日,中国空军第5大队飞行员阎海文驾驶霍克Ⅲ型战斗机袭击日军陆战队司令部,不幸被日军高射炮击中,跳伞后落入日军阵地附近,日军迅速将其包围,并蜂拥而上,阎海文毫无惧色,掏出手枪先后击毙靠近的5名日军士兵,尔后自尽。
8月19日,第2大队分队长沈崇诲、轰炸员陈锡纯驾驶诺斯罗普-2E型轰炸机,轰炸长江
周至柔指挥的抗日战争,日军飞机被击落

周至柔指挥的抗日战争,日军飞机被击落

口处日军军舰,因飞机机械故障,他们杀敌心切放弃跳伞生还的机会,驾驶飞机向一艘日舰撞去,轰隆一声巨响,与日舰一起沉入大海。他们这种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极大地震撼了敌人,同时鼓舞着抗战中的中国军民。
8月15日至10月下旬,中日双方为争夺上海、杭州、南京等地的制空权,展开了激烈的空战。中国空军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经过三个月的英勇奋战,使日本侵略者损失飞机230架、击毙飞行员327名,日军号称精锐的鹿屋、木更津两个航空队基本被歼灭。中国空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到10月22日,仅剩飞机81架,其中许多是战伤和故障待修的,基本上丧失了作战能力。

武汉空战

1938年4月29日,日军出动24架轰炸机,在18架战斗机掩护下,空袭武汉,中国空军和苏联空军志愿队出动60余架伊—15、伊—16型战斗机,双方经过30分钟激战,共击落日机21架,己方损失12架。在这次战斗中,中国空军第4大队飞行员陈怀民在击落1架日机后,被5架日机围攻,当自己座机多处负伤时,毅然驾机与附近1架日机猛撞,与敌同归于尽。陈怀民英勇的献身精神,被誉为“中华之魂”。后来日本飞行员“神风敢死队”,就是从陈怀民“驾机相拼”中得到启发。
1938年5月19日夜,中国空军第14中队中队长徐焕升、副中队长佟彦博率机组驾驶2架马
武汉空战大捷新闻报道

武汉空战大捷新闻报道

丁B—10型轰炸机,当日从四川凤凰山机场转到宁波栎社前进机场。当晚23时48分从栎社机场起飞,20日2时45分飞抵日本长崎上空,尔后到福冈,几乎飞遍日本九州全岛,沿途投下20万份传单,4时左右返航,安全降落在玉山和南昌机场。
这次作战行动在世界上和日本国内引起强烈反响。第二天,日本就决定充实日本本土的防空设施和防空力量。美国《生活》杂志曾指出:中国空军飞行员徐焕升是先于美军飞行员杜立特轰炸日本本土的第一人。此战后,中共领导人董必武等代表中共中央和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赴中国空军领导机关慰问并敬献锦旗,中共中央敬献的锦旗上写着“德威并用,智勇双全”,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敬献的锦旗上写着“气吞三岛,威震九州”。表示了对中国空军的敬意。
在1938年12月23日,中国空军和苏联空军志愿队出动40架轰炸机袭击日占台湾松山机场,共投弹280枚,炸毁日机40架、营房10栋、机库3座,焚烧大量航空油料等物资。日军号称战斗机“四大天王”的三轮宽、山下七郎、潮田良平、南乡茂章等曾经骄横拔扈不可一世的空中杀手,在开战一年多时间内,其中3人先后被中国空军的陈其光高志航、徐葆昀等击落毙命,1人被击伤后迫降被俘。日本海军第13航空队司令官——“轰炸大王”奥田喜久司大佐于1939年11月4日在率队空袭成都时,被中国空军第5大队飞行员邓从凯击落毙命。 1939年2月5日,中国空军第10中队中队长刘福洪率4架轰炸机,对日军所占山西运城机场进行袭击,投弹40枚,炸毁日机10架。1939年10月3日和14日,苏联空军志愿队在中国空军协助下,两次空袭日占汉口机场,共炸毁日机150架(一说80余架)、车辆40余辆、弹药3万余箱、油库一座,炸死、炸伤日军530多人(其中飞行人员60多名),空战中还击落日机3架,己方仅轻伤1架。

抗战后期

日本侵略军在华的作战飞机仅剩300架左右。中国空军由于得到美国的援助,飞机数量和质量都优于日军,逐步掌握了中国战场上的制空权。支援地面军队作战抗战初、中期,中国空军在淞沪、徐州、武汉等战役中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中国空军在美国援助下,支援地面军队作战行动十分频繁,而且战果卓著。1943年5——6月的鄂西会战中,中国空军4个大队和美国第14航空队有165架飞机参战,共出动53批406架次,袭击汉口、宜昌、荆门、沙市等日占机场、前沿阵地,共击落日机41架,毁伤机场5处、炸毁飞机6架,军事设施6处,炸沉炸伤舰船23艘。
1943年11——12月的常德会战中,中美空中力量共战斗出动216批1747架次,主要袭击常德、藕池口、石首、华容等地日军阵地。空战中击落日机25架、击伤19架,炸毁日机12架。
1944年4月18日~6月10日的豫中会战中,中、美方共战斗出动飞机312批1918架次,主要袭击洛阳、郑州陕县灵宝、宜昌等地日占机场、黄河大桥、日军阵地。共击落日机87架、炸毁79架,炸毁日军坦克、各种车辆1000多辆,炸沉船只36艘。其中中方击落日机32架、炸毁日机11架,己方牺牲飞行员24名。以后在长衡会战、桂柳会战中,中美方都出动大批飞机,支援地面军队作战,袭击日军前沿机场、交通枢纽、仓库等目标和日军阵地,为抗日战争最后胜利作出了贡献。
到1944年底,经过中、美空中力量联合对日打击,已经取得中国战场上的空中优势。1945年初,中美方连续3次袭击日军主要基地武汉,使其航空队主力受到重创,4月间被迫撤出华中,中美机群进一步对日占运城、太原、青岛、上海、南京、徐州、杭州等航空基地进行袭击,加速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灭亡。
中国空军在抗日战争期间,先后在苏联空军志愿队、美国志愿航空队、中美空军混合团以及美陆军第14航空队的配合下,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共计作战4072次,出动飞机18509架次,投弹715吨,击落日机568架、击伤110架,炸毁日机627架、炸伤120架,毁伤舰船282艘、坦克和军车8456辆,以及一批日占机场、码头、交通枢纽、仓库、阵地等。己方损失飞机2468架,牺牲空、地勤人员4321人。涌现出许多英勇骁战、捐躯沙场的战斗英雄,如高志航、李桂丹、刘粹刚沈崇诲阎海文、乐以琴、陈怀民等。还有不少飞行员智勇双全,创造出优异战绩,如柳哲生击落日机11架,王光复、谭鲲、袁葆康、高又新各击落日机8架,周志开周庭芳各击落日机6架。他们均可称之为中国的王牌飞行员。
此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各地抗日游击队,在抗日战争期间,配合中国空军的正面作战,共击落、击毁日机57架。如1937年10月19日,八路军第129师769团1营夜袭阳明堡机场,击毁日机24架。1938年八路军临汾游击大队夜袭日占临汾机场,击毁日机2架。1940年11月,八路军第4纵队5旅特务团在安徽蒙城板桥战斗中,击落日军战斗机1架。1941年2月5日,日本海军大臣、南洋联合舰队司令官大角岑生大将的座机,在广东中山县附近被当地游击队用机枪击落毙命。1945年3月7日,日本海军中将山县正乡座机,在中国台州临海县椒江葭沚水面上空迫降,被当地抗日武装消灭。

人物评价

周至柔作为中国空军的创始人,抗日战争中,在指挥中国空军抗日救国、奋勇作战,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和争取外援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其指挥中国空军的抗战事迹亦将永载史册,这也是台州人的骄傲!

个人荣誉

1944年8月14日国军空军节,国民政府以空军在抗战的历次空战中攘御外侮著有功绩嘉奖空军将领,授周至柔青天白日勋章
1945年10月10日,因周至柔锐意建军,对抗战贡献良多,授予抗战胜利勋章

个人著作

著有《空军十年》,《世界空军军备目录》,台湾出版有《空军一级上将周至柔(百福)先生纪念集》等。

周至柔公馆

周至柔公馆位于琅琊路9号,整个宅院占地面积1525.6平方米。西式铁制大门,坐西朝东。院内松杉棕竹,梅兰菊桂,花树繁茂,生气盎然。
公馆主楼建于宅院西部,为尖屋顶别墅式三层洋楼,砖混结构,门钢窗,黑色平瓦屋面,米黄色灰粉外墙,淡雅和谐,宛如画境。院内还建有门房、汽车房、厨房、厕所等附属建筑,共计六幢25间,总建筑面积698.2平方米。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