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无语

吴语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吴语,又称江东话、江南话、吴越语。周朝至今有三千多年悠久历史,底蕴深厚。在中国分布于今浙江、江苏南部、上海、安徽南部、江西东北部、福建北一角,使用人口约一亿。吴语是中国官方定义的中国七大方言之一,拥有国际语言代码。 从历史、文风、语言特性分析,吴语极近中古雅言,吴语的整齐八声调是为古汉语正统嫡传。和官话相比,现代吴语具有更多古音因素,字音及语言要素与古代《切韵》《广韵》《集韵》等韵书高度吻合。 吴语保留全部浊音,保留平上去入的平仄音韵,部分地区保留尖团音分化,保留较多古汉语用字用语。吴语语音、语调、语境和普通话差别大,词汇和语法独特。吴语强迫式的在句子中连读变调的发音特征是另一个与其他各方言的重大区别。吴语与吴越文化、江南文化血脉相连,“醉里吴音相媚好”。

定义

属性

吴语是以上海话为共通语、以苏州音为标准音、以吴语区
江南群城方言为基础方言、以四声八调清浊对立 等正统存古的自然语言为古典语法规范、以江浙民系作家开创的白话文为现代语法规范的江左江南汉民族共同语。通行于吴越江南,是吴语区的文化情感认同,是江南文化(吴越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语言代码

吴语区分布图

吴语区分布图

英文名Wu-chinese。世界排名第10位。
吴语与普通话(北京方言,泛东北方言语系)无隶属关系,同为现代汉语
国际语系及语言代码:
汉藏语系语系)-汉语族(语族)-吴语(语言)
ISO 639-1:zh
ISO 639-2:chi(B)zho(T)
ISO/DIS 639-3:wuu
中国的方言语系,国际认为是语言,属汉语。中国拥有国际语言代码的有:官cmn/吴wuu/粤yue/闽南nan/晋cjy/湘han/客hak/赣gan/闽北mnp/闽东cdo等。

分布区域

使用地区

吴语区地市名单
上海
苏州
杭州
无锡
宁波
常州
绍兴
温州∣除南
台州
嘉兴
金华
湖州
衢州
舟山
丽水
上饶∣除西南
黄山(徽州)  
吴语区县市名单
  
江阴 昆山 张家港 常熟 慈溪 宜兴
余姚
义乌 太仓 诸暨
温岭
乐清 瑞安 海宁
桐乡
丹阳
富阳 海门 平湖 启东 溧阳
东阳 临海 嘉善县 长兴县
海盐县
宁海县 永康
玉环县 金坛〡除西 象山县 临安 德清县 靖江 嵊州
奉化 苍南县 桐庐县
泾县
宁国〡南 繁昌县 南陵县〡东
芜湖县 当涂县∣东南 青阳县〡南
石台县∣除西
铜陵县 安吉县 建德
新昌县 岱山县 嵊泗县 武义县 景宁县 青田县
泰顺县
龙泉
庆元县
上饶县 玉山县 广丰县 德兴 松阳县
遂昌县 开化县
常山县
江山 浦城县∣除南 三门县 天台县
仙居县 玉环县 永嘉县 平阳县 文成县
洞头县
兰溪
浦江县
磐安县 龙游县 缙云县
  

  

  
吴语区县区名单
隶淮语市的吴语区:
高淳
溧水∣除北 丹徒〡东南 博望 贵池〡东南 通州
吴语区有吴语岛,为抗战时期、三线建设时期、支西建设兵团内迁的吴语人口,集中在新疆库尔勒/重庆/贵阳/绵阳/安顺等的部分地区。台湾/香港/新加坡/美国/澳洲悉尼/日本九州岛/加拿大等地也有吴语人口。

历代区划

秦朝同属会稽郡
汉朝同属吴郡、会稽郡、丹阳郡。时吴郡吴会、吴兴合称“三吴”。
三国同属吴国。吴王为吴郡富春孙权
唐朝同属江南道。江南道治苏州,江南东道又称江东,西部江南西道又称江西。
五代同属吴越国,西部先属吴国后属南唐。吴越王为临安人钱镠,钱镠的第33世孙为钱学森。
宋朝同属两浙路。两浙路治杭州,南宋分杭州及其以北为两浙西路、钱塘南为两浙东路
元朝同属江浙行省
明朝,江浙行省的北部与河南江北行省的东南部(原属淮南道/路和河南道/京东路)拼成南直隶(江苏和安徽的前身),明清近代南京镇江(除南京南乡和镇江东南面的丹阳)及其以西淮化。明至今,自古一体的传统江浙行政被分。吴语区被割裂进5个省,对文化区造成一定程度上的负面影响。
现代吴语区

  
江苏南部 上海 浙江 安徽南部 江西东北部 福建北一角 总计
吴语区面积/
24160 6340 100000 22500 10000 2600 165600
古置县数/个 23 11 74 18 6 1 133
吴语人口/万 2300 1800 5100 620 350 30 10200

语音

声母

吴语最多拥有声母36个。普通话有声母21个。吴语的声母数目全国 最多,因为吴语具有浊辅音。
【1】保留古汉语全浊声母。
吴语最主要的特征是中古全浊声母至今仍保留浊音音位,比如“冻”、“痛”、“洞”的声母分别[t]、[tʰ]、[d](普通话“洞”的声母清化为[t])。
中古汉语字分全清(不送气)、次清(送气)、全浊次浊四类。清浊本于阴阳。浊音是判定方言是否为吴语的第一指标。
古代《切韵》《韵镜》提到清浊概念。声带
宋人三十六字母表

宋人三十六字母表

振动的音为浊音,世界强国均有大量浊音。全浊为浊阻碍音塞音、塞擦擦音),次浊为响音鼻音、边通音和通音)。除吴语外的所有汉语方言都无全浊辅音(仅湘、闽北有少许),吴语有全部浊音。全浊音低沉雄浑。
浊音例:稻/坐/狂/平/强/琴/愁/特/白/寺/条/鞋/地/抱/乏/道/造/桥/绍/跪/绝/豪/皮/头。
全浊声母在起首或单念时通常清化,即“清音浊流”,而在词或语句中维持浊音。清塞音爆破性较其
它汉语强。吴语拥有一整套的浊塞音、不送气清塞音和送气清塞音的对立,此外还有一套对立的清擦音和浊擦音。边、鼻音[l]、[m]、[n]、[ɳ]、[ŋ]均分为清浊两套,分别与阴阳声调相配,可视为清浊对立的一部分。
【2】不腭化。
腭化是指古汉语的部分g/k/h在普通话中衍变成j/q/x。如“江”字,形声,工亦声,古双切,读gang,且“缸肛扛釭矼”皆读gang。吴语的腭化判别情况和陕西秦音相近,比如吴语中“下(胡雅切)吓ha/闲咸鞋hae/蟹hai/项杏hang”等同今秦音。晋语和山东东部胶辽官话也不腭化。吴语常见的非腭化音:敲kao/掐kah/价ga/加ga/间gae(古苋切)/街gie/监(谷衔切)等。
【3】尖团音分化。
部分地区吴语严格区分尖团音。如:箭zian(子贱切)—剑(居欠切)、清cing—轻、小siao(私兆切)—晓、西si—希、息sih—吸xih、相siang—香、酒ziu精zing—久经,每对读音都不同,前者为尖音、后者为团音。尖音是汉语发音重要的组成部分。尖音譬如尖zian/将ziang/集zih/焦ziao/姐zie/尽进zin/千cian/切cieh/亲青cin/写sie/心新信星sin/笑siao/修siu/雪sieh等。有少许特例,如“贱”读zian(浊),而“溅”丢失介音读zan。 今中原话(河南大部/山东大部/河北南部/山西南部/陕西中部)及湘语/粤语/客家语区分尖团音。全国方言中的尖音团化现象较普遍,吴语区的宁波绍兴等地也已经团化。分尖团是正统且相当好听。
【4】泥来母不混。
来母不混(南方只有全部吴语、大部份客家语和部份粤语区分泥来母
中国方言局部图

中国方言局部图

),“弄”字依古音“卢贡切”读来母long。
吴语是南方方言中唯一全境区分n/l的方言,其他南方方言(赣/湘及荆楚/淮/闽/川及西南/半个粤/半个客等)都老子/脑子不分。与吴语交界的/赣/闽三家均混淆泥来母。
【5】疑母洪细音读鼻音。
疑母洪细皆读鼻音(疑泥细音混同)。如上海“鳄”≠“恶”,“艺”≠“异”。
【6】先喉塞音。
壮侗语族语言中,先喉塞声母是最常见的声母,而浙南古帮母和端母有好些地方也念成先喉塞音,如“疤、带”等,为典型古吴语遗留。
【7】保留鼻音、边音声母有紧喉和带浊流的区别。
紧喉音譬如:我/鹅/饿/牙/碍/额/吾/芽/偶/藕/外/眼/颜等,必有ng声母。“我”字西安音为ngè,吴语读ngǒu或ngǒ,不可读如普wo/淮wu。
【8】舌尖后音。
部分地区吴语具有完善的舌尖后音。zh/ch/sh音近j/q/x,即舌尖后音。普通话将大量的z/c/s划入zh/ch/sh,比如扎(侧zeh八切)/沙(所加切)/杀(所八切)/数(所矩切)/生(所庚切)/斩(侧减切),而吴语区大部分地区则将大量zh/ch/sh划入z/c/s。吴语区部分地区有完善zh/ch/sh,如常熟/靖江/江阴东南部/衢州/台州局部等。吴语的舌尖后音不卷舌,原胡人的语言习惯才是卷舌头。譬如一些地区“主/猪/住”读zhu音近ju,“书/树/舒”读shu音近xu,还有真zhen/重zhong/直zhih/城cheng/厂chang/深shin/熟shuh等。川/湘/淮/江汉等南方方言通通zcs,非正朔。吴语并不全是zcs,zh/ch/sh(如“吃chih”)是有。吴语无R:容(于封切)蓉yong/任nyin/肉nyioh/让nyiang等。

韵母

吴语最多具有韵母60个。普通话有韵母39个。
(1)普通话中ai/ei/ao/ou等是双元音韵母,发音拖得很长且口部很松。对应普通话ai/ei/ou的音,吴语发音的时候口形较紧。
(2)介音[j]、[w]、[ʏ]发音
吴越思维吴越语,吴越精神吴越人。

吴越思维吴越语,吴越精神吴越人。

短促,具有辅音性(金华例外)。
(3) 蟹摄一、二等不同韵。
(4)咸、山摄见系一、二等不同韵,如“官”≠“关”(杭州除外)。
(5)梗摄二等白读跟梗摄三、四等、曾摄不混,如“撑”≠“称”。
(6) “打”字韵母同“冷”,合古音“德冷切”。
(7)“大”口语大多读“唐佐切”。
(8) 保留入声韵(除东瓯片及金华外,均收喉塞音)。
(9)不分前后鼻音[in]-[ing]、[en]-[eng],都读前鼻音。
(10)元音分长短,短元音即入声,“利”[i:]、“力”[i]。
(11)存在麻韵高化现象。

声调

【1】吴语具有汉语整齐八声调。
吴语四声八调举例:
【阴平】东——【阳 平】同
【阴上】懂——【阳上】动
【阴去】冻——【阳去】洞
【阴入】督——【阳入】毒
四声中,平为平声,上去入三声为仄,此为格律之基础。传统官话和现代官话不同。
普通话(三声四调)所谓一阴平、二阳平、三上声、四去声,谬也。
普通话的阴
吴语区同音共律

吴语区同音共律

平和阳平是按照声调起降来的,但古汉语并非如此,阴阳是因声母清浊而分阴阳,阳四声都是浊音。唐朝人说话就是八声调。这些汉语要素环环相扣。
吴语大多有七八个声调(中古的平上去入四声各因声母清浊分为阴阳,部分地区阳去并入阳上)。吴江与嘉兴府部分,除了声母清浊影响分调外,清声母的送气与否也构成分调条件,如次阴平(清送气)与全阴平(清不送气)不同。在八声调具全的地点(如绍兴),古浊上字不混入阳去,仍归阳上(除吴粤外的汉语分支皆不同程度地有阳上归去现象)。
又例:阴平/ 开,关;阴上/ 撒,水;阴去/胖,看;阴入/ 杀,只;阳平/ 鞋,爬;阳上/ 戆,笨;阳去/混,字;阳入/ 特,白。
【2】保留古汉语平仄音韵。保留全部入声。
吴语有深厚的汉语资历,读诗朗朗上口,平仄合韵。普通话丢入声等 多方面原因导致不分平仄。舒促音为汉语语音的一种划分,入声为促音,短而刚劲有力,是最基本的仄音之一,是汉语的重要组成部分。
入声譬如立lih/宿suh/独duh/色seh/黑heh/灭mieh/贼theh/阔kuoh/戳chuoh/憋bieh/百bah/骨guh/仄zeh/药yah/贴tieh等,较多。今北方仅晋语系(山西/陕北/内蒙西等)存在入声。一/六luh/七cih/八/十就是典型的入声。吴语“舒缓”时悠扬绵长,“短促”时真正“石骨铁硬”,“石”、“骨”、“铁”三字全部入声,够“硬ngen”。
白日依山尽/仄仄平平仄,黄河入海流/平平仄仄平。欲穷千里目/平(出律)平平仄仄,更上一层楼/仄仄仄平平。平仄体现汉语的韵律之美,诗词用普通话大多不能匹配格律。

节奏组

吴语具有广式连续变调系统。
吴语在讲的时候,一句话或一个短语,有时只有第一
中国方言宏观分布图鉴

中国方言宏观分布图鉴

个字保持其原本的声调,后面的字会根据第一个字的声调以及说话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改变声调的高低和走向,称作变调。这种变调广泛存在,即超越句子、短语或词汇等语音单位而存在,所以称为广式连续变调。同时,这种变调有倾向性,即将原先不平整的声调变成平整的,而且同时以词、短语为单位,加强了词里面的字或者短语里面的字之间的联系,使得看上去像一个整体,所以被称为连读变调
两个或两个以上音节连在一起时,构成一个连读单位,其中每一音节(字)的声调往往不同于该音节(字)单念时的声调。如同吴江全清次清之间分调,从苏州的连读调中,可看出历史上也有全浊与次浊分调的痕迹。

符合韵书

宋代以来江南私塾学堂的语言教学都遵循韵书,宋后才子大多 出自吴语区,吴语教学直到上世纪才停止。核心吴语有严格的用语规范,与唐代官韵《切韵》及宋代官韵《广韵》高度匹配,今一些学者呼吁让吴语再次进入教学 。以下切脚来自北宋广韵》。
咬,于交切或五巧切,五ng+巧qiao=咬ngao
角,古岳切,古+岳ngoh=goh
各/阁,古落切,goh
重,直容切,只有一个读音,吴语沿袭之;而会(黄外切/古外切)和降(下江切/古巷切)等自古两音
夏,胡雅切,hua,上古华夏二字音近,本一字,中华即中夏,吴语沿袭之
北,博墨切,boh
全,疾zih缘切
旁,步光切,bang;朋,步崩切,beng
亲,七人切,cih+nyin=cin;夕,祥易切,siang+yi=sih
山,所闲切,sae
风,方戎切,fong。ong音系:风(见题都城南庄/临江仙/江南春韵脚)/逢峰(题西林壁/听蜀僧浚弹琴)/蓬(清平乐·村居)/梦/蒙/翁(示儿)

其他

【1】无轻声。少多音。无er化。
(1)无轻声。吴语字字着音,如葡萄的萄不会轻声,葡仄萄平,“萄”发声明显。普通话轻声即声调丢失。
(2)少多音。吴语多音字很少(“会”“乐”等)。如:“弹”音dan无tan、“调”音diao无 tiao、“血”音xueh无xie、“落”音luoh无lao、“剥”音boh无bao、“长”音zhang(直良切)无chang、“重”音zhong无chong、“行”音hang(胡郎切)无xing、“没”音moh(莫勃切)无mei、“秘”音bi无mi、"便"音bian无pian、"曾"音zeng无ceng、“还”音wae无huan/hai。单字声调之变(少/将/为等)即汉语广式变调,非多音字。
(3)无儿化音。吴语“儿”大多读ni(倪霓睨的一半为“儿”的正体字),如《题乌江亭》韵脚,凡涉儿字韵脚的古诗都押“i”。一些吴语区“儿”也读er,几乎零儿化。儿化可能是受阿尔泰语系卷舌韵尾的影响。
【2】语言习惯差异。无异化。
不说包子饽饽(满语)说馒头,不说挺好说蛮好(ting是满语中“很”的意思),不说胡同(源于蒙古语音译)说巷,不说脖子说颈,不说桌子椅子说台子凳子,不说前面说前头,不说鼻子说鼻头,不说衣服说衣裳,不说喝酒喝茶说吃酒吃茶……
“白(bái)”,源于满语baibi,意为徒然、空,普通话中“白干了”即此用法。“白”字铁定非阳平,必为阳入,吴语读boh,傍陌切。白在古语中意为白色/清楚/下对上陈述,不表示徒劳。北方话中的“妞妞”也是旗语音译。
”“绿”二字当读作“陆”(中国绝大多数地方读陆),唐名曲《六幺》又名《绿腰》《录要》。
【3】其他部分字音例举。
人nyin(见渭城曲/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等韵脚)
si:是师
事市
fi:非飞;foh:福(清);voh:服(浊)
秀才读半边:晏ae/晚mae/敲kao/问闻men/淹an
同日本:日nyih/奈na/绝对ziehdei(绝浊)/二nyi
几个w声母读m:味mi/忘网mang
“去”:读qi,亦有ki/kei
匣母浊音字不腭化:现γẽ”。
龌龊”:此二字的古文使用者,湖州孟郊/昆山归有光/诸暨王冕都是今吴语区人,屋足入声,龌龊亦入声,读“oh coh”,非普通话的“wòchuò”,龊为测角切。
斜zia(浊)/瓜gu/昨za(浊)/约yah/壳koh/夜ya/谷koh/过gou/火hou/鸭压ah/眉mi/尊zen/蹲den等
【4】文白异读
几个字在特定词汇中出现靠近官话的音,别于本音。人nyin家∣人zen民;学hoh习∣科学yah;物meh事∣物veh理;家ga里∣国家jia。后者所谓文读皆官话舶来词

语法

1.定语后置
闹热闹忙棒冰肉圆楼阁笋干月大月半人客、豆腐生、鞋拖(温州话
吴语

吴语

为例)等
2.状语后置
乃跑先、乃坐这、家去等
3.宾语前置
饭吃过哉、衣裳洗过哉、上海要到哉、扶手拉拉好、拉链拉拉好、侬字识否等
4.疑问词
奈何(naha,怎么)、奈能(怎么能)、为之/为啥/何…(为什么)、啥个/啥兮/嘀个/嗲/啥物事(什么)、啥人/何人(谁)、做啥/作啥(干嘛)、何里/陆里(哪里)、阿……/……否(……吗)、阿是/好/要/对(是不是/X不X)等
5.语气助词
哉(某人来哉/某地到哉/困觉醒哉/做好哉/时辰晏哉)、也(羊者切)、阿、哩、矣、兮、啦、了、煞(痛煞)、焉、哇、呢、的(吴语作“个”)啦、哎呀、煞哩、个哩、啊哟喂、喔唷、嘛、哪等。句末喜加语气词。
6.常用应答字
(1)同意:音hayi;(2)再见:“再会”;(3)招呼对方,如果亲,通常为“阿…”,阿字后跟该人姓名中的代表字。(4)感谢:“谢sia谢sia”
7.人称代词集锦
我[我ngou]、你[ne/尔ng/你/侬]、他[他/gi/伊/俚/其]、我们[我家/我俚/我伲/nga/阿拉]、你们[乃na/唔笃/你家/你俚/乃笃/尔等]、他们[伊拉/他家/他俚/渠等/渠笃/其拉/俚笃]
8.特色词汇
今朝明朝落雨落雪、记认颈项/头颈/颈根、弄堂里向高头结棍写意晚夜适意、时巧、齐巧、日脚清爽、欢喜、钟头、关事、吃力、笔立直、墨漆黑、物事事体(南吴:事干)、搞七捻三
9.特色句式
把本书我、七十来个、我做弗来、他来快了、阿有去过啦、喊过来、拎不清、夜快了
10.量词的特殊用法
吴语的量词除了有与普通话相似的用法外,还有特 殊用法。
(1)作定冠词
吴语量词可直接加在名词之前作句子成份,量词之前不需要指示代词或数词限定,起到类似于冠词的语法作用,类似英语的the或法语的le/la。以湖州话为例,特指:这本书交关好看/那部车型得哩/渠捺的铜钱偷去;强调:我件衣裳净掉/吃杯茶/换只频道。
(2)替代指属助词
用量词替代指属助词如“的”“之”等。以上海话为例,如:我支笔/伊部车/侬只书包。
11.话题句
话题句比普通话占优势。如绍兴:个只电影我看过哉。如台州:尔何物名字啊、尔何人啊、尔几时生来个啊、我口燥显。
12.指示代词
指代 普通话 上海 温州
指示 这、那 个、哀 居、许
名物 这个/些、那个/些  个个/些/点/眼、哀个/些/点/眼 居个/徕、许徕
时间 这时、那时 个歇、哀歇 居下、许下
程度 这么、那么
方式 这样、那样 个能、哀能 居话、居许
近指 个、该、迭、者(处衢)、之、之个 
远指
k系太湖北:过、个;h系临绍温丽等:夯,嗨、亨;m系金衢泾等:么
这么
k系普遍:介(沪嘉杭绍甬婺衢台)、实梗(苏澄)、个能(昆)、实介、鉴(常靖)、介老、实介能(虞);
h系少量:夯、哈
处所词 处、场化、地方、埭户(杭绍)、荡子(靖)、户荡(松甬)、屋荡(温)
体标记 在,着 勒/徕,化/嗨/亨 

词汇

日常

一:虚词
的、地:个(“个”本字,
吴语

吴语

音变)。
得、了:勒,例:跑得飞快--跑勒飞快。
地:较;,例:慢慢地--慢慢较。
二:数量词
约二十:毛廿
近一百:靠一百
一千上下:千把
正三十:满三十
一万左右:一万横里、一万光景、一万上落
一下(子):一记(头)
擦一遍:
揩一浦
走一次:跑一埭
三:称谓
小孩:小人、小伢、小囡
女孩/姑娘:小娘、小细娘、细丫头、毛丫头、丫头家
男孩/小伙:老小、小官、细伢、小伙子、后生、细佬
丈夫:老官、官人、老公
妻子:老婆、娘子、家主婆、内堂
妈妈:娘、姆妈
爸爸:爷、爸爸、老子、爹爹
爷爷/外公:公公、媪公、好公、舅公
奶奶/外婆:媪妇、媪婆、好婆、舅婆
岳父/母:丈人/丈母娘
继父/母:晚爷/晚娘
阿哥/阿 弟(老弟)/阿姐(阿姊)/阿妹;阿舅,阿嫂,阿叔,阿姨……
媳妇:新妇(子女为息,子妇即息妇,媳妇指儿子的娘子,非北人所谓自己的妻子)
傻子:戆大
小偷:贼骨头

口语

猪头三(猪头/鸡/鱼为江南三牲,猪头为首)

猪头三(猪头/鸡/鱼为江南三牲,猪头为首)

辰光亲眷热昏、野野豁豁、瞎七搭八、便当、急吼吼、溚溚渧、门槛精一道邋里邋遢、乃末、作兴、腊腊黄、推扳、一歇歇、连牵、败家精做手脚一塌刮子一天世界、汗毛淋淋、滚圆笔挺坍台、细相、翻骚、胡胡响、冷刮刮、软塌塌、贼忑兮兮、笃笃定定、内劲学堂、甜味味、小夜饭豁边、收作、有心想、相骂、赤骨碌、发噱、样样式式、勤劲、一独自、肉痛调羹、罪过人、下趟、扎台型做人家电火、恹气、像煞、轻骨头、瞌铳讲章霍显、天日、一日到夜、中饭、翻花头、花头劲、人来疯、憎厌日逐、定坚、馋唾、斩肉、冲头、难为情、搭界、懊、老掐剌、旧年吃生活、宗牲、触霉头、十三点、猪头三

外来

上海话,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吸收了些外来词 汇,通过音译意译或引申义等形式融入上海话中。很多词汇沿用至今,被普遍认同,如:沙发(sofa)、蹩脚(bilge)、高尔夫球(golf)、啤酒(beer)、麦克风(microphone)、时髦(smart)等。

正字

吴语常用通俗字辞
  
官话词汇 吴语字辞 备注
不、
feh,阴入,不之深也,出自公羊传/吕氏春秋/史记/韩非子。
kàng
 
立、
 
想、
 
jián、gáng
筷子
南吴语用字
寻、找、 sín、zǎo、mih
 
玩耍
孛相
俗作“白相”。南吴语:嬉
给、被
 
迟、晚
àn
阴凉
yìn
斜靠
gàe,隑沙发
二十
 
多少
多少、几许
 
全都

  
咬硬的东西 gèn,艮玉米
强行给予
ah
水渗透
 
吸吮
soh、xiu。螺蛳嗍嗍,蚕豆剥剥
躲藏  
快速步行(háng)
 
慢速步行 跑路表慢行。“走、跑”同古语,与普通话反。
留客居住、宅家 宿  
牵引
 
伤痕
 
流动,浮于水面
těn
水滴滴下
 
稍微喝一点
扔、摔
 
染上颜色、沾水

  
 
用筷子夹物
 
沥干,去汁水
bih
太饱
tēn
以手托物感受重量
 
涂抹
 
鸟兽脱毛

  
冲、刷洗干净
碗去荡荡,荡荡干净
恶劣不愉快
 
火旺
 
鼻塞说话变音
ōng
溢出来(锅子里的)
 
水洄旋
 
使之齐
zhuh
很少的油煎
 
拥挤、核算、碾压
gah,排队轧、轧账、轧坏。无ya音,只读gah。
摩擦导致破皮
 
用刀子切成薄片
 
迟钝、笨
muh
身体弯曲

  
融化
 
笨、呆
xuh,怴头怴脑
欠债
 
小火慢箸
 
张嘴呵气
关门

  
打嗝
gái
愤怒却无法发泄
 
一条(印记)
dài
眼球突出
dài
相持
 
磨碎磨细
 
割草/稻
zoh
两手向两边拨开
 
排泄
zié
心里烦闷
 
搓揉
用手按或者压
搇/
qìn
坛子
 
放入沸水或油煮
 
液体从小孔喷射
 
漫无目的游荡
dàng,趤来趤去
扭伤筋骨
 
睾丸
luǎn
阴囊
pāo
掸干净、抖落
tǒu
食,南吴语用字
舍弃,不吝啬 poe,拚得
卡在喉咙
  
拖延
nga
碰在硬物上  
歪斜
  
皮肤干裂毛糙
  
缓行 慢暾暾、温暾水
说、 曰,广丰等地用字
片状物的量词
bae,开爿店,一爿厂
拥有 gae,赅得起
保温取暖  
  
水流(形声) 汩汩嘴(普:漱口) 
拔取 zieh(浊) 
食物受潮而不脆 nyin
滴;淋雨 一沰眼泪水;沰雨
蹲或趴在地上
  
高兴而轻佻
  
不锋利,挖苦

  
刀具削皮 削苹果,瓟黄瓜
折坏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