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志超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叶志超(1838年—1899年),淮军将领,广为人知的逃将,字曙青,安徽合肥(今肥西)人。早年以淮军末弁从刘铭传镇压捻军起义,积功至总兵。赐号额图浑巴图鲁。捻军失败后,得李鸿章赏识,留北洋。光绪初,署正定镇总兵,率练军守新城,防大沽后路。后移防山海关。光绪十五年(一八八九年),擢直隶提督。十七年(一八九一年),奉檄率军镇压热河金丹道教,杀教首李国珍。事平,赏穿黄马褂。《清史稿》关于叶志超写道:”迳定州,亦弃不守,趋五百馀里,渡鸭绿江,入边始止焉“。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国近现代史》(上册)第48页写道:”左宝贵牺牲后,叶志超弃城逃走,狂奔五百里,退到中国境内“。这些史书都足以表明叶志超是一名逃将。1894年清廷下令夺叶志超职,李鸿章奏请留营效力,不许。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械送京师,下刑部审讯,定斩监候。后赦归家乡。1899年1月8日(光绪二十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去世。葬黄老郢。

历史

一八九四年六月一日,朝鲜“东学道”农民起义军克全州,朝鲜国王请清政府出兵助剿。清廷派叶志超、聂士成率军二千五百人,分别由山海关大沽出发,经海路赴朝,驻于牙山。清军入朝后,日本政府以保护使馆与侨民为借口,大举派兵侵入朝鲜。并于七月二十三日发动政变,成立以大院君李昰应为首的傀儡政权。二十五日派入侵汉城的混成旅团四千人向牙山进犯。在日军到达牙山前,叶志超与聂士成商议,以牙山绝地不可守,分别转移至成欢和公州。聂士成率军守成欢,叶志超驻公州为后援。
七月二十九日,日军进攻成欢。经过激战聂士成以寡不敌众,弃守成欢,退往公州。时叶志超已弃公州,中途与聂士成相遇,合军北退平壤。
在叶志超等退到平壤之前,清政府见朝鲜局势紧张,于八月间檄调大同镇总兵卫汝贵、高州镇总兵左宝贵、毅军总兵马玉昆、侍卫丰升阿等率军二十九营,—万四千余人由陆路入朝,驻平壤。
叶志超率牙山败军到达平壤与诸将会合后,兵力共达二万人。叶志超谎报战功,饰败为胜,吹嘘牙山“大捷”,蒙蔽清政府,得到明令褒奖,并被委派为驻平壤诸军总统。但叶志超庸劣无能,毫无斗志。诸军会合后,既不南下进攻,也不择险分屯,而以大部兵力聚守平壤城内外,日与诸将置酒高会,坐待日军来攻。
日军在丰岛、成欢战役胜利后,继续大举向朝鲜增兵,扩大侵略。于九月初以一万七千余人的兵力,分进合击,向平壤进犯,于九月十二日完成了对平壤的包围。
叶志超在日军包围平壤后,更无斗志。十四日晚,召集众将会议,竟提议弃城北退。被奉军统领左宝贵阻止,未果。
十五日凌晨,日军分四路从南、西南、北、东北四个方向,对平壤发起总攻。清军分路迎敌,叶志超以主帅居城中指挥调度。
平壤保卫战是一场鏖战。北门及牡丹台为日军主攻方向,战斗尤为激烈。日军以元山、朔宁两个支队约七千余兵力疯狂进攻,企图攻占牡丹台制高点。爱国将领左宝贵奋勇督战坐镇北门——玄武门指挥。并亲燃大炮轰击敌人。不幸,在激战中中炮牺牲,日军乘势攻占了北门。但此时,马玉昆在大同江岸,卫汝贵在西南门击退东西两路日军的进攻,战事尤有可为。但是,贪生怕死的叶志超见北门失守和左宝贵牺牲,惊慌失措,决定趁雨夜撤退。日军估计到清军将弃城逃走,便派兵在清军退路上埋伏截击。
当夜九时许,叶志超率清军仓皇溃退,事先不知日军早有埋伏。行至伏击圈内,日军“枪炮排轰,我溃兵回旋不得出,以避弹故,团集愈紧,死亡愈众,其受伤末陨之卒纵横偃卧,求死不得,哀号之声,惨不可闻”。在日军埋伏截击下,死伤累累。仅城西箕子陵下二、三百米的距离之间,清军“人马尸体如山,道路为之埋没,溪流为之染红。尸体堆积最密集之处,在五十米内,伏尸一百二十具,毙马三十头,相互枕藉”,其惨不可言状。总计清军在溃退时被日军伏击和人马腾藉互相践踏而死者近二千人,被俘五百余人。
叶志超率溃军退出平壤后,仓惶奔逃。过顺安、肃州、安州、义州等地均弃而不守。时“安州尚有马步八营,可将策应”,聂士成告以“安地备险奥,可固守”,叶志超不听,径奔定州,亦弃而不守。最后,率军狂奔五百里,“渡鸭绿江,入边始止焉”。
叶志超率军由平壤溃退情形暴露后,清廷震怒。十一月二十一日下令将“叶志超先行革职,以肃军纪”。并于第二年,将叶志超“械送京师,下刑部鞠实”。二月十八日,刑部以叶志超合依“守边将帅被贼攻围城寨不行固守而辄弃去因而失陷城寨者斩”律,拟斩监候,秋后处决。光绪二十六年(一九OO年)获赦归,岁余卒。

另一说法

叶志超,字冠群,号曙青,1838年(清道光十八年)3月生,安徽省肥西县花岗镇径井村人。清同治年间投入张树声部下,参加镇压太平军捻军。从兵弁升至记名总兵,赐号额图浑巴图鲁。1875年(光绪元年),署理直隶正定镇总兵,率新式练军守天津新城,为大沽口后路,拱卫海防。
1889年(光绪十五年)。升直隶提督。1894年(光绪二十年,旧历甲午年)6月,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朝鲜政府电请清政府出兵帮助镇压。李鸿章命叶志超率太原镇总兵聂士成等共2000人航海赴朝鲜牙山。这时,日本也借口保护侨民,派大军侵入朝鲜,与清军对峙。牙山清军总数增至4000人,日军总数却增至1.9万人。6月26日,日军偷袭牙山清军,清军在成欢驿反击,杀伤大批日军。然后向北突围。与国内中断联系40多天。7月下旬,叶志超率军撤至平壤。由陆路来援清军4支共达万余人亦会集平壤,清廷任命叶志超为诸军总统。15日,日军在进攻平壤同时,分出7000余人从两路绕袭平壤后路安州,安州清军仅3000余人,不敢出击,日军迅速截断平壤后路,给平壤清军带来极大压力。16日,日军分路猛攻平壤,清军分路出战,激战之中,左宝贵阵亡,奉军阵地崩溃,日军乘机突入玄武门。叶志超闻讯回城视察情况,部将 江自康却擅自撤退。平壤北门已难再守,如日军合围,清军将会全军覆没。叶志超与众将商议后,下令乘夜出平壤,向北撤退。17日,北洋舰队在大东沟海战中失败,清军后路更为危险。叶志超率军突出重围,急行军回到国内。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