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孤城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古龙武侠小说《陆小凤传奇》人物之一,世居南海「飞仙岛」,人称「白云城主」,身经百战,号称无敌。 其容貌秀丽端庄,自幼痴心向剑,且天资极高,自己悟得上乘剑道,并自创了「天外飞仙」绝技,名震海内。 配剑乃海外寒鐡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 若论剑法之犀利灵妙,是西门吹雪唯一认可的用剑高手。

人物经历

当今天下武功真正能达到颠峰的六人之一,与少林派方丈大悲禅师、武当派长老木道人、「万梅山庄」西门吹雪、「青衣一百零八楼」 霍休峨眉派掌们 独孤一鹤齐名。
叶孤城睥睨旁人,曾一度有「寂寞高手」之叹。
曾参与「南王」世子篡权夺位的阴谋,准备趁「紫禁之巅」与西门吹雪决战的机会,将内宫侍卫全部调开,令「南王」世子夺取皇位。
他之所以这么做,只因其剑法已臻化境,再无所求,倍感高处不胜寒,不胜寂寞,因此要实现更大的抱负,也可以说为了打发剩余的无聊人生。
首先,叶孤城假装伤在「蜀中唐门」大公子唐天仪手中,暗裏利用李燕北和杜桐轩的豪赌烟幕,再利用这一次决战作引子,先安排好一个人在杜桐轩那里,作叶孤城的替身,叶孤城出现时,满身鲜花,并不是怕人嗅到伤口的恶臭,而是怕人发觉身上并没有恶臭。
这计划久已在秘密进行中,太监王总管和「南王府」的人一直都保持连络,他们见面的地方,就是欧阳情的妓院。
但叶孤城不放心,因为他知道龟孙子大老爷和欧阳情都不是平常人,他总怀疑他们已发现了这秘密,所以叶孤城一定要杀了他们灭口。
因为峨眉派「三英」之一张英风急著要找西门吹雪,找到了那个太监窝,却在无意间发现了叶孤城也在那里,亦被马上撃杀。
但张英风死前捏的那第三个蜡像,就是叶孤城,就因为这个蜡像,所以泥人张才会死。
叶孤城还以缎带勒毙「公孙大娘」公孙兰,就是为了要嫁祸给她,还希望陆小凤怀疑老实和尚
「大内第一高手」魏子云以缎带来的限制江湖豪侠入宫,叶孤城却要王总管在内库中又偷出一匹变色绸,装成缎带,交给白云观主,由他再转送出来,来的人一多了,魏子云就只有将人力全都调来太和殿防守,叶孤城才可以从容在内宫进行阴谋。
但终被陆小凤识破,并粉碎其阴谋,叶孤城被千军万马包围,自知必死,但仍与西门吹雪按约定完成比剑。
叶孤城在比剑占上风情况下,故意失手相让,死于西门吹雪剑下,将自身绝世剑客的荣耀托付给西门吹雪。
武功之高、阴谋之大、腹思之精密巧妙,足令其名列「古龙笔下十大枭雄」榜。

武功绝技

●「天外飞仙」: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描写的是「白云城主」所创剑法之精华「天外飞仙」,此招施展出来如同「天仙下凡」般美轮美奂,简直神乎其技,连木道人都认为这已可算是天下无敌的剑法。
叶孤城 叶孤城
居高而击,一剑下击之势辉煌迅急,拥有连骨髓都冷透的剑气,剑之锋芒可怕到不能抵挡!此随心所欲的剑术变化,正是武功中至高无上的境界,已可算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天外飞仙」无疑是古龙的武术系统中「有招」这一层面上最辉煌的顶峰,虽然「有招」,然而它已经隐隐可以上达「无招」的境界,这招霸道无比能用「人剑合一」、「天人合一」来形容其完美无缺。
人与剑似已合二为一 ,剑光如匹练飞虹,直刺了过去,剑光辉煌而迅急,没有变化,甚至连後著都没有,将全身的功力都溶入这一剑中,没有变化有时也正是最好的变化。
这一剑形成於招未出手之先,神留於招已出手之後 以至刚为至柔,以不变为变。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灿烂和辉煌,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那已不仅是一柄剑,而是雷神的震怒,闪电的一击。
这也是古龙少有下了重笔描写的剑招——实在已经是天下无敌的剑招,纵是西门吹雪在比剑中都处于被动的局面,如果不是叶孤城面对特殊情形一心求死,恐怕同样无法幸免。

人物形象

剑客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叶孤城,一个高处不胜寒、逍遥白云间的白云城主,居然会去刺杀皇帝,而且还玩了一个非常缜密但是不胜复杂的游戏,让很多人看不懂。一样在深夜孤独,但叶孤城的孤独是我们永远不能体会的。黎耀辉说,其实,当寂寞散开的时候,每个人都一样。

独立

古龙的其他很多人物一样,叶孤城是个没有过去的人,当然他也没有将来。而与陆小凤传奇中的很多男配角不同的是,叶孤城虽然死的早,但是他的戏份却特别重。也许,叶孤城注定是一个不甘于做陪衬的人。不甘于做陆小凤的陪衬,不甘于做西门吹雪的陪衬,不甘于做任何一个顶尖人物的陪衬,他仿佛就像是一个独立的主角。

出场

叶孤城在小说中第一次出现,是在陆小凤夜探平南王府之时,当时陆小凤险些丧命在他那招著名的「天外飞仙」之下;而叶孤城显示出的冷酷、孤傲、寂寞,也正与西门吹雪相同。
陆小凤觉得:他们都是非常孤独,非常骄傲的人。
他们对人的性命,看得都不重——无论是别人的性命,还是他们自己的,都完全一样。
他们的出手都是绝不留情的,因为他们的剑法,都是致命之招。
他们都喜欢穿雪白的衣服。

孤傲

但叶孤城是个骄傲的人,所以一向没有朋友,但他并不在乎,一个人活在世上,若连对手都没有,那才是真的寂寞。西门吹雪在杀了苏少英时,曾感慨:「你这样的少年为什么总是要急着求死呢?二十年后,你叫我到何处去寻对手?」两个同样孤高、寂寞的人,同样是以剑道为性命的人,对他们来说,「剑道」其实就是「性命之道」,是他们身心性命的安顿之处。
叶孤城隐遁南海孤岛,西门吹雪幽居万梅山庄,欲探求「剑道」;殊不知「剑」是「入世」的,故其「道」仅能于人间世的历练上探求。于是他们飘然而出,踏临人世,藉两柄寂寞孤冷的剑,相互印证。陆小凤一直不愿「决战」的发生,当然他也不懂其中意义。但经由一句「正因为他是西门吹雪,我是叶孤城」,陆小凤哑然无言。
这不算是真正的答复,却已足够说明一切。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命中注定了就要一较高下的,已不必再有别的理由,两个孤高的剑客,就像两颗流星,若是相遇了,就一定要撞击出惊天动地的火花。这火花虽然在一瞬间就将消失,却已足以照耀千古!

宿命

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剑术宗师,不但世间仅能有其一,而且也唯有藉其交迸出来的火花,才能照亮「道」的途辙。「既然生了叶孤城,为什么还要生西门吹雪」?因此,此战势在必行,这已是追求「剑道」者的宿命。
这场两雄相遇的宿命决战,从《绣花大盗》牵引而下,「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地点在天子驻跸的紫禁城之巅(太和殿屋顶);时间选在凄迷的月圆之夜。无疑,这极富传奇的意味,也极富「剑道」与「人道」的省思。

原因

究竟是什么让孤洁的白云城主去帮助南王篡位呢?金钱美女这种低档次的不用说了,一般的诱惑很难打动他,那是肯定的,即使是权力也未必可以。那让他自贬红尘是否与剑道修行出现了瓶颈之类的问题有关?叶孤城是一个对某种完美有着极度追求的人,他可能是把这场阴谋作为他剑道上的一场战争与挑战,以验证和追逐更加的完美,即使这种挑战充满了毁灭的风险。
“天外飞仙”成为了叶孤城无法突破的完美。
古龙最后也强调剑是叶孤城的生命,然而其形上却跟西门吹雪不同。学剑之人是诚于剑还是诚于人?这是武侠中一个很重要的命题。
或许叶孤城真的太寂寞了, 相比西门吹雪,叶孤城仙人般的白云飘逸中隐藏了强烈的妖异锋芒。西门吹雪有朋友,有爱人。而叶孤城的世界则是彻底的孤独寂寞,此生只与白云大海为伍,在剑道上独自求索。

人物评价

经典对话

「我即是剑,剑即是我」,是陆小凤系列中欲刻意强调的道理;然而,所谓的「我」,究竟为何?何者之「我」才是古龙所肯定的?我们不妨先看看紫禁城顶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决斗前的对话:
西门吹雪忽然道:「你学剑?」
叶孤城道:「我就是剑。」
西门吹雪道:「你知不知道剑的精义何在?」
叶孤城道:「你说!」
西门吹雪道:「在于诚。」
叶孤城道:「诚?」
西门吹雪道:「唯有诚心正意,才能达到剑术的巅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叶孤城的瞳孔突又收缩。
西门吹雪盯着他,道:「你不诚。」
叶孤城沉默了很久,忽然也问道:「你学剑?」
西门吹雪道:「学无止境,剑术更是学无止境。」
叶孤城道:「你既学剑,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要诚于剑,并不必诚于人。」
西门吹雪不再说话,话已说尽。
路的尽头是天涯,话的尽头就是剑。

巅峰对决

紫禁城上当代两大剑客的决战,就是在这段机锋式的语言后开展的。学剑者该「诚于人」还是「诚于剑」?是这段对话最重要的部分。叶孤城在这段传奇中用尽了心思计谋,布弄各种疑阵,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借这场轰动天下的宗师对决吸引天下人的耳目,以暗遂其弑君的目的,帮助南王父子坐上皇位。西门吹雪所称的「诚心正意」,显然是非常儒家式且道德化的,这与历来武侠小说中所设计的侠客形象如出一辙。「诚于人」是「人道」,故西门吹雪后来评述此战时,也宣称叶孤城「心中有垢,其剑必弱」。
不过,此战的结局,真的就是西门吹雪胜了吗? 从「冰冷的剑锋,已刺入叶孤城的胸膛,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剑尖触及他的心看来,西门吹雪终是最后的生还者;但是,就在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剑时,情况是:
直到现在,西门吹雪才发现自己的剑慢了一步,他的剑要刺入叶孤城胸膛时,叶孤城的剑势必早已刺穿他的咽喉。(叶孤城的剑比西门吹雪快)
这命运,他已不能不接受。(西门吹雪必死,叶孤城最多受伤)
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又发现叶孤城的剑势有了偏差,也许不过是一两寸间的偏差,这一两寸的距离,却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这错误怎么会发生的?
是不是因为叶孤城自己知道自己的生与死之间,已没有距离?

胜败何妨

对叶孤城来说,此战「胜已失去了意义,因为他败固然是死,胜也是死」,「既然要死,为什么不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叶孤城是不败而败,因此剑势略作偏差,而满怀感激地承受了西门吹雪的剑锋——这不是技不如人。陆小凤旁观者清,早已看出叶孤城的剑如行云流水般酣畅淋漓,而西门吹雪的剑,「像是系住了一条看不见的线——他的妻子、他的家、他的感情,就是这条看不见的线」。
西门吹雪的入世精神,本就是古龙欲加强调的,而入世的结果,牵连起心中冰藏已久的感情(孙秀青及腹中小儿的亲情爱情、陆小凤的友情),有牵系,就难免有羁绊,此时的西门吹雪已不再是「剑神」,而是「人」,「因为他已经有了人类的爱,人类的情感」;而叶孤城呢?陆小凤「从未发觉叶孤城有过人类的爱和感情」,「人总是软弱的,总是有弱点的,也正因如此,人才是人」,故西门吹雪所体会出的「剑道」精义落实于人与人诚挚真实的相处之道。这是「入世」了,然而「入而不出」,西门吹雪以「性命之道」为「剑道」极致,得道而失剑。叶孤城「入世」的结果,依然了无牵挂,「叶孤城的生命就是剑,剑就是叶孤城的生命」,「入而能出」,以「剑道」为「性命之道」,得剑而失道。

关于“悟”

「剑道」的精义,由此可见,实应「诚于剑」;然而,「剑道」如若不能「诚于人」,如叶孤城一般,究属何益?在这里,古龙事实上已否定了「剑道」与「性命之道」的关联性,剑道的极致是「诚于剑」,而「性命之道」的极致才是「诚于人」。问题是,人生当追求「剑道」还是「性命之道」?叶孤城临战心乱,西门吹雪耐心等候;叶孤城临战一语,视破坏了他周详计划的陆小凤为「朋友」,叶孤城早已决心死于西门吹雪剑下,因为他已无所遗憾,「剑道」对他而言已经印证完成,但人生在世,或者「性命之道」才是更具意义的——这是古龙最后的「悟」。

关于“垢”

事实上,叶孤城是否「不诚」于人呢?当陆小凤窥破阴谋,飞身救驾的时候,叶孤城慨然而叹:「我何必来,你又何必来?」的确,名动天下、洁白无瑕、冷如远山冰雪的白云城主,缘何会堕入凡俗,阴谋弑君呢?。
叶孤城是西门吹雪的另一个身影,西门吹雪经此生死决战,终于能明白,「剑道」须「入而能出」,即可如《剑神一笑》中的他一样,可以抛弃情感,一如天上白云,悠游于山峦岗阜,无瑕无垢,无牵无绊,终成一代剑神。而叶孤城在死前的一刻也同样达到了这个境界。

古龙的追求

但是,这样的「剑神」,就很明显不是古龙所欲追求、凸显的「人道」、「人性」了。1971年,古龙在《欢乐英雄》一书的卷首宣称:
武侠小说有时的确写得太荒唐无稽、太鲜血淋漓;却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说中都不能缺少的。人性并不仅是愤怒、仇恨、悲哀、恐惧,其中也包括了爱与友情、慷慨与侠义、幽默与同情的。我们为什么要特别看重其中丑恶的一面呢?
古龙的「人性」其实正是指「人道」,因此极力欲排除人性中也有的丑陋面相,而发挥其积极乐观的一面,尽管后来诸作,有时并未依循此一原则创作(如1974年的《多情环》甚至强调「仇恨」),但陆小凤系列作品则显然是他此一主张的最具体实现!

影视形象

严宽版叶孤城 严宽版叶孤城
1、郑少秋:香港TVB版《陆小凤之决战前后》
2、白彪:香港邵氏电影《陆小凤之决战前后》
3、黎汉持:香港TVB版《陆小凤之凤舞九天
4、刘德华:香港电影《决战紫禁之巅
5、吴兴国:台湾新加坡合拍电视《陆小凤之决战前后》
6、严宽: 中国港台合拍电影《陆小凤传奇之决战前后》
7、黄一飞:香港电影《大内密探零零发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