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弗陵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汉昭帝刘弗陵(前94-前74),汉武帝刘彻少子,母亲为赵婕妤,西汉第八位皇帝。后元二年(前87),汉武帝去世,年仅八岁的刘弗陵继位,遵照汉武帝遗诏,由霍光辅政 。元平元年(前74),汉昭帝病死,终年二十一岁,谥号孝昭皇帝,葬于平陵(今陕西省咸阳市西北13里处)。

人物生平

意外立储

燕王刘旦在刘据死后,上书自请入京,希望立为皇太子,汉武帝大怒,削其三县;广陵王刘胥为人骄奢,好倡乐逸游;昌邑王刘髆是李夫人之子,李广利的外甥。李广利和刘屈氂曾策划谋立刘髆为皇太子,事发后李广利投降匈奴,刘屈氂被腰斩。后元元年(公元前88年)正月,即汉武帝去世的前一年,刘髆去世。
最为年幼的少子8岁和刘弗陵,公元前90年或公元前89年期间,汉武帝曾说过五六岁时刘弗陵“壮大多知”,很像自己,值得期待。褚少孙在《史记》中补记道,汉武帝为了防止自己死后主少母壮,吕后之事重演,将刘弗陵的生母钩弋夫人赵氏赐死。
后元二年(前87年)二月十二日,汉武帝病重,将年仅八岁刘弗陵立为皇太子。二月十三日,任侍中奉车都尉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为车骑将军,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由他们三人接受汉武帝遗诏辅佐刘弗陵。
卫太子死后,未复立太子。而燕王旦上书,愿归国入宿卫。武帝怒,立斩其使者于北阙。上居甘泉宫,召画工图画周公负成王也。于是左右群臣知武帝意欲立少子也。<史记外戚世家>

登基为帝

后元二年(前87年)二月十四日,汉武帝病逝。二月十五日,霍光等人奉立刘弗陵即皇帝位,是为汉昭帝,次年改元“始元”。
汉昭帝即位后,追尊母亲赵婕妤为皇太后,葬云陵,邑三千户。但赵婕妤家族没有人得到官爵,除了早已去世的赵父。汉武帝不许女主乱政,而霍光这一系列举动杜绝了赵氏外戚乱政的可能性,至于此举是否是汉武帝临终授意,不得而知。
汉武帝晚年有意托社稷于霍光,把周公辅佐成王的图赐给了他,后元二年,遵照汉武帝遗诏,霍光正式接受汉武帝的托孤,被封大司马大将军,成为汉昭帝的辅命大臣,与车骑将军金日磾、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等人共同辅佐朝政。从此,霍光掌握了汉朝政府的最高权力。“帝年八岁,政事一决于光”。
帝位的确定,不等于争夺帝位的斗争的结束。相反,更引起了激烈的政治斗争。霍光辅政以来,首先遇到的就是这场激烈的政治斗争。而促使这场斗争趋向白热化的,是与霍光同时辅政的上官桀,以及燕王刘旦有关。
左将军上官桀与受命进宫抚养昭帝的武帝女儿盖长公主勾结,送自己年幼的孙女(即上官皇后)入宫,又为盖长公主的亲信谋求官爵。燕王刘旦,则因长于昭帝而不得嗣立,心怀不满;另一位辅政大臣、御史大夫桑弘羊与霍光政见不合,对霍光也相当不满。

昭帝病史

汉书·五行志第七》:“光欲后有子,因上侍疾医言,禁内后宫皆不得进,唯皇后颛寝。”
《汉书·外戚传》:“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
《汉书·杜周传》:“昭帝末,寝疾,征天下名医,延年(即杜延年)典领方药。”(征集天下名医,杜延年负责方药事宜。)
《汉书·酷吏传》:“先是,茂陵富人焦氏、贾氏以数千万阴积贮炭苇诸下里物。昭帝大行时,方上事暴起,用度未办,延年奏言:‘商贾或豫收方上不祥器物,冀其疾用,欲以求利,非民臣所当为。请没入县官。’奏可。”(商人焦、贾二人囤积办理皇帝丧事必须的事物,以期昭帝死后大赚一把。昭帝刚刚去世之时,谥号未定,墓圹刚刚兴建,丧事尚未办理,田延年奏言,焦、贾二人这种行为不是臣民应该做的,应该将物资充公)。
由上面记载可知,昭帝身体一直不好,从发病到死亡有一定时间。群臣为昭帝卧病在床一事征集天下名医,可知昭帝病重一事朝野皆知,这样才会闹出商人囤积丧礼货物一事。昭帝暴毙而亡的说法有误,只是因为当时医疗条件差,昭帝去世时又出乎意料的年轻,墓冢及丧礼事物本就来不可能一蹴而就,难免给人仓促之感。
元平元年四月癸未(公元前74年),年仅21岁的刘弗陵因病崩于长安未央宫。六月壬申日下葬平陵。谥号为孝昭皇帝。

为政举措

政治

  • 识人之明
始元元年(前86年),金日磾去世,上官桀之子上官安担任车骑将军
始元六年(前80年),上官桀、燕王刘旦等人加紧了政变的准备工作。刘旦将夺取帝位的赌注压在上官桀身上,前后派遣十多人,带了大批金银珠宝,贿赂长公主、上官桀、桑弘羊等人,以求支持他夺取帝位。他们袭用“清君侧”的故伎,令人以刘旦的名义上书昭帝,捏造说:霍光正在检阅京都兵备,京都附近道路已经戒严;霍光将被匈奴扣留19年的苏武召还京都,任为典属国,意欲借取匈奴兵力;霍光擅自调动所属兵力。所有这些,是为推翻昭帝,自立为帝。并声称燕王刘旦为了防止奸臣变乱,要入朝宿卫。
当时制度,吏民上书言事,霍光以领尚书先看(实际上霍光是先行批阅),遇有不好的,可压下不报。上官桀只有等到霍光沐休时才能代替霍光处理奏章,于是上官桀趁霍光休假,将这封奏章送到昭帝手中,上官桀想通过昭帝把这事批复下来,桑弘羊就可以跟其他大臣一起把霍光抓起来送走。他们没有想到,奏书送上去,昭帝不肯批复。
次日早朝,在家沐休的霍光居然已得知上官桀的举动(由此可见霍光手腕),就站在张贴那张汉武帝时所绘“周公负成王图”的画室之中,不去朝见昭帝,以此要求昭帝表明态度。
昭帝问:“大将军在哪里?”左将军上官桀回答:“因为燕王告发他的罪状,所以不敢进来。”昭帝下诏召大将军。霍光进宫,除下将军冠叩头自责,昭帝说:“将军戴上冠。我知道这奏书是假的,将军无罪。”霍光说:“陛下怎么知道的?”昭帝说:“将军到广明亭去,召集郎官部属罢了。调校尉到现在不到十天,燕王怎么能知道呢?况且将军要干坏事,并不需要校尉。”当时昭帝才十四岁,尚书和左右的人都感到惊讶,上奏书的人后来失踪了,官府追捕得很紧。上官桀等人害怕了,对昭帝说:“小事不值得追究。”昭帝不听。
之后上官桀一党仍然派人诋毁霍光,昭帝怒道:“大将军是忠臣,先帝让他辅佐朕,敢有诋毁他的按罪处置。”上官桀等不敢再说,干脆发动武装政变。他们计划,由长公主设宴请霍光,命埋伏的兵士将霍光杀掉,再废除汉昭帝由燕王旦即位。就在这危急关头,长公主门下一名管理稻田租税的官员将上官桀等人的阴谋向大司农杨敞(司马迁之婿)告发,杨敞转告了谏大夫杜延年,杜延年立即上告,霍光等得以先发制人,将上官桀上官安、桑弘羊等主谋政变的大臣统统逮捕,诛灭了他们的家族。盖长公主、燕王刘旦自知不得赦免,遂先后自杀身亡。九岁的上官皇后因为年纪幼小,又是霍光的外孙女,所以未被废黜。此后,不但霍光权倾朝野,其儿子、女婿、弟弟也纷纷担任要职,霍氏势力达到高峰,汉书称霍光“威震海内”。
洪迈的《容斋随笔·汉昭顺二帝》拿昭帝刘弗比汉顺帝刘保:“汉昭帝年十四,能察霍光之忠,知燕王上书之诈,诛桑弘羊、上官桀,后世称其明。然和帝时,窦宪兄弟专权,太后临朝,共图杀害。帝阴知其谋,而与内外臣僚莫由亲接,独知中常侍郑众不事豪党,遂与定议诛宪,时亦年十四,其刚决不下昭帝,但范史发明不出,故后世无称焉。顺帝时,梁商为大将军辅政,商以小黄门曹节用事于中,遣子冀与交友,而宦官忌其宠,反欲害之。中常侍张逵、蘧政、杨定等与左右连谋,共谮商及中常侍曹腾、孟贲,云欲议废立,请收商等案罪。帝曰:“大将军父子我所亲,腾、贲我所爱,必无是,但汝曹共妒之耳。”逵等知言不用,遂出矫诏收缚腾、贲,帝震怒,收逵等杀之,此事尤与昭帝相类。霍光忠于国,而为子禹覆其宗,梁商忠于国,而为子冀覆其宗,又相似。但顺帝复以政付冀,其明非昭帝比,故不为人所称。”
李德裕赞:“人君之德,莫大於至明,明以照奸,则百邪不能蔽矣,汉昭帝是也。周成王有惭德矣;高祖、文、景俱不如也。成王闻管、蔡流言,遂使周公狼跋而东。汉高闻陈平去魏背楚,欲舍腹心臣。汉文惑季布使酒难近,罢归股肱郡;疑贾生擅权纷乱,复疏贤士。景帝信诛晁错兵解,遂戮三公。所谓“执狐疑之心,来谗贼之口”。使昭帝得伊、吕之佐,则成、康不足侔矣。”
  • 委任霍光
汉书·霍光金日磾传》:征和二年,卫太子为江充所败,而燕王旦、广陵王胥皆多过失。是时上年老,宠姬钩弋赵偼伃有男,上心欲以为嗣,命大臣辅之。察群臣唯光任大重,可属社稷。上乃使黄门画者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以赐光。后元二年春,上游五柞宫,病笃,光涕泣问曰:“如有不讳,谁当嗣者?”上曰:“君未谕前画意邪?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上以光为大司马大将军,日磾为车骑将军,及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皆拜卧内床下,受遗诏辅少主。明日,武帝崩,太子枭尊号,是为孝昭皇帝。帝年八岁,政事一决于光。
“光尽诛桀、安、弘羊、外人宗族。燕王、盖主皆自杀。光威震海内。昭帝既冠,遂委任光,讫十三年,百姓充实,四夷宾服。”霍光在上官桀等人谋反案结束后,威震海内。昭帝加冠成年,继续委任霍光执掌朝政,霍光一家“党亲连体”,手掌汉帝国大权达到顶峰。“自昭帝时,光子禹及兄孙云皆中郎将,云弟山奉车都尉、侍中,邻胡、越兵。光两女婿为东西宫卫尉,昆弟诸婿外孙皆奉朝请,为诸曹大夫、骑都尉,给事中。党亲连体,根据于朝廷。”
不仅是朝政,霍光大权在握,甚至管到了昭帝的房事。昭帝身体一直不好,霍光希望上官皇后独宠而生子,于是命令宫女必须穿“穷绔”,这是一种有前后裆系着固密的裤子,后泛指有裆裤。
《汉书·外戚传》:“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绔,多其带,后宫莫有进者。”
  • 昭宣中兴
武帝晚期,因对外战争、封禅等所造成的国力严重损耗,农民负担沉重,大量破产,使得国内矛盾激化,武帝发布《罪己诏》,及时扭转了对国内外的方针政策。昭帝在位期间,辅政大臣霍光延续了武帝末期与民休息的政策,多次下令减轻人民负担,罢不急之官,减轻赋税,与民休息。对外方面,一方面加强北方戍防,多次击败进犯的匈奴、乌桓等,另一方面重新与匈奴和亲,以改善双方的关系,有助于国内的经济恢复与发展。在经济方面,因武帝实行盐铁专卖引起天下议论,于始元六年(公元前八一年)召开“盐铁会议”,对武帝时各方面政策进行讨论。这次政策大讨论的情况,保存在桓宽所编著的《盐铁论》一书中。经过争论,取消了酒的专卖,而保留盐铁专卖。昭帝时,因霍光内外措施得当,使得武帝后期遗留的矛盾基本得到了控制,西汉王朝衰退趋势得以扭转。《汉书·霍光传》赞曰“百姓充实,四夷宾服。”
昭帝无子,去世后,霍光拥立武帝的孙子刘贺即位。27天后被霍光废掉,拥立武帝与卫子夫的曾孙、刘据之孙刘病已(刘询)即位,是为汉宣帝。
昭宣中兴是由现代学者在2001年提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划分汉武帝与汉宣帝时期,而且这种说法向来颇有争议。

经济

盐铁之议
汉武帝的盐铁官营、酒榷均输等经济政策,是在反击匈奴、财政空虚的情况下实行的。它的实行,使汉朝政府广开了财源,增加了赋税的收入,得以有了比较雄厚的物力基础来支持长期的战争,从而不断拓宽了疆土,安定了边疆。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一经济政策的实施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官营盐铁、酒榷、均输等政策的实行,逐步使一部分财富集中于大官僚、大地主及大商人手中,而剥夺了中小地主的利益。出现了官吏“行奸卖平”,而“农民重苦,女红再税”的状况,以及“豪吏富商积货储物以待其急,轻贾奸吏收贱以取贵”的局面,使得中小地主和一般百姓日趋贫困。因此,昭帝即位之初,霍光就围绕是否改变盐铁官营、酒榷、均输等经济政策,与桑弘羊等人展开了斗争。
概括起来,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的内容:关于盐铁专营的问题。贤良文学认为,盐铁官营等政策是民间疾苦的根源所在。在这些政策的实施过程中,不法官商攘公法,申私利,跨山泽,擅官市,大发横财。由于铁器质量低劣,割草不痛,价钱又贵,农民不愿使用,以致出现了木耕手耨的现象;而官府经营的食盐也有苦味,人民只好淡食。贤良文学们认为,这实际上是政府、官吏在与民争利。因而主张罢盐铁、酒榷、均输等官营事业。桑弘羊也承认在盐铁官营政策的实施过程中存在着一些流弊,致使民烦苦之,却认为这些流弊只是由于吏或不良,禁令不止造成的,是执行的问题,而并非政策本身的问题。
桑弘羊指出,武帝时由于实行了盐铁官营等经济政策,不但做到了离朋党,禁淫侈,绝兼并之路,也保障了大规模抗击匈奴战争的后勤供应,平时赈灾、修水利等项开支也是依靠这些财政收入。因此,桑弘羊坚持主张不能废弃这些政策。
从长远看,桑弘羊坚持盐铁官营、以武力打击匈奴的贵族势力、实行法治的主张,有利于打击地方割据势力、加强中央集权,巩固汉王朝的统一,是积极的和可取的。不过,在武帝末年社会矛盾日趋尖锐的情况下,一味地坚持这些政策,而不采取任何缓和矛盾的措施,势必会进一步激化矛盾,甚至会导致政权的倾覆。贤良文学大多出身下层,比较了解普通百姓的疾苦,因而提出的政策较为现实,对于暂时缓解武帝末年的社会矛盾,不失为一剂良药。
但如果将贤良文学们的对策作为政府长期的统治政策,不但是愚腐的,甚至还会危及封建政权的巩固和国家的统一。
盐铁会议并没有做出明确的结论,但争论双方的观点对昭宣时期西汉王朝的统治政策还是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从主流上看,大权在握的霍光基本上仍然坚持了汉武帝轮台罪己诏中所制定的政策,推行“与民休息”的措施,将公田与贫民耕种,贷给农民种子、口粮,部分地免除赋税、徭役,降低盐价,与匈奴保持友好关系。这些措施符合贤良文学提出的行仁政 ,以德治国的意见。贤良文学也受到统治者的重视,成为政治舞台上一股活跃的力量。霍光曾专门召集他们问以得失,宣帝也用吏多选贤良。与此同时,霍光也并没有绝对排斥桑弘羊的意见,在盐铁官营等经济政策上,除罢去酒榷,在部分地区停止铁器专卖外,汉武帝实行的其他经济政策仍延续未变。

历史评价

班固:“昔周成以孺子继统,而有管、蔡四国流言之变。孝昭幼年即位,亦有燕、盍、上官逆乱之谋。成王不疑周公,孝昭委任霍光,各因其时以成名,大矣哉!承孝武奢侈余敝师旅之后,海内虚耗,户口减半,光知时务之要,轻徭薄赋,与民休息。至始元、元凤之间,匈奴和亲,百姓充实。举贤良、文学,问民所疾苦,议盐、铁而罢榷酤,尊号曰“昭”,不亦宜乎!”
曹丕:“或有方周成王于汉昭帝者,余以为周氏体圣考之淑气,禀贤妣之胎教,周邵为保傅,吕尚为太师,故咳笑必含仁义之声,观听必觌礼义之容,弘践祚之义,隆太平之化,礼乐兴于上,颂声作于下。时成王年二十二,享国三十年,世永治长,德与年丰。夫孝昭,父非武王,母非邑姜,体不承圣,化不胎育,保失仁义之德,佐无隆平之治,所谓生深宫中,长妇手矣,德与体并,智与性成。孝昭之崩,年二十有一,承衰弊之世,牧周彡落之民,臣无淑圣之智,身有短折之期,欲高隆周,岂不谬哉?”
曹植:“周公以天下初定,武王既终,而成王尚幼,未能定南面之事,是以推己忠诚,称制假号。二弟流言,邵公疑之,发金滕之匮,然后用寤,亦未决也。至于昭帝所以不疑于霍光,亦缘武帝有遗诏于光。使光若周公践天子之位,行周公之事,吾恐叛者非徒二弟,疑者非徒邵公也。且贤者固不能知圣贤,自其宜耳。昭帝固可不疑霍光,成王自可疑周公也。若以昭帝胜成王,霍光当逾周公邪?若以尧舜为成王,汤禹作管蔡、邵公,周公之不见疑,必也。”
李德裕:“人君之德,莫大于至明,明以照奸,则百邪不能蔽矣。汉昭帝是也。周成王有惭德矣;高祖、文、景俱不如也。成王闻管、蔡流言,遂使周公狼跋而东。汉高闻陈平去魏背楚,欲舍腹心臣。汉文惑季布使酒难近,罢归股肱郡;疑贾生擅权纷乱,复疏贤士。景帝信诛晁错兵解,遂戮三公。所谓‘执狐疑之心,来谗贼之口’。使昭帝得伊、吕之佐,则成、康不足侔矣。”
洪迈:“汉昭帝年十四,能察霍光之忠,知燕王上书之诈,诛桑弘羊、上官桀,后世称其明。”

史籍记载

《汉书·卷七·昭帝纪第七》

个人作品

《黄鹄歌》
黄鹄飞兮下建章,羽肃肃兮行跄跄,金为衣兮菊为裳;
唼喋荷荇,出入蒹葭;自顾菲薄,愧尔嘉祥。
始元元年春二月,黄鹄下太液池,八岁的汉昭帝作《黄鹄歌》
《淋池歌》
秋素锦兮泛洪波,挥纤手兮折芰荷。
凉风凄凄扬棹歌,云光曙开月低河。
汉昭帝游于淋池,作《淋池歌》命宫人歌唱,另加一句,“万岁为乐岂云多。”

陵墓

主词条: 平陵
平陵

平陵

平陵在茂陵东边12里,封土堆高29米。平陵陵园呈正方形,垣墙边长三百八十米,四面正中各有阙门,与陵冢相对。现东,南二门阙犹存,门阙呈条形,用夯土筑成,夯层厚为6至8厘米。陵园西北角有面积较大的建筑遗址,残存大量汉代砖瓦,还有方形沙石质柱础和砖砌八角形水井。
昭帝陵冢位于陵园正中,形如覆斗,陵顶内收形成二台。陵基为正方形,底部边长46.8米。它的东南665米处是昭帝上官皇后陵。上官皇后是霍光的外孙女(前89—前37),她虽贵为皇后,其实也很不幸。她6岁入宫当皇后,15岁时昭帝死去,此后一直比较孤独,于52岁病死,合葬平陵。可能是由于霍光的位高势重,她的陵园比昭帝陵园规模还要大一些,陵园边长420米(昭帝陵园边长为370米),陵园四门距封土堆均为125米,封土高26.2米。

家族成员

父母

父亲:汉武帝刘彻
母亲:钩弋夫人赵氏(赵婕妤)赵太后

兄弟姐妹

  • 哥哥
戾太子:刘据
齐怀王:刘闳
燕剌王:刘旦
广陵厉王:刘胥
昌邑哀王:刘髆
  • 姐妹
卫长公主(当利公主)
鄂邑长公主(盖长公主)
阳石公主(德邑公主)

后妃

孝昭皇后上官氏,上官桀孙女,上官安之女,母霍氏(追尊敬夫人)为霍光女。
妃嫔周阳氏(现存史料只记载盖长公主本意将周阳氏纳入昭帝后宫,至于后来周阳氏到底有没有入宫,是不是真的成为了昭帝妃子,没有任何史书明确记载)

艺术形象

影视形象

时间
  
剧名 扮演者
2001年
王钦
2004年
汉武大帝
2014年 大汉情缘之云中歌 陆毅

文学形象

小说名 作者
长乐夜未央
  
易楚
未央夕照
  
糜初
询君意 李歆
《云中歌》 桐华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