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开渠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刘开渠(1904~1993),男,安徽萧县人(今安徽省淮北市杜集区刘窑村)。中国现代雕塑事业奠基人,中国美术馆事业奠基人,著名美术教育家,杰出人民艺术家。

简介

刘开渠

刘开渠

刘开渠(1904~1993),男,安徽萧县人,雕塑家,早年毕业于北平美术学校,毕业后任杭州艺术院图书馆馆长。后赴法国,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雕塑系学习。归国后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其艺术风格融中西雕塑手法于一炉,手法写实,造型简练、准确、生动。创作了《一・二八淞沪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等一批反映抗战题材的艺术作品。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领导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的创作工作,并创作其中的《胜利渡长江・解放全中国》及《支援前线》、《欢迎解放军》等浮雕。先后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校长、杭州市副市长、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他还担任八届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文化委员会主任等。著有《刘开渠美术论文集》,出版有《刘开渠雕塑集》、《刘开渠雕塑选集》等。1993年6月25日病逝于北京。

个人履历

1904年10月1日出生。
刘开渠

刘开渠

1920年考入北京美术专科学校,后转入该校大学部学习油画。
1928年赴法国留学,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雕塑系学习。在法学习期间,刘开渠曾与吕斯百常书鸿等人发起组织中国留法艺术研究会,以撰文、译文和发表作品,向国内介绍欧洲的绘画和雕塑。
1933年夏回国,9月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兼雕塑系主任。
1934年受抗日救亡运动的鼓舞,创作了反映抗日战争的巨型雕塑《一·二八淞沪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抗日战争爆发后,随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迁往湖南沅陵,后又辗转于贵州、四川,于1938年到达成都
1939年在成都文学家赵其文、陈翔鹤、周文、萧军李劼人等组织中华文艺抗战协会成都分会,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
1946年,在上海参加反饥饿、反内战斗争。
1949年9月,任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校长。1951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今浙江美术学院)院长。
1953年,调入北京,参加并领导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造工作,任设计处处长和雕塑组组长;与其他雕塑家共同设计,并于1959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馆馆长。
1982年,任全国城市雕塑规划组组长。
1984年被聘为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委员。

人物生平

刘开渠完成八十八师浮雕后留影

刘开渠完成八十八师浮雕后留影

刘开渠(1904.10-1993.6),原名刘大田。萧县刘窑村人。刘开渠是中国现代雕塑大师,杰出的艺术教育家。
刘开渠早年毕业北平艺术专门学校,在1928年担任国立艺术院图书馆主任兼西画助教,当年留学法国,到巴黎高等艺术学校学习雕塑。
于1933年回国,担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兼雕塑系主任。前期作品主要有《一﹒二八凇沪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和《王铭章骑马像》、《抗日阵亡将士无名英雄纪念碑》等纪念性雕塑与大型浮雕《农工之家》。
1949年任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
1953年赴北京,参加并领导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造工作,任设计处处长和雕塑组组长,创作主体浮雕《胜利渡长江解放全中国》和《支援前线》、《欢迎解放军》,之后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和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等职。
刘开渠精于西方写实雕塑技法,又注重继承中国古代雕塑优秀传统。作品造型严谨又朴实,手法即细腻又含蓄,人物神完气足,具有时代精神与民族风格。
刘开渠参加波兰造型艺术会议后回到上海

刘开渠参加波兰造型艺术会议后回到上海

刘开渠对雕塑创作和教学也作过理论研究,其思想对中国雕塑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出版有《刘开渠雕塑集》和《刘开渠美术论文集》等。刘开渠为中国现代雕塑大师,杰出的艺术教育家。
1918年考入萧县高等小学时,老师为他改名为刘开渠。毕业后,1920年考入北平艺术专门学校。1923年,组织“心琴画会”,以反对守旧、提倡写生为宗旨,每半年举行一次画展。1924年升入专门部西洋画系时,见到云岗佛像的照片。非常激动,并对雕塑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27年,国立西湖艺术院征聘他为教授兼图书馆主任。同年8月,他在蔡元培的帮助下,考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雕塑系。导师是当时法国著名雕塑家让·朴舍教授,1931年他因学业优秀选入朴舍工作室当助手。1933年6月,回国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浙江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教授,时年29岁。
1949年任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同年5月29日刘开渠与杨可扬张乐平、(郑)野夫、庞薰琹朱宣咸温肇桐、陈烟桥、邵克萍、赵延年等国统区美术先驱代表上海美术界在《大公报》发表迎接解放的“美术工作者宣言”,该“宣言”的发表标志着国统区美术和上海近代美术史从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建国以后,刘开渠任上海市美协主席、杭州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院长,兼任杭州市副市长,分管城市建设。1953年借调到北京,参加并领导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
造工作,任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处处长、雕塑组组长。1959年调中央美术学院任副院长,主持第二期雕塑研究班。
1963年至1993年任中国美术馆馆长。并当选为第—、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还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一、二、三、四届副主席、全国城市雕塑规划组组长,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等职。曾被聘为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委员。
刘开渠是我国现代雕塑事业的奠基人。他一贯主张雕塑艺术在“创造—种新境界”的同时,应该起到“明劝戒,着升沉”的作用。刘开渠即精于西方写实雕塑技法,也注重继承中国古代雕塑的优秀传统。
其作品造型严谨朴实、手法细腻含蓄、人物神完气足、极具有时代精神和民族风格。其对雕塑创作与教学也作过理论研究,他的思想对中国雕塑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作品融中西雕塑手法于一炉,手法写实,造型简练、准确、生动。
1934年,为纪念1932年“1·28”抗战所创作的《一、二八淞沪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讴歌了爱国志士英雄杀敌的英雄气概,是我国第一座表现抗日题材的纪念碑。20世纪40年代,完成了一系列纪念像,有《王铭章骑马铜像》、《孙中山先生坐像》、《李家钰骑马铜像》等。1945年,他创作的大型浮雕《农工之家》,是我国现代雕期史上第一次表现农工题材的优秀作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2年至1956年,他领导并参与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以及大型浮雕的创作,并创作其中的《胜利渡过长江》、《解放全中国》、《支援前线》、《欢迎解放军》等浮雕。从1956年至1959年,他还受中共中央编译局委托,为马克思、恩格思、列宁、斯大林选集作封面浮雕像设计。50至60年代,先后创作了《毛主席像》、《工农红军像》,1976年以后,创作了《周恩来总理像》、《萧友梅纪念像》等。此外,在他所创作的众多
刘开渠

刘开渠

作品中,有《抗日阵亡将士王铭章纪念碑》、《抗日阵亡将士无名英雄纪念碑》、《孙中山纪念碑》、《蔡元培纪念碑》等纪念性雕塑,还有表现任弼时等革命领袖和杜甫刘禹锡鲁迅、梅兰芳等文化名人的肖像。
先后编撰出版有《中国古代雕塑集》、《刘开渠雕塑选集》、《刘开渠美术论文集》、《刘开渠雕塑集》等。1993年6月25日,我国现代雕塑事业的创始人、美术馆事业的奠基者刘开渠在北京逝世,终年89岁。1993年10月28日,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人民艺术家刘开渠遗作展》。
早年毕业于北平艺术专门学校,1928年任国立艺术院图书馆主任兼西画助教,同年留学法国,入巴黎高等艺术学校学习雕塑。1933年回国,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兼雕塑系主任。前期作品主要有《一﹒二八凇沪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王铭章骑马像》、《抗日阵亡将士无名英雄纪念碑》等纪念性雕塑和大型浮雕《农工之家》。1949年任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1953年赴北京,参加并领导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造工作,任设计处处长和雕塑组组长,创作主体浮雕《胜利渡长江解放全中国》、《支援前线》、《欢迎解放军》、后历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等职。刘开渠精于西方写实雕塑技法,又注重继承中国古代雕塑的优秀传统。作品造型严谨朴实,手法细腻含蓄,人物神完气足,具有时代精神和民族风格。刘开渠对雕塑创作与教学也作过理论研究,其思想对中国雕塑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出版有《刘开渠雕塑集》、《刘开渠美术论文集》等。刘开渠是中国现代雕塑大师,杰出的艺术教育家。

成就及荣誉

刘开渠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当选为第1、2、3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5届全国政协委员、第7届全国政协常委。先后编撰出版有《中国古代雕塑集》、《刘开渠雕塑选集》、《刘开渠美术论文集》、《刘开渠雕塑集》。
刘开渠在工作

刘开渠在工作

刘开渠的雕塑在西洋写实雕塑的基础上,继承中国传统雕塑简练、单纯及线画的表现方法,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其作品写实,手法细腻、严谨,结构、解剖准确。
刘开渠是中国雕塑事业杰出的领导者和组织者,三十年代,他就呼吁建设富有生命力的纪念性雕塑,以激发国人的民族精神。他多次提出成立雕塑院和建设城市雕塑。他还主持指定了《在全国重点城市进行雕塑建设的建议》并由国家批准担任全国城雕规划组组长,城市雕塑建设委员会主任。为中国城市雕塑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先后当选为上海美协主席、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协副主席。担任过杭州美院院长,杭州市副市长,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馆馆长等职,受到美术界普遍的尊敬和爱戴,他不愧为当代杰出的人民艺术家、雕塑大师。

艺术特点

刘开渠的雕塑具有明显的绘画性和意象性,语言精练,这是他的作品衍生的另一艺术特点。这
刘开渠画黄胄

刘开渠画黄胄

些特点,都不是孤立的,它们互相关连。刘开渠的雕塑有着它存在与发展的理由和价值。他的艺术品包括中国雕塑之所以能一枝独秀地屹立在世界艺术之林,全在于它有着与众不同的许多特点。这些特点是世界所承认和尊重的。当许多中国人奔赴西方学习雕塑时,西方雕塑家也来中国借鉴中国古代雕塑。但大雕塑家刘开渠确自己开始个人风格的雕塑创作,为中国雕塑史的发展做出了伟大贡献。

艺术作品

主要作品有:《王铭章骑马铜像》(1943)、《川军抗日英雄纪念像》、《孙中山先生坐像》(1944)、《李家钰骑马铜像》(1945)和表现工人、农民生活的《工农之家》巨型浮雕等作品。
刘开渠 1979年作 花卉 镜心

刘开渠 1979年作 花卉 镜心

1953~1958年亲自创作完成主体浮雕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之一《胜利渡长江,解放全中国》,以及《支援前线》和《欢迎解放军》。
50~60年代,他先后完成了《毛泽东主席像》、《工农红军像》,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斯大林选集》等书封面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浮雕像等。
1976年以后,他又创作了《周恩来总理像》、《萧友梅纪念像》、《蔡元培纪念像》和《妇女胸像》等。

刘开渠纪念馆

刘开渠纪念馆

刘开渠纪念馆

人民艺术家、我国著名雕塑大师刘开渠纪念馆,坐落在安徽省淮北市国家4A级风景区相山风景区内。这里依山傍水,绿树成荫,环境幽雅,地势起伏有致,实属山水宝地。
开渠先生是淮北市刘窑村人。家乡人民和政府怀着对大师的敬仰之情,在海内外各界朋友的支持下,兴建了我国首座雕塑家纪念馆。
刘开渠纪念馆坐北朝南,建筑在南低北高的山的怀抱中既有现代建筑的新颖特色。纪念馆占地4977平方米,是由三部分组成的长方形庭院。前面左右对称的两栋两层小楼构成了纪念馆懂得石门,中间四栋两层楼房首尾相接是展览厅,后院为大师的陵园。青松翠柏环抱着开渠大师的墓石。古朴的半圆形墓碑石上,镌刻着全国政府副主席赵朴初题就的“人民艺术家雕塑宗师刘开渠之墓”的金字。蹊跷的是在竣工数年之后,在开渠两字之间坚硬的石面出现一道类似小渠的清晰裂纹——与“开渠”两字契合了,令瞻仰的人们无不称奇叫绝。
刘开渠纪念馆收藏陈列着大师大量的珍贵作品和信件以及一些宝贵的影像、书报资料。向人们展示着开渠先生作为杰出的艺术家、美术教育家的辉煌人生。纪念馆自1995年4月5日正式对外开放以来,幕名而来参观的海内外人士络绎不绝。1995年5月,安徽省委、省政府确定刘开渠纪念馆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

社会评价

刘开渠为成都在雕塑,也为自己在雕塑。如今,他不在了,有一天,我们都不在了,他的雕塑还在。
这次到成都,主要是想找成都最有名的雕塑:无名英雄塑像和王铭章将军的塑像。都是刘开渠先生的作品,前者创作于1944年,后者创作于1939年,后者是成都也是全中国的第一座城市街头的雕塑。马上就到刘开渠先生逝世20周年的日子了,这样的寻找,更有意义。幸运的是,七十年过去了,这座城市许多东西被毁掉,包括先秦时代建得的历史悠久的皇城,但这两座雕塑还都在。成都多云多雨的天气,湿润蒙蒙的雾霭下,光线有些幽暗,反射在这两座雕塑上,显得更加沉郁。在这两座雕塑上,有我的目光,更有岁月的烟云和雕塑本身所沉淀下的感情。
有时候,会想,一个艺术家和他所创作的作品之间的关系,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就像一朵蒲公英,不知会飘落何处,然后撒下种子,在某一时刻突然绽放,有的会随风凋谢,有的却在岁月里沉淀下来,如同经久不化的琥珀。如果不是历史的风云际会,让刘开渠和成都有了一次彼此难忘终生的邂逅,在成都的历史,乃至在中国的雕塑史上,会出现这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雕塑吗?
1938年的冬天,雕塑家刘开渠从杭州辗转来到了阴冷的成都。那时,是他从法国回国的第五个年头。日本侵华之后,国内风云动荡,也动荡着刘开渠的心,他中断了在法国已经专攻六年的雕塑学业,毅然提前回国。那时候的年轻人就是这样怀抱着一腔火一般炽烈燃烧的爱国热血。回国后,他在杭州的国立艺专任教。七七事变之后,他随艺专转移到大后方,来到了成都。艺专接着又转移到了昆明,这时候,正赶上妻子怀孕,不易动身,他便没有随艺专去昆明,而是留在了成都,一边在成都艺术学校任教,一边陪伴妻子待产。
试想一下,如果不是妻子临产,他也就随艺专离开成都了,不过和成都萍水相逢,擦肩而过而已,充其量是个匆匆过客。要说,也是机缘巧合偶然的因素所致,却阴差阳错地让他和成都有了不解之缘。
第二年,经熊佛西和徐悲鸿介绍,刘开渠为王铭章塑像。刘开渠知道,王铭章是川军著名的将领,刚刚过去的台儿庄大捷,举国震撼,激奋人心。台儿庄决战前,残酷却关键的滕县战斗中,就是王铭章带领官兵和日军血战五昼夜,最后高呼“中华民族万岁”,和两千名川军一起全部阵亡。这样壮烈的情景,想一想都会让普通人激动得热血沸腾,更何况是一位艺术家?刘开渠为王铭章而感动和骄傲,他义不容辞,接受了这一工作。其实,这并不是刘开渠为牺牲的抗战将士塑造的第一尊塑像。几年前,就在他刚从法国归国不久,他就为88师阵亡将士塑造过铜像。接受下为王铭章将军塑像的任务,他自然想起了那尊88师阵亡将士像,心里燃起同样的激情和冥想,以及创作的冲动。
这一年,刘开渠34岁,正是和王铭章一样血气方刚的年龄,岂容自己的国家惨遭小小东洋的侵略。在刘开渠为成都做第一尊雕塑时,融入了他和王铭章一样的爱国情怀,可以说,雕塑着王铭章的形象,也在雕塑着他自己的心。
抗战期间的雕塑,与和平年代截然不同,与在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学习时更不一样。不仅材料匮乏,而且还要面临日军飞机的轰炸。从一开始,刘开渠的雕塑便不是在风花雪月中进行的,而是与民族命运血肉相连,和时代风云共舞,与战火硝烟共存,让他的雕塑有了蓬勃跃动的情感和血与火的生命。
那时,刘开渠点起炉火,亲自翻砂铸铜,开始了他每一天的工作。他为王铭章将军塑造的是一个军人骑着战马的形象,战马嘶鸣,前蹄高高扬起,将军紧握缰绳,威风凛凛,怒发冲冠。他能够听得到那战马随将军一起发出的震天的吼叫,以及将军和战马身旁的战火纷飞。还有的,便是炉火带风燃烧的呼呼响声,头顶飞机的轰鸣声,炸弹凭空而降的呼啸声。
在雕塑期间,敌机多次轰炸,为他做模特的一位川军年轻士兵和为他做饭的女厨娘,先后被炸死。不知道世界上那么多有名的雕塑家,有没有如刘开渠此刻一样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以生命为代价,进行雕塑工作的中国的第一座城市雕塑却是这样诞生的。
所有这一切没有让刘开渠动摇和退缩。虽然妻子和新生的婴儿需要他的照顾,但王铭章和两千名川军的壮烈阵亡,还有眼前的士兵和厨娘的无辜之死,都让他愈发激愤在胸,欲罢不能。他也想起,刚刚从法国归来,在蔡元培的陪同下,他去拜访鲁迅,鲁迅对他说过的话:“以前的雕塑只是做菩萨,现在该轮到做人了。”他做的就是人,是一个代表着他自己也代表着全中国不屈服的同胞的顶天立地的人。
如今,站在移居在新都新桂湖公园里的王铭章将军的塑像前,重新想起鲁迅先生当年对刘开渠讲过的话,想象着那一代文人与艺术家,对于那个时代与民族涌动的情怀,依然让人感动并感慨。不禁想起另一位文人郁达夫当年为年轻的刘开渠写过的文章。郁达夫在北京京畿道的美术学校教书的时候,就认识了在那里读书的学生刘开渠,看刘开渠人高马大的样子,他当时就预见刘开渠以后要是搞雕塑一定比捏画笔画画成就大。阔别多年之后,当郁达夫看到刘开渠为88师阵亡将士的雕像后,他激动地说:“比起那些卖野人头的雕塑师的滑稽来,相差得实在太远,远得几乎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一个是有良心的艺术家,一个是骗小孩子们的糖菩萨。”关于现代雕塑,郁达夫的观点,和鲁迅相同,甚至用泥菩萨、糖菩萨相同的词语。他高度评价刘开渠:“他的雕刻,完全是他这个人格的再现;力量是充足的,线条是遒劲的,表情是苦闷的……尤其在他的Designs(设计图)里,可以看得出来,疏疏落落的几笔之中,真孕育着多少的力量,多少的生意!”我不知道写于1935年初的郁达夫的这篇文章,是不是中国美术史上关于刘开渠雕塑的第一篇评论,只是心想,如果郁达夫看到了眼前的这尊王铭章将军的塑像,不知又该怎样的激动呢。
王铭章将军的塑像完成之后,立于少城公园,供成都人瞻仰。塑像为青铜材质,这在当时还很少见到,中国以前的塑像,大多为石头或泥塑。塑像高一丈二,基座宽四尺,高三尺,四周刻有“浩气长存,祭阵亡将士”的大字。巍峨的塑像,一下子让成都雾霾沉沉的天空明亮了许多。这是刘开渠为成都雕塑的第一尊作品,也是成都街头矗立起来的第一尊塑像,它真的很给成都这座古老的城市提气。
不仅在成都,在全国的城市里,它也是第一尊立于街头公共空间的青铜塑像。因为和西方拥有城市雕塑的传统完全不同,我国没有这样的传统,我们的雕塑,一般只在皇家的墓地和花园、或庙宇里,马踏飞燕、昭陵六骏、菩萨观音弥勒罗汉,曾经是我们的骄傲。刘开渠的这一尊塑像,是撒下的第一粒种子,不仅成为成都而且成为全国城市雕塑的发源地。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件空前的创举,在美术史尤其是中国雕塑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城市雕塑,不仅美化环境,增添了城市的人文色彩,拓宽了城市公共空间的功能,可以为市民观赏或瞻仰,以及具有潜移默化的审美与教化功能,而且更重要的是,城市雕塑是一座现代化城市必不可少的硬件之一,是中国传统都市向现代化迈进的象征物之一。从这一点意义来讲,这实在是刘开渠的骄傲,也是成都的骄傲。历史,给予了一个艺术家和一座城市一个共同的机遇。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刘开渠并非只为成都立了这样一尊塑像。虽然,他并非成都人,只是流亡经过成都的过客而已。如同一只候鸟,季节变化时,他毕竟还是要飞离这里的。只是,刘开渠和成都的不解之缘,却让他几乎一生都没有和这座城市隔开过。这就是奇缘了。
据我不完全的统计,刘开渠一生为成都做的城市塑像共有如下共11尊塑像
1939年,为王铭章塑像,立于少城公园。
1939年,为川军将领饶国华塑像,立于中山公园(解放后的劳动人民文化宫)。饶为145师师长,1937年与日军作战,广德失守时自尽殉国,留下遗书:广德地处要冲,余不忍视陷于敌手,故决心与城共存亡。死时年仅43岁。
1939年,为蒋介石塑立像,立于北校场内当时成都军校。塑像高8米,基座5米。解放后被销毁,1969年,在原塑像旧址立毛泽东水泥塑像。
1943年,为尹仲熙、兰文斌、邓锡侯塑肖像,立于少城公园。
1944年,为无名英雄塑像,立于东门城门洞内。
1945年,为川军阵亡将领李家珏塑骑马塑像,立于少城公园。
1948年,为孙中山塑像,立于春熙路。这是为孙中山第二次塑像,第一次,1928年立的中山装立像,这一次,由刘开渠设计为长袍马褂手持开国文件的坐像。
解放后,为杜甫塑像,立于杜甫草堂。
晚年为成都塑的最后一尊塑像:李劼人塑半身胸像,立于李劼人故居。
在这些雕像中,无名英雄塑像最为有名,成为刘开渠的代表作,也成为了成都的历史记忆象征。像高2米,底座3米,无名英雄为川军士兵的形象,据说当时找来了川军幸存者一个叫张朗轩的排长,为刘开渠做模特,身穿短裤,脚踩草鞋,背挎大刀和斗笠,手持钢枪,俯身做冲锋状。当时,成都文化人士发起建造川军抗日纪念碑,塑像赶在1944年的七七事变纪念日落成,所以又叫抗日纪念碑,碑文刻有“川军抗日纪念碑”的字样。这几乎成为了成都标志性的雕塑,可惜毁于“文化大革命”之中。1989年,年过八十的刘开渠重新操刀指挥他的弟子再造塑像,立于万年场路口。2007年8月15日,立于祠堂街的人民公园大门前。
那天,我去瞻仰这尊无名英雄塑像,看见它身后是公园的繁花似锦,身前是大街的车水马龙,一览都市今日的喧嚣与繁华。塑像前挤满了停放的自行车,挤过去到那碑座前,看见上面刻有几行文字,大意为当年四川十五六人中就有一人上抗日的前线,参军者共有3025000人,川军牺牲的将士占全国总数的五分之一,阵亡人数263991人,伤64万人。看到这样的数字,再来看眼前的这尊塑像,似乎能够听到塑像的怦怦心跳,也能听见刘开渠的澎湃心音。
作为我国现代雕塑特别是城市雕塑的奠基人,刘开渠对于成都的感情,让人感动。上世纪八十年代,作家李劼人故居开幕之前,成都派人拿着区区几千元的费用,进京找刘开渠,希望他能为李劼人塑像。看刘开渠垂垂老矣,再掂掂袋中可怜巴巴的钱,生怕刘开渠婉辞。谁想刘开渠开口说道,没有问题,但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能拿一分钱。然后,他说起年轻时在法国留学期间的一件天宝往事。当时,他和李劼人,还有成都籍的数学家魏时珍在一起在那里求学。有一天,魏时珍病了,李劼人开玩笑对魏时珍说,你看你身体不好,你病得先死,到时候我为你写墓志铭。魏时珍不服气,与李劼人争辩起来,最后,刘开渠对他们两人说:我比你们两人年龄都小,还是最后由我来为你们塑像吧。如今,一语成谶,为李劼人塑像,便成了刘开渠义不容辞之事情。
李劼人汉白玉的半身塑像,成为了刘开渠与李劼人友情的见证,也成为刘开渠对于成都一生挥之不去感情最后的见证。他为成都在雕塑,也为自己在雕塑。如今,他不在了,有一天,我们都不在了,他的雕塑还在。
如今,在成都,能够看到孙中山的坐像,依然立在春熙路上;王铭章的骑马塑像,改立于新都的新桂湖公园;杜甫和李劼人的塑像,依然立在原处。想想,有些为成都骄傲。我国的城市没有街头雕塑的传统,看看许多城市,包括首都北京,高楼越盖越多,样式越来越新,却看不到什么让人难忘尤其是富于历史意义的雕塑。成都这些雕塑便越发显得难能可贵。
再想想,也为成都多少有点遗憾,如果能把刘开渠为成都所造的那11尊塑像,都立于成都的街头,那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观,那里面,有成都自己的历史,也有中国城市雕塑初期最可宝贵的历史呀。那会为如今繁华的成都街头,增添多少历史与文化的色彩,能够让我们临风怀想,遐思幽幽呀。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