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的故事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导演王瑞执导的28集电视连续剧《刑警的故事》(终极制裁·又名:刑警的故事),主演:李诚儒等。

基本资料

《刑警的故事》剧照

《刑警的故事》剧照

28集电视连续剧《刑警的故事》
(终极制裁·又名:刑警的故事)

演职人员

导演:王瑞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李大增 李诚儒 ----
肖耘 陈谨 ----
刘凤舞 刘金山 ----
何悦 梁静 ----
杨天明 海一天 ----
马辉 史梵希 ----
周庆东 刘佩琦 ----
刘局 王瑞 ----

主演介绍

李诚儒

出生于1954年的李成儒可谓是大器晚成,1997年才正式以演员的身份进入演艺圈。参演过《过把瘾》、《大腕》、《东边日出西边雨》、《重案六组》等观众耳熟能详的作品。

陈谨

陈瑾,女演员,1987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戏剧系,曾留校任教,后调入空政话剧团,现为该团一级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曾出演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唐山大地震》、电视剧《山不转水转》、《潮起潮落》等.

刘金山

刘金山,国家一级演员。代表作有《地下交通站》,《小兵张嘎》,《我是一棵小草》,《婚姻保卫战》等影视剧。

梁静

梁静,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曾在凤凰卫视做主持人,现为中国内地演员。因《女子特警队》、《黑洞》、《活着,真好》、《好想好想谈恋爱》《夫妻那些事儿》等作品为大家所熟知。性格率真直爽,现有一儿一女,身为演员,梁静并没有因为工作而忽视对家庭的照顾,反而将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是娱乐圈中好媳妇的典范。

海一天

海一天,中国内地演员,蒙古族。毕业上海戏剧学院。经出演多部影视作品,做过广告。

剧情简介

抓捕行动失败,刑警队副队长周庆东英勇牺牲,尸体不知所终;刑警杨天明(海一天饰)头部受伤。内勤肖耘(陈瑾饰)坚决要求调到刑警队一线工作,一心想要抓到杀害自己丈夫的凶手。分局的刘局长只好同意,但条件是一旦破案,抓到杀害周庆东的凶手后,肖耘即返回内勤。
刑警队长李大曾(李诚儒饰)与周庆东是好战友,跟肖耘关系也非常熟络,这让他感觉很难办,既是战友的遗孀,又是自己的下级和搭档,且肖耘办事认真、偏执,用刑警队老队员刘凤舞(刘金山饰)的话来形容李大增和肖耘就是"冤家碰到对头"了。
上级的决定和肖耘的决心让谁也不好说什么,李大曾只好勉为其难收下肖耘,心想只要破了案,抓获杀害周庆东的凶手后,肖耘即可离开刑警队,返回内勤。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一紧张就打嗝儿的肖耘居然慢慢开始进入角色了。虽然她经常与李大曾抬杠,较真儿,认死理儿,可是她的认真和执著却在许多案子的侦破工作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肖耘的表现让整个刑警队的同事们刮目相看。经过几次大案的洗礼,肖耘慢慢适应了刑警的生活,她的紧张情绪有了好转,打嗝儿也没有了,几次替李大曾解了围,但也让人捏着一把汗。急脾气、直肠子,说话不会拐弯儿--这是她最显著的特征,为此经常惹恼队友,但别人拿她没办法。周庆东被杀的案子断了线索,李大曾安慰肖耘,让她等待机会再抓凶手。而此时的肖耘已经不是刚来刑警队、天天嚷着要报仇的肖耘了。
刑警队大案要案每天都在发生,但队长李大曾却被自己的前妻吕菲弄得焦头烂额,不得已,他一边遥控警员破案,一边与想和自己复婚的前妻周旋。可肖耘却希望他们能破镜重圆,因为她太清楚警察的感情世界了,她知道,李大曾其实是想让吕菲有更好的归宿,因为他作为一个称职的刑警队长实在做不好称职的丈夫。在一些偶然的事件中,吕菲发现了刑警生活的魅力--当一个杀人案破获时,李大曾怎么也不能从案子里出来,在回家的路上永远都在念叨着"他像个好人呀,怎么会是他呢?"
她不再烦扰李大增,但却在心里面更爱刑警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周庆东的尸体终于被发现了,这一发现让肖耘和李大曾找到了新的线索,他们终于找到杀害周庆东的恶魔,并在战斗中将其击毙。
本来,肖耘答应过李大增,抓到杀害周庆东的凶手之后就离开刑警队。可是,刑警队已经成了肖耘的情感寄托和工作战斗的地方,她开始变得和李大曾一样,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而且,李大曾发现自己也离不开这个好搭档了。
就这样,两人保持着纯洁的战友情谊携手战斗,将刑警队员们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形成一个强有力的集体,这个集体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活跃在城乡大地上,连续破获多起大案,案情涉及黄、赌、毒、黑、抢劫、杀人、强奸、纵火等,解救了无数的受害者,沉重打击了邪恶势力,成为公安战线的一支明星队伍。
〖特别关注〗作为系列剧,该剧故事短小引人。而李成儒、陈瑾、刘金山等著名实力派演员的领衔主演,和梁静、海一天、史亮等优秀青年演员的加盟,使《刑警的故事》拥有了其他同题材电视连续剧所没有的强大演员阵容。再加上英达、斯琴高娃、刘佩琪、丁勇岱、蔡明、李丁等中国影视界大腕们的倾力捧场,更让《刑警的故事》集集都是星光灿烂。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保持沉默(上)
      胡大嘴拐卖妇女的犯罪情况被刑警队发现。刑警队队长李大增长期忙于工作有家不回被爱人误解。爱人闹到警队要跟李大增离婚。代替李大增执行抓捕任务的刑警队副队长周庆东,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罪犯雇凶用铁锤砸成重伤,但周庆东还是奋不顾身的从车窗钻进了歹徒驾驶逃窜的汽车。狡猾的歹徒首领周小浩逃离了刑警队的追捕。得知丈夫周庆东生死不明的刑警队内勤人员肖芸情绪激动,为了寻找失踪的丈夫她向警局局长提出了出刑警队外勤的要求,局长答应了她。跟周庆东搭档的老刑警刘凤舞被刑警队队员指责由于他执行任务不利,才造成了周庆东的殉职。为此刘风舞和刑警队的同事发生了争执。刑警队队长李大增却说真正害了周庆东的是让周代替出任务的自己。肖芸听到这些同事的肺腑之言,表示出了一个女警对刑警工作特有的牺牲精神。肖芸随李大增参加现场的勘察工作,发现了周庆东带血的警证。
  • 第2集
      保持沉默(下)
      悲愤的肖芸一遍又一遍的在发现周庆东警证的现场进行搜索。她突然发现了一块带血的口香糖。经检查发现这块口香糖内有军用钢丝。李大增带领警队同事对五十家拥有军用钢丝的单位逐个排查。在排查到—个旧仓库时,警员发现了大批被拐卖的妇女。在逮捕过程中肖芸抓获了由被拐卖妇女堕落成为犯罪集团一分子的姚七巧。通过肖芸耐心的开导,姚七巧交待了胡大嘴拐卖妇女的犯罪事实和联络地点及电话。李大增带领全体警员抓捕了该犯罪集团的大部分罪犯。并在姚七巧的配合下,找到了主要犯罪份子胡大嘴、周小浩的藏身之处。李大增击毙了负隅顽抗的主犯胡大嘴。但另一罪犯却假冒警察挟持了姚七巧再次从警队的包围中逃离,并在逃离后杀害了姚七巧。
  • 第3集
      爱情代价(上)
      有人发现某小树林中有一个邮差的尸体,向刑警队报了案。在邮差尸体的现场还有—封没有被发出去的信。  李大增在案发现场附近,从玩闹的孩子们口中得知有—辆大地建筑公司的卡车在案发时间恰好从此经过。去大地建筑公司调查此事的李大增和肖芸得知有个叫张才德的人曾私自拆运国家保护文物木塔。在审讯张才德时,肖芸与李大增发现大地建筑公司总经理张大明才是木塔走私案的主谋,并发现木塔走私案跟邮差之死案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与此同时,刑警队警员杨天明、何悦在对邮差未发出邮件的收件人孟忆莲进行常规调查时,发现盂忆莲的丈夫马步全一直在跟踪他们,并多次干涉他们对孟忆莲的正常取证工作。刑警刘风舞,马辉在他们的调查过程中得知邮差吴双柳近期有外遇,并从其家中寻找到一些相关线索.当警员们把各方面的情况汇总后,他们认为孟忆莲及其丈夫马步全有重大涉案嫌疑。同时警员们还发现孟忆莲和她的大学同学孙玉堂有染。
  • 第4集
      爱情代价(下)
      刘风舞在审讯孙玉堂、孟忆莲的过程中,发现孙玉堂与孟忆莲都曾要求死去的邮差吴双柳传递情书,邮差吴双柳曾伪装孙玉堂写了多封规劝孟忆莲与丈夫马步全好好过日子的信。
      在刘凤舞攻心为上的策略下,孟忆莲讲了案发当天早上丈夫马步全曾去跑步,恰好邮差吴双柳来送信。由于长期在内心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孟忆莲把邮差吴双柳误认为是情人孙玉堂。当她与邮差抱在一起时,恰好孟的丈夫马步全跑完步回家。看到此情此景,马步全怒火攻心疯狂追打着邮差吴双柳,直到最后在小树林用砖头打死了他。
      马步全在铁一般的犯罪事实面前供认不讳,最后他提出了要见一见妻子孟忆莲的要求。他问孟忆莲:“你还爱不爱我?”
      在调查此案的过程中,刘凤舞自己也深深的陷入了爱情的纠葛。由于长期在外工作,当一次回家后他看见爱人和爱人的老同学看旧相片亲密的样子时,心理不平衡跟爱人发生吵嘴,还打了她一巴掌,看着眼前的惨剧刘凤舞心有所感。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刘风舞鼓起勇气买了鲜花回家向爱人道歉,他和爱人两人终于重归于好。
  • 第5集
      似是而非(上)
      某博物馆丢失了一批价值不蜚的金箔,李大增接到博物馆馆长的报案,去博物馆现场调查,却发现门窗全无破坏痕迹。而保险箱的指纹也全是馆长一人的。馆长长期应酬客户,整天陪吃陪喝,竟不知博物馆保险箱的另一套钥匙交给了谁。事后,博物馆馆长想起现正休假的方维是唯一有机会拥有保险柜钥匙的人。刑警们找到了方维,但方维却声称博物馆的金箔根本就是馆长监守自盗后贼喊抓贼。但当问起方维这一周的行踪时,方维却闪烁其词然后拒绝回答。同时,刘风舞、杨天明、马辉在调查城南碎尸案时,本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重大线索。但在仔细勘察之下,却发现疑犯虽有犯罪行为却跟碎尸案无关。一时碎尸体案调查工作也陷入了困境。
  • 第6集
      似是而非(下)
      大增和肖芸在多次与馆长打交道后,发现馆长在饮酒后失去部分意识。大增在请馆长喝酒后,进—步肯定了馆长饮酒后有无意识搬移物体的习惯。大增让馆长打开了馆里所有的保险箱和过去搁置金箔的纸箱子后,博物馆金箔失盗案真相大白。博物馆的金箔没有失窃,而是馆长在酒后自己无意识的把金箔搬回了过去放金箔的纸箱之中。而方维之所以不向警察交待他这一周的行踪,是由于他羞于把自己怀疑妻子有外遇一事公之于众。随着博物馆失窃案的告破,刑警队的警员们全力投进了南城碎尸案的侦破工作之中.大增要同志们打开思路。不久,南城碎尸案也破案成功。原来,惨遭毒手的孩子是被其家邻居用斧子误伤后,害怕负责任,残忍杀害然后碎尸遗弃之于荒野。
  • 第7集
      虚情假惹(上)
      李大增、肖芸是房地产开发商田元庆的老同学,在田的热情要请下,二人一起前往田宅做客。包工头米立山与田元庆骗取了一百多民工达两年的工资入股,使得这些的民工生活成了问题。愤怒的民工们绑架了米立山,由张田七领头,带二个民工前往田元庆的豪宅讨个公道,受骗民工张田六因母亲在家病重,自己打工赚下的一点血汗钱又被田元庆和米立山骗光,而闯入田宅并用自制手枪相胁,并误以为李大增是田元庆,威胁大增归还拖欠自己的工资。李大增、肖芸虽不知具体情况,但出于刑警的强烈责任感,大增承认自己就是田元庆。由于大增发现张田六手枪中装的不是汽油而是水后,张田六拿出了自己背包中的炸药。肖芸为了不伤害无辜,努力劝说张田六放下炸药一切都好解决。刘凤舞、何悦也在工地上耐心劝说民工不要采用极端的办法解决问题,但民工们出于不信任拒绝做出任何答复,谈判陷入僵局。
  • 第8集
      虚情假意(下)
      在肖芸的循循善诱下张田六放下了炸药。同时大增制服了张田六。怎知张田七又高举着炸药包冲进了田宅。在何悦劝说之下,工地的民工开始跟警方谈判。受骗的购房者越聚越多,警方增派了大批警力前往工地。
      张田七被大增说服同意肖芸及田元庆去取钱,大增则被扣为人质。田元庆一脱离险境就谎称心脏有病,不肯去银行更不愿回去田宅。在肖芸的强迫下田元庆只得去银行取钱,但此时他的银行账户已经被冻结。刘凤舞与何悦继续和民工进行着谈判。张田七、张田六认定了大增是田元庆的帮凶。当他们看到了大增口袋中的购房合同后,更加不相信大增。田元庆被肖芸带到工地,大增也被绑着炸药来到工地,在张田七公开了大增、肖芸和田元庆签署的购房合同后,引起了众人的愤怒,局势有些失控。大增临危不乱,在征得同意后,大增宣称公开审案。丽丽、米立山等人当众揭发了田元庆的欺诈行为,民工风波平息了。在法律面前每个犯了法的人,都受到了应得的惩罚。
  • 第9集
      死亡证明(上)
      画家辛瑜是肖芸的同学,一天肖芸去看望辛瑜,却发现辛瑜在画室里割腕身亡,调查之后肖芸认定此事是他杀。多方调查后,肖芸没有发现任何有助破案的线索。只是辛瑜的经纪人向肖芸提供了辛瑜生前卖了十几万的画,并告诉肖芸辛瑜生前男友名叫赵健。
      刑警刘风舞、杨天明、马辉在调查古玩店失窃案时,发现古玩店老板韩学兵画上的女人有着跟辛瑜一模一样的死相。大增、肖芸从美院许小曦处得知辛瑜男友并不叫赵健而是叫学兵,这正好和古玩店老板韩学兵的名字相同。大增安排马辉从店员小东处收集到韩学兵曾使用过的刀片和头发。经法医认定韩学兵使用的刀片和辛瑜死时所用的刀片完全相同,何悦也从电脑中查到辛瑜死前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韩学兵的,于是传讯了韩学兵。
  • 第10集
      死亡证明(下)
      在邓小红的证明下,韩学兵无罪释放。邓小红把二十万元存款存到了韩学兵的户头上,她决定与韩学兵结婚。肖芸劝她离开韩学兵,邓小红却一定要嫁给韩学兵。
      韩学兵单独与肖芸交谈时,他告诉肖芸他就是杀害辛瑜的凶手,而且他害死的人并不止辛瑜一人。他杀人后习惯把被害人死亡时的姿态摆得与他母亲用刀片自杀时一模一样;韩学兵告诉肖芸,在他杀死邓小红的现场逮捕自己。马辉发现小东在古玩店打工其实是另有目的,面对警察小东说出了实情。韩学兵曾害得他父母离异,所以小东来古玩店打工就是为了报复韩学兵。案情越来越复杂,几经分析刑警们发现许小曦有着重大做案嫌疑。此时,在韩学兵婚礼上,许小曦用礼品蓝中的硫酸泼向了韩学兵。在将许小曦抓获归案后,审问过程中许小曦说出了她也曾被韩学兵深深的伤害。
  • 第11集
      赌命亲情(上)
      绑匪绑架了富商汤建华的孩子,汤建华拿着猎枪追到路边,路边卖冰棍的老太太报了案,绑匪用孩子做为人质威胁汤建华,汤只好放下了手里的枪,绑匪扬长而去。大增、肖芸赶到汤家时,肖芸发现卖冰棍的老太太言辞闪烁。肖芸上前盘问,得知汤建华长期赌博,财产输了个精光而且还欠着一笔巨款。通过案犯的枪伤,大增得到了一些关于案犯资料。绑架案主犯老马在得知案犯在受枪伤曾去医院治疗过一事后大为火光。他要求两案犯尽快把汤建华所欠赌款追回。在两案犯继续向汤建华催债时,刑警已经盯上了他们。刘凤舞、马辉在调查另一起其他案件时,走访了被害人孟大成的姐姐孟大兰家。刘凤舞、马辉在孟大兰家调查时发现孟大兰与丈夫老万神色慌张。刘风舞发现孟家有一个大的可以装人的冰箱,他走过去看冰箱时,孟大兰神色慌乱,这引起了刘凤舞的怀疑。
      大增、肖芸去案犯所在的一个地下旅馆秘密侦察时,成功的解救汤建华的儿子。在汤建华与两案犯接头时,大增布置的行动小组一举抓获了绑匪.根据绑架案的线索警队发现了-家大型地下赌场的蛛丝马迹。经研究刑警队决定由刘凤舞、何悦巧扮为赌客继续调查。
  • 第12集
      赌命亲情(下)
      大增布置任务后,刘凤舞、何悦去地下赌城扮成赌客卧底,机智的何悦从娱乐城老板处得到了一张该娱乐城俱乐部的会员卡。肖芸、马辉继续对孟大成一案的调查,他们发现了孟家在分配祖产上实在是疑点重重,肖芸故意踢掉了冰箱插头,冰箱开始融化并散发出一股血腥味。孟大兰见警察发现了冰箱的秘密,只好跪地坦白杀死弟弟孟大成的作案经过。
      俱乐部老板的警觉性很高,他不断换着前往的目的地,并让刘凤舞和何悦上了他们的车。警员们失去了刘凤舞和何悦的行踪,在赌城刘风舞、何悦见到了高老板。大增带警员包围了赌城并一举抓获了大批赌徒,但一个逃脱的赌徒却使深入虎穴的何悦处境变的异常危险。高老板叫打手收拾何悦时,发现了何悦身上的窃听器。高老板狗急跳墙,命令手下杀死何悦,危险关头警员冲入救下了何悦。何悦受伤后仍坚持工作,奋力追捕高老板。
  • 第13集
      剃刀边缘(上)
      树林附近发生枪击案,李大增和杨天明赶往现场。法医说是锋利的剃刀片一刀切断了静脉,从而杀死了当过保安的马瑞。马瑞的房东说与马瑞交往的人很复杂,马瑞的老板则说马瑞有一个在歌厅上班的女友。肖芸、何悦在歌厅找到了马瑞的女友米乐林。小米很不愿意跟警方合作。同时,另一死于枪击案的死者的遗物中,大增发现了一封写给唐山亲属的信。通过信刑警们找到了死者崔黄山的亲属。肖芸、何悦调查做案用的剃刀,发现理发师剃刀木槽中有两年前死者的血渍。该血渍与两年前被先奸后杀的女孩血样完全一致。在事实面前,奸杀女孩的案犯张德保低头伏法。
      肖芸查到马瑞死前银行账户被提过十万元,同时她还发现死者崔黄山生前曾是一个倒卖青霉素团伙内的惯犯,该团伙内有一个人叫张学范。杨天明找到黄军要他帮自己搞些青霉素。米乐林在自己的住所门口看到威胁她的字条后出逃,她被大增缉捕归案后向警方交待了她和马瑞一起抢劫犯罪情况。于是,肖芸、何悦对米乐林的住所电话实施了监控。
  • 第14集
      剃刀边缘(下)
      肖芸、何悦在米乐林的家中监控时,接到大增电话前往一个新的案发现场。一个小姐被人用剃刀杀害。经调查该小姐之死系其丈夫所为。黄军向大增、杨天明讲最近有人要出手青霉素。李大增让黄军想尽一切办法联系上倒卖青霉素的案犯.嫌疑人白文光被人举报与剃刀杀人案有关,通过对其舅舅的查访得知白文光用剃刀的手艺不错,一次白文光曾经向其舅舅表示有一个姓马的人不地道,有东西欠他不还.李大增、刘凤舞、杨天明在黄军的配合下.找到了青霉素倒卖犯.白文光给米乐林去电话,要她第二天两人接头时交出马瑞搁在她处欠自己的十万元钱。李大增、刘风舞前案犯约定地点围捕倒卖青霉素的惯犯张学范时。狡猾的张学范雇了一民工带领大增、风舞前往张学范的窝点。当李大增进入张学范住房看青霉素样品时,张学范用猎枪对准了李大增。机警的大增用钥匙转移了张学范的注意力,一把将猎枪夺下,刘凤舞及警员们一拥而上抓捕了全部案犯。大增叫何悦、肖芸、杨天明回米乐林处以防万一,交款地点则由他本人进行监控。当白文光从接头地点电话亭中取走存折离开时,大增拦住了他的去路,叫他放下剃刀举手投降。
  • 第15集
      眼睛里的黑洞(上)
      胡海真的男友买了鲜花高高兴兴的到她家为她庆祝生日。他推门看见的竟然是胡海真被人用浓硫酸烧伤。他急忙报案。李大增、肖芸接到报案赶来案发现场,调查后他们发现此案很可能关系到胡海真父亲胡建国负责的富贵花园建设工程。该工程现由于被层层转包已出现重大质量问题。虽然吉瑞公司的杨再兴是该工程名义上的负责人。但富贵花园建设工程其实一直由胡建国在幕后操纵。由于胡建国和杨再兴在建设富贵花园利益分配中出现了分歧,导致杨再兴雇凶伤害了胡建国的女儿胡海真。肖芸为女孩王娟因被非法行医的医生私自打胎致死一案到处奔走。她终于说服了李大增为此案立案。
  • 第16集
      眼睛里的黑洞(下)
      刘风舞、何悦化妆成一对要打胎的男女朋友,调查王娟私自打胎致死案。当他们来到案犯住的村庄时,被该村不明真相的村民们围攻。并发现非法行医的小诊所已换了地点。
      肖芸面对着层层的干扰与阻挠,终于挖出了没有任何医疗知识的江湖骗子黄某。在刘风舞、何悦的配合下,终将黄某逮捕归案绳之以法。而李大增通过胡建国报仇心切,以及杨再兴对富贵花园这块肥肉恋恋不舍的贪婪,叫胡建国诱骗出了杨再兴一伙人,一举抓获这获贪污腐败,残忍行凶的犯罪分子。
  • 第17集
      犯罪传销(上)
      社会科学院发生凶案。报案的陈辉夫妇在谈案情时似有所隐瞒。勘察现场时,杨天明发现洗手问内有血迹。李大增为破案卧底住进了豪华饭店,他出示了朋友会贵宾卡。马上成了享受特殊服务的对象。少女马丽去李大增房间做特殊服务,片刻之后马丽的同学尾随跟到,并用打火机手枪威胁大增。大增和肖芸将二人制服后抓回警局。经审讯,少女本名叫周小眉,—年前考入大学。因家庭困难来本市打工,打工期间她惨遭强暴,事后被送往医院。醒来后看见救她的人留给她的信后,方知道救她是朋友会组织。在此以后朋友会不但替她交了大学学费,更扬言她若在校受欺负,朋友会会出手相助。现在她是为朋友会做“爱心传销,听到朋友会打着爱心的旗号控制卖淫活动,李大增、肖芸气愤万分。而尾随周小眉的男生叫胡勋,是周小眉的爱慕者。陈辉家的入室行凶偷窃案毫无进展。天明无意发现陈辉家厕所顶棚漏水。天明的发现引起了陈辉夫妇的惶恐不安。
  • 第18集
      犯罪传销(下)
      李大增、肖芸去朋友会总部调查,接待人员讲了他们朋友会的宗旨。因负责人不在,接待人员就把负责人的地址告诉了李大增与肖芸。李大增、肖芸得知朋友会负责人也住在社科院。二人即刻前往。
      李大增综合分析了自己和杨天明等人发现的案情线索,此刻,刑警们发现朋友会的负责人已被人掐死在浴缸之内。与此同时,由于刑警们了解到陈辉平日里和马教授私交颇深,加之陈辉家谎报案情,刑警们布控陈辉夫妇。李大增、肖芸、杨天明在调查陈辉家之中,陈辉的爱人孙艳讲了一个叫杜得印的人想敲诈陈辉。在搜查死去的马教授家时,陈辉家传来了孙艳的求救声。闻讯赶到的刑警救下了孙艳,将一伙嫌疑犯押回了警局。 经审讯,陈辉、杜得印分别交待了自己的罪行认罪伏法。周小眉也在认清朋友会的真面目后,在同学胡勋的呵护下获得了新生。真相大白时,杨天明却发现了自己的爱人持有朋友会003的金卡。他向大增问他应该如何处理。
  • 第19集
      特别行动(一)
      大增向杨天明、马辉布置任务。两伙毒贩火并后现场留下—个被严重烧伤的罪犯毕永威,医院里的毕永威不停的讲着“小孩”二字。为了摸清毒贩的底细,大增让杨、马二人打入犯罪集团内部。刑警队方面由肖芸负责与他们联系。杨天明化妆成毒贩,马辉化妆成其保镖,携带着五十万元前去联系罪犯。刘凤舞、何悦则留在医院继续负责监护被烧伤的罪犯。
      杨天明、马辉带钱找到毒贩胡朋,胡朋对毒品一事不置可否。胡朋只是开着车带着杨天明、马辉去撮了一顿。杨天明、马辉利用胡朋对武术的热爱拉拢胡朋,胡朋约二人去歌厅玩玩。何悦找毕永威的妻子吴丽了解情况,期间被吴丽的孩子打伤了头。为了重新激发昏迷的毕永成的意识,何悦请吴丽帮忙。刘凤舞克服种种情绪.在医院里监护毕永威。
  • 第20集
      特别行动(二)
      吴丽的孩子有病需要养活,何悦表示她希望吴丽对医院中的毕永威讲几句话来激发毕永威的意志。毕永威在听过吴丽的话后,开口说了几句话后又昏迷了过去。杨天明、马辉如约前往胡朋所说的歌舞厅.在跟朱大川手下交手后,朱大川出现并开始与二人谈起了买卖.何悦把毕永威妻子过去录的带子给毕永威听,同时自己假扮毕永威之妻,毕永威艰难的说出了“走小孩”这三个字。  在和毒贩交易时,杨天明和马辉被要求更换衣服,放下身上所有东西换地方谈谈。肖芸反复琢磨着“走小孩”三个字的意思,忽然他想到毕永威本是陕西人,“走小孩”这三个字其实指的就是在曾逃脱的罪犯周小浩。
      杨马被蒙着头罩带到罪犯的另—秘密犯罪窝点。朱大川要求杨单独谈谈,杨、马二人被分开。朱大川用药酒迷晕了杨天明,并安排了小姐与杨天明同住一床。此事被媒体曝光,杨天明被押入警局。大增调查到胡朋所开的车是朱大川所购买。
  • 第21集
      特别行动(三)
      马辉和胡朋逃出朱大川的窝点,在胡朋带领下来到另—个接头点,该接头点的联络人叫马辉、胡朋二人去城南找他们的老大。警局里局长、大增等人开会研究进一步如何开展工作,肖芸的心情异常激动。她发誓她一定要把罪犯周小浩绳之以法。在派出所里被陷害“嫖娼”羁押的杨天明,要求给肖芸打电话。他的要求被看守拒绝。根据汽车尾牌提供的线索,大增开始追捕朱大川。
      城南旅馆白大庆驱车把马辉、胡朋带到近郊某被废弃的库房。在此,马辉、胡朋二人跟该犯罪组织的打手们大打出手。打手秃鹰前去向老大汇报,该组织的老大不是别人正是罪犯周小浩。马辉在给肖芸发了一条短消息后,全身心的投入了搏斗并怒而将打手头领打死。
  • 第22集
      特别行动(四)
      杨天明“嫖娼”一事在电视上被曝光,恰好被杨天明的老婆看到。城西治安处通知肖芸去派出所领人,杨妻为此事找到大增,大增要杨妻相信自己的丈夫。宋局长对杨天明嫖娼一事表示不满,要他们给杨天明嫖娼一事做出—个交待。被肖芸从派出所接回的杨天明不知所措,没料到自己马上就要被自己同事审问。好在法医和小姐证明了天明的清白。
      朱大川交待该犯罪团伙的主犯是周小浩,证明了自己判断的肖芸愤怒万分情绪失控。近郊废弃的库房内,马辉与犯罪分子的搏杀在继续。在接到马辉的短消息后,大增带领警员火速赶往近郊工厂。讲义气的胡朋救下了正要被秃鹰推下楼顶的马辉,自己却死于周小浩手中。马辉被周小浩绑在吊车之上。周小浩扬言要给马辉放血。危急关头警员冲进库房。一场正义与邪恶之战开始。战斗过程中,十恶不赦的罪犯周小浩最终在吊勾上凄惨的死去。战斗结束后,肖芸和刑警队所有战友前往周庆东的墓前告慰周庆东的在天之灵。
  • 第23集
      童话(一)
      周庆东一案的主案犯周小浩认罪伏法后,肖芸履行她的口头合同重新回刑警队担任内勤工作。大增找到肖芸希望她仍然留在刑警队并帮肖芸收拾了她的东西。一个男子在超市丢了孩子。肖芸把这名男子带回了警局。
      徐进军回家后,发现自己的家已经付之一炬,七岁女儿小艺死于火中。局长安排肖芸、杨天明去超市调查,在超市的监视器的录象中肖芸发现了抱走男子孩子的女人。超市的服务员认出此人就住在超市附近的地下室中。
      徐家夫妇和警员发生了不愉快,徐家夫妇的行为也引起了警员的注意。在地下室中,肖芸发现了男子丢失的孩子并逮捕了拐走孩子的女人徐菊子。同时,她还发现了两个身份不明的孩子。
  • 第24集
      童话(二)
      审讯拐孩子的徐菊子在肖芸耐心的教育开导后.终于承认毛毛是她偷的.并说出拐卖孩子集团的温老大曾经弄死过一个孩子以及温老大的电话号码。
      法医认定徐家的大火是由于蜡烛点燃鸭绒枕头而引起的,并且在徐小艺的胃里有大量的安眠药。刘风舞、何悦到徐家向徐家夫妇了解情况,希望能检查一下徐小艺的物品.根据徐家夫妇反映的情况,刑警队传讯了曾经对徐妻王清丽有非分之想的朱西文。但朱说他虽然曾经被王清丽拒绝过,但是他绝对没有放火更没有杀人。按照徐家提过的线索,刑警队又对另一嫌疑人小慧进行了调查。  肖芸、杨天明在徐菊子的配合下,找到了拐卖儿童的温老大。温老大在得知肖芸、杨天明真实身份后,狗急跳墙铤而走险挟持了孩子。
  • 第25集
      童话(三)
      温老大即将出手伤害孩子的—刹那,肖芸击毙了温老大救下了孩子。刘凤舞和何悦通过对小慧的问讯,得知徐小艺中午从来都不睡午觉,他们又去杨奶奶家了解情况,杨奶奶说火灾那天王清丽表现奇怪,根据杨奶奶提供一些跟本案有关的情况,大家认为徐和王不象一对正常的夫妻。邻居李谷芬多年来一直受到骚扰电话的困扰。  肖芸、杨天明也投入在杀人纵火案之中,肖芸、杨天明在向知情人杨奶奶,李谷芬了解情况时,李家电话机响,杨天明问是谁来的电话,李没有回答。
      李大增问徐进军与他爱人情感是否很好,徐讲他和妻子、女儿感情一直都非常好。
  • 第26集
      童话(四)
      利用科技手段杨天明找到了一直向李谷芬家打骚扰电话的嫌疑犯,嫌疑犯其实就是李谷芬的丈夫。由于李谷芬在家中过于霸道。使他夫纲不振失去了自尊。只有打电话对李谷芬进行骚扰,听到李谷芬告侥之时,他在心里上得到平衡。在得知一直给自己打骚扰电话的人是自己的丈夫后,李谷芬后悔万分,表示今后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丈夫。
      肖芸发现徐进军的脖子上有一处明显的吻痕,无意中他们还听到了徐进军和王清丽的一个电话,两人卿卿我我根本不像刚刚死了女儿。大增和肖芸再到徐家进行调查时,发现在王清丽处处都要与女儿徐小艺相比,在徐进军面前跟女儿争宠。李大增决定在审问王清丽,当向王清丽展示徐进军父女的照片时,王清丽彻底崩溃,她疯了。病态的嫉妒毁灭了徐进军、王清丽、徐小艺这原本幸福的一家。
  • 第27集
      警官日记(上)
      曾强报案说女朋友任子林在他买烟时被人杀死在屋中。曾强的邻居老光棍孙大民整日足不出户神情诡异。审问孙大民时,却闪烁其词。曾强的同事反映说,曾强是农村的力气很大,平日里不爱讲话,且有鼻炎。
      三名女子大学生被人先奸后杀,从做案手段上分析案件系一人所为。何悦巧扮女大学生望能诱案犯现身。何悦跟一个绰号小资的女孩住在了一起。李大增、刘凤舞则在何悦的屋对面安排了监控室。何悦前往人才市场诱敌,小资与何悦一样都是白羊座。
      凤舞在接了一电话后心事重重,刘凤舞犹豫之后告诉了大增,市局要提—个副局,他和肖芸都在备选名单之上,但这名单上却没有李大增,这让他心里很不好受。肖芸、杨天明再去找曾强时,卖烟人讲曾强是中午来他这来买烟的,买完烟后曾强还看了一会电视。他没有看见任何陌生人上下楼。
  • 第28集
      警官日记(下)
      在大量的事实面前,曾强终于说出了任子林死亡的实情。由于他的自卑,认为所有人都看不起自己农村来自的这个事实。强烈的愤怒扭曲了他的心灵,那天他情绪失控一拳打向子林。在他心情平静下来后,子林已经死亡。
      何悦在人才市场遇到了一个来请家教的中年男子黄某。何在黄的车上装上了定位系统。来到黄家,黄提出了非分的要求,并对何悦说现在她可以拿上二百元走人,在她想通后再来找自己。
      何悦又去了一家应征家教,他正是大学教授。何悦在喝水之后感到头晕,她给大增打了电话。当大增赶到时,教授已经带着何悦离开,定位器也被狡猾酌教授丢在了地上。在教授做案的窝点,教授说白羊座的女孩都和他老婆—样不是好东西。教授的老婆卷了教授所有的存款跟美国人跑了。所以他要杀死所有白羊座的女孩。就在教授在把何悦推向电锯时,大增及时赶到用公文包卡住电锯,并一枪击毙了疯狂的教授,但大增多年来记录自己心路历程的日记也被锯掉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