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凌静

凌靖

凌敬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简介

隋唐时期人物,为人足智多谋,有大志,原为窦建德帐下主簿,由于屡献其策,窦建德让他当任国子祭酒,成为窦军重要谋士之一。在后来的虎牢关之战中,向窦建德献“进攻怀州、河阳,大张旗鼓做出欲进攻汾州、晋州的姿态,使李世民不得不退兵”,窦建德已打算采纳凌敬的建议,但王世充的使者相继于道,在窦建德面前痛哭哀求,同时又贿赂窦建德左右大将,让他们帮忙。这些人在窦建德面前纷纷贬低凌敬,说他书生不知军事,他的话怎么能信。窦建德最后没有采纳凌敬的建议,继续与李世民相持,结果导致败亡。

结局

窦建德覆灭后,凌敬不知所踪,再也不见于史书。

所献策略

“夫犬各吠非其主,今邻人坚守,力屈就擒,此乃忠确士也。若加酷害,何以劝大王之臣乎?”
“今大王使大将军高士兴于易水抗御罗艺,兵才至。士兴即降,大王之意复为可不?”
“宜悉兵济河,攻取怀州、河阳,使重将居守。更率众鸣鼓建旗,逾太行,入上党,先声后实,传檄而定。渐趋壶口,稍骇蒲津,收河东之地,此策之上也。行此必有三利:一则入无人之境,师有万全;二则拓土得兵;三则郑围自解”

史籍记载

旧唐书/卷五十四 列传第四/窦建德》
尝破赵州,执刺史张昂、邢州刺史陈君宾、大使张道源等,以侵轶其境,建德将戮之。其国子祭酒 凌敬进曰:「夫犬各吠非其主,今隣人坚守,力屈就擒,此乃忠确士也。若加酷害,何以劝大王之臣乎?」建德盛怒曰:「我至城下,犹迷不降,劳我师旅,罪何可赦?」 又曰:「今大王使大将军高士兴於易水抗御罗艺,兵纔至,士兴即降,大王之意复为可不?」建德乃悟,即命释之。其宽厚从谏,多此类也。
建德数不利,人情危骇,将帅已下破孟海公,皆有所获,思归洺州。 凌敬进说曰:「宜悉兵济河,攻取怀州河阳,使重将居守。更率众鸣鼓建旗,逾太行,入上党,先声後实,传檄而定。渐趋壶口,稍骇蒲津,收河东之地,此策之上也。行此必有三利:一则入无人之境,师有万全;二则拓土得兵;三则郑围自解。」建德将从之,而世充之使长孙安世阴齎金玉啗其诸将,以乱其谋。众咸进谏曰:「凌敬书生耳,岂可与言战乎?」建德从之,退而谢敬曰:「今众心甚锐,此天赞我矣。因此决战,必将大捷。已依众议,不得从公言也。」 固争,建德怒,扶出焉。其妻曹氏又言於建德曰:「祭酒之言可从,大王何不纳也?请自滏口之道,乘唐国之虚,连营渐进,以取山北,又因突厥西抄关中,唐必还师以自救,此则郑围解矣。今顿兵武牢之下,日月淹久,徒为自苦,事恐无功。」建德曰:「此非女子所知也。且郑国悬命朝暮,以待吾来,既许救之,岂可见难而退,示天下以不信也?」於是悉众进逼武牢,官军按甲挫其锐。
新唐书/卷八十五 列传第十/窦建德》
尝执赵州刺史张志昂、邢州刺史陈君宾、大使张道源等,将杀之,国子祭酒 凌敬谏曰:「夫犬吠非其主,彼悉力坚守,以穷就禽,伏节士也。今杀之,无以劝。」建德怒曰:「我傅其城,犹不下,劳费士旅,何可赦?」 曰:「王之大将高士兴抗罗艺於易南,兵未交,士兴即降,王以为可乎?」建德悟,即释之。
时世充弟世辩为徐州行台,亦遣将郭士衡、兵数千人从建德,王遣王君廓以轻骑抄其饟,执贼大将张青特。建德惧,人情携骇,其诸将又新破海公,掠获盈给,日夜思归。 凌敬说建德曰:「今唐以重兵围东都,守虎牢,我若悉兵济河,取怀州河阳,以重将戍之,然後鸣鼓建旗,逾太行,入上党,传檄旁郡,进壶口以骇蒲津,收河东地,此上策也。且有三利:乘虚擣境,师有万全,一也;拓土得众,二也;郑围自解,三也。」建德将从之,而王琬、长孙安世日请兵西,每言必流涕,又阴齎金玉啗诸将,以桡其谋。众乃曰:「凌敬书生,岂知战?」建德乃谢曰:「今士心锐,天赞我也,师将大捷。方用众议,不得如公言。」 固争,建德怒,命扶出。其妻谏曰:「祭酒计甚善,王盍用之?夫自滏口道乘唐之虚,连营渐进以取山北,因招突厥西抄关中,唐必还师自救,郑难纾矣。今顿兵虎牢下,徒自苦,恐无功。」建德曰:「此非女子所知。且郑朝暮待吾来,既许之,岂可见难而退,且示天下不信。」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