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田畷之战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冲田畷之战(おきたなわてのたたかい),为日本战国时代(天正、在肥前国岛原半岛九州的战国大名龙造寺隆信与有马晴信岛津家久联军之间的战役。"畷"的意思为湿地中的小径,汉音同"辍"。

事件始末

龙造寺氏为推翻少贰氏后夺取权位的九州战国大名、在龙造寺隆信统治时,以佐贺为根据地、占有肥前、半部肥后、筑前、筑后、丰前一部分(今之 佐贺县熊本县北部、 福冈县)、在战国时代与大友氏、岛津氏并称 九州三雄。当时原本臣属于隆信的日野江城领主有马晴信背离龙造寺转而寻求岛津氏的支援。龙造寺遂率大军讨伐有马氏;基于此,岛津义久任命其弟 岛津家久为总大将救援有马氏。
在各类文书中的记载,当时 龙造寺隆信率领约18,000至60,000人的大军,以海路在岛原半岛的北部登陆、与合计仅6000~8000余人的有马・岛津联军在森岳城(岛原城)附近的冲田畷对峙。开战之初龙造寺军在人数上占有极大的优势、但以火绳枪为主力的岛津军采用了其擅长的“ 钓野伏”战法,将敌军诱引到小径后,再发动三方包围攻击、结果龙造寺大军陷入大乱,混战之中龙造寺隆信战死,留下遗言:"红炉之上一点雪(隆信用来比喻其将死的处境”,龙造寺的四大名将( 龙造寺四天王)亦纷纷阵亡,龙造寺军崩溃后撤退回本城 佐贺城
经过此战、龙造寺氏步向没落终至灭亡,而岛津氏则逐渐壮大,开始走向统一九州的大业。同时龙造寺的重臣锅岛直茂的势力抬头,在日后取代了主家的地位。

战役叙述

肥前之熊—— 龙造寺隆信经过早年的打拼,一举成为了五国(筑前、筑后、肥前、肥后、丰前各一部)两岛(对马、壱岐)的主人。他和日向的大友、萨摩的岛津被并称为 九州的三杰。
这个隆信为人心冷手狠,不讲情面。而他治下的国人众,对其则敬如蛇蝎。一般来说,国人们为表忠心而献给主君的人质,即便是搞到谋反的地步也会因今后的交涉需要而留下性命。而隆信则会毫不犹豫地予以处死。任何反抗隆信的城主的结局不是自尽就是被杀。而他们的领地则统统被隆信所没收,成为了龙造寺家的直辖领土。
通过这种赤裸裸的方式,隆信的势力不断得到壮大。而死于龙造寺刀下的人则是不计其数。再加上隆信天生的疑心,由于一点小错或是莫须有的罪名而被灭门的更是络绎不绝。对于隆信治下的国人领主们来说,隆信是一个恶魔。是为了那种能够摆脱他而付出巨大代价也值得的人。所以,尽管有如此严酷的惩罚,反叛隆信的国人们依然是前仆后继。但他们的结果也很悲惨,基本上是无一幸免。
在那个时代,只有一个人的做法和隆信的比较相似,那就是织田信长。再加上当时身处九州的耶稣会著名传教士路易斯·弗罗伊斯在和罗马教廷的书信中也拿凯撒和隆信作比较,如果我们联想一下信长和凯撒的结局,那隆信的下场也就不难猜到了。
龙造寺军的战斗力也是非常的惊人。整个部队自下而上由一套非常简单的军法做构成。这个可以和萨摩军法相提并论的赏罚体系的核心就是“在战场上擅自撤退的人立即处死”。所以,身处不利境地的部下要么力战身亡,要么杀退敌人留得性命得到重赏。撤退的人自己身死不说,还有可能连累了家人和领地。一想到这个,龙造寺军的成员们也只有勇往直前,至死不退了。于是,在不间断的战争中,一支声贯西九州的军队也就粉墨登场了。
这支军队自从在元龟元年(1570年)今山合战以来,已经有十年没有吃过败仗了。再加上天正六年(1578年)的耳川决战中遭到惨败的大友家是江河日下,消除了眼前的一个大威胁的龙造寺隆信也自然而然地加快了侵略的脚步。
天正九年(1581年),隆信的长子政家和名将锅岛直茂一举制压了肥后的本山郡,并追放了赤星续家。龙造寺军开始南下的消息震动了肥后北部的国人们。他们对隆信的残酷早有耳闻,所以如惊弓之鸟般地倒向了隆信。而像筑后柳川的蒲池镇并一样的反抗派先后被杀。隆信还让蒲池的同族,田尻槛种亲自动手,屠杀了蒲池的一门用来立威。其好不容情的做法一如既往。
谁知到了天正十一年(1583年),在六年前刚刚降伏隆信的肥前(今长崎县)岛原的有马晴信在经过了数年的卧薪尝胆以后,突然向隆信举起了反旗,并出兵攻打深江城,还向南九州的岛津家求援。
这个晴信的妹妹是龙造寺家政的正妻,其人又是隆信的同盟(名义上的,实际算是从属),一直深受隆信的信赖。可想而知,晴信的背叛对于隆信的打击有多大。
于是,隆信立即出兵援助深江城,和有马军进行了一系列小规模的战斗,但都打成了平手。整个战线处于了相持阶段。
最后,为这团烈火浇油的是八代的岛津义久。他在得到了晴信的求援请求以后,经过了反复的斟酌,最后排除异议,派遣自己的弟弟家久前去驰援。
天正十二年(1584年)三月十三日,家久孤身来到了安德城和晴信会和。而闻听岛津家也参与了晴信的叛乱以后,忍无可忍的隆信终于决定亲自出马,兵进岛原消灭有马。他不顾直茂的反复劝阻,执意亲统大军出征,誓杀晴信立威。
三月十八日,隆信率军离开须古,登陆岛原半岛的神代。全军据说有6万大军。
可是,从隆信的石高来看,六万人的大军他还是组织不起来的。实际数字估计应该在25000到30000人之间。不过这也是龙造寺方的倾巢而出了。
可是,上陆以后的龙造寺军,却用了四天时间走了二十公里,来到了岛原的近郊。其速度之慢,令人吃惊。
不过,晴信对于龙造寺军的缓慢行动,可是非常高兴。因为在二十二日,家久的直属部队 頴娃久虎新纳忠元猿渡信光伊集院忠栋等才赶到。这里面,还有一个岛津义弘的下属 川上忠智。这些部队加在一起刚好三千出头,岛津、有马联军大概只有6、7千人。
不过,晴信的情绪却很高。他听取了家久的积极防御的建议,在岛原北方三公里的冲田畷布下了阵地。在他们的阵地前方,是一片湿湿的沼泽,夹在前山和海岸线之间。只有几条很窄的道路可以通过这片泽国。而这几条不宽的小道早就由有马军用栅栏和大木城予以封锁掉了。而打算绕过沼泽的想法也不可行。因为这片死水的两侧全都是一大片烂泥地,大军根本就不能通过。
有马、岛津联军在三月二十三日开始了行动。有马晴信本队3000余人布置在了森岳城周围。在他的前面还有有马势500余人,其主力由铁炮队组成。在这500人的右前侧的海岸地带,是伊集院忠栋的1000余人。而守卫在大木城和栅栏背后的是赤星一党的50余骑。为他们提供支援的是隐蔽在左后方密林内的猿渡信光队500人。家久本队1000余人列阵在整个战线的最后方,由森岳城作为遮挡,可以避开隆信军的视线。最后, 新纳忠元队1000余人埋伏在战线左翼的前山山脚下。整个阵地就像一个口袋,等着隆信来钻。当晚,全军夜列阵完毕。
翌日一大早,小河信俊等组成的龙造寺先锋8000余人鼓乐齐天,开始了进攻。龙造寺军的右翼是 锅岛直茂,左翼是隆信的次子 江上家种、三子 后藤家信。在他们的身后则是隆信的本阵。晚年体胖如猪的隆信已经不能骑马了,座着一个六人抬的软轿指挥作战。在他的身后还有压阵的龙造寺后队数千人。
隆信的计划很简单,全军快速通过冲田畷,痛击有马、岛津联合军。而左右两翼则有隆信最信赖的部队负责防守,以抵御善于伏击战得岛津军。
龙造寺军的正面只看到了少数的敌军部队(赤星一党),所以隆信估计此处会有岛津的伏兵。不过,依靠着强力的前锋,扫除障碍,突破阵地应该是不在话下。
果然,小河信俊等诸队不费吹灰之力,就赶走了岛津的先头部队,顺着几条小路,一口气杀到了大木城之前。而由于地形得不到展开的后续部队,也你拥我挤,争先恐后的越过先头诸队,乱哄哄地抢道而行。整个龙造寺军毫无次序可言,裹成一团奔向了地狱。
此时,早就从后方挺进到栅栏之后的家久队开始了射击。以此为信号,有马势的铁炮队和埋伏在两翼的岛津军先后放枪射箭,将龙造寺军打得人仰马翻。
可怜小河信俊的先头部队,为了加快前进速度早就把竹把和竹排盾丢在了路上,而为了追击岛津的外围部队,手持长枪的步兵们走在了最前面,而把铁炮队忘在了身后。数米长的长枪此时显得非常累赘,龙造寺军的士兵们成了敌军的活动靶。
在敌军的箭雨和弹丸之中,龙造寺军试图整列。可是,在后面部队的推搡之下,这个根本不可能做到。首先是马上的武将接连被击落下马,紧接着是三三两两赶到的铁炮手遭了秧。他们的手里还拿着火种,在连敌人都没看到的情况下就去见了阎王。尸体在道路上越积越多,很快就成了一座小山。但是,一想到擅自撤退的可怕下场的龙造寺部将和武士们,在这大屠杀的现场是宁死不退,很快就接连毙命,尸横当场了。
于是,龙造寺的先头部队由于首脑们的先后阵亡,开始了溃逃。无主的部队犹如丧家之犬,四分五裂。有的背负受伤的家主狂奔,有的捧着家主的首级乱窜,反正大家是丢盔弃甲,抛弃一切妨碍逃命的家伙,夺路狂奔。
可是,对前面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的后续部队很快就和先头的溃兵们绞在了一起。他们推开堵塞在道路上的尸体,不顾一切地强行往前冲。于是。本来就很狭窄的道路立刻就成了人间地狱。大家你踩我踏、乱作一团,根本就动弹不得。
此时,有些士兵们为了避开这个混乱的场面,向左右前进,冲进了那两片大泥地。而后续的二列、三列部队也如法炮制,跟着踏进了这块泥沼。谁知,这块泥潭深及胸腹,人掉进去以后根本就别想行动,只能等死。无数人就丧身在这大块的泥团之中。可是他们的尸体,立刻就被当成了踏脚垫,任由后面的部队踩踏。
这场战斗很快就变成了大屠杀,联军部队几乎在没有什么抵抗的情况下将成片的弹雨洒向了龙造寺军。而原来声明在外的龙造寺精锐铁炮队也陷在了这片混乱之中,被打成了碎片。
一直在等待时机得岛津两翼部队此时方和有马部队一起杀出。尽管右翼的锅岛直茂队将新纳队的猛攻赶了回去,但是整个右翼已经和主力失去了联系。而左翼的江上、后藤队则被蜂拥而出的有马、伊集院队打成了碎片。乘胜前进的联军顺势杀进了隆信的本阵。
隆信在一天的战斗中,此时才刚刚目击到了敌军。他和本阵,正在为了避开前面的败兵,向左翼靠拢之中。正好和杀上来的敌军撞了个满怀。
现在,前面的部队早已溃不成军,正在沼泽和泥潭之中,挣扎败退之中。而左右两翼的部队,不是被击溃,就是被败兵冲乱了阵脚,乱哄哄地跟着败军在后撤。只有个隆信的本阵,孤军突出在追击而来的敌军面前。
本阵的军奉行成松信盛,为了主君的安全撤退,力战身亡。可惜他的死没有任何价值。因为联军士兵们赶散了隆信的亲兵们,杀到了隆信的软骄之前。六名轿兵很快就被剁成了肉酱,翻倒的骄子里面滚出了一个肥胖的身躯。而他的眼前,则是岛津义弘手下的川上忠智。
龙造寺隆信面对忠智,问道:“汝可知大将之首如何取之?”忠智答曰:“如何取之?剑刃之上!”隆信辞世对曰:“红炉之上一点雪。”……
一代枭雄隆信至此毙命,时年56岁。
而战场上,救援主君失利的锅岛直茂只好收拢残部,徐徐退出了战场。任由身后的岛津、有马联合军发出震天的欢呼。
此役,岛津家久击败了数倍于己的龙造寺军,击毙敌方主将隆信在内的2000多人。龙造寺家的主要部将基本上全部身亡,隆信军团的指挥系统灰飞烟灭。龙造寺家步大友家的后尘,自此一蹶不振,逐渐走向衰落。而岛津接连战胜九州两雄,在统一九州的道路上再进一步!
冲田畷之战布阵图 冲田畷之战布阵图
评论这次隆信倒是和 大友宗麟不同,亲临前线指挥了。可是结局却和宗麟无甚分别。甚至更胜一筹,搞了个兵败身死。如果我是宗麟的话,也许也要暗道一声侥幸吧。
隆信的悲剧在于其平时的心狠手辣。有传说道,其实在战场上有龙造寺的将领看到隆信的轿子被围攻,但却没有一个人上来驰援。大家心甘情愿地看着隆信被讨死。
这个传说无论真假,但确实反映出隆信的不得人心。依靠冷酷的法度和恐怖的治军,也许能够一时得益,但失去的东西,远比得到的要多得多。
此外,战场的地形也左右了战役的结果。事先缺乏详细侦查的龙造寺军,对战场的环境和敌军的位置一无所知,导致了隆信对眼前之敌的过小评价以及对岛津援军的过高估计(其实岛津的主力一直就没有在战场上出现过)。如果事前对敌人的动向和地形有一个全面地了解的话,估计战斗的结果不会那么的一边倒。
岛津家久,两次都在重要的会战中大显身手。此战更是指挥适当,调度有方。他几乎轻轻一弹,就把西九州的一霸给弄死了。比在 耳川之战中,岛津家的全体出动还要轻松。至少我觉得,他比那个哥哥义弘是厉害许多。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