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高原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内蒙古高原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部,是中国的第二大高原,为蒙古高原的一部分。东起大兴安岭,西至马鬃山,南沿长城,北接蒙古国。海拔1000~1400米。地面坦荡,起伏和缓,多宽广盆地。从飞机上俯视高原就像烟波浩瀚的大海,古人称之为“瀚海”(指整个蒙古高原)。草原辽阔,为中国重要牧区。西部沙漠分布广。 高原上既有碧野千里的草原,也有沙浪滚滚的沙漠,是中国天然牧场和沙漠分布地区之一。 内蒙古高原气候十分干燥,沙漠分布面积要占全国沙漠总面积的37.8%。较大的沙漠有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和库布齐沙漠等。

简介

内蒙古高原东起大兴安岭,西至甘肃马鬃山,南沿长城,北接蒙古国,包括内蒙古全境和甘肃、宁夏、河北的一部分,海拔在1000米左右,起伏和缓,高原上广布草原、沙漠和戈壁。
内蒙古高原主要分为三部分:
  • 呼伦贝尔高原:在内蒙古高原东北部,大兴安岭以西,以呼伦湖贝尔湖两湖命名,地势东高西低,海拔在700米至1000米之间。
  • 鄂尔多斯高原:在内蒙古高原南部,黄河三面环绕,南界长城,地势中间高四周低,海拔在1000至1300米之间,东部多为草原,其余多为沙漠。
  • 阿拉善高原:在内蒙古高原的西部。西起马鬃山,东到贺兰山,南至合黎山龙首山,北接蒙古。地势南高北低,海拔在900至1300米之间。此处为荒漠高原,戈壁、流沙广布。展开了一粒粒 米

地理气候

概述

内蒙古高原 (Inner Mongolian Plateau)位于中国北部,是中国的第二大高原。内蒙古高原开阔坦荡,地面起伏和缓。从飞机上俯视高原就像烟波浩瀚的大海,古人称之为“瀚海”。高原上既有碧野千里的草原,也有沙浪滚滚的沙漠,是中国天然牧场和沙漠分布地区之一。
位于阴山山脉之北,大兴安岭以西,北至国界,西至东经106°附近。介于北纬40°20′~50°50′,东经106°~121°40′。面积约34万平方公里。行政区划包括呼伦贝尔盟西部,锡林郭勒盟大部,乌兰察布盟和巴彦淖尔盟的北部。阿拉善高原
  内蒙古高原又称北部高原。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全部、甘肃省及宁夏回族自治区北部的广大地区,东起大兴安岭和苏克斜鲁山,西至马鬃山,南界祁连山麓和长城,北接蒙古人民共和国。东西长约二千多公里,面积约130万平方公里,海拔1000米左右。内蒙古高原上既没有青藏高原的雪山,也没有云贵高原上的峡谷,其地势起伏微缓,是一个可千里驰骋的高平原。
内蒙古高原内一般海拔1 000~1 200米,南高北低,北部形成东西向低地,最低海拔降至600米左右,在中蒙边境一带是断续相连的干燥剥蚀残丘,相对高度约百米。高原地面坦荡完整,起伏和缓,古剥蚀夷平面显著,风沙广布,古有“瀚海”之称。
  高原上普遍存有5级夷平面,形成层状高原。内蒙古高原戈壁、沙漠、沙地依次从西北向东南略呈弧形分布:高原西北部边缘为砾质戈壁,往东南为砂质戈壁,高原中部和东南部为伏沙和明沙。伏沙带分布于阴山北麓和大兴安岭西麓,呈弧形断续相连;明沙主要有巴音戈壁沙漠,海里斯沙漠、白音察干沙漠、浑善达克沙地、乌珠穆沁沙地、呼伦贝尔沙地等。
  内蒙古高原夏季风弱,冬季风强,气候干燥,冬季严寒,日照丰富。高原无较大河流,无流范围广大。内陆河顺挠曲作用形成的碟形洼地发育,多为间歇河,春季成干谷,雨季有洪流。面积在500平方千米以上的湖泊仅有达赉湖和贝尔湖(中蒙两国共有)。额吉诺尔是著名盐湖。
  东部边缘属森林草原黑钙土地带,东部广大地区为典型草原栗钙土地带,西部地区为荒漠草原棕钙土地带,最西端已进入荒漠漠钙土地带。
  草原面积约占高原面积的80%。植物种类以多年旱生中温带草本植物占优势,最主要为丛生禾草,次为根茎禾草,杂类草及旱生小灌木和小半灌木成分。
  内蒙古高原平均每平方千米仅3人。为蒙古、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和汉族等各族人民长期从事畜牧业生产活动的地区。20世纪50年代以前牧民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牧业生产十分落后。20世纪50年代以来,牲畜头数迅速增长。但因种种原因,草原的载畜量日渐加重,畜草矛盾日益加深。
  海拉尔市是呼伦贝尔盟公署驻地,高原最大工业中心,市区之南的伊敏河煤田是中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满洲里市和二连浩特市是中国北部边境城市。

位置

内蒙古高原在地图上的位置

内蒙古高原在地图上的位置

内蒙古高原是蒙古高原的一部分。位于阴山山脉之北,大兴安岭以西,北至国界,西至东经106°附近。介于北纬40°20′~50°50′,东经106°~121°40′。面积约34万平方公里。行政区划包括呼伦贝尔市西部,锡林郭勒盟大部,乌兰察布市和巴彦淖尔市的北部。

特征

中国第二大高原

中国第二大高原

横贯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的高原。位于大兴安岭以西,阴山及北山以北,马鬃山以东,北抵蒙古,包括内蒙古大部分地区及甘肃省的北部。海拔1,000~1,500公尺,地势起伏较缓,微向北部倾斜。其中锡林郭勒、乌兰察布高原地势较高,呼伦贝尔、乌珠穆沁、居延海盆地地势较低,蒙古语称为「塔拉」。内蒙古高原东部为草原,是中国的重要畜牧业基地;西部气候干燥,为乾草原、荒漠草原与荒漠。向西沙漠面积增加,戈壁广布。

气候

内蒙古高原气候十分干燥,沙漠分布面积要占全国沙漠总面积的37.8%。较大的沙漠有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和库布齐沙漠等。黄河流经内蒙古高原中部的这一段,有的地方河谷紧缩,成为峡谷;有的地方河谷宽展,泥沙堆积成肥沃的冲积平原,这就是著名的河套平原。河套平原自古就有“塞上江南”之称,这是劳动人民在这里修建渠道,引黄河水灌溉农田的结果。
锡林郭勒草原实景

锡林郭勒草原实景

内蒙古高原是一个向北渐降的碟形高原。边缘地带最高。这种地形对高原上的干旱化有利。冬天高原寒冷,形成蒙古高压,自然无雨;夏季高原转热,成为低压区,吸引南风吹上,阻于边缘山地,截留大部分水汽,使高原成为雨影区。除边缘山地有冰川融水形成夏洪冬干的河川(如弱水、伊敏河等)外,就是边境的黄河。河川对高原的切割不显著,给风力吹飏提供了条件,这里一般风速每秒可达9米,飞沙走石不仅在岩石地面挖出沟槽和谷地,也可在特定地域堆成沙丘及沙山。所以,在草地被破坏的山足和高原中部,往往形成基岩出露的砾石“戈壁”;在流沙积聚的西部又可形成大片的“沙漠”。因此,戈壁和沙漠是内蒙古高原的显著地貌特色。
美丽的呼伦贝尔盆地

美丽的呼伦贝尔盆地

内蒙古高原是我国最大的天然牧场。高原西部气候干燥,大部分为沙漠和戈壁,植物比较稀疏,草场也较零散,有不少草滩分布在沙丘间的湖盆之中。由西向东,随着降水量的逐渐增多,牧草也长得越来越好。气候比较湿润的呼伦贝尔和锡林郭勒草原,牧草特别肥美,这里出产的三河马、三河牛和内蒙古绵羊等良种牲畜驰名国内外。

地质地貌

内蒙古高原地面平坦,大部分是一望无际的原野。
内蒙古高原一般海拔1000~1200米,南高北低,北部形成东西向低地,最低海拔降至600米左右,在中蒙边境一带是断续相连的干燥剥蚀残丘,相对高度约百米。高原地面坦荡完整,起伏和缓,古剥蚀夷平面显
内蒙古高原

内蒙古高原

著,风沙广布,古有“瀚海”之称。
地质上古生代末期华力西运动使蒙古地槽褶皱隆起,燕山运动只发生广泛而和缓的挠曲和断裂。喜马拉雅运动和新构造运动使高原普遍抬升,并有大规模的玄武岩喷溢,填充了低洼处形成熔岩台地,广布于高原东部,台地呈阶梯状,台面略有起伏。
内蒙古高原是近代地质历史时期里,地壳不断地抬升形成的。在上升的过程中,一方面整个地块发生和缓的拗曲,形成平缓的丘陵和宽浅的盆地;另一方面东部和南部微微翘起,翘得最高的地方便形成为山地。嵌镶在高原东部边缘的大兴安岭和中部的阴山山脉就是这样形成的。高原面上有宽浅的大盆地,如呼伦贝尔盆地、二连盆地和居延盆地等,从盆地边缘到中心,几百公里的路程,高差仅二三百米,在地形类型上属堆积—剥蚀高平原。
高原上普遍存有5级夷平面,形成层状高原。燕山运动挠曲下陷地区,第三系湖相沉积层堆积甚厚,扩大了平地面范围。新生代以来,气候虽有冷温干湿的交替,但均属半干旱和干旱气候,高原面分割轻微,过去形成的剥蚀夷平面大部得以形成平坦而较完整的高原。
内蒙古高原沙漠景象

内蒙古高原沙漠景象

资源

指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全部及甘肃省、宁夏回族自治区北部、河北省和东北西部的广大地区。又称北部高原。
栗钙土

栗钙土

东起大兴安岭,西至马鬃山,南沿长城,北接古。东西长约2000千米,南北宽约500千米,面积100多万平方千米,为中国第二大高原。海拔多在1000~1300米。地势由西南向东北微斜,起伏和缓,切割轻微,阴山横贯中部。南部为狭长的河套平原及鄂尔多斯高原;北部和东部为呼伦贝尔、乌珠穆沁、锡林郭勒、乌兰察布等高原;西部为阿拉善高原。高原上多宽浅盆地,有呼伦、以林、居延等盆地。属温带半干旱气候,干燥度自东向西由1.2~1.5渐增至4.0。植被土壤状况东部为草甸草原暗栗钙土地带,中部为干草原栗钙土地带,西部为含灌木层片的荒漠草原棕钙土地带。高原上日照充足,年日照总时数2800~3200小时;多大风,日数在40~100天/年,可发电。土地资源丰富,牧草生长良好,是中国最主要的畜牧业基地。草原上还盛产中草 药,如甘草、黄芪、黄芩、赤芍、麻黄等。高原上高盐湖有盐、碱、芒硝等资源。矿产资源丰富,有煤、铁、铌、稀土矿等70多种。
狭义的内蒙古高原指内蒙古自治区境内的高原。它深处内陆,气候干燥,草原、沙漠、戈壁广布。防风固沙、保护草原、改良草场、合理放牧是本区资源合理利用与自然环境改造的主要任务。

历史民族

游牧民族

游牧民族

游牧民族

从有文字记载以来,内蒙古高原就是我国古代各民族从事畜牧、狩猎以及农业生产的场所。商周至春秋战国时期,甲骨文中有“土方”、“鬼方”的记载,史书中则记载有“荤粥”、“猃狁”、“戎”、“狄”等族称。这些称谓有的是泛指当时我国北方地区的游牧民族,有的是特指其中的某一部分。公元前21世纪至前3世纪,内蒙古地区分布着的一些游牧民族与中原华夏族建立的政权发生了密切关系。到战国时代(公元前475~前221年),文献记载的北方民族有了新的具体称谓,活动在今内蒙古境内的北方各族主要有林胡、楼烦、东胡和匈奴。

林胡和楼烦

狄是中原华夏族对北方游牧民族的统称,包括赤狄、白狄等。赤狄分布于晋北和内蒙古中南部。有学者认为楼烦族属赤狄,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崞县窑子墓葬可能属于春秋晚期楼烦人的遗存,毛庆沟墓地的一部分墓主人可能也与楼烦有关,时代相当于春秋中晚期至战国中期。林胡、楼烦和春秋战国时期中原地区的晋、燕等国相邻,主要在今山西北部和内蒙古中南部地区活动。从考古遗存分析,林胡和楼烦人都属于游牧民族。
战国时期,林胡和楼烦活跃在内蒙古高原上。战国中期,中原诸侯国不断向北蚕食北方各族土地,林胡与楼烦的地域也随之向北移动。燕文侯在位时期(前361~前332),林胡、楼烦在燕国的西北,活动地区包括今呼和浩特平原和乌兰察布南部丘陵地带。赵武灵王时期(前325~前298年在位),赵国强盛起来,向北击破林胡、楼烦,迫使其从呼和浩特平原向西边的鄂尔多斯高原迁徙,林胡在鄂尔多斯高原北部区活动。有考古学者认为,杭锦旗境内阿鲁柴登和准格尔旗西沟畔的青铜器墓是属于林胡人的(有的认为属匈奴)。公元前297年(赵惠文王二年),已经传位于子的武灵王乘巡查新占土地之机,在西河(汉代西河郡地,主要指今内蒙古黄河西岸的鄂尔多斯地区)降服了楼烦王。赵孝成王时(前265~前244年在位),赵国破降林胡,鄂尔多斯高原上的林胡和楼烦一度归属了赵国。匈奴强大起来以后,林胡和楼烦又归属了匈奴。

东胡

东胡这一族名是族他称,文献记载说“在匈奴东,故曰东胡”。是战国时期中原华夏族对活动在匈奴(胡)东面的(今内蒙古东部及东北西部地区)许多族属、语言和习俗等相同或相近的各部落的统称。春秋战国时代,东胡人的活动地域大致在今呼伦湖以东、嫩江以西的大兴安岭山脉北段和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流域。文献记载及考古资料表明,一部分东胡人活动在呼伦湖以东的呼伦贝尔高原。据《魏书·序纪》记载,东胡系部族鲜卑拓跋部的祖先从远古时代就在大鲜卑山一带以畜牧、射猎为业。20世纪80年代,在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西北10公里发现了拓跋鲜卑先祖石室——嘎仙洞。经初步发掘,出土了陶片、骨镞和打制石器,证明一部分东胡人很早就活动在大兴安岭北部地带。这一地区,森林繁茂,禽兽众多,绿草如毡,水系如网,是古代居民以渔猎、采集和畜牧为生的理想场所。这部分东胡人曾经拥有36个部落,99个氏族,控地广阔,威振北方。这部分东胡人从事着畜牧、渔猎和采集的生产方式,可以概括为渔猎文化。
文献及考古资料证明,另有一部分东胡人活动在内蒙古东南部的西拉木伦河
内蒙古东南部的西拉木伦河

内蒙古东南部的西拉木伦河

、老哈河流域及其以南地区。考古学者多认为夏家店上层文化有可能是这部分东胡人的物质文化遗存。从该文化分布地域看,东胡人地域的南界最初大致达到河北滦河及辽宁大凌河流域。有人提出赤峰林西县“井沟子类型”考古学文化族属东胡更为贴切。史书记载,战国时代的东胡人居住在燕国的北部,与燕有和战关系。燕昭王在位时(前311~前279),东胡强大起来,给燕国造成很大压力,迫使燕国送将军秦开作为人质,换取和平。后来东胡为燕所败,主要在今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流域活动。东胡与其西南部的赵国也发生过战争。公元前273年(赵惠文王二十六年),东胡被赵攻破,失去一部分土地。前244年,东胡再次被赵将李牧攻破。东胡与燕、赵诸国的和平与战争,是游牧和农业两种文化间的交融和碰撞,在不同文化的交往和冲突中,双方开始互相加深了了解和认识。

匈奴

匈奴是战国时期见于史书记载的北方游牧民族。从汉文献的记载和考古资料看,可能是以春秋时期的白狄为主发展起来的。春秋时期,白狄主要活动于陕北、内蒙古鄂尔多斯和河套地区,鄂尔多斯式青铜器“桃红巴拉类型”据考古学者判断即族属白狄。除了大漠南北的诸狄部外,散布于黄河流域的北狄部落大都逐步被中原各诸侯国兼并。经过长时期的历史发展,白狄中的一支匈奴吸收了诸戎、狄成份而强大起来,战国时被汉文献称为匈奴。考古发现还显示,今蒙古国境内有匈奴早期物质文化遗存,是否说明匈奴初源漠北后向南迁,根据尚不充分,还需进一步研究。
初见于汉文字史籍记载的匈奴,主要活动在今天内蒙古境内的阴山及河套一带。这里依山带水,草木茂盛,禽兽很多,是理想的畜牧狩猎之地。公元前310年左右,匈奴地域已与战国的燕、赵、秦三国相邻。战国末年,匈奴东界已达燕长城以北的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东部一带,燕国曾计划向北联合匈奴以对抗秦国。由于农牧业经济结构的差异,匈奴与秦、赵两国多有边境冲突。匈奴需要农副产品作为游牧经济产品单一的补充,经常采取军事掠夺的方式。匈奴在今内蒙古中、西部地区的活动,对秦、赵两国构成很大威胁,两国都修筑长城加以防御。但是,赵国的长城没有挡住匈奴的骑兵,在赵长城竣工不久,匈奴就越长城,渡黄河,进入“河南地”(指今内蒙古境内黄河以南的鄂尔多斯高原)。赵国只好在代(今河北省蔚县)、雁门(今山西右玉县南)两地屯驻重兵进行防御。南下的匈奴与秦国以秦昭襄王时筑成的长城为界。秦长城以北的鄂尔多斯高原、阴山南北尽为匈奴所有。
战国中后期,匈奴广泛分布于今天内蒙古中、西部地区。东邻内蒙古东部的东胡,西毗河西走廊一带的月氏,南隔长城而望燕、赵、秦诸国。在今天鄂尔多斯市杭锦旗桃红巴拉、伊金霍洛旗公苏壕、准格尔旗玉隆太,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范家窑子、包头市土默特右旗水涧沟门、巴彦淖尔盟乌拉特中旗呼鲁斯太等地都发现了属于战国时期的匈奴墓葬和遗物。这些墓葬分布的地点,大都是“肥饶之地”。匈奴人在鄂尔多斯高原、河套地区和呼和浩特平原曾经长期驻牧,生息繁衍,生居死葬。
从以上具体史实可以看到,战国时代内蒙古高原的大部都在北方游牧民族的掌控之下,从事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另有一部东胡人则在大兴安岭深山密林里过着渔猎生活。

华夏族

概况
战国时代,中原诸侯国经过长期相互兼并,最后剩下七个强大的国家。北边由东到西分布的是燕、赵、秦三国。古代内蒙古的南缘地带是亦农亦牧之区,又是中原各国与北方各族接壤之地。这三国的华夏族与东胡、林胡、楼烦、匈奴等北方诸族时有冲突,相互争夺土地和人口。最终,三国各将其领土扩展到内蒙古高原的南缘地带,筑长城,置郡,开始了中原政权对古代内蒙古地区的统治,历史时期中原的农耕文化也开始进入内蒙古高原,与游牧文化碰撞融合吸收,并成为草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燕国

燕是周在北方的一个诸侯国,都城建在蓟(今北京市)。强盛时占有今河北、辽宁大部和内蒙古赤峰、通辽南部的部分地区。
公元前300年后,曾经在东胡做人质的燕国贤将秦开回燕,因深受胡人信任并了解东胡内情,燕王用秦开率兵北袭东胡,大胜,北进千余里。为防御东胡和巩固新占土地,燕国从造阳(今河北独石口附近)至襄平(今辽宁辽阳)修筑长城,并在燕北长城以南地区相继设立辽东、辽西、右北平、渔阳和上谷五郡,统治燕国原有版图和新纳入的东胡土地。
燕北长城在今赤峰市境内有两道,是防御东胡南下的军事工事,也是燕与东胡的分界线。据考古工作者实地勘察,北线自河北省围场县进入赤峰市松山区境内,大体沿英金河北岸的丘陵及山脊东行进入敖汉旗境,又东经通辽市奈曼旗境、库伦旗境,于先进乡折向东南进入辽宁省阜新市境内。战国后期,燕北长城作为燕国的北边疆界,使燕的疆域向北拓展了许多,已经囊括了今天内蒙古东部地区的南缘地带,由右北平、辽西等郡管辖。
右北平郡,西汉时期郡治平刚。据考证,平刚城即今赤峰市宁城县甸子乡黑城村古城。古城由“花城”、“外罗城”和“黑城”三座城址组成。“花城”内的遗物主要属于战国时期,应是燕国城镇遗址。大体上,战国时代燕北长城所经赤峰南部地区包括喀喇沁旗、宁城县、松山区南部、敖汉旗部分等应属燕右北平郡管辖。燕辽西郡西与右北平郡相邻。通辽奈曼旗土城子城址和沙巴营子城址都是由燕国开始修筑而沿用到秦汉时期的古城。燕北长城从敖汉旗的中部和奈曼旗、库伦旗的南部经过,这三个旗燕北长城遗迹以南的部分地方曾属燕辽西郡管辖。据考古调查,在燕北长城沿线地区分布着众多的台址、鄣址和城址等防御建筑设施,散布着很多战国时期的遗物。战国后期,燕北长城以南的赤峰丘陵和科尔沁沙地成为燕国的领土。
燕国设置的右北平郡等是历史上内蒙古东南部地区最早的行政建置,郡城也是内蒙古高原东南部最早的城镇,在内蒙古地区城镇史及与中原政权关系史上有重要意义。燕国的华夏族进入今内蒙古高原东南部一带,带入了有别于游牧、渔猎文化的农耕文化,使燕文化成为战国时代北方草原文化的组成部分。
前222年,燕国亡于秦,国境全入于秦。

赵国

战国时代的赵国强盛时大约占有今山西北部、中部和河北中部、西南部以及内蒙古的部分地区,都城设在邯郸(今河北邯郸)。
内蒙古中南部部分地区纳入赵国版图,是在赵武灵王(前325~前295)时期。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针对东有燕、东胡,西有楼烦、林胡、秦、韩而无骑射之备的局势,下令“变服骑射”。当时林胡驻牧于鄂尔多斯高原东部,楼烦游牧于呼和浩特平原及乌兰察布丘陵南端。赵国计划向西北征服林胡、楼烦,拓展领土,发展势力,再从秦国的北部鄂尔多斯高原向秦国发动攻击。据《史记·赵世家》载,前306年(赵武灵王二十年),武灵王西入林胡地,至榆中(约当今鄂尔多斯东北部),林胡王献马示弱,赵军遂还。武灵王以代相赵固主持“胡”地事务,招募林胡、楼烦兵马。赵国势力进入了鄂尔多斯地区。赵国在与林胡、楼烦等游牧民族接触中,意识到骑兵的独特优势,决定改变中原地区的车战传统,边地的官兵也一律胡服防御,这是早期农耕文化吸收游牧文化精华的著名事例。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措施包括在原阳设立骑兵训练基地。原阳城址据考即今呼和浩特市南郊八拜村古城。赵武灵王攻取这一地区后,在原阳把步兵改为骑兵,呼和浩特平原在赵国的军事变革中起了重要作用。“胡服骑射”措施增强了军队战斗力,赵国接着在军事上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前302年,赵国迁大批奴隶于九原(今乌拉特前旗黑柳子乡三顶帐房古城,一说为今包头麻池古城北城),命将军、大夫、适子、戍吏等皆胡服备边,防御匈奴。越二年,赵武灵王又北破林胡、楼烦,“西至云中、九原”,今呼和浩特平原及阴山南黄河北的包头一带均进入了赵国的势力控制范围。前299年,赵武灵王为集中精力进一步向西拓展疆土,南下攻击秦国,决定退位而立子何为惠文王,自称主父,率军驻代。前297年(赵惠文王二年),主父自代出巡新占的云中、九原、榆中等地,于西河(今内蒙古、陕西与山西间自北向南流黄河段西岸地区)遇楼烦王,再次招募胡兵。赵武灵王为加强防御兴起的匈奴,依傍阴山山脉修筑长城及辅助防御设施亭障烽燧,东起代(代郡延陵县之北,今内蒙古兴和县二十七号村),西至高阙(今乌拉特前旗大坝沟口,另说为今乌拉特中旗石兰计山口),又置云中、雁门和代三郡,开始对内蒙古中部阴山以南地区实行军事控制和政治统治。
赵国实施的筑长城、建城镇等一系列统治措施,使从事农耕经济的华夏人进入内蒙古中南部,并与从事游牧经济的匈奴人等进一步交往,赵文化也随之而入,开启了这一时期不同文化交互影响、碰撞、融合的史例。
赵武灵王死后,国势日渐削弱,控地日益萎缩,逐步放弃了对内蒙古中南部的经略。前260年(赵孝成王六年),赵、秦长平之战,赵大败,40余万人被坑杀,军力大减。此时,匈奴崛起,南据“河南地”(今乌加河以南至鄂尔多斯高原),收附林胡、楼烦,赵国势力被迫南撤,赵文化也逐步减弱了在内蒙古中南部地区的影响,以匈奴为代表的游牧文化占据了主导地位。据《史记·李牧传》记载,时赵北边良将李牧率兵常驻雁门、代郡,防备匈奴。李牧采取“习骑射,谨烽火,多间谍,厚遇战士”的防守策略,下令匈奴每入赵边,赵兵则入城障自保,匈奴不攻城,赵也不与之正面交锋。如此数年,虽匈奴屡攻,但赵无大损失。李牧符合实际的防御策略,却被视为懦弱而引发赵国上下不满,赵王使别将代牧。随后,赵军每出战不利,损失较大。赵王复请李牧带兵守边。李牧仍取不直接交锋,养精蓄锐之策。数年间,匈奴无所得。李牧养兵十数年,士气高涨,皆愿一战。于是备战车千余乘,精骑万三千匹,破敌擒将之勇士五万人,善射者十万人,大加操练。随后设计诱敌,使民众四出,牲畜遍野。匈奴小股骑兵入边,赵兵佯败,遗留数千人任匈奴杀略。匈奴单于闻知,放掉戒心,率大军进入赵国境内。李牧多设奇阵,左右夹击,大破匈奴,杀十余万骑,单于率众逃奔。此后十余年,匈奴不敢接近赵国边城。赵又乘胜北灭襜褴,东破东胡,西降林胡,赵国北部边境一度危急的局势得到控制。
战国末年,赵国受秦国的威胁越来越大。前229年,秦将王翦率军攻赵,惧李牧善用兵,用重金贿赂赵王宠臣郭开行反间计杀牧。次年,赵亡于秦,版图入秦。

秦国

秦是“战国七雄”中的强国,占有今陕西、甘肃和宁夏等地,东与魏、南与楚相邻,都城咸阳(今陕西咸阳)。
战国时代,秦国北方与今内蒙古鄂尔多斯相连。对于中原秦、赵诸国及北方诸游牧民族,鄂尔多斯的地理位置均十分重要。鄂尔多斯高原处于黄河几字型流域之内,西、北、东三面皆为黄河,河北是阴山山脉。秦、赵得此地,可凭借黄河、阴山等天然屏障或在此一线构筑军事防御工事来延缓或阻遏北方游牧民族的南下;北方游牧民族占据这里,可以作为跳板,长驱直入中原腹地。所以,这一带成为历史上强大的游牧民族和中原农业民族的必争之地。对于秦国,鄂尔多斯高原的战略地位更为重要,一旦对这一地区失去控制,秦国北方门户洞开,京畿之地直接面临来自北方的冲击,因此,秦国统治者十分重视鄂尔多斯地区防务。据《史记·秦世家》记载,公元前320年,秦惠文王巡察至北河。北河主要指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加河。秦惠文王能远至“北河”巡视,绝不是游山玩水,应该同秦国对赵国及北方游牧民族的军事防务有关。秦昭襄王初年,秦置上郡,并筑长城防御匈奴。前287年(昭襄王二十年),秦王出巡至上郡、北河,察看上郡和长城沿边的防务。
据实地调查,战国秦长城遗迹从今陕西神木县北境的馒头塔村进入内蒙古境内,经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新庙乡古城壕村南,沿窟野河向北伸延,再沿束会川西梁蜿蜒西北行,经纳林陶亥乡淖尔壕西进入准格尔旗准格尔召乡,然后曲折东北上,经暖水镇西北的巴龙梁、榆树壕向北,至达拉特旗敖包梁乡连家渠转为西北,经东胜潮脑梁乡辛家梁、店圪卜等村南,直到省城梁村附近亚麻图沟东岸中断。在此北望,最南部为峻岭,北为库布齐沙漠,长城遗迹已淹埋无迹可寻,只在达拉特旗树林召镇西南方,东起新民堡村东,西至王二窑子村东,由西北向东南有长约30公里的一段遗迹,专家推断可能是战国秦长城的一部分。这段长城应继续向东,最后止于准格尔旗十二连城古城。
战国秦长城以东以南的鄂尔多斯部分地区,战国秦昭襄王时纳入了秦国的版图,归属秦上郡管辖。秦上郡是秦国征伐义渠以后,与陇西、北地郡一起设置的,取魏国上郡之名而治所辖境均不与魏相同。从战国秦长城的具体走向看,秦上郡应管辖了鄂尔多斯东部,包括秦长城内线的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东胜区的一小部分、达拉特旗的东部和准格尔旗的大部分地方。战国时代,秦文化一度影响了鄂尔多斯高原的东南部。
战国秦长城东端止于今准格尔旗十二连城,占据这个黄河渡口,就控制了从鄂尔多斯高原进入呼和浩特平原的要津。战国末年,秦国针对赵国武灵王死后国势渐不如前的局势,多次进攻赵国,出兵云中、九原。大概秦在赵武灵王以后攻夺赵国云中、九原地,驱除了赵国在这一地区的势力,云中、九原转而成为秦的控制范围。赵国李牧退守代、雁门防御匈奴,秦将李信从云中出兵攻赵,均可说明秦在战国末期进入了九原、云中地区,并以此为基地,继续向东扩张地盘。土默川平原在秦王扫六合的统一战争中,应当居有重要战略地位。战国末年,秦文化也开始进入内蒙古中南部一带。
公元前221年,秦最后灭齐国,结束战国七雄割据局面,秦王政称始皇帝,建立了统一的郡县制王朝。秦朝势力曾进入并占据了古代内蒙古部分地区,北与强大的匈奴对峙,采取了一系列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统治措施,并且在诸方面与北方游牧民族发生了广泛的联系,开始了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融合、碰撞的新的历史时期,也使北方草原文化显得更加丰富多彩。

文化内涵

概述

一般认为,文化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是观念和物质手段的历史性积淀,它具有民族性、时代性、区域性和历史连续性等特征。草原文化无疑也体现了这样一些特点。草原文化是一种多元的复合型文化,其中主要包涵了民族文化、区域文化和不同时代的历史文化亦即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呈现的独特性和连续性。大量研究成果和考古发现证明,草原文化以其丰富的内涵和独特的品质,成为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通过对战国时代内蒙古高原各民族分布状况的叙述,简要归纳这一历史时期草原文化的内涵和特点:

民族文化

战国时代的内蒙古高原主要活动着林胡、楼烦、匈奴、东胡和华夏族等,这一特定历史时期地域内的文化,主要就是由他们创造的,因此它应该囊括有北方民族文化,具体可分为林胡文化、楼烦文化、匈奴文化和东胡文化等。北方游牧民族一般以畜牧业为主,兼有作为经济补充和练兵功能的狩猎业、与畜牧业关系密切的手工业和商业。社会实行部落制。过着食畜肉、饮潼酪、衣皮革、披毡裘、住穹庐,逐水草迁徙的游牧生活。有独特的习惯法、婚俗和葬俗。战国时代内蒙古高原草原文化的组成部分还有中原华夏族文化。战国时代的华夏族以农耕经济为主,兼有与农业生产密切相关的手工业和商业。社会实行郡县制。与北方民族迁徙不定相反,实行定居。主要以粮食作物为主要生活用品。风俗习惯也与北方民族有形式和本质上的差异。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秦朝以前,战国七雄的文化也各有差异兼具特色,草原文化中的华夏族文化又可分为秦文化、赵文化和燕文化。

区域文化

内蒙古高原主要可划分为呼伦贝尔高原、锡林郭勒高原、乌兰察布高原和巴彦淖尔、阿拉善及鄂尔多斯高原四部分。高原东部分布着辽阔的草原,西部有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库布其、毛乌素等浩瀚的沙漠。山脉主要有大兴安岭、阴山、贺兰山等。在大兴安岭的东麓、阴山脚下和黄河岸边,有嫩江西岸平原、西辽河平原、土默川平原、河套平原及黄河南岸平原。由于自然环境的差异、限制影响和历史上的传统习惯,在内蒙古高原不同的地域内形成了具有不同内容和特色的历史文化。如草原地区的游牧文化、高山森林地带的渔猎文化、平原上的农耕文化等。游牧文化、渔猎文化、农耕文化等在形式和内容上均互不相同,显示出草原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文化影响

赵文化等中原各诸侯国文化亦即农耕文化更多地受到游牧文化的影响,较为著名的史例即“胡服骑射”。从这个角度说,这一历史时期北方草原文化中的主导是游牧文化。秦汉时期,中原政权与北方民族政权双雄并峙,在文化上相互影响。由于游牧经济的单一性,导致对农副业产品的一定程度的依赖,北方民族游牧文化开始受汉文化的影响逐步增强
内蒙古高原北方游牧民族活动和控制的地域远比华夏族广阔,并且直至战国后期秦、赵、燕诸国才向北拓展,占据了北方各族大片土地,从而也使中原农耕文化的影响力向北方地区得到一定扩展。从文化的影响面上说,战国时代内蒙古高原上的中原农耕文化不如北方游牧文化的影响广大。考古发掘也显示,内蒙古高原的史前时期主要是新石器时代和青铜器时代的物质文化是以农业为主,亦即活动在内蒙古高原上的史前先民创造的物质文化主要是农耕文化;与史前时期相反,战国时代,内蒙古高原上的游牧文化已成为草原文化的主体。

民族贡献

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表明,战国时代,内蒙古高原已成为北方民族从事畜牧业生产和游牧生活的主要场所,逐步形成了历史时期有别于农耕文化的游牧文化。到战国末期,中原燕、赵、秦诸国对北方各游牧民族采取攻略政策,将今内蒙古中南部和东部南缘地带纳入了中原政权的统治范围,历史时期的农耕文化因素得以进入内蒙古高原。中原政权取得对古代内蒙古部分地区的统治权后,相继修筑长城。长城以北的内蒙古及北方广大地区,是以畜牧经济为主的匈奴、东胡等游牧民族,长城以南的内蒙古,主要居住着以农业经济为主的秦、赵、燕等郡县之民。自战国有明确文献记载以来,这种大体以长城作为中国古代农业和牧业国家分界线的格局逐步形成,到秦汉——匈奴时期更为明确。各自建立了两种政治体制、经济模式和文化内涵的集团,在长城沿线进行了密切接触,游牧和农耕两大文化发生了激烈碰撞和交融。双方势力此消彼长,互相制约掣肘,相互交流影响,形成了各有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又有共同文化内涵而彼此难以割舍分离的历史格局。自战国燕、赵、秦三国开始,中原政权在内蒙古的统治措施之一是设郡置县,使内蒙古部分地区首次纳入了中原政权的统治范围,秦汉又加以继承发展,对以后各族政权在内蒙古的统治产生了重大影响。可以说,战国时代的北方游牧民族史和中原政权统治内蒙古高原部分地区的历史,都是古代内蒙古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文化构成上来看,草原文化是一种多元文化,游牧和农耕两大文化成为草原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各具十分丰富的内涵和特点。史实证明,战国以来内蒙古高原是多民族生息繁衍的所在,也是多种文化碰撞交汇的重要地区。战国以来内蒙古高原上游牧文化、农耕文化、移民文化、军事文化的历史发展演化,奠定了独具特色的内蒙古区域历史文化的基础,多元文化的相互影响与融合,使古代内蒙古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有活力的地区之一,也一直影响着内蒙古地区以后社会历史和文化的发展。战国时代中国古代北方各民族的历史活动,共同创造了内蒙古高原丰富多彩的草原文化。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