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都库什山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兴都库什山是亚洲中南部高大山地。大部分位于阿富汗境内。为中亚、西亚、南亚沙漠地区中的主要水源区之一,顶部有雪盖,中、低坡有牧场,山地外围与河谷为农业与城镇主要分布区。河谷之间的山口为交通线上的关口。

自然特征

简介

亚洲中部的褶皱山系,绝大部分位于阿富汗境内,为印度河流域与中亚内流河流域分界线。阿姆河的分水岭。长约1,600公里,宽约320公里。主脉分为三段。东段在帕米尔南侧,从卡兰巴尔山口起,沿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到多拉山口止,为整个山系中最高的一段,有20多个海拔7,000米以上的高峰,其中蒂里奇米尔峰海拔7,690米,为整个山脉最高峰。中段从多拉山口到哈瓦克山口(3,548米),在阿富汗境内,稍低于东段,有几个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西段山脉逐渐降低。
主脉有二,一为巴巴山,作东西走向,主峰沙赫富拉迪山海拔5,143米。另一支为哈扎拉加特山,主峰马扎尔山海拔3,788米。兴都库什系中亚大分水岭之一,为从东向西横贯亚洲大陆的浩茫高山带的组成部分。广泛地界定,其是一长约800公里(500哩)、宽约241公里(150哩)的山系,从东北走向西南,将北面的阿姆河(Aum Darya,古奥克苏斯河(Oxus River))河谷与南面的印度河河谷分开。兴都库什山脉在东面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交界点附近直抵帕米尔山脉後走向西南,穿越巴基斯坦进入阿富汗境内,而在阿富汗西部逐渐化为低矮的山岭。最高峰是蒂里杰米尔山(Tirich Mir),崛起于巴基斯坦-阿富汗边界,高达7,690公尺(25,230呎)。
在西元前1500年左右,来自中亚的入侵者正是通过该山脉之重要山口将自己的印-欧语带入南亚的。历史上,这些山口具有巨大军事意义,为诸如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蒙古人成吉思汗和帖木儿这样的征服者及後两者的後裔蒙兀儿开国皇帝巴伯尔提供了前往印度北部平原的通道。在英国人统治印度期间,印度政府非常关注这些山口和通往南方的有关天险开伯尔山口的安全。该山脉很少构成主要强国之间的疆界,但却常常成为中间缓冲地带。

地形

尽管科纳尔(Konar)河与吉尔吉特河河谷之间的卡兰巴山口(Karambar Pass,高4,343 公尺(14,250呎))可视为边界,该山脉之东部界限却由于当地地形复杂而难以确定。由于其在阿富汗境内不再高竣且呈扇形散为较小的山脉,西部的界限也未确定。然而,地质学家们认为,该山脉西延至伊朗边界。
该山脉可画分为3个主要部分︰东兴都库什山脉,从东部的卡兰巴山口向离蒂里杰米尔山不远的多拉山口(Dorah Pass,高4,554 公尺(14,940呎))延伸;中兴都库什山脉,继而延伸到喀布尔西北的希巴尔山口(Shebar Pass,高2,987公尺(9,800呎));及西兴都库什山脉,亦名巴巴(Baba)山,高度逐渐下降至克尔穆(Kermu)山口。 东兴都库什地区的最东段在卡兰巴山口与巴罗吉尔山口(Baroghil Pass; 高3,804公尺(12,480呎))之间,山势并不十分高峻,有些山往往呈圆穹状。进而往西,主要山岭陡然升高,一直到巴巴坦吉峰(Baba Tangi; 高6,513公尺(21,368呎)),山势变得嵯峨崎岖,然後在约161公里(100哩)的范围内集中了整个地区的最高山峰——约24座海拔超过7,010公尺(23,000呎)的高峰。北面为环绕阿富汗乌尔冈德峰(Urgand,高7,039公尺(23,094呎))的首簇高峰,进而往南是萨拉格拉拉山(Saraghrara,高7,349公尺(24,111呎))。
另一列雄伟的大山包括兰加尔峰(Langar,高7,060 公尺(23,162呎))、萨查尔峰(Shachaur,高7,116公尺(23,346呎))、乌德雷姆祖姆峰(Udrem Zom,高7,125公尺(23,376呎))与纳迪尔沙峰(Nadir Shah Zhara,高7,125公尺(23,376呎)),走向兴都库什山脉的3座巨大山峰诺沙克峰(Noshaq,高7,485公尺(24,557呎))、伊斯托罗纳尔峰(Istoro Nal,高7,389公尺(24,242呎))和蒂里杰米尔峰。兴都库什山脉的多数主要冰川——其中有科特加兹(Kotgaz)、尼罗吉(Niroghi)、阿特拉克(Atrak)和蒂里杰——在这一带的山谷之中。 多拉山口到希巴尔山口之间的兴都库什山脉中段,将阿富汗北部的巴达赫尚(Badakhshan)与南部喀布尔(Kabul)河上游左近的努里斯坦(Nurestan)和库希斯坦(Kuhestan,科希斯坦(Kohistan))这些传统地区分隔开来。从一些有利位置看,这一地区高峰集中,造成一个连绵的山峰构成的地平线景观,这一现象被称为「高峰平原」。最高峰比东部的高峰要低一些,包括科-依-班达科尔峰(Koh-i-Bandakor,高6,843公尺(22,451呎))、科-依-蒙迪峰(Koh-i-Mondi,高6,248公尺(20,498呎))和米尔萨米尔峰(Mir Samir,高6,059公尺(19,878呎))。
西部地区的山脉呈扇形缓缓向阿富汗靠近伊朗边界的赫拉特(Herat)城散开,降低为较为次要的丘陵。这一地区的交通较发达,因为诸如希巴尔山口(2,987公尺(9,800呎))一类的山口早已道路纵横交错。 开伯尔山口曾为重要战略通道,因为其不经兴都库什山脉,而是穿越斯平加尔(SpinGhar),从而为喀布尔河谷和旁遮普平原之间提供了一条较为畅通的路线;这一山口在被北面一个更易通过的山口取代後就失去其原有的重要性。

水系

东兴都库什山脉像是由两条平行的链条组成的,北面较低的一条具分水岭的作用,南面较高的一条拥有主要山峰。水系在北侧较为简单,但在南侧却极为复杂,河谷沿两个相对方向——东北至西南及大体由东往西——延伸。大多数河流,如潘杰谢尔(Panjsher)河、阿林加尔(Alingar)河、科纳尔河与潘杰科拉(Panjkora)河,沿东北至西南方向流动,但在它们汇入喀布尔河後,却被猝然转向沿东西轴线流动。雅尔空(Yarkhun)河与吉札尔(Ghizar)河河谷也取同一东西方向。然而,印度河在迂回降至低缓平原过程中,却在两个不同方向之间来回摇摆。科纳尔河夏季最高径流量可为冬季最低量的60倍。

气候

由于该山脉将亚洲的一个主要气候带与另一主要气候带分隔开来,这一山脉的气候显示出巨大的差异。斯瓦特科希斯坦(Swat Kohistan)山实际上是在带雨的季风区内,东兴都库什山脉的大部,以及兴都拉杰,耸立在亚洲季风区的最西边界。然而,中兴都库什山脉和西兴都库什山脉却与地中海气候带交界。于是,从东南向西北及西面,气候从夏季(7~9月)多雨或多雪与冬季干燥转变为夏季炎热干燥与冬季(12~5月初)寒冷多雨或多雪。在这些相对气候间还有差异发生,常常形成当地的鲜明对比。

植物

东兴都库什山脉和中兴都库什山脉冬季降雪丰富,夏季由于季风而间歇降雨,因而森林覆 盖许多南坡。在巴基斯坦的吉尔吉特县和吉德拉尔(Chitral)县最北部的山中,低坡降水量稀少;所以森林植被限于偶见的桧和桦木。大片的雪松和青松覆盖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境内兴都库什山脉东部和中部的支脉。在西兴都库什山脉,森林几乎绝迹,以人工种植的杨、柳和俄罗斯橄榄树一类缺乏价值的树木为主。其他在可以灌溉的山区沃洲种植的树木包括法国梧桐及桑树、枣与胡桃一类具有经济价值的树种。草甸断断续续,取决于向阳还是背阴,在积雪的山坡上可见到有价值的牧场;这些牧场在夏季偶有当地或季节性迁移放牧人口耕耘。斯瓦特县和迪尔(Dir)县的河谷以及吉德拉尔的部分地方适于种稻。

动物

在整个山脉都找得到适应性强的野生动物物种。西伯利亚高地山羊和捻角山羊这两种野山羊越过高岩,而马可·波罗绵羊和东方盘羊(另一种野绵羊)偶见于高地草原。黑熊和棕熊依然存在偏僻的山谷,而吉德拉尔野生动物保护区是珍稀的雪豹的一个领地。山脉丰富的鸟类包括秃鷲和雕。北坡的河流中有著丰富的褐鱒。 人类的掠夺已使整个兴都库什山脉野生动物的种类和分布减少,尽管在无人区创建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努力已获得肯定。高地山羊在祭礼中的重要性,从异教徒和穆斯林的宗教场所高地山羊角陈列中可显而易见。这一祭礼的遗迹依然存在于畜牧业中,按照风俗,只有男性才可以给山羊挤奶。

历史政治

印度河与阿姆河的分水岭,也是一条重要的气候和景观界线。
山地有不少海拔较高的山口,如陶拉山口 坐落在阿富汗兴都库什山深处的巴米扬是古丝绸之路上繁忙的驿站。公元三、四世纪,佛教盛传,山壁上逐渐修建起来的6000多座大小土窟就成为来往旅客和朝拜者的临时住所。2001年秋,阿富汗“塔利班”武装分子炸毁了巴米扬大佛。如今,在“塔利班”政权垮台后的一年里,当时为躲避“塔利班”分子的炮火和屠杀而逃入
深山的阿富汗人渐渐回到故地。由于房屋被毁,不少世代居住在巴米扬城镇的人,不得不穴居在巴米扬大佛脚下的山洞中,过着艰难困苦的生活。

交通

一说到阿富汗,人们眼里就充满了CNN,FOX,NBC,‘时代’,‘新闻’上面那些贫瘠荒凉的山脉,黑污污干瘦瘦,满眼惊恐仇恨的人群,那些包着大头巾穿长衫端冲枪的‘恐怖分子’。一个国家的光荣就败在了这些FOX类的白人‘记者’手里。
其实,这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国家,曾经是欧亚大陆的重要通道,控制欧亚大陆的枢纽,咱们古老的丝绸之路也是从这里往西,往西,到波斯,到土耳其,到地中海,到欧洲。,把那些美丽的中国丝绸瓷器香料工艺品传过去的罢。因为其重要,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也就战事多多,引得来民风强悍。长长的兴都库什山脉从东北向西南,将这个国家一分为两半,土地贫瘠却埋藏了多多的地下宝藏,地上只长草,地下却长金子,象大多数中亚国家一样,‘芝麻开门,财源滚滚’。本来想说说英国人和俄国人是怎么瓜分这个国家的,或者干脆说说英国人在这个地区的造孽史,不过,看在古老的兴都库什山脉的面上,先从公元前330年说起罢。再久远的,比如恐龙和猿猴时代,就说不出来了。

民族

阿富汗大约也算得上一个‘移民国家’,最早的土著已无从考察。 21世纪初的阿富汗民族,普什图人占40%,塔吉克族占30%,其它的还有乌兹别克,土库曼,俾路支等等民族。据伊朗人阿麦德说,塔吉克,乌兹别克人其实原来是伊朗人,他们从伊朗分出去,大概也是不久以前的历史,直到21世纪初,那里的老百姓也说伊朗话,写伊朗文。至于普什图族,那倒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有人说,他们可能是古代大月氏人的后代,那是古代印欧人在东方的一个分支。还有人从普什图人高大的身材和古希腊雕塑一样的面貌,推测他们是马其顿王菲力普的儿子,希腊亚历山大大帝在兴都库什山东西面留下的后裔。这一点还真有证据。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