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649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纪年

己酉年(鸡年
唐贞观二十三年
新罗太和三年
日本大化五年

年表

唐太宗崩于翠微宫
贞观二十三年(六四九)五月,唐太宗病危。临终前,他召见长孙无忌和褚遂良,让他们辅佐太子治听政。是月,太宗病逝于翠微宫含风殿。太子即位,是为高宗。罢辽东之役及诸土木之工,诸王为都督、刺史者,并听来京奔丧。四夷之人入仕于朝及来朝贡者数百人,闻丧皆恸哭,翦发、剺面、割耳,流血洒地。八月,葬太宗于昭陵,谥文皇帝。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请杀身殉葬,未获准。被擒蛮夷君长颉利等十四人的石像被列在北司马门内。
李靖卒
李靖(五七一至六四九)字药师,三原人。受军事于舅韩擒虎通书史。太宗时历任兵部尚书、尚书右仆射等职,封卫国公。曾平萧铣、擒辅公袥,破突厥,取定襄,俘颉利,残吐谷浑,为国拓地自阴山至大漠,至青海,至老不休。著有《李卫公兵法》。
玄应撰成《众经音义》
玄应,唐朝僧人,著有《众经音义》一书,共十五卷(据《大唐内典录》)。该书解释佛经中的音义,加注字音反切。它所引用的一些书,今已亡佚。《众经音义》也称《一切经音义》,但与慧琳撰著的同名书有别。
徒莫祗等蛮内附
贞观二十三年(六四九)正月,西南徒莫祗等蛮族归附唐朝。唐以其地置傍(今云南楚雄县地)、望、览、丘等四州。
阿史那贺鲁为瑶池都督
贞观二十三年(六四九)二月,唐朝设置瑶池都督府,以阿史那贺鲁为都督,归隶安西都护。
太宗故贬李世勣
贞观二十三年(六四九)五月,太宗病危,临终前将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世勣贬为叠州刺史。太宗对太子讲:“李世勣才智有余,然汝与之无恩,恐不能怀服。我今黜之,若其即行,俟我死,汝于后用为仆射,亲任之;若徘徊顾望,当杀之耳。”李世勣受诏,不至家而去。
于阗王伏阇信入朝
贞观二十三年(六四九)六月,阿史那社尔采纳行军长史薛万备的意见,劝说于阗国王伏阇信入朝。次月,伏阇信随薛万备到长安,高宗诏他入谒梓宫。
吐蕾赞普致书长孙无忌
贞观二十三年(六四九)十月,唐高宗任命吐蕃赞普弃宗弄赞为附马都尉,进封西海郡王。赞普写信给长孙无忌等人,表示新皇帝刚继位,臣下如有不忠于新君者,吐蕃愿意派兵赴国讨除之。

大事

(1)春,正月,辛亥,龟兹王布失毕及其相那利等至京师,上责让而释之,以布失毕为左武卫中郎将。
(1)春季,正月,辛亥(初六),龟兹国王布失毕及其丞相那利等人被押到了京城,太宗予以责备后将他们放了,任命布失毕为左武卫中郎将。
(2)西南徒莫祗等蛮内附,以其地为傍、望、览、丘四州,隶朗州都督府。
(2)西南地区徒莫祗等蛮族归附唐朝,以其辖地设傍、望、览、丘四州,隶属于朗州都督府。
(3)上以突厥车鼻可汗不入朝,遣右骁卫郎将高侃发回纥、仆骨等兵袭击之。兵入其境,诸部落相继来降。拔悉密吐屯肥罗察降,以其地置新黎州。
(3)太宗因突厥车鼻可汗不来朝见,派右骁卫郎将高侃征发回纥、仆骨等兵马袭击突厥。军队到了突厥境内,各部相继前来投降。拔悉密首领肥罗察投降,唐朝在其原地设置新黎州。
(4)二月,丙戌,置瑶池都督府,隶安西都护;戊子,以左卫将军阿史那贺鲁为瑶池都督。
(4)二月,丙戌(十一月),唐朝设置瑶池都督府,隶属于安西都护;戊子(十三日),任命左卫将军阿史那贺鲁为瑶池都督。
(5)三月,丙辰,置丰州都督府,使燕然都护李素立兼都督。
(5)三月,丙辰(十三日),唐朝设置丰州都督府,由燕然都护李素立兼任都督职。
(6)去冬旱,至是始雨。辛酉,上力疾至显道门外,赦天下。丁卯,敕太子于金液门听政。
(6)上一年冬季大旱,到此时才下了第一场雨。辛酉(十七日),太宗支撑病体到了显道门外,大赦天下。丁卯(二十三日),太宗敕令太子李治在金液门听政。
(7)夏,四月,乙亥,上行幸翠微宫。
(7)夏季,四月,乙亥(初一),太宗行幸翠微宫。
(8)上谓太子曰:“李世才智有余,然汝与之无恩,恐不能怀服。我今黜之,若其即行,俟我死,汝于后用为仆射,亲任之;若徘徊顾望,当杀之耳。”五月,戊午,以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世为叠州都督;世受诏,不至家而去。
(8)太宗对太子说:“李世才智有余,然而你对他没有恩德,恐怕不能够敬服你。我现在将他降职,假如他即刻就走,等我死后,你以后可再重用他为仆射,视为亲信;如果他俳徊观望,应当杀掉他。”五月,戊午(十五日),任命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世为叠州都督;世接受诏令后,没有回家即去上任。
(9)辛酉,开府仪同三司卫景武公李靖薨。
(9)辛酉(十八日),开府仪同三司卫景武公李靖去世。
(10)上苦利增剧,太子昼夜不离侧,或累日不食,发有变白者。上泣曰:“汝能孝爱如此,吾死何恨!”丁卯,疾笃,召长孙无忌入含风殿。上卧,引手扪无忌颐,无忌哭,悲不自胜;上竟不得有所言,因令无忌出。己巳,复召无忌及褚遂良入卧内,谓之曰:“朕今悉以后事付公辈。太子仁孝,公辈所知,善辅导之!”谓太子曰:“无忌、遂良在,汝勿忧天下!”又谓遂良曰:“无忌尽忠于我,我有天下,多其力也,我死,勿令谗人间之。”仍令遂良草遗诏。有顷,上崩。
(10)太宗病情加重,上吐下泄,太子昼夜不离身边,有时一连几日不进食,头发有的已变白。太宗流着泪说:“你这么孝敬疼爱我,我死了还有什么遗憾!”丁卯(二十四日),太宗病情危急,召长孙无忌到含风殿。太宗躺在床上,伸出手摸着长孙无忌的腮,无忌大声痛哭,不能自己;太宗竟说不出话来,于是令无忌出宫。己巳(二十六日),又召长孙无忌与褚遂良进入卧室内,对他们说:“朕如今将后事全都托付给你们。太子仁义孝敬,你们也都知道的,望你们善加辅佐教导!”对太子说:“有无忌、遂良在,你不用为大唐江山担忧!”又对褚遂良说:“无忌对我竭尽忠诚,我能拥有大唐江山,无忌出力较多,我死之后,不要让小人进谗言挑拨离间。”于是令褚遂良草拟遗诏。过了不久,太宗去世。
太子拥无忌颈,号恸将绝,无忌揽涕,请处分众事以安内外,太子哀号不已,无忌曰:“主上以宗庙社稷付殿下,岂得效匹夫唯哭泣乎!”乃秘不发丧。庚午,无忌等请太子先还,飞骑、劲兵及旧将皆从。辛未,太子入京城;大行御马舆,侍卫如平日,继太子而至,顿于两仪殿。以太子左庶子于志宁为侍中,少詹事张行成兼侍中,以检校刑部尚书、右庶子、兼吏部侍郎高季辅兼中书令。壬申,发丧太极殿,宣遗诏,太子即位。军国大事,不可停阙;平常细务,委之有司。诸王为都督、刺史者,并听奔丧,濮王泰不在来限。罢辽东之役及诸土木之功。四夷之人入仕于朝及来朝贡者数百人,闻丧皆恸哭,剪发、面、割耳,流血洒地。
太子抱着长孙无忌的脖子,号淘痛哭,悲痛欲绝,长孙无忌抹去眼泪,请求太子处理众事以安朝内外,太子不停地哀嚎,无忌说:“皇上将宗庙社稷交付给殿下,怎么能效法一般人只知道哭泣呢?”于是秘不发丧。庚午(二十七日),长孙无忌等人请求太子先回到皇宫,飞骑、精悍步兵及旧将领纷纷跟随。辛未(二十八日),太子进入京城;辞世的天子所用的马车,侍卫兵如同平时一样,继太子之后到达京城,安顿在两仪殿。任命太子左庶子于志宁为侍中,少詹事张行成兼任侍中,任命检校刑部尚书、右庶子、兼吏部侍郎高季辅兼任中书令。壬申(二十九日),在太极殿发丧,宣示太宗遗诏,太子即皇帝位。军国大事,不可停下不办;平常琐细事务,委托给有关官署。诸王在外任都督、刺史的,都听凭他们前来奔丧,但濮王李泰不在奔丧的范围内。废止辽东的征战及各项土木工程。四方各部族在朝做官及来朝进贡的几百人,听说太宗死了,都失声痛哭,剪头发、用刀划脸、割耳朵等,流血满地。
六月,甲戌朔,高宗即位,赦天下。
六月,甲戌朔(初一),高宗李治即位,大赦天下。
(11)丁丑,以叠州都督李为特进、检校洛州刺史、洛阳宫留守。
(11)丁丑(初四),任命叠州都督李世为特进、检校洛州刺史、洛阳宫留守。
(12)先是,太宗二名,令天下不连言者勿避;至是,始改官名犯先帝讳者。
(12)先前,太宗“世民”二字,令天下不连在一起写的不用避讳;到了此时,开始更改犯先帝名讳的官名。
(13)癸未,以长孙无忌为太尉,兼检校中书令,知尚书、门下二省事。无忌固辞知尚书省事,帝许之,仍令以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癸巳,以李为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三品。
(13)癸未(初十),任命长孙无忌为太尉,兼检校中书令,掌管尚书、门下二省事务。无忌执意辞退掌管尚书省,高宗答允,于是命他为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癸巳(二十日),任命李世为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三品。
(14)阿史那社尔之破龟兹也,行军长史薛万备请因兵威说于阗王伏信入朝,社尔从之。秋,七月,己酉,伏信随万备入朝,诏入谒梓官。
(14)阿史那社尔打败龟兹后,行军长史薛万备请求借着军队威慑劝说于阗国王伏信入京朝见,社尔听从其意见。秋季,七月,己酉(初六),伏信随薛万备入朝,高宗下诏让他谒见太宗灵柩。
(15)八月,癸酉,夜,地震,晋州尤甚,压杀五千余人。
(15)八月,癸酉(初一),夜里,发生地震,晋州震情尤其严重,死五千多人。
(16)庚寅,葬文皇帝于昭陵,庙号太宗。阿史那社尔、契何力请杀身殉葬,上遣上谕以先旨不许。蛮夷君长为先帝所擒服者颉利等十四人,皆琢石为其像,刻名列于北司马门内。
(16)庚寅(十八日),安葬太宗皇帝于昭陵,庙号太宗。阿史那社尔、契何力请求自杀殉葬,高宗派人告诉他们先帝遗旨不允许。被太宗擒获归服的各部族首领颉利等十四人,都雕刻他们的石人像,并刻上名字排列在北司马门内。
(17)丁酉,礼部尚书许敬宗奏弘农府君庙应毁,请藏主于西夹室,从之。
(17)丁酉(二十五日),礼部尚书许敬宗奏请应毁掉弘农府君庙,请将供奉的神主藏在太庙的西夹室,高宗依准。
(18)九月,乙卯,以李为左仆射。
(18)九月,乙卯(十三日),任命李世为尚书左仆射。
(19)冬,十月,以突厥诸部置舍利等五州隶云中都督府,苏农等六州隶定襄都督府。
(19)冬季,十月,在突厥各部设置舍利等五州隶属于云中都督府,苏农等六州隶属定襄都督府。
(20)乙亥,上问大理卿唐临系囚之数,对曰:“见囚五十余人,唯二人应死。”上悦。上尝录系囚,前卿所处者多号呼号称冤,临所处者独无言。上怪问其故。囚曰:“唐卿所处,本自无冤”。上叹息良久,曰:“治狱者不当如是邪!”
(20)乙亥(初四),高宗询问大理寺卿唐临在押的囚犯数目,答道:“现关押五十多人,只有二人应当处死。”高宗听后十分高兴。高宗曾亲自讯问犯人的罪状,前任大理寺卿处置过的犯人多大声喊冤。唐临处置的犯人却不发一言。高宗感到奇怪,问他们是何原因。犯人们说:“唐临判处的,本来就无冤枉。”高宗感叹很久,说道:“治理刑狱的官员不应当如此吗!”
(21)上以吐蕃赞普弄赞为驸马都尉,封西海郡王。赞普致书于长孙无忌等云:“天子初即位,臣下有不忠者,当勒兵赴国讨除之。”
(21)高宗任命吐蕃赞普弃宗弄赞为驸马都尉,封为西海郡王。赞普寄书给长孙无忌等人写道:“大唐天子刚刚即位,大臣有不忠诚的,理当率兵赴国内讨伐除灭。”
(22)十二月,诏濮王泰开府置僚属,车服珍膳,特加优异。
(22)十二月,高宗颁布诏令允许濮王李泰开设府署设置僚属,车马服饰与珍贵膳食等,特加优惠供给。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