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三事变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八一三"事变,又称 "八一三"淞沪抗战,是抗日战争初期继七七事变以后,1937年8月13日上海军民奋起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壮烈战斗,日本帝国主义为扩大侵华战争在中国上海制造的事变,即第二次上海事变。

事变经过

1937年7月,卢沟桥事件发生后,日方计谋在我国各地制造事件,瓦解我民心。1937年8月9日,驻上海日本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率士兵斋藤要藏,驾军用汽车强行冲击虹桥中国军用机场,被机
八一三事变

八一三事变

场卫兵击毙。事件发生后,中国上海当局当即与日方交涉,要求以外交方式解决。但日军无理要求国民党军队撤离上海、拆除军事设施,同时,向上海增派军队。1937年8月13日,日军便以租界和停泊在黄浦江中的日舰为基地,对上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上海中国驻军奋起抵抗,在上海和全国人民的支持下,开始了历时3个月之久的淞沪会战。
(1937年8月13日~11月12日)
淞沪会战,是1937年8月13日至11月12日国民党军队抗击侵华日军进攻上海的战役,又称作“‘八一三’淞沪战役”。

背景

淞沪地区位于长江下游黄浦、吴淞两江汇合处,扼长江门户 。由于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淞沪停战协定》的限制,国民党军队不能在上海市区及周围驻防,市内仅有淞沪警备司令杨虎所辖上海市警察总队及江苏保安部队两个团担任守备,兵力薄弱。然而,日本在“一·二八”事变以后,即在上海虹口、杨树浦一带派驻重兵,专设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驻沪兵力有海军陆战队3000余人,大批日本舰艇常年在长江、黄浦江沿岸巡弋。
1937年,日本侵略军制造“七·七”事变,侵占平津后,企图侵占上海,而后进攻南京。1937年8月9日,驻沪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两人驱车闯进虹桥机场进行武装挑衅,被中国保安部队击毙。日军以此为借口,要挟中国国民党政府撤出上海保安部队,亦向上海增兵。

过程

1937年8月13日,日本海军陆战队以虹口区预设阵地为依托,向淞沪铁路天通庵站至横滨路的中国守军开枪挑畔,并在坦克掩护下沿宝山路进攻,被中国守军击退。
1937年8月14日,中国国民党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同时,军事委员会以京沪警备部队改编为第9集团军,张治中任总司令,辖3个师1个旅及上海警察总队、江苏保安团等部,担负反击虹口及杨树浦之敌任务;苏浙边区部队改编为第8集团军,张发奎任总司令,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
1937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发表声明,声称“为了惩罚国民党军队之暴戾,促使南京政府觉醒,于今不得不采取之断然措施”。同日,日本下达编组上海派遣军的命令,以松井石根上将为司令官,下辖第3、第9、第11师(欠天谷支队)等部,作战任务为“与海军协同消灭上海附近的敌人,占领上海及其北面地区的重要地带。”
与此同时,蒋介石下达全国总动员令,将全国临战地区划为5个战区,沪杭地区为第3战区,冯玉祥任司令长官,顾祝同任副司令长官,并任命陈诚为第3战区前敌总指挥。决定以主力集中华东,迅速扫荡淞沪敌海军基地,阻止后续敌军登陆。
1937年8月17日,国民党军队再次向虹口、杨树浦方面之敌反击。第87师攻占日海军俱乐部,并击退敌多次反扑。第88师在八字桥、上海法学院、虹口公园等处与敌反复争夺。1937年8月19日,国民党军队又一次发起攻势,以从西安到达的宋希廉所属第36师加入战斗,与第88师、第87师一起,经昼夜激战,突破日军阵地全纵深,攻入汇山码头。日军凭借坚固工事顽抗待援,国民党军队进展困难。第36师第215团第2营300余名官兵攻入华德路十字街口,突入巷内与敌展开白刃格斗,不料被日军以坦克阻塞路口,遭到火力袭击,全部壮烈牺牲。
在此期间,国民党军队亦与日本航空队展开激战,并积极攻击进犯的日本陆军和舰艇,击落日机47架,击伤日巡洋舰1艘,中国空军队员阎海文沈崇诲等壮烈牺牲。
1937年8月18日至20日,日军第3、第11师先后由日本出发,至22日到达上海以东120公里的海域,换乘小舰艇准备登陆。第3战区鉴于敌登陆威胁增大,遂以第9集团军专负上海市区之作战,以新编成的第15集团军(总司令陈诚)负责吴淞镇以下沿江防线的作战。
1937年8月23日晨,日军上海派遣军第3、第11师在优势火力掩护下,于川沙河口、狮子林、吴淞一带强行登陆。24日,中国第15集团军先后进至上海,向登陆之敌发起反击。9月1日,日军1000余人围攻狮子林炮台,第98师一部与敌反复白刃搏斗,多数牺牲。9月5日,日军集中30余艘军舰,掩护陆军向宝山发起猛攻,国民党军队顽强抵抗,守卫宝山的第18军第583团第3营500名官兵,在营长姚子青率领下,浴血奋战,击退日军数次冲击,奋战2昼夜,多数壮烈牺牲。
9月上旬,由于日军不断增兵,战争逐步升级,国民党军队也陆续增援,不断调整部署。1937年9月11日以后,蒋介石自兼第3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任副司令长官。以陈诚的第15集团军为左翼作战军,以张治中的第9集团军为中央作战军,以张发奎的第8集团军为右翼作战军。1937年9月21日,再次调整部署,朱绍良任中央作战军总司令兼第9集团军总司令;陈诚任左翼作战军总司令,下辖第19集团军(薛岳为总司令)和第15集团军(罗卓英为总司令);张发奎任右翼作战军总司令,下辖第8集团军(张发奎兼总司令)和第10集团军(刘建绪为总司令)。
9月下旬至10月初,日军第101、第9、第13师等增援部队陆续在上海登陆,加入上海派遣军之作战。至此,日军总兵力达20万人。尽管日军在武器装备上占有很大优势,但至11月初仍未能获得决定性胜利,却付出了重大代价。日本统帅部急于在上海方面取得预期战果,决心采取新的措施。11月5日拂晓,日军利用大雾、大潮在杭州湾的全公亭、金山咀登陆,对淞沪实施迂回包围。中国右翼军部分沿海守备部队已抽调支援市区作战,猝不及防,阵地相继失守,战局急转直下。日军第10集团军于11月6日占领金山,力图与上海派遣军达成合围。蒋介石被迫于11月8日下令全线撤退,日军于11月9日占淞江、11月12日占上海。至此,战役结束。

结果

淞沪会战从1937年8月13日开始,至11月12日结束,历时3个月。日军投入10个师28万人的兵力,动用军舰30余艘、飞机500余架、坦克300余辆;中国投入70余个师的兵力,动用舰艇40艘、飞机250架。中国官兵同仇敌忾,斗志昂扬,以劣势装备与敌人拚搏,毙伤日军4万多人,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速战速决的迷梦。
淞沪会战期间,上海人民以各种方式积极参加抗战,支援前线。各界群众都组织了救亡协会。文艺界救亡协会、学生界救亡协会、上海市纱厂工友救亡协会等团体,都开展了宣传、募捐、演出、慰劳等活动。全国各界民众积极支援上海抗战。湖南学生战地服务团和福建省民众组织的慰问团,都到前线进行慰劳。海外华侨踊跃捐献,支援祖国抗战,到10月16日,捐款已达330余万元。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挺进敌后,也从战略上配合了淞沪抗战,并且对凇泸会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此,淞沪会战,是中国全民族的抗战。

国内影响

八一三事变以后,根据国共两党协议,在西北的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彭德怀为正副总指挥。后来,又把南方八省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叶挺项英为正副军长。九月,国民党公布了中共中央提交的国共合作宣言。

各方反应

沉默应对

七七事变爆发后,特别是“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中国国民党政府为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与援助,在实行武装抵抗的同时,不断呼吁世界各国制止日本的侵略行径,试图通过处交途径寻求和平结束战争。从1937年7月至1938年1月,中国国民党政府先后试图求助英美等国出面调停,但由于日本侵略者速战速决灭亡中国的战略方针坚定不移,也由于英美等国远东政策的软弱无能,中国国民党政府的这一努力遭到了失败。从9月起,中国国民党政府又将其外交努力的重点转移到了争取国联和《九国公约》会议制裁日本的侵略,中国代表团在国联揭露了日本的战争罪行,争取了国际社会对中国抗战的同情和支持。但在英国的操纵下,国联大会通过的决议没有任何具体援华的措施,也完全不提制裁日本。同时,《九国公约》会议也最终成为英美对日推行绥靖政策的一次会议,它们对日本采取姑息政策,互相推诿,不同意建立共同阵线来制止日本的侵华,这使中国国民党政府求助于国际组织的希望彻底破灭了。最后,从1937年10月起,纳粹德国(1933年1月30日~1945年5月8日)驻华大使陶德曼和驻日大使狄克逊在中日两国政府之间为“实现和平”进行了一系列秘密外交活动。然而当1938年1月16日日本政府发表“不以中国国民党政府为对手”的声明之后,南京政府宣布中日断交,这场历时两个多月的纳粹德国调停也以毫无结果而告终了。至此,抗战初期中国国民党政府的外交战便画上了一个休止符号。

在沪国际友人

在沪的国际友人更是直接参与了援助淞沪战争的进程。《大美晚报》主持人高尔德(RandallGould)便利用其报纸积极支持中国人民的抗争,《密勒氏评论报》的主持人鲍威尔(J.B.Powell)更是以他的良心向世人揭露日军的侵略行径,以致招致日军的极度仇视。有一次,日方派人用报纸包着一枚炸弹向鲍威尔掷来,幸亏炸弹没有爆炸。上海沦陷后,日军冲进租界将鲍威尔逮捕入狱百般折磨,最终使其终身残疾。当采访完淞沪抗战的中期和后期后,早以《红星照耀中国》一书一举成名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便在他的新著《为亚洲而战》中写道:“现在,中国的事业也就是我的事业了。我并把这份感情,同反对世界上的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决心联系在一起了。”

德国

外交战的不利丝毫没有影响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人们对中国抗战的同情和支持,在他们看来,政府的决策并不能改变他们的立场和感情。当“八一三”的自卫枪声传到德国时,《人道报》说:“许多年来我们英勇的中国同志所不倦地呼吁民族精神,统一精神,在这迷途的侵略者之前,突然像一道现代的新万里长城似的耸立了起来。”《共和报》载文称:“上海乃世界最富庶城市之一,在日本垂涎已久,在中国必以死力抵御,原属意料中事。观于战况之烈,足见日本获胜之望尚属渺茫。”

英国

在英国,牛津、剑桥等18所大学的90名教授联合致电中国教育部长王世杰,对“日本军队轰炸上海、摧毁学校,吾等闻讯为之发指:吾将敦促本国政府,协力制止日军侵华行动”。英国工会也发表声明,对中国抗战深表同情。1937年10月15日,英国坎特伯雷大主教蓝博士主持召开”反对日本在华暴行”的万人市民大会,参加会议的有前国联调查团主席李顿爵士等英国著名人士,英国前任首相劳合·乔治也送来书面发言表示支持。会议开始前日本东京教会曾来电要求大主教不要举办此会,但遭到严辞拒绝。大主教在大会上说道:“这个会的目的,在于反对杀戮和残害非战斗人员,这是今天中国惨痛战争中的一个特点,也使文明世界为之震惊。我们不能沉默,沉默就是容忍日军的暴行!”

美国

美国民众也对上海人民深表同情。美国传教士琼斯博士在给日本国民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我认为贵国民众在贵国领袖领导下已误入歧途。中国拒绝贵国侵犯它的主权,各国赞赏中国的立场。爱好和平的人们对侵略行径的仇恨如火山爆发,这种愤慨情绪将旷日持久,而使贵国蒙害匪浅。”

罗曼·罗兰

左翼作家罗曼·罗兰联合发表宣言,吁请各国人民自动组织抵制日货运动,勿与日本合作,“直至日本军队完全退出中国,并放弃侵略政策为止”。此外,德国驻沪总领事和在沪德国商会、印度国民大会、朝鲜民族革命党等国也纷纷声明表示支持中国的淞沪抗战。
八一三事变

八一三事变

苏联

苏联政府和人民对淞沪抗战也给予了热诚的支持,这主要表现在1937年8月21日中苏签署了《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这表明中苏两国在反对日本侵略方面存在着共同的利益,对于日军的嚣张气焰不失为一沉重打击。另外,苏联还派出空军直接参加中国的抗战,并提供了大批武器装备。随着抗战的继续,这种友谊的意义就显得更意味深长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