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克斯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克鲁克斯OM,FRS(Sir William Crookes,1832年6月17日-1919年4月4日)是著名化学家和物理学家,《中国大百科全书》物理卷和化学卷都收有“克鲁克斯”条目。他是化学元素铊(第81号Tl)的发现者和辐射计的发明者,他还发明了一种克鲁克斯管,这使得日光灯成为可能,他还发现和研究辐射效应等, 为后来X射线和电子的发现提供了基本实验条件。因对化学和物理学作出重要贡献,被封为爵士。
克鲁克斯OM,FRSSir William Crookes,1832年6月17日-1919年4月4日)
是著名化学家和物理学家,《中国大百科全书》物理卷和化学卷都收有“克鲁克斯”条目。
他是化学元素铊(第81号Tl)的发现者和辐射计的发明者,他还发明了一种克鲁克斯管,这使得日光灯成为可能,他还发现和研究辐射效应等, 为后来X射线和电子的发现提供了基本实验条件。因对化学和物理学作出重要贡献,被封为爵士。1859年创办并主编《化学新闻》。1863年当选英国皇家学会会员,1913-1915年任皇家学会会长。
华莱士、克鲁克斯、洛奇(S ir Oliver Joseph Lodge,1851-1940,物理学家)、巴雷特( Sir William Fletcher Barrett, 1944-1925,物理学家,灵学研究会早期重要的人物)等对彼此所做的工作都熟悉。1898年有人采访华莱士时,他提到,克鲁克斯在实验室中多年从事的实验获得极大成功,而洛奇和巴雷特的研究获得部分成功。克鲁克斯从1869年(37岁)时,开始随马歇尔夫人参加降神会。这位曾对华莱士转向灵学起过重要作用的女人,同样对克鲁克斯施加了影响。克鲁克斯的超科学研究主要有两项。第一项是与奇人霍姆( Daniel Dunglas Home,. 1833-1886)合作进行的, 颇像20世纪90年代高能物理所及清华大学的科学家与严新合作的研究。霍姆生于苏格兰的爱丁堡附近,很小的时候就到了新英格兰,同收养他的叔叔在一起生活。17岁时他看见母亲死去的影像,据说不久就得到证实。从这以后,房间经常有奇怪的声音,家具莫名其妙地移动。他叔叔认为霍母将魔鬼引入家中,遂把他赶出家门。霍母开始与朋友生活在一起并为他们主持降神会。早期就很相信他的人物有纽约最高法院的埃德蒙德( Judge John Edmunds)和前文提到的宾州大学化学荣誉教授黑尔
霍姆在公开表演中从未失手,但私下表演却多次被发现作伪。据说霍姆主持降神会从未收授钱财。1878年霍姆撰写《唯灵论的光影》一书,攻击某些灵媒作假,而他本人也愿意接受严格的科学测试。超心理学博士米什拉夫( Jeffrey Mishlove)博士说, 霍姆展示了对特异功能、知识的宗教般的尊严,他一生都有着一种科学好奇心并寻求理性解释。但是,霍姆却接受他富有的庇护人的礼物,如同中国的张宝胜接受多辆豪华轿车的礼物。不过,宝胜的受宠程度还不及当年的霍姆。拿破仑三世帮助了霍姆唯一的妹妹,俄国沙皇亚力山大赞助了霍姆的婚礼。他为巴伐利亚国王、沃尔登堡(位于原西德的一个国家)国王、德王威廉一世,以及欧洲的其他王公贵族,主持过降神会。知识界名流也经常求助于他。1868年霍姆与大西洋电缆分司的总工程师瓦雷( Cromwell Varley)做实验。他们办了50次降神会,研究报告1871年发表,声称证明了许多奇特的意念致动现象。正是这份报告促使克鲁克斯亲自考察霍姆。克鲁克斯向皇家学会提交了两篇实验论文,试图鼓励对此现象的更大规模的调查研究,他认为这些现象是由心灵力( a psychic force)引起的。但是,皇家学会的秘书拒绝发表论文,而且拒绝见证他的实验。陆祖荫、李升平、严新等人的多篇研究报告也有差不多的境遇,虽有大科学家钱学森、贝时璋和赵忠尧等极力推荐,最后只在中国上海的《自然杂志》上发表出来,那一阵子《自然杂志》成了超科学杂志,声誉扫地。
克鲁克斯的第二项超科学研究是与灵媒小姐库克( Florence Cook)合作完成的。从1873年12月起,他们持续5个月表演降神会。降神会的过程通常是这样的:库克小姐走进一间小室,进入灵魂附体状态。过一会,小室中走出一位身穿白色长衣、戴头巾的女姓,据称是凯蒂金( Katie King)显灵。克鲁克斯看到这一幕并且拍摄了40多张照片。克鲁克斯对库克小姐观察了3 年,并在自己家中的实验室里细致研究了数月。有些持怀疑态度的人说,那位凯蒂·金同库克小姐实在太相象了。克鲁克斯也承认两人相似,但坚持认为她们有重要差别:“在我家里我看到,凯蒂比库克高6英寸。 昨晚,他赤足,在不踮脚尖的情况下还要比库克小姐高出4英寸半。 昨晚凯蒂的脖颈是露出来的,她的皮肤无论看起来还是触摸起来都十分光滑,而库克小姐颈上有一大块疤,清晰可见,而且触摸起来会觉得粗糙不平。凯蒂的耳垂上没有穿孔,而库克小姐喜爱戴耳环。”(据海曼和米什拉夫)实际上这都是些模糊的描述,没有任何科学意义,但克鲁克斯完全相信库克小姐不会作假。这位灵媒小姐与克鲁克斯保持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她“尽情地向克鲁克斯先生谈‘她过去生活中的一些痛苦经验’,让他拥抱她,以便相信她的坚固的物质性,让他察看她每分钟的脉搏次数和呼吸次数,最后还让她自己和克鲁克斯先生并排照相。”(恩格斯,40页)特里弗·霍尔收集到一大堆证据,“其中有一些是新近才披露出来的,表明克鲁克斯与库克小姐有私通行为,说他挺身而出为库克小姐的显灵表演的真实性担保,是为了保持与她的暧昧关系。”(海曼,120页)另据新发现的材料,克鲁克斯知道女神媒玛丽·肖尔丝的作伪行为,但“他已保证不去揭露玛丽的欺骗行为,即使对她的母亲,因为一旦把如此厚颜无耻的骗局公之于众,真理的形象必定会遭到非常重大的损害。”(海曼,121页)20世纪末中国神功界不断作伪,相信者也不是不知道,但不愿意揭露,因为这有可能损害“真理的形象”。但是即使在当时,也有人不相信会有那么多奇迹,包括一些唯灵论者。古比太太后来的丈夫福尔克曼就怀疑凯蒂是不是库克本人。一次降神会上,福尔克曼突然拦腰抱住它(凯蒂),看它是不是库克。这时场面乱了起来,瓦斯灯被熄来。过了一阵重新安静下来,神灵也不见了,库克小姐仍然被捆着,不省人事地躺在原来的角落里。福尔克曼坚持说,他抱住的是库克小姐而不是别人。其实只要观众足够礼貌,像克鲁克斯一样相信库克,法术就很好理解,稍有一些魔术技巧就可以演出这一些把戏。类似库克的表演在美国也上演着,“凯蒂们”也照样出现,但在费城的一次降神会上,女主角因报酬不够多而罢了工。怀疑者探寻她的踪迹,“在一个公寓里发现了她,她是一个毫无疑问的有血有肉的年青女人,占有了赠送给神灵的一切礼物。”(恩格斯,41页)超心理学博士米什拉夫另有评论:“批评者假定克鲁克斯自己被愚弄了,但是很难坚持认为克鲁克斯这样重量级的科学人物会被廉价的小把戏所欺骗。他们声称克鲁克斯卷入与库克小姐的浪漫故事,他为她的现象作证是为了保护她的声誉,并隐藏他与她的感情纠葛。可是,即使这是真的,还有其它一些事情没有解决。如果克鲁克斯与库克小姐有染,那时她只有15岁,此种假说也不能解释他所报告的与霍姆和福克斯姐妹(Margaret and Kate Fox)有关的现象。这也不能解释其他许多杰出科学家就同样的现象所做的研究。不过,实验者被指控做假这些事继续缠绕着心灵研究,只要人们通过定期的情节公开曝光而对做假的期望获得加强,这些麻烦就会继续下去。”(米什拉夫,1992年)问题是,对于做假者,公众是应当放松警惕呢还是要加强戒备?好比对于一个习惯偷盗者,你被他偷了若干次,下次见到他应以怎样的态度看待他。他的确有可能不再偷盗了,但也可能仍然会继续。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在谈论科学事物,而不是一般的商业行为,科学中一次做假意味着所有的信用都将被取消,毕竟科学也是靠信任和诚实来维持的。科学“警察”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至少第一次见面不会“强行搜身”,“无罪推论”在此适用。但是一旦发现什么不对头,一旦某个科学家留下了“犯罪记录”,事情就完全不同了。此时怀疑和“有罪推论”就不可避免。人们不知道,是否还有比这更公平的办法。也许这是粗放性的不够合理的处理方式,但是世界上所有信用制度都是这样运作的,信用调查局也可能出错,但通常是对的。补充一点,福克斯姐妹自1848年开始神迹表演后,于1888年公开承认欺骗行为,并签名发表了坦白书。不过,这段故事,灵学家及其信仰者却很少提起,也不愿意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1913年克鲁克斯当上皇家学会主席后,为了避免学界的反对,他不愿再公开谈论灵学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