僭主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僭主,是古希腊独有的统治者称号,是指通过政变或其他暴力手段夺取政权的独裁者。古希腊很多城邦、如雅典、阿果斯、科林斯、叙拉古等都曾出现过僭主。起初,僭主一词并无贬义,历史上有些僭主还曾推行社会改革,但后来此名称逐渐带有贬义,并演变为暴君的意思。

简介

僭主是指那些未经过当时合法的政治推选程序而进行统治的人。他们一般都是贵族
希腊僭主

希腊僭主

出身。在古代希腊,僭主是一个意义比较含混的名词。

词语出处

初见于公元前7世纪,是国王(巴西列斯)的同义词。但在古希腊散文中,这个名词主要指违宪夺取政权或继承政权的统治者。公元前10~ 前9世纪,君主制是希腊国家中常用的政体形式。后来出现代替君主制的贵族制 ,但在公元前7世纪还不盛行 ,因此野心家们就有机会用被压迫者的名义来夺取政权。不过他们通常是支持平民而反对贵族特权阶级的,因而——虽然并不总是如此——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来。僭主(Tyrant),从来是史不绝书的。在古希腊早期,这个词用来指代那些未经合法程序而取得政权的人,“僭”,在中文里与“拟”相通,《广雅·释诂四》:“僭,拟也”。下拟于上,称为僭或者僭越。通过僭越的途径取得政权的人往往比世袭制下的君王更加残暴无情,而后多将这个词译为“暴君”。但这与君主制下的暴君又不能区分,因为严格来讲,僭主还不是“君”。就像上述故事里读书当了官的人还不是世家,到了第二代才算世家子弟。在古希腊的公元前7世纪初贵族政治开始解体之后一段时间,被称为“僭主时代”。对比那些此起彼伏的希腊僭主们,可以得出一个定义,所谓僭主就是那些完全无视过去的任何政体及其传承、而凭借强权取得统治地位的独裁者。

基本特点

名义

希腊的僭主都不称王(巴西琉斯)。他们是事实上的专制君主,他们都用一些谦逊的称号,如‘终身执政官’、‘全权将军’等”。 然而,僭主虽然是事实上的王,但他们却始终不能完全替代真正的“王”而具有合法性和正当性,因为希腊的王权“起源于宗教色彩浓厚的古代,王权周围围绕有神佑的光轮”。僭主始终被人们视为政权的篡夺者,始终都是不合法的王。

形式

这在上面的“含义”部分已做了表述,一是具有强大的力量;二是实行无限制的专制统治。

实质

如前所述,僭主独立于两大阶级之外,压制贵族的利益,给平民施以一定的好处,从而缩小两大阶级之间的贫富差距和其他利益上的差距。只有这个特征才最好地体现出僭主政治的“中介”地位。

评价

“僭主”是不合法的政权篡夺者。僭主政治指用武力夺取政权而建立的个人独裁统治。公元前7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希腊各城邦普遍地实行这种政权形式。
僭主在位期间,为稳定社会秩序,巩固统治地位,一般都专制独裁,同时实行鼓励工商业发展和奖掖文化的政策。
贡斯当在攻击拿破仑的著名小册子《征服的精神和僭主政治及其与欧洲文明的关系》中指出,僭主政治绝对专制主义更可怕。“专制政治排除所有形式的自由;僭主政治需要这些自由的形式,以便证明它的颠覆活动是正当的,但是它在盗用它们的时候,又亵读了它们。”如果用一个最简单的对比来概括二者的不同的话,专制主义仅仅是对人的奴役与压迫,而僭主政治则是对人性的摧残。它不仅蹂躏人的肉体,而且蹂躏、扭曲、折磨其心灵:
“专制政治靠沉默的手段统治,并且它留给了人们沉默的权利;僭主政治则强迫人们讲话,它一直追查到他的思想最隐秘的栖身之处,迫使他对自己的良心撒谎,从而剥夺了被压迫者最后这一点安慰。”
这样做的必然后果是,人们不仅被压迫、被奴役,而且被剥夺了人的尊严,剥夺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最根本的特征,使人堕落到一种非人的地步。贡斯当写道:
“如果一个民族只是被征服而没有堕落,那么它的处境还有改善的可能;幸运的机会一旦出现,它不会辜负这种机会:专制政治至少给人类留下了这种机会。腓力二世的统治和阿尔巴大公的绞架都没有使勇敢的荷兰人堕落;但僭主政治在压迫一个民族的同时还要使它堕落。它要使它习惯于践踏自己过去尊敬的东西,奉承自己过去瞧不起的东西,它还使它作践自己,而且,无论僭主政治多么短命,它都会使所有的自由和所有的改良变得不可能——即使在它垮台之后,康茂德被推翻了,但古罗马近卫军把帝国拍卖了,而人民服从了买主。”
——李强先生《贡斯当与现代自由主义》
对于古希腊人而言,“Tyrant”一词不一定意味着残忍或滥用权力的暴君,而仅仅是指某位手握强权的僭主。我们所指的僭主是指那些在公元前 6 世纪或 7 世纪中产阶级暴动时,接管诸多希腊城邦并推翻贵族统治的人。在多数情况下,他们的目标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他们实施了许多雄心勃勃的计划,建造公共建筑为贫穷的公民提供就业与生活设施。部分最为著名的僭主包括科林斯的塞浦瑟路斯(以及后来他的儿子佩里安德)、西锡安的克勒斯塞涅斯、阿戈斯的菲顿、萨摩斯的波利克拉特斯以及雅典的佩西司特拉托斯及其儿子希庇亚斯等。
但僭主统治面临着不确定性,他们时刻处于贵族的威胁之下,贵族经常在其盟友——强大的斯巴达人的帮助下,不顾一切地想要复辟。公元前510年,斯巴达人放逐了希庇亚斯,他是最后仅剩的僭主之一。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并未能恢复贵族的权力,而是为缔造第一个民主国家铺平了道路。

第一个

公元前560年,庇西特拉图雅典建立僭主政体 ,他是雅典历史上第一个僭主。他的儿子希庇亚斯在公元前510年被斯巴达王克莱奥梅尼一世驱逐 。最有名的僭主国家是约公元前650年库普赛罗斯在科林斯和奥萨戈拉斯在西锡安建立的。亚洲希腊也有僭主,名声最大的是米利都色拉西布洛斯(约前600)。波斯人愿意让僭主去统治他们在约公元前540年左右所征服的安纳托利亚各希腊城邦。叙拉古的狄奥尼西奥斯一世为所有僭主中最强大的一个,他是在公元前 405年一次迦太基侵略危机中初次建立他的统治的。在希腊化时期,有些僭主把政权建立在阶级感情上,还有一些则是外国的傀儡。一些伟大的僭主都是艺术保护人,建设家,他们对于由贵族政治过渡到民主宪法往往作出一些贡献。

著名人物

著名僭主是科林斯的佩里安德雅典的庇西特拉图。
希腊人在向外扩张的同时,也不断发展内部各地区间的交往。以宗教活动为主要
古希腊神庙

古希腊神庙

内容的许多“近邻同盟”的建立,奥林匹亚、德尔斐等逐渐具有全希腊意义的宗教中心和竞技中心的产生和发展,促进了希腊人之间的相互了解和经济、文化交流。城邦之间也发生过不同性质的战争,包括斯巴达征服美塞尼亚那样的希腊人奴役希腊人的战争。
公元前 7世纪中叶以后,重装步兵逐渐成为各城邦公民兵的主要兵种。兵制的变革对城邦政治和社会发展都有影响。贫富分化加剧引起的平民反对氏族贵族剥削、奴役以及政治上的垄断地位的斗争,以奴役外族人为主的奴隶占有制的发展,使许多城邦的阶级结构和社会、政治制度发生了变化。其突出表现为斯巴达的“平等者公社”的形成,以及 僭主政治在许多城邦的兴衰。同时出现了一些用成文法规定城邦基本制度的“立法者”的活动,如斯巴达的利库尔戈斯(一译“莱库古”)改革、雅典梭伦改革克利斯提尼改革。除由波斯人扶植的一些 僭主外,在公元前7和前6世纪的希腊,“ 僭主”一词系指非通过选举上台执政的人,他们大多得到公民中下层群众的支持,采取一些有利于下层群众、削弱氏族贵族势力和影响、促进经济和文化发展的措施。最 著名僭主是科林斯的佩里安德和雅典的庇西特拉图。

傀儡僭主

公元前404年斯巴达国王吕西斯特拉图[Lysistratus]占领雅典时,他在那里建立了 一个寡头政治的傀儡政府,处于斯巴达的保护下,称作三十 僭主。三十 僭主柏拉图的 两个舅舅领导,才华横溢的克里蒂亚斯〔Critias」和年轻得多的查米德斯[Charmides]。
在他们恐怖统治的八个月中,三十 僭主杀死了许多雅典公民——几乎比战争最后十年中 斯巴达军队杀死的雅典人还多(梅耶尔〔Eduard Meyer,1884-1902〕,《古代史》〔 =Geschichte des Altertums〕第4版,斯图加特,1953-1958年,第五卷,第34页)。
但是在公元前403年,柏拉图24岁的时候,克里蒂亚斯和斯巴达驻军受到卷土重来的民 主派的攻击并被击败。民主派最初只有七十人,由色拉西布洛斯〔Thrasybulus〕和阿 尼图斯〔Anytus〕领导,他们首先占据比雷埃夫斯,柏拉图的两个舅舅在那里阵亡。有 一段时间,他们的寡头政治的追随者在雅典继续恐怖统治,但是他们的军队处于混乱和 瓦解状态。在证明自己无能力统治之后,他们最终被他们的斯巴达保护者所抛弃,斯巴达保护者与民主派订立了一个条约。这项和平的条约重建了雅典的民主政体。因此民主
的政体形式在最严峻的考验下证明了它的优势的力量,甚至它的敌人在几年之后也开始 认为它是不可战胜的。
恢复的民主国家一重新建立正常的法律状态,就为“毒害青年罪”对苏格拉底提出 诉讼;它的意思十分清楚:他被指控毒害了亚西比德「Alcibiades〕、克里蒂亚斯和查 米德斯,人们认为他们应对雅典的战败和三十 僭主的血腥统治负责。在他的辩护中,苏 格拉底强调他不赞成三十 僭主的政策,他曾冒生命危险公然反抗他们把他牵连到一件罪 行中的企图。他也说明他宁死也不愿被阻止向青年自由表达他的思想。因为被判决有罪, 他成为言论自由权的第一个殉难者。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