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连暲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傅连暲(1894-1968),原名傅日新。福建省长汀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新中国卫生事业的创始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生平概况

傅连暲,1916年毕业于福建汀州亚盛医科学校,任汀州红十字协会主任医师。1920年转到亚盛医校任教,
傅连暲 傅连暲
并兼汀州福音医院医生。1925年任汀州福音医院院长。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1933年任中央红色医院院长兼红色医务学校校长,中华苏维埃国家医院院长。1934年随中央红军参加了长征。长征到达延安后,任陕北中央苏维埃医院院长。抗日战争时期,任延安中央总卫生处处长兼中央医院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卫生部副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第一副部长,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副部长。曾兼任中华医学会会长。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三、四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候补代表,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大事年表

民国时期

傅连暲,1894年9月生于长汀县河田乡伯公岭村。傅连暲因父母流落到汀州城谋生,从小随父母加入了基督教会并 入读教会学校
1911年中学毕业后者入汀州福音医院附设的“亚盛顿医馆”。
傅连暲及其就读的中西中学 傅连暲及其就读的中西中学
1915年冬“医馆”毕业,被聘为订州八县旅行医生、汀州红十字会主任医师、福音医院医生和“亚盛顿医馆”教员兼汀州省立七中与汀州女子师范学校校医。

土地革命时期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签名通电反对英、日帝国主义,被推举为福音医院院长。
1927年9月南昌起义军途经汀州时,发动汀州所有医务人员成立“合组医院”,无偿医治徐特立、陈庆等300多名伤病员。此后,以其社会职业作掩护,积极从事革命工作。
1929年3月,红四军入闽解放汀州城后,领导福音医院大量收治红军伤病员。
1931年后,在订州先后创办中国工农红军中央看护学校、中央红色医务学校,并任校长,为苏维埃政府和红军培训了一大批医护人员。
1933年初参加红军,将原福音医院迁至瑞金改建为中央红色医院,任院长。此后,兼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医院院长。
1934年10月带病参加长征。长征途中,克服重重困难,为红军伤病员服务,为女红军接生,还为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中央领导治病保健。过草地时,还举办了一个医疗培训班。到达陕北后,于1937年1月奉
傅连暲 傅连暲
命在延安组建中央苏维埃医院,任院长。

抗日战争时期

1937年红军整编后,任陕甘宁边区医院院长。
1938年9月,经毛泽东和陈云介绍参加了中央党训班,后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冬担任中央总卫生处处长兼中央医院院长。

解放战争时期

1945年5月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10月任中央军委总卫生部副部长,并继续负责中央领导的保健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卫生部副部长,中央军委总后卫生部第一副部长。

新中国初期

1950年8月,当选并连任三届中华医学会理事长。是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全国政协第
傅连暲(左) 傅连暲(左)
二、第三届常务委员。

文革时期

文化大革命”中,遭受林彪、“四人帮”的残酷迫害,1968年3月29日含恨死于秦城监狱
1973年11月,经毛泽东批示,并经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追认为革命烈士
1975年7月经中央军委批准恢复名誉。9月,解放军总后勤部为他举行了安灵仪文。

改革开放后

1978年11月22日,经党中央批准,总后勤部在首都体育馆召开万人大会,公开为傅连暲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悬壶济世杏林人

球场受伤偶得学医机会

傅连暲的家乡在福建省长汀县河田伯公岭乡,他出生那天正是1894年农历中秋节。傅连暲的父亲是个基督
三十年代的汀州 三十年代的汀州
徒,他把少年傅连暲送进教会学校读书。傅连暲爱好体育,参加了学校的足球队。一次,学校举行足球比赛,傅连暲所在的队与高年级对决,教会的知名人士都来观看。当比赛进行到下半场时,场上的气氛达到了白热化。对方一名队员带球猛冲,傅连暲上前阻截,对方球员突然猛力起脚,足球像炮弹一样朝傅连暲飞来,傅连暲躲闪不及,足球正中他的面门,他当即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失去知觉。在场观看比赛的福音医院院长、英国人赖查理和加拿大医生米其尔立即跑上前去,将傅连暲扶起,替他进行按摩。傅连暲慢慢苏醒过来,睁眼看着这两个外国人。赖查理看着这张流着汗水的红扑扑的脸蛋,笑着说:“以后还踢球吗?”傅连暲坚定的答道:“当然还踢。”赖查理被这个孩子的勇敢精神所打动,问到:“你想学医吗?”傅连暲垂下头:“我家没有钱。”“不要紧,我来帮助你!”赖查理记下了傅连暲的名字。
第二天,傅连暲被赖查理带到福音医院,从此走上了从医道路。傅连暲心地善良,学习刻苦,24岁时凭借着医德和医术,成了福音医院的挂牌医生,并被推举为汀州红十字会的医生。这时的傅连暲身穿西服,脚登皮鞋,成了当地享有盛誉的头面人物。

出任福音医院院长

福音医院 福音医院
傅连暲有个侄女叫傅维玉,在一所中学里任英语教师,她常常将一些诸如《新青年》、《共产主义人生观》、《赤都心史》一类的杂志和书籍带回家中,除自己阅读外,还让傅连暲阅读。1925年,轰轰烈烈的五卅运动爆发了,这是一场席卷全国的反帝风暴,就连处于闽西崇山峻岭中的汀州城,也无法躲过她的洗礼。汀州城里包括教会学校在内所有学校都沸沸起来,福音医院的院长赖查理,看到如此声势浩大的反帝运动,惊恐万状,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悄悄出逃,离开汀州,避往厦门
五卅运动过后,人们仍然需要福音医院,他们见赖查理不敢回来,便一致推举傅连暲出任院长,傅连暲肩负着贫苦乡亲的重托,走上了院长的岗位。

保住陈赓的一条腿

1927年秋天,一个消息传入傅连暲的耳中;共产党人周恩来、朱德、叶挺贺龙恽代英、刘伯承、郭沫若等人,在南昌发动起义,打响了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起义队伍正在国民党军队的追剿中南下,向潮汕地区进军。傅连暲心头一震,心想:汀州位于南昌通往潮汕地区的最近路途上,起义队伍有可能经过这
陈赓 陈赓
里,现在正值炎热的夏天,经过激烈战斗的起义将士,必定有大量的伤员需要救治,我何不赶快作好接收伤员的准备。于是,他和汀州全城的医生们约好,有伤员来,就以福音医院为中心,成立合组医院。
8月下旬,起义部队和国民党军在江西的壬田和会昌先后打了两个大仗,起义部队的300多个伤员被送到汀州,傅连暲夜以继日地为他们做手术。几天后,傅连暲正在家中吃饭,一位护士急匆匆地跑来告诉他,说一位起义部队营长腿骨被子弹打断,住在医院附近的新安楼,需要赶快救治。傅连暲连忙放下碗筷,跑步来到病房。只见一位20多岁的英俊青年,躺卧在病床上,他的脸因腿部流血过多而变得焦黄,身体十分虚弱。伤腿肿得很粗,红而发亮。可这位青年营长毫不在乎,仍然与护士交谈,不时发出朗朗的笑声。
傅连暲仔细地察看伤情,随他而来的另一位医生小声说道:“不锯掉是不行了。”青年营长闻听此话,猛地抬起头:“傅医生,不能锯!我是一个革命军人,在战场上不能没有腿!”傅连暲犹像地说:“可是,不截肢会危及你的生命。”青年营长毅然说道:“医生,我的生命就是战斗,如果不能战斗我还要生命做什么!”
傅连暲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震撼人心的话语,他点点头,决定冒着风险保住这条腿。随后,他采取保守疗法,每天用“由素”消毒,用夹板固定,同时把新鲜牛奶让给青年营长喝,以增加抵抗力。
两个月后,青年营长的腿奇迹般地好转起来。出院的那天,他紧紧握着傅连暲的手,激动地说:“谢谢你,傅医生,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同情革命、爱护革命战士的医生,”傅连暲依依不舍地目送他走远。这位青年营长不是别人,就是后来威震中原的大将陈赓。许多年以后,陈赓仍然心怀对傅连暲的感激之情,即使在去世之前,他也没有忘记叮嘱家人:“每年中秋,一定不要忘记给傅医生祝寿。”

给红军种牛痘

1929年3月14日清晨,一阵激烈的枪声将傅连暲从梦中惊醒,他立即穿起衣服跑出家门。大街上已经有许
傅连暲和苏联外科医生 傅连暲和苏联外科医生
多人在跑动,他拦住一个熟悉的人问道:出什么事了?”这人喜形于色地说:红军打过来了,打死了军阀郭凤鸣,为汀州除了一害。”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多,形成了一股人流,向南寨广场涌去。
南寨广场是一块宽敞的草坪,中间有一个土台子,是平时演戏的地方。这时,广场已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土台子周围站了许多红军的官兵,其中一位脸色黝黑、身体健壮的中年军官健步走上土台,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红4军军长朱德。他大声宣布道:“大家静一静,请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红4军党代表毛泽东同志讲话。”
听到“毛泽东”三个字,傅连暲感到十分亲切,因为在这之前,徐特立多次跟他谈到过毛泽东。在瞿秋白为《湘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写的序言中,也见到了这样的话:“中国的革命者个个都应当读一读毛泽东这本书。”所以,毛泽东的名字在傅连暲的脑海中已经形成了深刻的印象,他没想到在这里竟能亲眼见到这位了不起的人物。
在一片掌声中,毛泽东走上台子。他有力地挥动着手臂,用浓浓的湖南口音,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令每一个在场的人都感到无比兴奋。几十年以后,巳是将军的傅连暲在谈到对毛泽东的第一印象时说:“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就觉得他身上有一种魅力,使你见上一面,水远不能忘怀。”
回到医院后,毛泽东的身影总在傅连暲眼前晃动。一天,他在巡视红军伤员时,他的助手陈炳辉匆匆跑来,对他附耳说:“毛委员、朱军长来了!”傅连暲忙转身准备迎接,他还没跑出几步,毛泽东和朱德已经来到他的跟前。毛泽东握住他的手说:“你就是傅连暲医生吧,我早就听说过你的事了。”朱德也说:“前年南昌起义部队经过这里,你可帮了大忙了,我们真要好好谢谢你!”傅连暲连忙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随后,他领着毛泽东和朱德视察了病房,边走边说:“本地正流行天花,我建议红军全体将士都来这里种一次牛痘。”毛泽东高兴地说:“好啊!我看就让朱军长带个头。”朱德笑笑说:“我带头,全军都来种牛痘。不过,又要麻烦你傅医生了。”第二天,在毛泽东和朱德的带领下,红军官兵排成长长的队伍,来到福音医院。在短短的几天中,傅连暲和他的护士们夜以继日,为三千多名红军官兵接种了牛痘。

坚信真理干革命

傅连暲的思想越来越倾向革命了,他把自己当成了红军的一部分。红军内部的每一点变化都牵动着他的
傅连暲长征中使用过的洗眼杯 傅连暲长征中使用过的洗眼杯
心。毛泽 东由于转战而消瘦了,他关切地说:“下次我给你带点补药来,是我自己服用的。”毛泽东却说:“井冈山的南瓜,闽西蕃薯,比什么都好。如果蒋介石的重金买不到我和朱军长的头,我们活得要比他长。”
他看到红军的规模不断扩大,就说:“毛委员,现在根据地的局面打开了,红军很需要医院。福音医晚的名字不好听,带有西方帝国主义的色彩,我看就改成红军医院吧!”毛泽东想了想说,“你不是说福音医院在上海英国汇丰银行有存款吗?药品都是以‘福音医院’的名字进的,改了名字怎么办?我看只要能帮助红军,名字无关紧要。”傅连暲觉得也有道理,就不再要求了。毛泽东顺着话题说:“我从井冈山斗争以来,就很难看到系统的报纸了.你能否利用‘福音医院’的名字订些报纸?”傅连暲说:“这没问题。”
第二天,傅连暲就向上海、广州、香港订购了《申报》、《新闻日报》等四种报纸。后来,在根据地最受封锁的时候,毛泽东也能及时看到报纸。

救治多位将领

1931年下半年,汀州连同整个闽西巳经成了巩固的根据地,福音医院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了。红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被敌机炸伤了腹部,红3军团政委蔡树藩和红12军军长伍中豪等在反“围剿”作战中负伤,都是傅连暲治好的。傅连暲还在毛泽东的建议下办起了红色护士学校,为红军培训了大量的医务人员。
1932年9月,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泽东,从瑞金来到汀州,要休养一个时期,傅
傅连暲长征途中使用的量杯 傅连暲长征途中使用的量杯
连暲非常高兴地将毛泽东安排在老古井傍山的小楼上。毛泽东在休养期间,仍然忘不了工作,他每天都要接待红军战士、地方干部、赤卫队队员等各种各样人员的来访,还要起草文件.经常忙到深夜。傅连暲看着毛泽东清瘦的面容,十分心痛。便向毛泽东提出:“主席,能否在每天下午让我陪你在卧龙北山散散步?”毛泽东欣然接受。从此以后,每天下午5点钟,傅连暲和毛泽东一起准时走上山间小道。

革命决心

卧龙北山在福音医院的后面,虽然山高不过海拔二百米,但背临汀江,景色宜人。特别是满山古松,郁郁葱葱,每当清风袭来,松涛鸣响,别有一番韵味。不知什么时候,古人把这种景致叫做“北山听涛”,列为汀州八景之一。在这样如画的美景中散步,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他们经常站在高高的岩石上,极目远眺,缓缓的汀水流向后方,他们的思绪也随之飞得好远。他们的谈话主题从革命形势,到个人身世,从目前状况,到未来远景。毛泽东渊博的知识涉及到政治、经济、历史、文学、军事,加上他幽默机敏的谈锋,使傅连暲惊叹不已,他默默地想,中国革命有了毛泽东,真是中国人民的幸事。
不久,临时中央政府在毛泽东的建议下,决定将福音医院迁到瑞金,正式成立中央红色医院。傅连暲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心情无法形容。他说服了家人,将全家迁往瑞金,将自己积累多年的全部家产,一并交给医院。当时,中央政府派了170多名运输人员,两个多星期往返数次,才把医院的所有设备、伤病员搬到瑞金,设于叶坪洋岗下村,傅连暲出任了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所红色医院的院长。1933年4月26日,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发表了《红匾送给捐助巨款的傅医生》的文章,称赞傅连暲是“苏区第一模范”。

星夜兼程救治毛泽东

在反“围剿”中,毛泽东日夜操劳,身体十分虚弱。他的健康状况与红军的存亡息息相关。
傅连暲(前排中) 傅连暲(前排中)
1934年9月的一天中午,傅连暲接到张闻天的电话,让他马上去一趟。当傅连暲赶到张闻天的住处时,只见谢觉哉也在那里,他们都表露出了焦急的精神。张闻天一见傅连暲便说:“主席病了,已经好几天了,高烧不退,三天没有进食,你看怎么办?”傅连暲立即回答:“我马上给主席看病!”
从医院到毛泽东的驻地雩都有180里的路程,傅连暲背上药箱,骑上骡子立即出发了。经过一天的急行军。第二天傍晚赶到了雩都。他来不及擦汗就直奔毛泽东的住处。
毛泽东躺在一张简陋的床板上,额上附着一条毛巾,满面通红,颧骨高高地显露出来。听到脚步声,他微微睁开睛睛,用低弱的声音说:“傅医生,你来了!”傅连暲点点头,见主席很虚弱,不敢多问,打开药箱,拿出体温表放进主席的嘴里。5分钟后,他取出体温表一看,呀,整整摄氏41度。经过认真细致的检查,傅连暲断定,主席得的是恶性疟疾。他立即给主席注射了奎宁咖啡因,并叮嘱医助,多给主席喝开水。
当天晚上,傅连暲住在毛泽东的隔壁,这一夜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主席的每一声咳嗽,都令他心神不安。第二天一早他就起来,来到主席的床前,为主席量了体温,发现已经降到了39度,才松了一口气。第三天,席的体温降到了38席,傅连暲才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第四天清晨一大早,他就感觉有人来到了他的床前,他睁眼一看,是主席,便连忙起身。主席示意他不要动:“这几天你辛苦了,多休息一会。”傅连暲忙问:“主席感觉怎么样?”“我已经好了。”主席笑着回答。傅连暲取出体温表,为主席量了一下体温,果然只有37度。

长征途中为陈琮英接生

1934年10月,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五次反“围剿”遭到失败,红军被迫开始长征。
陈琮英 陈琮英
出发之前,傅连暲已经意识到,踏上这条路途,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他把家属留在瑞金,嘱咐了妻子几句话,便匆匆上路了。
傅连暲为许多红军将士治好了伤病,而自己的身体并不十分健康。他曾得过肺结核,出发之前胃病和痔疮又复发了,经常使他疼痛难忍。连续的战斗和奔波,他有好几次出现了昏迷。最严重的一次,他连人带马一起跌进了河里,昏迷不省人事,险些丧命。
一天夜里,任弼时的妻子陈琮英突然要临产,疼得直打滚,傅连暲闻讯赶到,为其接生。漆黑的房子里连一盏油灯也没有,他只好让任弼时用手举着虹烛照明。在微弱摇曳的烛光下,傅连暲安全地将一个新的生命迎接到这个世界上。
艰难的条件下,各种疾病都会发生。一名红军战士患了蛀牙,疼痛难忍,傅连暲决定为其拔掉。麻药已经用完了,傅连暲就想办法,将雪团成小球,放到蛀牙上,等坏牙被冰麻了,实施手术,顺利拔除了坏牙。
长征途中,傅连暲不知道外置了多少伤病情况,一路上他虽然负责朱德的保健,却使周恩来从疾病中恢复了健康,为邵式平、王树声治好了伤寒。为贺子珍接生……在爬雪山,过草地最艰难的时候,他发明了用辣椒驱寒,使一个个生命保存下来,迎来了最后的胜利。

抗战结识白求恩

被毛泽东称为“国际主义战士”的白求恩,是较早来延安的外国友人,也是傅连暲领导的边区医院的第一位外国 医生。白求恩转了大半个中国才来到延安,古老破旧的延安,还是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在古老的建筑当中,街道是清洁的,街上一片蓬勃景象,来来往往的人们好像都知道自己是到哪儿去的。这里没有下水道,可是显然有一个有组织的处置污水的办法。白求恩当然无从知道,延安的整洁环境,也有傅连暲的一份功劳。
在边区医院,傅连暲与白求恩见面了。得知站在面前的院长当年也曾是基督教徒时,白求恩显得惊异且兴
诺尔曼·白求恩 诺尔曼·白求恩
奋:“在遥远的异国他乡,能够碰上信教的同行,真是高兴。”他像个熟人般地哈哈大笑起来,“我也是基督的子孙,我的父亲就是牧师,可是我却追随祖父当了外科医生。”
见面是愉快的,但是接下来就有点难堪了。白求恩对延安的医疗条件之差感到震惊,这是他怎么也想像不到的,什么像样的设备也没有,更不要说药品的缺乏。就是延安一流的医院,他也感到是在开玩笑:“这叫我怎么干?我没有办法干。”他不禁有些怪话。他看到边区医院护士的白衣服不太干净,医生不常剪指甲,医用夹板太厚,镊子有锈斑等,都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No,no,这不行。”他像个威严的检察官,挑出了许多不被看重的毛病。当他听说这个正规医院只分内外两科时,脸上更是没有表情,语气严肃地说:“这简直是对病人不负责任。”陪同的傅连暲虚心地接受着白求恩的批评,连连点头称是。但有些医生和护士却吃不消了,等白求恩一走,气话就接二连三地跑出来:“他也太挑剔了,傅院长怎么也不反驳一下?”
傅连暲耐心地做解释工作:“人家千里迢迢来帮助我们抗日,我们要诚心诚意欢迎他才对。他的话都是对的,挑毛病也是为我们好,我们应不折不扣地接受他的意见,现在做不到的,也要尽量朝他指出的方向努力,把我们的医院办得更好。”一番入情入理的话语,使大家平静下来。此后,傅连暲和白求恩又有多次接触。一次与白求恩长谈时,傅连暲讲了红军医院的建立、长征的艰苦以及延安地区的困难。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靠自己的力量,建立了边区医院。现在只有三个医生,只相当于一个门诊室的规模,这怎么能细分科呢?你提的意见都对,但现在难以做到,我相信以后我们一定会有这样的医院。”傅连暲满怀信心地说。白求恩听了这些推心置腹的话,深受感动,更为中国人的精神所折服:“傅,你说得对,看来我对于医院过分苛求了。”就在这些交往中,傅连暲与白求恩成为了真挚的好朋友。
白求恩在延安只住了短短的三个星期,就在他即将到晋察冀边区去的前夕,他知道傅连暲患有严重的痔疮,提出要为傅连暲动手术。于是他为傅连暲开了刀,在傅连暲身上留下了特有的“纪念”。
1938年9月7日,傅连暲光荣地加入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他曾经写道:我获得了最宝贵的政治生命!那年我已经44岁了,就好像重新获得了青春一样,全身充满了年轻人的热情和兴趣。我感到,跟着党走,活到一百岁也是年轻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年纪大。在我的面前,摆开了一条广阔的光明大道,目标就是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我要朝这个目标,年复一年地向前跑,永不停止。
已到晋绥根据地的白求恩得知入党这一消息后,发自内心地说:“教徒成了共产党,真有意思!我还以为傅医生早已是共产党了。”

人物评价

苏区第一个模范

瑞金中央机关报《红色中华》称赞傅连暲是“苏区第一个模范”。
傅连暲(左) 傅连暲(左)
1964年,郭沫若亦有诗相赠傅连暲:医国先着鞭,从军四十年。长征随领袖,劭德重劳谦。桃李神州遍,刀圭亦代传。古稀今不鲜,攀上九重天。
徐特立1944年赋诗相赠赞傅连暲其功,特节录如下:南昌暴动时,连暲工作始。当时非党员,工作不懈弛。党外拥护党,连暲是典型。精神在实际,作风师列宁。虽无赫赫功,积累等长城。
长征前夕,毛泽东在江西于都患了恶性疟疾,高烧不退。傅连暲骑着骡子从瑞金梅坑走了180多里到了于都,3天之内手到病除。病愈之后的毛泽东高兴地对工作人员说:“我们现代也有华佗,傅医生就是华佗。”

成功的角色转换

从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成长为一个坚定的共产党人;从一个教会医院的医生,成长为一名人民解放军的将军,傅连暲完成了他人生中最有意义的转变。毛泽东说:傅连暲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红色医生”;陈毅说:傅连暲“对党是有功的”;谢觉哉说:“寿人寿国功在党,傅公名应列首榜”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