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西方哲学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传统西方哲学在发展过程中始终受到来自科学和宗教两方面的影响,并据此把西方哲学发展史划分为古代哲学、天主教哲学和近代哲学三个时期,揭示了在哲学的发展历程中,科学与宗教、社会团结和个人自由是如何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与哲学交互作用的。

发展阶段

希腊时期

看看前苏格拉底时期哲学著作的名字,就知道,他们主要是研究宇宙的结构、运行,大体属于宇宙本体方面的,大有科学的土壤的意思,跟东方是不同的,其中,毕达哥拉斯和赫拉克利特是异数:前者对数字有种神秘信仰,有点类似易经和印度数论派的意思;后者的生生不息的思想,和“万物在一定的分寸上燃烧,在一定的分寸上熄灭”,精神实质跟《易经》就更接近了。苏格拉底重在道德上,与孔子相近,从他一下,西方精神就突出了:柏拉图接近宗教,亚里士多德和以后的原子派等等接近科学,以后的智者派可以归于逻辑,新柏拉图派归于宗教

罗马前期

最著名的是《物性论》,这部书很难界定,不妨看作是科学的世界观和科学的人生观的一次尝试吧

罗马后期和整个中世纪

不用说,主要是神学的天下,宗教笼罩一切,这与咱们中国当然是不同的。但是其中像托马斯阿奎那那样的大师,那样的注重逻辑,恐怕只在印度的因明之上,可以说是宗教与逻辑的混合体吧,这样用“脑”来解释“心”,毕竟还不能完全融为一体

文艺复兴

在其前期,布鲁诺是个哲学上的大师,他似乎更近于前苏格拉底,但在他的宇宙论里又有了新柏拉图派的光辉,这种人物在中国历史上,是没有的。文艺复兴本质上是人性的价值复兴,正常复兴的话就近于孔子,矫枉过正的话,就近于杨朱啦。这段时间只是思潮,算不上哲学

启蒙时期

培根的科学,斯宾诺莎的泛神,笛卡尔的哲思,莱布尼茨的单子。其中只有斯宾诺莎值得一提,这个人人品很伟大,不信传统的上帝,但有无与伦比的宗教情绪,在东西方都很罕见。但启蒙以后,科学精神迅速飙升

德国古典哲学

西方哲学的重头戏。但,康德的第一批判,说到底,就是佛家所说的“唯识所现”,二三批判是东方绝对没有的,纯粹实践理性的道德自律,呵呵,东方谁的思维走这条路?没有,黑格尔,费希特,谢林,都走的是理性自律的路子,也就是自我逻辑的路子,东方没有

叔本华和尼采

前一个类似于佛教的小乘,由诸法无我和有漏皆苦,最后归到究竟涅槃;尼采呢,在逻辑上说反叔本华之所为,可以看作是由‘假观’进展到‘中观’,但他是真的矫枉过正了,走到了极端,成了酒神哲学了

尼采以后

派别纷繁。柏格森似乎赫拉克利特,实用主义不用说,逻辑实证主义,逻辑原子主义,语言分析,精神分析等等,走向细枝末节,只有现象学和存在主义是其中绝对的重镇,我想,这两种思潮,有点与东方思维方式相互呼应的意思,这个意思才是这两个思潮的历史意义,也就是心脑和一的思维方式,胡塞尔做的是从逻辑上,也就是从西方哲学的心脏里出发,无形中为此转变作了导向;在海德格尔那里,尤其是后期文章里,完全明显了;梅洛庞帝还在认识论里兜圈子,不过也是西方哲学体系里必然要走的一步;萨特思想历经好几个阶段,但就终极意义看也不外此,与其说他是哲学家,倒不如直接说他是思想家现代西方哲学是19世纪中叶以来主要流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各种哲学流派的总称。
现代西方哲学一般指黑格尔之后至今的西方哲学。它的特点是新流派众多、思想方式变化深刻、与现代科技与人文众学科的关系密切、对中国的现实思潮影响巨大、与未来哲学的发展息息相关。
首先,自黑格尔之后,出现了唯意志主义、实证主义、新康德主义、直觉主义、分析哲学、现象学、存在主义、解释学、西方马克思主义、实用主义、结构主义、解构主义等新流派,在这些大的流派之中又有相当多的分支,比如现象学中,几乎每一位大思想家都可独自立派。
它们带来了西方哲学两千年来最为深刻的思想方式的变革:反形而上学、反基础主义、反主体主义、向语言的转向,对境域的关注,等等,令人耳目一新,极大地丰富了人的哲学思维。这种变化使得现代西方哲学具有了很强的向其他学科渗透、与之交叉的能力,以及建立新的次级学科的能力,比如科学哲学、环境伦理学、医学伦理学等。
所以,现代西方哲学与科学技术与不少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学科和文学艺术实践之间形成了更为密切的互动关系。而且,由于思想方式的转变,相比于传统西方哲学,现代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的距离拉近,有了更多的、更深入的对话可能。
此外,现代西方哲学是活着的、还在不断出新的,在当今这种全球化的形势中,对中国的各种思潮有着巨大和持久的影响。改革开放以来,这种“西学东渐”的现象屡屡出现,并势将不断出现。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在未来哲学的塑造中,现代西方哲学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时代背景

19世纪中叶,欧洲资本主义制度最后确立。19世纪末,资本主义已从自由竞争阶段进入垄断阶段。20世纪初,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标志着人类历史进入社会主义革命的新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社会出现了短暂的经济繁荣,继之而来的则是经济停滞和社会动荡以及与之相应的各种社会矛盾和精神危机的深化。一般说来,这个时期的各种矛盾和危机,都直接或间接地反映在现代西方各流派的哲学之中。
在这段时期里,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在西方得到了巨大发展。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演绎逻辑的形式化使数理逻辑成为科学知识系统化和哲学研究的重要手段;物理学中相继出现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引起了科学技术的革命,使科学概念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表明人类的认识在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两方面都有很大的进步。20世纪60~70年代出现的科学技术革命,更加扩大了人类知识的领域,呈现出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综合化、整体化的趋势。现代自然科学发展的新特征,也在现代西方各哲学流派中得到不同程度的反映。

基本特征

现代西方哲学与传统的哲学相比,具有自己的时代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经验论由盛而衰,理性论逐步抬头
在经验论与理性论(即唯理论)的长期论争中,经验论由盛而衰,理性论有抬头的迹象。从20世纪初到50年代末期,在英美哲学界一直占统治地位的,是由A.孔德开始,由B.A.W.罗素发展起来的分析经验论(见分析哲学)。实用主义以及欧洲大陆的其他一些哲学流派也倾向于经验论。这一时期,理性论仅仅在新经院哲学(见新托马斯主义)中还有点影响。但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60年代在法国兴起的结构主义运动,力图恢复理性论在现代哲学中的地位。而对经验论最沉重的打击,是来自心理学方面。蓬勃发展起来的认识心理学派,给理性论提供了反驳经验论的最有力证据。按照认知学的看法,心灵完全不是一块白板,即使最简单的知觉也受认知作用的影响,决不是单纯接受来自外界的刺激。一个意象更是信息储存与检索的复杂操作,经验论者所设想的那种纯粹的经验或观察并不存在,人们在对外界事物的认识中,认知的模式或范式起着决定的作用。
科学实在论根据新的物理实验结果对经验论所作的批评,也为理性论的复兴提供了有力的理论依据。经验论者不仅忽视了心灵或理性的作用,而且还否认或怀疑外物,即那些不可观察的“理论对象”的存在,并以可观察性作为实在性的标准。大多数科学实在论者反对经验论主张的这种观点,有些实在论者还提出了相反的看法,认为科学哲学中最后的裁判员不是理论,而是实验,不是我们怎样思想,而是我们如何行动。在他们看来,能够产生效果的理论对象,即使本身是不可观察的,我们也不能不承认它们是实在的。经验论和理性论在现代西方哲学中的易位,也是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
19世纪中叶以前,近代科学明显地对经验论有利。然而现代科学并不支持经验论,由于哲学家和科学家们长期囿于经验论的传统,他们往往试图从经验论立场解释新的科学发现。随着现代科学中理性论再度被重视,导致它在现代西方哲学中的复兴。这样,结构、整体、范式等,便代替逻辑原子、感觉资料、观察语句而成为最流行的哲学概念。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