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会计 accounting | accountant | accountancy | ...

会稽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会稽,古地名,故吴越地,会稽因绍兴会稽山得名。癸未,八岁,即公元前2198年,大禹大会诸侯于此。绍兴的会稽山,原来叫做茅山,因为大禹当初召集了全国的诸侯来,“大会计,爵有德,封有功”,禹会后病死而葬于此,为纪念大禹的功绩,诸侯“更名茅山曰会稽,会稽者,会计也”。

会稽起源

会稽( kuài jī)因会稽山得名,相传夏禹时即有会稽山之名,会稽会计之意。史记记载了汉时流行的说法:“或言禹会诸侯江南,计功而崩,因葬焉,命曰会稽会稽者,会计也”。《越绝书》外传记地传:“禹始也,忧民救水,到大越,上茅山,大会计,爵有德,封有功,更名茅山曰会稽。”会稽人王充在《论衡》书虚篇中引吴君高之语:“会稽本山名。夏禹巡狩,会计于此山,因以名郡,故曰会稽。”
史记载夏帝少康之庶子无余封于会稽(今绍兴一带),为越国之始祖。战国后期,楚国灭越国,杀越王无强,占据江东。越国王族分散于会稽一带,自立为君长,臣服于楚国

沿革

会稽的成型最早源于会稽郡的建制,后逐步拆分,南宋时会稽成为绍兴属县。
“会稽山阴”指绍兴。

秦代

秦王政二十四年(前223年),秦灭楚。二十五年(前222年),秦将王翦“定荆江南地,降越君,置会稽郡”。此为会稽郡首见于史籍。会稽郡为战国时期越国故地,而吴(今苏州)为越国灭吴国后的首都,经济政治相对发达,因此秦时以吴县(苏州市姑苏区)为治所(相当于首府)。前210年,秦始皇巡游至会稽郡南部属地,今绍兴的“大越”,将其改名为山阴。
会稽郡初置时,领有吴、越两国之地,大致相当于今江苏长江以南、安徽东南、上海西部以及浙江北部。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分会稽郡西部置故鄣郡,其辖境略同于汉代之丹阳郡,大致相当于今南京市、浙江西北一隅及安徽东南之地。

西汉

汉初会稽郡又称吴郡。汉五年(前202年)正月,刘邦徙齐王韩信为楚王,以秦之东海郡会稽郡、泗水郡薛郡陈郡楚国,都下邳,次年废韩信为淮阴侯。汉高帝六年(前201年)正月,立刘贾为荆王,置荆国,领“故东阳郡、鄣郡、吴郡(会稽)五十三县”,相当于今江苏淮河以南、上海市以及浙江省北部。高帝十一年(前196年),荆王贾为淮南王英布兵所杀。次年,立刘濞为吴王,置吴国,领刘贾荆国故地。景帝三年(前154年),平七国之乱,吴王濞兵败身死,吴国除。景帝徙汝南王刘非为江都王,分吴国之东阳郡、鄣郡置江都国。会稽郡则属汉。
汉初,“会稽东接于海,南近诸越,北枕大江,间者阔焉”,领二十余县。其南有闽越,即秦代闽中郡。高帝五年封无诸为闽越王,其领地在今福建一带。惠帝三年(前192年)封闽君 为东海王,建都东瓯,故又称东瓯王,统辖今浙江南部地区。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吴王濞之子刘驹煽动闽越北击东瓯,武帝遣中大夫严助会稽郡兵渡海往救。汉兵未至,闽越已退兵。东瓯王请求举国内迁,武帝将其人口安置于长江、淮河之间。建元六年(前135年),闽越王 反,汉发兵灭闽越,立无诸之孙繇君 为粤繇王,又立郢之弟 余善为东越王。元鼎六年(前111年),东越王余善反。元封元年(前110年)汉兵平定东越,迁其部众于江淮间。其后逃遁山谷的闽越遗民复出,故于闽越故都东冶之地置冶县(在今福州市)。又有东瓯遗民出,昭帝始元二年(前85年)乃于东瓯故地置回浦县
西汉会稽郡领县




县名
守尉治所
县治所在地
王莽改名
备注
郡治(首府)
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
泰德
顺帝时入吴郡为吴郡治所。
曲阿县

江苏省丹阳市一带
风美
旧为云阳县,顺帝时入吴郡。
乌伤县

浙江省金华市境内
乌孝

毗陵县

江苏省常州市境内
毗坛
旧为延陵县,顺帝时入吴郡。
余暨县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境内
余衍

阳羡县

江苏省宜兴市境内

顺帝时入吴郡。

浙江省诸暨市境内
疏虏


江苏省无锡市境内
有锡
顺帝时入吴郡。

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境内

故越王句践之都城,在会稽山之北,故名山阴。东汉迁郡治(首府)于此。

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丹徒镇

顺帝时入吴郡。

浙江省余姚市境内


娄县

江苏省昆山市一带
娄治
顺帝时入吴郡。

浙江省上虞市境内
会稽

海盐县

浙江省平湖市一带
展武
旧为武原乡,有盐官。顺帝时入吴郡。

浙江省嵊州市境内
尽忠

由拳县

浙江省嘉兴市境内

顺帝时入吴郡。
大末县

浙江省衢州市境内
末治


浙江省湖州市境内

顺帝时入吴郡。
句章县

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慈城镇王家坝村



浙江省杭州市市区内
进睦
顺帝时入吴郡。

浙江省宁波市境内

钱唐县
西部都尉治
浙江省杭州市市区内
泉亭
有武林山、武林水。顺帝时入吴郡。
鄮县

浙江省宁波市境内
海治


浙江省富阳市境内
诛岁
顺帝时入吴郡。

福建省福州市市区内

闽越故地。
回浦县
东部都尉治
浙江省台州市境内

东瓯故地。

东汉

汉光武帝建武中改冶县为东冶,又析置候官章帝章和元年,析鄞县回浦乡为章安县,即西汉之回浦县。顺帝永建中,阳羡周嘉等人因会稽郡辖境广大,属县偏远,上书求分郡而治。永建四年(129年),析会稽郡中心发达地区十三县置吴郡会稽郡治吴县属吴郡,故移治于当时较为偏远落后的山阴县(今绍兴)。永和三年(138年),釐章安县东瓯乡置永宁县。此时会稽郡领十五县:山阴、鄮、乌伤、诸暨、余暨、太末、上虞、剡、余姚、句章、章安、东冶、永宁、候官。
献帝时,刘繇及孙策一族先后割据江东,于会稽郡内析置十余县。初平三年(192年),分太末县置新安县,分乌伤县南乡置长山县。兴平二年(195年),分诸暨县置吴宁县。建安元年(196年),孙策分章安县南乡置松阳县,又分候官置建安、汉兴、南平三县。建安四年,分太末县丰安县。建安十年(205年),分建安县上饶县地置建平县。建安二十三年(218年),析太末县遂昌县,析新安县置定阳县。至建安末年,会稽郡至少领有二十六县。

六朝

三国吴时析置始宁县、永康县。太平二年(257年),釐东部临海之地置临海郡;治章安县。永安三年(260年),釐会稽郡南部置建安郡,治建安县。孙皓宝鼎元年(266年),又釐诸暨、剡县以南置东阳郡,治长山县。改会稽之余暨县为永兴县。西晋时,会稽郡仅辖十县:山阴、上虞、余姚、句章、鄞、鄮、始宁、剡、永兴、诸暨。辖境大致相当于今绍兴市、宁波市除宁海、象山的其余地区及杭州市萧山区一带。刘宋、南齐两代无所改置,仍领十县。梁、陈于会稽郡置东扬州。陈祯明元年(587年)改为吴州。

隋唐

开皇九年(589年),灭陈,改东扬州吴州。省并山阴、上虞、始宁、永兴四县置会稽县,省并余姚县、鄞县、鄮县句章县。大业初改为越州。大业三年(607年)改越州为会稽郡,领四县:会稽、句章、剡、诸暨。
唐武德四年(621年)复置越州,领会稽、诸暨、山阴三县。武德七年,以姚州之余姚县来属。次年(625年),废鄞州为鄮县,废嵊州为剡县,并入越州,又省山阴县。仪凤二年(677年),分会稽、诸暨二县复置永兴县,天宝元年改为萧山县。垂拱二年(686年),分会稽县复置山阴县,与会稽县同城而治。天宝元年(742年),改越州为会稽郡,领七县:会稽、山阴、诸暨、余姚、剡、萧山、上虞。乾元元年(758年)复为越州。

宋代

宋高宗建都绍兴,越州改成绍兴,山阴和会稽成了绍兴的属县。

相关诗词

先公惟寓稽山,朝会万国。——晋书
禹会诸侯于会稽,执玉帛者万国。——左传
今之会稽,关河之重,泱泱大邦。——晋书
绍奕世之宏休,兴百年之丕绪。——宋高宗
帝在绍兴府,率百官遥拜二帝。——宋史
今之会稽,昔之关中。——晋元帝
飞翼楼而舞空兮,云镜铸而天低。兹古今之大都会兮,为九牧之冠冕。
我昔曾登会稽顶,逍遥疑在羲皇前。玉京蓬岛置勿问,人间今是地行仙。
八月乘风入会稽,明月楼中吸玉笙。
薄日花光怀杜曲,清流竹色梦山阴。
越溪阆苑繁华地,珠翠烟霞灯影里。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李白
稽山镜水欢游地,犀带金章荣贵身。——白居易
越中蔼蔼繁华地,秦皇峰前禹穴西。——刘禹锡
长安秋雨乃复来,山阴夜雪仍空回。他时乘兴幸告我,请扫门前红叶堆。
会稽王谢两风流,王子沉沦谢女愁。归思若随文字在,路傍空为感千秋。
大海之西浙河东,是曰会稽夏后封。地平天成五千载,职贡长与中华通。
洞天石室神仙宫,香炉紫气腾芙蓉。禹穴窈窕潜蛟龙,玉书金简今无踪。
爰升州而为府兮,冠绍兴之大号。举大享之上仪兮,即行阙而蒇祀。山郁葱以蜿蜒兮,钟禹陵之佳气。
御香四时来下兮,道冠盖以相望。拱觚稜於云阙兮,俨威颜而天咫。客曰幸游舜禹之邦兮,复逢舜禹之君。
看花走马绍兴间,彼此春风各少年。
山阴坐上皆豪逸,长安水边多丽人。临流有许豪与丽,元无一个能知津。
会稽天下本无俦,任取苏杭作辈流。——元稹
君不见汉家筑台临咸京,图籍排比如鱼鳞。又不见晋人创亭稽山阴,群贤毕集罗簪绅。
会稽迎太守,舟屋画粉雘。前舟载图书,后舟载女乐。二分学宫装,艳色斗京洛。
山阴亭下羽觞举,长安小边箫鼓从。
会稽山阴,号为天下繁剧。
禹驾黄龙入九霄,空山阴有百神朝。
会稽者,海之西镇,国之东门,都会蕃育,膏肆兼倍。——孙逖
仙境际云霓,名藩独会稽。地繁秦望岭,民阜若耶溪。
访田悲洛下,寄宅忆山阴。
越州襟海带江,方制千里,实东南一大都会。
越州茧税鱼盐,衣食半天下。——杜牧
越州城中富商来集,大陈伎乐,百万之众,鼎沸惊闹。——皇甫政
越绝开华国,姚虞启后昆。平湖来万壑,翠袖列千门。秦游前事废,禹画旧书存。
画船雕鷁迅,绛袖绮霞翻。巨舶联艘至,交衢百货蕃。南宫罗俊彦,东箭蔼瑶琨。
旧日衣冠说开林,风流曾不减山阴。百年人物千山秀,万里功名天下心。
朝回鸣橹下东流,人自承明向越州。印绶光华将过里,江山潇洒去迎秋。
越王台上我同游,越女楼中君独留。江山有待伟人出,天地不仁前辈休。
长安秋雨乃复来,山阴夜雪仍空回。他时乘兴幸告我,请扫门前红叶堆。
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灯火尽归此处楼台。
越绝江东第一州,邦人相庆得贤侯。去醉湖山无贺老,坐吟风月揖浮丘。
六郡雄藩,会稽旁带,冠盖东南,几多行客。
宋祚移东南,会稽国内地。白日照城郭,相君开甲第。
金陵失守数骑入,会稽移跸千官奔。
东南之美,有会稽之竹箭。——《诗经-尔雅》
东南美箭称吴会(绍兴),名都隐轸三江外。涂山执玉应昌期, 曲水开襟重文会。——骆宾王
今关中人物不及吴会久矣,而东南粟帛,灌输天下,天下之有吴会,犹富室之有仓库匮箧也。
吴会独行客,山阴秋夜船。谢家征故事,禹穴访遗编。——高适
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王勃
风渡潮声来海口,雁将秋色下长安。白云凝伫山
会稽

会稽

阴近,笑策潘舆奉母欢。
云端想京县,帝乡如可见。天涯望越台,海路几悠哉。
薄游京都日,遥羡稽山名。——宋之问
昔闻咸阳帝,近说稽山侬。或著仙人号,或以大夫封。——李商隐
悠悠向京国,转转忆山阴。
卷帘见月清兴来,疑是山阴夜中雪。——李白
来时欢笑去时哀,家国迢迢向越台。待写百年幽思尽,故宫流水莫相催。
稼轩者谁,拥七州都督,千骑东方侯会稽。
千红万紫竞繁华,莺燕多依富贵家。上巳兰亭修褉事,一年春色又杨花。
禹陵风雨思王会,越国山川出霸才。
傍十数郡及海外商贾皆集绍兴,玉帛、珠犀、名香、珍药、组绣、髹藤之器,山积云委,眩耀人目。
暮雪连峰近,春江海市长。渔艇宜孤棹,楼船称万艘。——元稹
放开晴日正宣花,十洲三岛撰繁华。水畔丽人唐客恨,山阴佳客晋人怀。
孤士但知怒螳臂,先皇不罪批龙鳞。此身只合山阴住,长作陵边洒扫人。
漂泊天隅佳节,追随花下群贤。只欠山阴修禊帖,却比兰亭有管弦。唤起杜陵饥客恨,人在长安曲水边。
天宽地大空明处,渐近稽山接帝城。
猗圣宋兮中兴,驻翠跸兮稽城。
忆昔绍兴际,垂髫游上都。舜廊时访道,禹殿日陈谟。
江山影里,泰阶星聚,重寻古意。曲水流觞,晚林张宴,忆山阴醉。
罗袜凌波洛浦仙。谪来潭府话夤绿。应嫌曲水香尘涴,诞降兰亭禊事前
我昔曾登会稽顶,逍遥疑在羲皇前。玉京蓬岛置勿问,人间今是地行仙。
仙都难画亦难书,暂合登临不合居。绕郭烟岚新雨后,满山楼阁上灯初。——元稹
仙境际云霓,名藩独会稽。地繁秦望岭,民阜若
天上神仙都

天上神仙都

耶溪。
八月乘风入会稽,明月楼中吸玉笙。
越溪阆苑繁华地,珠翠烟霞灯影里。——欧阳修
此方定是神仙宅,禹亦东来隐会稽。——苏轼
当时惯听山阴雪。东风吹梦到清都。
薄日花光怀杜曲,清流竹色梦山阴。
书报蓬莱高阁成,越山增翠越波明。游女弄芳珠作佩,仙人度曲玉为笙。
海上正迷蝶梦,山阴未棹溪船。愿骑白凤玉为鞭。西赴瑶池芳宴。——无名氏
巨者南镇,是为会稽。洞日阳明,群仙所栖。应天上之玉衡,直海中之蓬莱。
尔向西秦我东越,暂向瀛洲访金阙。蓝田太白若可期,为余扫洒石上月。——李白
州城迥绕拂云堆,镜水稽山满眼来。我是玉皇香案吏,谪居犹得住蓬莱。——元稹
海上东风犯雪来,腊前先折镜湖梅。遥思禁苑青春夜,坐待宫人画诏回。
千红万紫竞繁华,莺燕多依富贵家。上巳兰亭修褉事,一年春色又杨花。
今日双旌上越州,会稽旁带六诸侯。海楼翡翠闲相逐,镜水鸳鸯暖共游。——元稹
阅晋经唐今几昔,光景常鲜日月白。绍兴天子曾品题,价重珊瑚何翅百。
草长兮菲菲,越山青兮霏微。玉在佩兮欲语,望故宫兮
富贵繁华都

富贵繁华都

如归。
到日重陪丞相宴,镜湖新月在城楼。
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灯火尽归此处楼台。
桃花春自睹,药草雨遍齐。法座高秦望,迦音满会稽。
灯火都城夜,风雨湖上秋。相逢会稽市,感叹岁月遒。
不见山阴兰亭集,况乃长安丽人行。东西南北俱为客,且送江头返照明。
越绝烟光隐翠微,兰亭春色送行衣。凭君莫上秦山望,千古骊宫对夕晖。
禹祠行乐盛年年,绣毂争先罨画船。十里烟波明月夜,万人歌吹早莺天。
风流未减兰亭会,击汰千艘供洛禊。
相将阆苑楼台上,展尽山阴水墨图。
万点胭脂遮翠袖,谁识黄昏凝伫。修禊当日兰亭,群贤弦管里,英姿如许。宝靥罗衣,许多阳台神女。
卿卿买得越人丝,贪弄金梭懒画眉。女伴能来看新聂,鸳鸯正欲上花枝。——《江南织绫词》
军城楼阁随高下,禹庙烟霞自往还。想得玉郎乘画舸,几回明月坠云间。 ——元稹
锦帐丽词推北巷,画堂清乐掩南邻。岂同王谢山阴会,空叙流杯醉暮春。
风流遗世,犹寄山
富贵繁华都

富贵繁华都

阴曲。
山阴委重臣,荣驾大朱轮。
两度共留诗画去,山阴谁说晋风流。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钗头凤》
兰亭旧址虽曾见,柯笛遗音更不传。照曜文星吴分野,留连花月晋名贤。
紫泥远自金銮降,朱旆翻驰镜水头。莫遣艳歌催客醉,不堪回首翠蛾愁。
山阴衣冠交履舄,千载风流传不息。
梁苑贵游图画裹,山阴风致酒尊前。
凌寒却向山阴去,衣绣郎君雪里行。——刘禹锡
相将泛曲水,满城争出。君不见兰亭修禊事,当时座上皆豪逸。——苏轼
兰亭丝竹。高会群贤,其人如玉。曲水流觞,灯前细雨,檐花蔌蔌。
见说兰亭依旧在,于今王谢少风流。
月明花满地,君自忆山阴。——刘长卿
三春乐事揖兰亭。
太白东归鹤背吟,镜湖空在酒船沈。今朝忽见银台事,早晚重征入翰林。
莫嗟虚老海壖西,天下风光数会稽。安得故人生羽翼,飞来相伴醉如泥。——元稹
醉中飞梦到神清,夜半高楼借水明。楼上天人百宝璎,瑞色天香充栋楹。
山阴路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曾作江南步从事,秋来还复忆鲈鱼。
越艳风流,占天上、人间第一。须信道、绝尘标致,倾城颜色。
东方千骑随车出,南国佳人夹路看。纵目渐迷山色远,回头犹忆水声寒。
时人岂识衣冠会,清朗兰亭晋永和。
东晋群贤事已荒,却於纸上见清狂。茂林修竹今何在,一段风流付夕阳。
莫做阳台云雨梦,休怀渭北春天树。记山阴陈迹,群贤星聚。
春风三月山阴曲,群彦流觞映修竹。一时簪冕属高风,百年文藻怀芳属。
水作青龙盘石堤,桃花夹岸鲁门西。若教月下乘舟去,何啻风流到剡溪。——李白
会稽王谢两风流,王子沉沦谢女愁。归思若随文字在,路傍空为感千秋。
独爱晋诸贤,流风有余清。济济少长集,鲜鲜春服名。
中有王与谢,文华冠群英。觞来不复停,篇翰随
华夏风流地

华夏风流地

意成。
彩衣才子多吟啸,公退时时见画屏。
已觉吹箫归碧落,从今禊饮笑山阴。
岚光花影绕山阴,倾国美人妖艳远。
试问越王歌舞地,佳丽安在。只今惟有鹧鸪啼。
兰亭宴罢方回去,雪夜诗成道韫归。——李商隐
盘盘石磴红泉仙,春梦草断瑶池笺。双鸾翩翩跨元岛,月白香魂翠山杳。
见说会稽郡,风流如晋时。修竹王献宅,春风夏禹祠。
不向东山久,蔷薇几度花。白云还自散,明月落谁家。——李白
长忆山阴旧会时,王家兄弟尽相随。老来放逐潇湘路,泪滴秋风引献之。
翰墨风流冠古今,鹅池谁不赏山阴。——米芾
兰亭席上酒,曲洛岸边花。
欲向江东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李白
怀禄贵心赏,东流山水长。官移会稽郡,地迩上虞乡。——王昌龄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蓬莱阁上谁同饮,宛委山前几番歌。应向兰亭摛彩笔,曾教西子画清蛾。
云门路上山阴雪,中有玉人持玉节。宛委山里禹馀粮,石中黄子黄金屑。
晋朝人物,王谢风流。冠盖照神州。春风弄丝竹,胜处追游。
江城昨夜雪如花,郢客登楼望霁华。夏禹坛前仍聚玉,西施浦上更飘纱。——张继
鹤驭迥飘云雨外,兰亭不在管弦中。居然自是前贤事,何必青楼倚翠空。
欲作山阴兴尽回,良思与子把离杯。要须人境俱清绝,好抱瑶琴踏雪来。
昔时红粉照流水,今日青苔覆落花。若到天涯思故人,浣纱石上窥明月。——李白
蓬阁昼长宜笑咏,山阴春早已莺花。凤池自是风流在,行见金门帽带斜。
落日花边剡溪水,晴烟竹里会稽峰。才子风流苏伯玉,同官晓暮应相逐。—— 李颀
春雷醉别镜湖边,官显才狂正少年。红烛满汀歌舞散,美人迎上木兰船。
今日双旌上越州,会稽旁带六诸侯。海楼翡翠闲相逐,镜水鸳鸯暖共游。——元稹
海上东风犯雪来,腊前先折镜湖梅。遥思禁苑青春夜,坐待宫人画诏回。
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李白
稽山镜水欢游地,犀带金章荣贵身。——白居易
禹祠西走兰亭路,一片湖山锦绣中。——陆游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李白
稽岭好风吹玉佩,镜湖残月照楼台。——朱庆馀
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贺知章
到日重陪丞相宴,镜湖新月在城楼。
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灯火尽归此处楼台。
见说孤帆去,东南到会稽。春云剡溪口,残月镜湖西。
世间禊事风流处,镜里云山若画屏。
佳晨何处泛花游,丞相筵开水上头。
山阴路上行,如在镜中游。——王羲之
镜湖水如月,耶溪女如雪。——李白
东越相逢几醉眠,满楼明月镜湖边。——张乔
书成自写蝇头表,端就君王觅镜湖。——苏轼
会稽风月好,却绕剡溪回。云山海上出,人物镜中来。——李白
枕戈忆勾践,渡浙想秦皇。越女天下白,镜湖五月凉。——杜甫
禹祠行乐盛年年,绣毂争先罨画船。十里烟波明月夜,万人歌吹早莺天。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
镜湖春游甲吴越,莺花如海城南陌。十里笙歌声不绝,不待清明寒食节。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无名氏《越人歌》
越水稽山,乃天下之胜概。思逸少之兰亭,敢厌桓公之竹马。——李商隐
东南山水越为首。——白
会稽风月好

会稽风月好

居易
且从康乐寻山水, 何必东游入会稽。——李白
暮春桥下手封书,寄向江南问越姑。不道诸郎少欢笑,经年相别忆侬无。
东山白云不可见,西陵江月夜娟娟。越国山川看渐无,可怜愁思江南树。——孙逖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王观
扁舟泛湖海,长揖谢公卿。且乐杯中物,谁论世上名。——孟浩然《自洛之越》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王维《山居秋暝》
稽山何巍巍,浙江水汤汤。——陆游
今日赠予兰亭去,兴来洒笔会稽山。——李白
芳菲处,在梨花金屋,杨柳琼林。兰亭路,渐流觞曲水,修禊山阴。
麾节东南会一堂,兰亭昨日记流觞。凤池对秉他年事,伫看天街接佩珰。——文天祥
会稽藩镇,舟车都会,月台风榭赏群芳。
世间禊事风流处,镜里云山若画屏。今日会稽王内史,好将宾客醉兰亭。
赫赫会稽郡,潭潭府公居。丞相不独飨,故人盛招呼。
铭功会稽岭,骋望琅琊台。——李白《古风》
会稽南镇夏王封,蔽日腾空紫翠重。
欲向江东去,定将谁举杯。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李白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王安石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

会稽之谜

禹葬会稽,从历代的文献资料看,可能是不争的事实。但大禹葬于浙江绍兴会稽山,还是豫西会稽山?至今仍是一个谜。
关于禹葬会稽的传说,史书有许多记载。《墨子·节葬下》云:“禹东教乎九夷,道死,葬会稽山。”《史记·夏本纪》云:“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吕氏春秋》、《汉书·地理志》、《吴越春秋》等都有禹葬会稽的记载。从历代史料和传说情况看,会稽山的位置有两种说法:一是位于浙江绍兴钱塘江畔,二是位于豫西河洛地区。因此,大禹的真正埋葬之地也存在两种可能。
在今天的浙江绍兴市有大禹陵庙。该陵位于绍兴城东南6公里的会稽山麓,面临禹池,背负稽山,左右青山环绕。墓地有大禹陵碑亭一座,始建于明嘉靖年间,亭内立一石碑,上刻“大禹陵”三个字,为明代绍兴知府南大吉所书。千百年来,大禹陵一直是浙东最负盛名的名胜古迹之一。相传,秦始皇就曾登上会稽山,并留有“上会稽,祭大禹”的记载。李白、元稹、苏东坡、陆游等历代文人墨客都曾到此凭吊这位治水英雄,并留有不朽的诗篇。大禹陵左侧有禹庙,始建于梁大同十一年(公元545年),供奉着这位传奇圣人。
根据文献记载,结合考古发掘资料可知,夏王朝的疆域大致是西起华山,东达豫东平原,北至济水,南抵淮河沿岸。大禹怎么会跑到浙东大会诸侯,最后死在钱塘江畔,将尸骨埋在会稽山下呢?
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云:“(迁)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但他在《史记·夏本纪》中云:“或言禹会诸侯江南,计功而崩,因葬焉,命曰会稽。”司马迁用“或言”二字,说明他虽到绍兴会稽山实地考察,也对大禹葬于江南表示怀疑。
于是,有人考证,禹葬会稽并非葬在浙江绍兴的会稽,而是葬在豫西的会稽。《水经注》载:“涂山有会稽之名。”而涂山(今安徽蚌埠禹会区境内)与荆山(今安徽蚌怀远县境内)隔水相对。相传本是一山,禹凿为二以通淮水。“伊水注其下,历峡北流,即古涂山。”《水经注》中的这一记载,也说明涂山在伊水上游的河洛一带。而以河洛为中心的九州腹地是大禹的主要活动区域,葬于此也许更在情理之中。
“轨范照百世,德泽被万方”,这是后人对大禹的真情流露。或者我们没有必要太多关注其葬身何处,而更应注重发挥大禹战天斗地、造福世人的伟大精神吧!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