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资本主义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二战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企业规模的扩大,股份公司不断增加,股票不再只为少数资本家拥有,呈现出分散化的趋势,企业普通职工也拥有了股票,资本家已经无法拥有企业全部的所有权,这种现象在发达国家被称为“人民资本主义”。“人民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企业经营模式的一种调整,反映了资本社会化的趋向,企业的决策权依然掌握在少数大股东的手中。因而,改变不了资本主义的社会性质。

历史由来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商会会长约翰斯通在《不受限制的美国》一书中,第一次使用“人民资本主义”这个词,用以说明资本主义社会在性质上的变化。由于股份公司既是筹集巨额资本迅速而有效的手段,亦是社会资本增殖的有利形式,美国在50—60年代曾大张旗鼓地在居民中间广泛推销小额股票,并在企业内部推行“职工持股计划”。一些资产阶级学者认为这些措施使企业的所有权发生了根本性的“革命”变化。尤其是1956年2月美国新闻总署和美国广播公司在华盛顿联合举办了“人民资本主义”展览会,宣扬“在美国人人都是资本家”的口号,并将这一展览作环球展出,在欧亚和拉丁美洲都产生了一定影响,使“人民资本主义论”鼓噪一时。美国作为“人民资本主义论”的发源地与传播中心,在50—60年代多次举行关于“人民资本主义”的学术讨论会,大力宣扬“人民资本主义论”。

理论论证

从理论上系统论证“人民资本主义论”的代表作是凯尔索和阿德勒合著的《资本家宣言》和《新资本家》。他们声称《资本家宣言》将取代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在他们看来,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随着资本积累的发展,无产阶级的人数会越来越多,资本家的人数会越来越少,无产阶级终将起来革命推翻少数的资本家统治,建立起新社会的理论观点,已被资本主义社会现实中工人持股的事实所否定。凯尔索和阿德勒认为,工人持有股票就成为资本家了,股票就是资本所有权的标志,哪怕工人只拥有一张小额股票也是所有者,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股份公司的增多,持有股票的工人会越来越多,总有一天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人都持有股票,那时人人都将成为资本家,因此,未来世界根本就不是马克思所说的那样是无产阶级的世界,相反是大资本家与中小资本家的世界。他们认为越来越多的工人由于持股而变成了资本家,现代的资本主义已经具有人民性,它同马克思所描绘的19世纪的资本主义相反,已经不是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社会制度,而是资本家与工人的利益已融为一体的社会。在凯尔索和阿德勒看来,一度被斥为剥削和压迫工人的资本主义社会,已经进化为具备一度为社会主义所夸耀的优点的一种制度,这样的社会是真正的无阶级的社会,达到了经济民主的理想,社会全体成员在经济上是自由和平等的。他们主张通过分散资本所有权,即以发行小额股票的方法,来制造新的资本家,由此来扭转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方向。股权分散化就是一场意义深刻的社会革命,是轻松愉快的资本主义革命,是一种比无产阶级革命更为优越、比社会主义更为稳妥的走向美好生活的道路。他们宣称,“人民资本主义”就是一个全民资本家的无阶级社会,“人民资本主义”是正当的资本主义,是纯粹的资本主义,这样的资本主义必然要使《资本家宣言》取代《共产党宣言》。

美化

“人民资本主义”论者把矛头直接指向马克思主义,是资产阶级学者美化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理论。由于“人民资本主义”理论符合股份公司资本家迅速增殖自身资本价值的利益,“人民资本主义”论一经产生,其影响迅速扩展,而且经久不衰。在当今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几乎所有的巨型股份公司都热衷于发行小额股票,以降低该公司的控股额,集众多小股东的零星资金,来增强自己的实力,从而凭借一定股份控制额去推动巨额资本为自己获得更多的利润。当今资本主义社会的证券交易所仍津津乐道于向人们灌输“人民资本主义”的神话。随着资本运动的国际化,与中国企业制度的改革,“人民资本主义”论近几年来对中国学术界的“股份制”理论研究也有一些影响。实际上,工人持有少量股票并不能成为资本家,“人民资本主义”论者抹煞了事物量变与质变的差别,只有拥有达到了控制额股票量的人,才是真正的资本家,而工人以少量股票取得有限股息,这与在银行里存款取得相应的利息没有什么差别,工人持有少量股票是改变不了被资本家剥削的社会地位的。

本质

法国第八大学政治学教授托尼·安德烈阿尼在法国《乌托邦批判》杂志2001年第2期发表《人民资本主义是骗局》一文,对雇员股东制的三种形式——企业储蓄计划、养老基金期权股份作了深刻分析,并揭示了人民资本主义的本质。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某些企业领导人极力鼓吹雇员股东制。他们认为,所有权的扩散在社会公正意义上是一种变革资本主义性质的静悄悄的革命。早在1979年,彼得·德吕克在谈到养老基金问题时就严肃地指出,“如果社会主义被定义为劳动者以这种方式占有生产资料,那么美国就是第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

企业储蓄计划

第一种形式是戴高乐于1967年顺应形势建立的一种股份基金,1994年通过的法案规定股份基金是超过50人的企业必须履行的义务。企业雇员股东制在法国由来已久。1986年法令确认了由企业自行决定储蓄计划。该计划的创新在于,雇员以自愿入股及股息转化为新股的形式和雇主共同提供资金。这种形式伴随着私有化而取得真正的进展,只要持股期不少于5年,公共企业的雇员就能以极为有利的价格(便宜20%的价格)购买该企业的股票。当然,人们还远没有达到美国的记录,那里有900万人拥有该企业的股份,纽约交易所上市的股票有9%掌握在雇员股民手里。
企业领导人对雇员股东制很感兴趣,因为这种股东制维持着企业的自有基金,把它锁定在企业内(5年),成为企业经营稳定的核心,帮助企业抵御金融风险。另外,人们还认为这有利于社会稳定,原因是作为股东的雇员可能更具有劳动积极性,更少辞职,更少罢工,更加关心资本的使用。最后一个好处是:由雇主投入到企业储蓄计划的资金可免税和减免社会保险费。
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这种人民资本主义的形式几乎并没有进行重新洗牌。在近半数情况下,由于股权过于分散,雇员股东无法在全体会议上行使投票权,因此雇员并没有从中赢得任何权力,与外部的小股东没什么两样。其次,雇员储蓄基金通常大部分用于企业之外的投资。最后,这种雇员股东制极为不平等,因为雇员股东制取决于雇员个人的意志以及他们的资金,事实上,干部们认购了最为重要的部分。但是,在某些左翼领导人的圈子里,人们怀有这样的想法,即雇员可以被更好地组织起来;公司权力的变革可以给予雇员以发言权,总之,有时通过掌握最低比例的股票(通用汽车的主要股东是养老基金,它占有不到2%的通用汽车的产权债券),养老基金就能够发号施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按照这种逻辑,雇员股东由此可以把企业管理的规则用在自己的领导人身上,而这些领导人却正好想逃避这种企业管理规则。最终,企业民主似乎就有了产权股东民主的形式!因此,雇员集体似乎也可以重新找到在工资冲突中所丢失的协商权。

养老基金

雇员股东的第二种形式是养老基金,在这种形式中,储蓄一直到退休被当作不动产。人们真的会相信雇员能够通过养老基金掌握权力并且推翻资本主义吗?外国养老基金的经验证明恰恰相反。一项指数可以看出美国享有养老基金的雇员是多么的被动:他们只有微薄的收益,因为从股票15%的红利中,他们只能得到1/3,其余都到了基金管理者以及基金本身所委托管理的机构的手中。实际上,雇员在管理中起不到任何作用,因为他们无法控制投资,而很大一部分、甚至全部资金都投资于另外的机构,这些资金在那里发挥作用。即使当养老基金直接管理他们的储蓄时(这不是最常见的情况,因为企业基金把管理委托给专业公司),他们也不比在集体投资类型的互助基金或互助保险公司的情况下更有权对其资金进行管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从现象上看,管理养老基金的雇员不是资本家,但实际上养老基金代表着一种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随着养老基金的出现,我们正在面对马克思早就指出的那种情况:资本主义的精髓是某种脱离其躯壳的资本主义,它继续按照其固有的逻辑运作,但是没有所有者,只有普通的“操作资本的公务员”。并且,养老基金在经营中把资本的逻辑强加给所有的企业,在这些企业里,养老基金取得了部分的所有权。养老基金的管理或者其代理人的管理越严格,被置于代理人控制之下的企业雇员受到的压榨就越厉害,他们的退休金就越少。例如,人们由此会看到这样一个惊人的非正常现象,即由公共基金负担的美国公务员却由私营企业的雇员来支付他们的退休金,同时,私营企业雇员的收入也同等程度地下降,这就减少了财政收入,而正是财政收入才使得这些公务员自身得以存在,除非他们的退休金由基金所投向的另外一些国家的雇员来支付。

期权股份

雇员股东制的第三种形式是期权期权股票的主要持有者是企业领导人、雇员资产阶级,他们从期权股票中获得双倍工资,而企业雇员却受到激励,他们以为可以从期权股票中获取红利,因为这些红利是期权增值的基础。受到即将得到巨额剩余价值的引诱,他们把全部精力放在使自己的企业赢利上面,这在新兴企业里显得特别有效。
仔细观察,所有这些诺言仅仅是幻觉。第一,雇员股东仅能够起到与自己对立的作用:如果他们不能掌握企业的全部权力的话,他们所赚到的股息剩余价值,也正是他们在工资上所失去的数额。事实上,他们无法掌握拥有否决权的多数(33%的股票),也同样得不到绝对多数的否决权。因为存在着如此多的非雇员股东,应该充分满足这些人的要求。例如,如果雇员代表决定以减少利润的代价来增加工资的话,这些非雇员股东就会反对。
第二,即使假设雇员拥有全部的股票,股票不均等的分布推动那些拥有股票最多的人去压低工资以便把红利剩余价值储存起来(例如,人们可以在美国航空公司里观察到这种现象)。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雇员的“精神分裂症”:既想提高工资,又想使其股票得到利润。雇员在期权股票上是不平等的。
第三,由于雇员股东要面临一切风险,因此,冻结企业内的储蓄并不符合雇员股东本身的利益。企业储蓄基金的“健康管理”在于使投资多样化。为了兑现可能的最大价值,期权股票持有者在购买之后同样对转卖也很感兴趣。
结果是盲目的:雇员股东不能逃避利润法则,他们将把这一法则引入他们将变成股东的那些企业里。人民资本主义并不比传统的资本主义更有节制。况且,法国公共企业的雇员已经充分意识到这一点,因此他们反对资本的开放或使他们的企业完全私有化,在大批购买股票之前他们已经懂得他们的斗争将要失败。通过股票实现储蓄计划的受益者很少支持超过5年的义务期。但这些人由于握有一小部分所有权,至少可以在管理上有一定的份量。当然,他们可以在某些场合靠这一小部分股权起到一种平衡的作用。但是,他们不可能走得更远,因为他们与其他股东的利益相抵触。与盎格鲁—撒克逊养老基金的比较具有欺骗性,因为这些基金只靠很少一点股票而行使那么大的权力,只是因为它们向其他机构投资者保证有优厚的赢利,也因为它们能够背叛自己的企业。
第二个幻觉是认为,雇员储蓄可以保持稍多一些的社会公正。再一次从收入的观点来看,那些将赚取到股息剩余价值的人必将在工资上失去同样的数额。而这些收益的分布也是很不平均的。从事物的实际情况来看,最大的不均等支配着养老基金王国,在美国尤其如此。
第三个幻觉在于使人们相信,雇员股东制与社会主义有某些关系,如生产方式的社会所有制。社会主义意味着一种建立在联合劳动基础上的社会关系,而不是建立在个人所有权的扩散基础上的社会关系。社会主义的原则不可能是资本收入、即便是雇佣劳动者的资本收入的最大化,而是劳动收入的最大化。在这方面,人民资本主义和合作社的区别已很明显。应该回忆一下,合作社的基础是在不可分割的准备金之外,所有劳动者无论拥有社会份额的多少,与其他劳动者一样都是平等的(一人一票)。劳动与所有权的分离伴随着互助会和联合会而出现,这时的所有权不再与劳动相对应:会员比劳动者多许多。伴随着人民资本主义,是劳动服从资本,资本把它的逻辑和特有的限制强加给劳动。劳动的政治经济学不排斥一切储蓄报酬,但拒绝储蓄对某个企业的直接管理以及对企业利润的直接控制权。

雇员股东制的破坏性

雇员股东制是破坏性的。首先,在最高收入的消费倾向更加脆弱的情况下(这会扩大储蓄,这种储蓄肯定是非固定的),由于不停地要求高利润,管理这些股票的基金总是促使企业更多地降低工资成本,这就导致劳动强度的加强和实际工资的停滞,工资的停滞又导致大众家庭的需求无法扩大,除非产权的收入能够增加。第二,养老基金为了追求最大回报率,促使企业更多地进行并购(通过吞并、合并、投标叫价、公开出价交换股票)而不是进行生产性投资,从而造成大批解雇。第三,雇员股东制使财产不均等的雇员的财产不均等地增加,从而扩大了不均等。最后,这种储蓄增大了金融系统的风险,因为在投机赢利的希望中,他们相互持股、拆借和出售大量股票,事实上,管理基金是在提高不均等的动产价值(相对于可预见的利润的提高来讲),互助基金尤其如此。小股持有者比起大股持有者受到不可避免的金融崩溃冲击的程度更加剧烈,金融崩溃可能会摧毁积累起来的大笔动产财富,退休时出现这种情况就特别悲惨,这等于看着他们的退休金像太阳下的雪一样融化了。对于整体的雇员来讲,人们很难设想比此更为恶劣的体制了。人民资本主义包含着对它自身的否定。

谎言

美国纽约城的华尔街上,有一座高大的建筑物,它里面的一切动静象电波一样快地传到美国的各个角落和美国以外的很多地方.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证券市场之一——纽约证券交易所.
在这个交易所里,墙上的电动股票行情表上的数字不停地变化着.千百架电话机不停地发出响声,不少人在电话机面前大声吼叫,向各个股票掮客商人报告行情.人们的命运很快被这些数字决定了:有些人在顷刻之间倾家荡产,也有人突然在几小时内发了一笔横财.每天在这个市场上有几百万份股票买进抛出.拥有百万.亿万美元的大企业的老板们,在这里兴风作浪.投机倒把.他们是这个大赌场幕后的牵线人.他们垄断着美国的经济生活,他们也有权随时向白宫和五角大楼发号施令.尽管他们在美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然而他们却恬不知耻地为腐朽透顶的资本主义挂上一个"人民"的幌子.正是在这个证券交易所的边屋里,举行着一个所谓 "人民资本主义"的展览会.
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凯斯·芬斯登在一九五七年三月三十一日的"纽约先驱论坛报"上大吹大擂说:"自然,以前有过一个时期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拥有一个不太富足和比较简单的国家的生产资源.然而,自那时以后我们就逐步倾向于实行一种真正的'人民资本主义',各地有几百万人民(其中绝大多数人的收入属于中等)拥有美国企业中带投票权的股票.而且,购买股票的人还将继续增多."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出现所谓繁荣的假象的时候,资产阶级政客.改良主义者和他们的"理论家"们,从思想上对工人阶级进行猖狂的进攻,大肆宣扬所谓"人民资本主义"的谬论.他们说什么"阶级斗争已经过时"啦!"阶级合作的时代已经到来"啦!资本主义已经"民主化"啦!资本主义社会"不会发生经济危机"啦!工人和资本家已经"完全平等"啦!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对立"已经消灭"啦!等等.他们这种"理论"的主要根据之一,据说是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都买了股票,因而已经"成为资本家的一部分",资本主义就具有"人民性"了.
垄断资本集团为了镇压资本主义国家日益高涨的工人运动,从来就是硬软兼施,双管齐下.美帝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结束,就制订了使美国法西斯化的纲领.一九四七年六月二十三日美国国会通过了塔夫脱—哈特莱反劳工法.这个法律几乎完全剥夺了美国工人在三十年代中期所取得的基本权利.此外,美国统治集团还通过一系列反动透顶的法案,镇压美国工人运动和人民民主运动.但是,他们知道单用暴力对付觉悟正在提高的人民,只会引起更强烈的反抗;因此,除了残酷镇压外,他们又加紧从思想上向劳动人民进攻.特别当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日益壮大,社会主义越来越吸引着资本主义国家的千百万劳动人民的时候,他们更加想用一个美丽的幌子来遮盖烂得发臭的资本主义制度.所谓"人民资本主义"就是这样一个幌子.
当一九五七——一九五八年美国发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的时候,"人民资本主义"的谬论曾一度销声匿迹.最近美国工业生产数字有了回升,"人民资本主义"的滥调又经过资产阶级的宣传机器高唱起来了.美国最大的银行之一"第一花旗银行",最近在好几家报上登出整页的广告,说什么一百家大公司有着上百万个登记的股东.广告用大字标题写着:"人民资本主义在实现中".在美国做这种广告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这正象商人推销玻璃丝袜.香皂.牙膏都要大作广告.胡乱吹嘘一样,"人民资本主义"就这样被廉价地推销着.
其实,资产阶级老爷们所推销的这种货色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玩意儿.早在十九世纪末,修正主义的老祖宗伯恩斯坦就提出过所谓"资本民主化"的"理论",说什么在劳动人民中间推销小额股票可以使资本主义变成社会主义.可见这种鬼话已经有"悠久的历史".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美国也出现过所谓"新资本主义"的狂热宣传,当时资产阶级政客们鼓吹:"福特已经把马克思打败了","阶级斗争结束了",同雇主积极合作增加生产是工人的"解放之道",等等.一九二九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经济大危机,这些谎言被赤裸裸地揭穿了.
在今天的"人民资本主义"幌子的背后,事实究竟是怎样呢
让我们先看看美国的一些政治活动家.学者和研究机关对这个问题的言论和分析吧.美国参议员富布赖特一九五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参议院说到关于股票分配情况,他说:"最近一次调查表明:第一,美国家庭中只有百分之七拥有证券交易所的股票;第二,股东中的百分之八却拥有这种股票的五分之四.看来占美国家庭总数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占有了证券交易所全部股票的五分之四以上."美国莱特·密尔教授在一九五六年出版的"财阀"一书中说:"以为管理经济的权力能够真正分给广大人民,这是某些人故意造成的一种幻想".值得注意的是在制造业公司的全体股东中,百分之二点四的股东占有这些公司的全部股票的百分之五十七.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