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八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江苏部分地区汉族传统风俗。时为农历二月初八日。此日是祠山大帝生日,三个女儿带着风、雷、雨先后归宁,引起天气骤然变冷。故人们人人一桌,饮酒聚餐,一为取暖,二贺全家团聚,所需费用均摊。此俗沿袭至今。泉湖人感恩戴德,为了纪念寿福爷的功绩,特在寿福爷生日的这天,也就是二月初八。

泉湖二月八庙会

“泉湖赶二月八”始于明朝,已有六百多年历史。汉族民间传说泉湖连年干旱,民不
聊生,饿殍遍野,天上神仙寿福爷施法降雨,普渡众生,救了泉湖人。泉湖人感恩戴德,为了纪念寿福爷的功绩,特在寿福爷生日的这天,也就是二月初八,筑庙烧香朝拜,同时举办舞龙、唱戏等庙会文娱活动,为寿福爷庆祝生日,各行各业的商贩也来进行农副产品交易等商贸活动,为即将到来的春耕生产做准备,助推节日气氛。这种以感恩集会伴随农耕产品交易的传统习俗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成为每年春天的标志性节日庙会。
每到这天,衡南县泉湖镇商贩云集,有来自广西、广东、福建、江西的
商人,也有祁阳、祁东、邵阳,常宁周边市县区的商贩,人数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泉湖街方圆5公里,摆满了各色农具、草药、树苗、蔬菜种子。木竹交易市场占地最宽、品种最多,各种竹编制品,边织边卖,价廉物美;【出现场声】抬家具的、抬风车的,喜气洋洋,一片繁忙。山脚下是耕牛市场,交易双方以手势在衣袖里谈妥了价格,旁人一概不知情。新鲜的荸荠上市了,新鲜的手工艺品也上市了,新农机、新知识、新的就业机会,都在泉湖二月八的庙会上展示。交易金额上千万元, “泉湖二月八”为中国南方农产品的流通提供了热闹的交易市场,是衡南县经济增长的明星,是衡阳地区的魅力名片。
每年的“泉湖二月八”庙会持续三天左右,322国道穿过泉湖镇,庙会期间
由于人员过度集中,曾经引起严重的交通堵塞。近即年,衡南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每到节前,派出充足的公安、交通警力保畅安,工商税务农林部门确保市场,书记县长亲临庙会巡查,维持秩序,了解民生。为了增添庙会的节日气氛,每年都会有文艺节目下乡来演出,给农民送欢乐。今 年,县文化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队”准备了近5个小时的节目来到了“泉湖二月八”。花鼓、唢呐、渔鼓、杂技、魔术等戏曲曲艺表演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这里轮番上演,酃酒、烧饼、红豆腐、七巧龙等类别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地方特产在这里展示,观众人山人海,盛况空前,泉湖二月八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传承和保护的最佳现场,也是工业牵手农业、回馈农业的良好时机,农民朋友在庙会上可以报名招工,得到再就业的机会,开启一年中充满希望的春天。
但由于现代工业文明的飞速进步,农耕文明也在飞速地倒退,农具农资已
经被机械化取代。又由于在家务农人口的减少,现代年轻农民对古老的制作技艺不感兴趣,导致许多记忆中具有浓郁汉族民间特色的交易品种已经淡出泉湖二月八庙会市场。加之交通成为年年头疼的问题,令衡南各级政府每到庙会前都十分紧张,各方因素,造成“泉湖二月八”濒临危境,急需要保护。
为传承和繁荣“泉湖二月八”庙会市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坚决取缔马路市场,保障国道交通畅通、改善城乡环境、加快城镇化建设,衡南县借力十八大精神强劲东风,围绕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在实施农村环境城乡同治的政策方针指引下,着重将“泉湖二月八”农贸市场搬迁工程建设作为惠民服务来抓紧落实,进一步提升“泉湖二月八”民俗庙会品牌形象,科学开发合理利用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据“泉湖二月八”农贸市场项目负责人彭红军介绍,去年底在省市各级非遗保护中心大力支持下,秉承建设“湘南首席非物质文化商住示范区”为目标,以“泉湖十万平米大宅生活”为理念,倾力打造项目占地共45000平米,总建筑面积100000平方的农耕庙会遗产保护搬迁工程,项目共分:“二月八”农贸市场、清泉欣城、“二月八”文化活动广场。“泉湖二月八”民俗风情一条街,力争一至两年内将庙会各项古老的商贸交易品种都复原再现出来,展示“泉湖二月八”的独特风情和农耕文明。

彝族的二月八

弥渡县西山,聚居着龙虎民族——彝族,共有六个村委会,二十多个自然村,加上西山脚一带的彝族村和彝汉杂居的村,共有彝族人口15000多人。西山彝族有许多的共同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共同欢度“二月八”这个节日。
到农历二月初八这天,西山彝族村寨的村民,杀鸡宰羊,而且要专程到弥渡街、新街、红岩街、寅街买菜,像备办年货一样的买东西。难怪许多汉族人说“二月八”是彝族过大年。
确实,彝族过“二月八”节十分隆重,与过大年没有什么两样。在“文革”前,二月八这天晚上,人们吃饱喝足之后,男人们趁着酒兴,女人和小孩们穿上节日的盛装赶到打歌场。打歌场上,承头(备办打歌会的人)们早把大火烧着,备办好了糖酒和茶水。
打歌场上,人山人海。能歌善舞的彝族,围着大火,男女老少欢歌劲舞,人们尽情地唱啊,跳啊,度过美好的夜晚,一直跳到天亮太阳出,不知累,只知道高兴。
可惜,“二月八”晚上打歌的传统习俗,在“文革”中,作为“破四旧”而被革除了,二十多个村至今没有恢复。惟有清水沟东村和西村独树一帜,“二月八”打歌习俗一直未被破坏,“文革”中他们也坚持着,一直坚持到至今。不过,彝族“二月八”祭祖活动几百年都在延续着。
也就是清水沟东村,有着二月初七夜“偷土主”的习俗。据说清水沟东村人的祖先是巍山左木郎村人。二月七日晚上,该村要派比较精明的两个小伙子到左木郎村去“偷土主”。所谓“偷土主”,就是到左木郎村的神树下偷香根(点香剩下那一节小木棍)。偷回来时,天也亮了,已是二月初八日,全村的男人们迎接“土主”归来,并把香根——土主的象征,插在本村打歌场旁边的神树下,男人们围着神树踏歌,欢庆“祖先”回到自己的村里,回到自己的身边,保护六畜兴旺,五谷丰登,保护彝民们安居乐业。
还是回到各村的“二月八”节。二月初八的晚饭前,各户村民都到自己村的神树下祭祀祖先,然后回到自己家里的神龛前祭祀近祖先。祭祀完了,全家人才能喝酒吃肉、吃饭。
由此可见,西山彝族的“二月八”节,不是彝族过年,而是祭祀祖先的祭祖节。

峨山县城的二月八

解放前,“二月八”是峨山县城最热闹的节日。每逢节日境内及外地客商汇集峨山县城,参加迎接盛会。城内外的几家小客店,常常住满来自各方的商旅;几家小饭馆里,整日顾客盈门;街道两旁挤满各种贷摊;还有耍猴戏的、变戏法的、玩木偶、放西洋镜的,出售各种玩具。远近村来群众身穿新的民族服装,汇集到县城里来参加这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使这一向荒凉的小城,顿时热闹非凡。
“二月八”即农历二月二十八日,是峨山人民过春节的继续,称之为“春社”。从正月十五元宵节开始,直到三月初一、二,一共要延续四十五天,但最热闹的是二月二十七至三月初一、初二这几天。
这绵延四十五天的盛会,其内容是:县城各街坊及附近村寨,轮流迎祀本县“城隍”及“八堂灵神”的木雕像,迎到哪个村寨便在哪里做会会,热闹—番,然后又轮到下一个村寨。所谓“八堂灵神”,实际是各村供奉的“土主神”。他们有的是部落时代有功于百姓的头领;有的是历史上对人民作了好事的官吏,其中有明天启年间“筑堤壅木灌田,士民感戴”的知县张楚;还有三国时宰兵南征的蜀承相诸葛亮及土著首领孟获;其它如江滨土主,桂峰土主、白牛土主等等,都是一些部落头人,生前有功,死后被人当神奉祀。不属于部落头人的只有香柏土主“大黑天神”他原是佛教秘宗中的护法神,后被当作土主来奉祀。这些土主神一共八位,所以被称作“八堂灵神”。
盛会自旧历正月15日“元宵节”开始,分三个阶段:正月15日,“东关厢人”将本县城隍迎至“嵩公祠”,各村也将自己的土主神送到东关关厢,与本县城隍会齐。在东关厢供奉三天、即由登云村迎祀。之后是三家村、下石头村(今石泉下村)南门外(今昆洛路一带)、王家村、西关厢(今西关街)、上街坊、中街坊、下街坊。这期间,香柏土主大黑天神的木雕神像不到这些村、街、只由土官村上、中、下三营和上石头村迎祀。
第二阶段于2月18日下午开始。这天下午,下街坊人将城隍神像送到桂峰桥下河沙坝中的大花车上,三声炮响、锣鼓喧天,长号呜呜,几百人推动花车,顺河东下至猊练两江交汇处,再由九龙营人将它迎到村内。与此同时,上石头衬人也将大黑天神的神像送到九龙营,其它各土主神也被间道迎入九龙营。此后,便是安逸村、柏锦村、桂峰村轮流迎祀,至旧历2月27日。第三阶段于旧历2月27日开始至3月初1日结束,这是大会的高潮,也是大会的终结。传说2月28日是本县城限诞辰。因此,27日晚必须把城隍和众神迎至城内,以便为他“祝寿”。这一天,桂峰人先将各土主神送至练河北岸,再将城隍送上花车,逆水推至桂峰桥边河沙坝上。大会予先在练河南岸柳荫深处搭好欢台,唱一出“文王访贤”给众神看,以表欢迎。待戏文结束,始抬着城隍和众神的轿子,绕道至西门入城。汉族民间艺人们表演各种文艺节目,又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沿街而下,两旁拥挤着无数的群众争相观看,直到城隍和众神被送入城隍庙。
“二月八”最吸引人的是唱滇戏。大会处每年都要花重金请来滇戏名伶参与的戏班子,在城隍庙前的戏台上,演唱传统滇戏。从2月26日晚唱“踩台”戏开始,27日起算作正戏,共演唱五天,每天都演午晚两场,午场多为本子戏,晚场多为折子戏,28日早晨加演早场“八仙庆寿”算是为城隍祝寿。
当年的峨山县贫穷落后,一般人每年除“二月八”和“三月十五”可以看几场花灯、滇戏外,平时想看戏文很难。因此2月26日晚至3月初1的五天里,整个戏场人山人海。戏场右方摆满高凳(供妇女坐),每条凳高约1.5米,长约2米,可坐八、九人,左方留给男人站着看。戏场两侧扯满了茶室酒馆的布棚和摆满香烟糖果的小摊。顿时使这方圆仅五亩的小广场上,挤满了来自各方的人群,真个是万头攒动,人声鼎沸,自午而至深夜。
在迎神过程中,各村、街还要组织一只杂耍队伍为前导,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八堂灵神,分别各乘一座四人抬的雕绘精美的肩舆为前导,城隍老爷的木雕神像则朝服冠带,乘四位长者拍着的大轿,像古代朝廷命官出巡那样,摆开全付执事,旗锣伞盖,前呼后拥,一群长者,拈香随后。每次迎神,这支队伍都都要西门入,东门出,穿城而过。杂耍队伍沿街表演,耍龙、舞狮子、大头和尚戏 王鞭……应有尽有,边走边演,走走、停停、让人目不暇接,直到把众神迎至木村“巡宫”。到“巡宫”时,城隍先入,诸神依次而进,本村土主神则需侍立门外恭候,待众神入祠毕始得入内,像人们迎客一样。
盛会期间还有两项活动为众所瞩目、叹为观止、即花车和挂香钩。
“推花车”前巳述及,共两次。即旧历2月18日由桂峰桥下河沙坝中,载城隍神像东下至双江交汇处;到2月20日,安逸村迎神毕,即将花车掉头向西;22日,柏锦村人又将它推上一小段,至27日,由桂峰村人将城隍神像抱入车中,直推回桂峰桥畔。花车高达10余米,车座方形,栗木车身,平时可拆卸保管,到时由花车田佃户安装;前置单轮,后置双轮,车后左右各置一根长方木,以便推动,中竖高达10余米的圆木一根,由大会处青纸贴铺编制宝塔型彩饰阁12层(闰年为13层)穿于圆木上,顶端立一支篾扎纸糊的龇牙列嘴的独角兽,扬蹄欲跃。2 月18日傍晚,居民倾城山动,齐集桂峰桥下练河两岸,待到城隍神像进入车中,三声炮响,车前两只长号齐鸣、车后几百人奋力推进,花车即沿练河缓缓东下。待到27日,又载着城隍神像西上。
“挂香钩是一种持殊的酬愿形式,每年都有十多人参加。挂香钩的人,须将六只小巧的银钩分别穿入两肘皮内,每肘三只。再用六根银链系上六支小花篮悬挂子银钩上,其中两支花篮内置两个小瓷碟,内燃檀香,四支花篮内各放樱桃等果品。峨山挂香钩曾吸引了许多外地看客,目睹之后,都惊叹不已。挂香钩的人须于半月前即沐浴斋戒,于3月26日晚齐集桂峰土主词。翌晨,用青纱缠头,身着长袍。双袖卷至肘弯,双手平伸搭神台上,由专人逐一为其挂钩。事毕,即手扶龙头竹杖,依年龄高低排列,鱼贯出土主祠,沿大道缓步至西门入城,沿衔东下。此时,各人的亲友,沿街设座,备案食于道旁,请全体挂香钩的人享用。因此,进城后他们只能走走停停,每到设座的地方便得坐下,让跟随他们的人喂上一两口点心,表示谢意。到达城隍庙后,即端坐殿前,恭候诸神入股,才能卸下香钩。
这每年一次的盛会,是由一个叫做“二月八大会”和“花车会”的管事们全盘操持的。两会都有田产,经费来源靠租谷。大会当年有多少田产,因事隔多年,难于考证。据说,当年的花车会田比较多,今柏锦村、安逸村、小坝心、文兴村、土宫村、回龙村等村寨都有种花车会田的佃户。仅“二月八大会”的田租收入即可达二、三十市石。除租谷外,正向商贾富户摊派一部份:如在戏场周围设的茶座、酒馆要交点钱,支高凳看戏的也须交钱。出入两抵,据说每年都行点节余。
“二月八”盛会不知始于何时,也不知延续了多少年,到1950年还过了一次,但已不怎么热闹了,1951年便告停止。

镇江的二月八

“农历二月八吃饺子”是镇江的地方风俗。“二月八,吃了饺子病不发”,此风俗流行于镇江及其辖县。一江之隔的扬州、泰州等地没有,与镇江同属苏南的南京常州无锡苏州也都没有此俗。
查镇江史志,不仅宋、元《嘉定镇江志》《至顺镇江志》无记载,清代《乾隆镇江府志》《光绪丹徒县志》也无只字述及。目前查到最早的是镇江籍史学家陈庆年(1862~1929)的著作。“初八日,家家吃馄饨。谚云:二月八,吃了馄饨病不发。”(《陈庆年文集》),陈庆年代表作《西石城风俗志》没有提及。
1931年前初版《镇江指南》:“初八日则吃馄饨。谚曰:二月八,吃了馄饨病不发”。此后出版的《江苏省会辑要》也将此条放在“社会章风俗节”的“惊蛰”后,内容基本相同。
俗话说得好,“入乡问俗,拜庙探源”,民国文献对“二月八”风俗仅仅是一笔带过,令人遗憾。有幸的是解放后镇江两本书介绍略详——
镇江市地方志办公室编写的《镇江要览》:“农历二月初八日,家家吃馄饨。有‘二月八,吃了馄饨病不发’之说。据说,其初是把馄饨丢在江里,纪念淹死的马和尚。后来演化成吃馄饨可以不发病。相传马和尚就是唐代鹤林寺的开山祖师玄素。”
吴林森、李德柱著《镇江风俗》:“镇江流行吃饺子、馄饨。民谚‘二月八,吃了馄饨(饺子)病不发’。二月初八吃馄饨是为了纪念鹤林寺开山祖师马和尚(玄素)。玄素俗家姓马,延陵人,经常往来于镇江、扬州之间,讲经说法。是日,常有风雨,俗有‘马和尚过江,请客的风,送客的雨’一说”。

大龙洞的二月八

“二月八春风刮,人人前往龙洞耍”。今 年的“二月八”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好日子,城乡群众接踵而至到大龙洞赶庙会。特别是听说龙洞内道观大殿焕然一新,娱乐设施又增添了许多,都想进去看一看、瞧一瞧。真是:景区如花招来蜂蝶,龙洞优美吸引游客。
据悉,二月八的来历是,上古时天大旱,人们天天到大龙洞求龙王降雨,终于在二月初八感动了龙王,下了几天的雨,滋润了大地、救活了庄稼。因此,人们每逢“二月八”都要到大龙洞烧香,以求平平安安。之后,逐渐演化成今天盛大的汉族民间庙会。大龙洞位于昭通城北郊10公里处,“龙洞吸月”为昭阳八景之一。山上有九箐十三峰,层层叠叠、古树参天。龙洞在山脚箐底的林荫深处,洞内石乳倒悬,光彩照人。洞内清泉流入北闸水库,有人称赞:一池清波、山林倒映、景色迷人。赶庙会的人来到“龙女护泉”,有人称赞大龙洞的风景:“青山环绕胜似春,绿水长流明如镜,真美啊!”到了大殿,香烟缭绕、灯烛通明,很多人在庙内烧香磕头,求大吉大利、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从“二月八”开始,安全保卫、交通秩序、森林防火等工作做得井井有条,受到游客称赞。

丽江纳西歌曲《二月八》

创作灵感

居住在丽江各地的纳西族到每年的农历“二月八”,会聚集在玉龙雪山下举行祭祀等各种大型活动,其中包括去玉龙雪山下的“玉峰寺”看万朵山茶花(全球花开最多的茶树)。本首歌曲《二月八》就是取材于此而创作的一首情歌。

歌词大意

害羞的月亮在白云间穿行,在寻找她的心上人!
山茶花在月光下多么开心地绽放,我的心上人啊在哪里?
桥下的流水你要走到哪里?会不会看见我的心上人?
我已在那棵老树底下等她回来!哈+++
你和我的约定你忘记了吗?说好“二月八”那一天去看茶花!我等着你回来你知道吗?手牵着手要去看茶花!
(注:“二月八”亦称“三朵节”,为纳西族最隆重的节日)

灌阳的二月八

“二月八”起源于黄关云台寺。
“二月八”自唐代以来,历经宋、元、明、清、中华民国,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一直是黄关云台寺的庙会,历史变迁,国家兴衰,但香火始终不断。
坐落在桂林灌阳县最开阔的腹地云台寺有九龙戏珠之称。寺院坐西朝东,背靠海洋山系,九条山脉从海洋山脊蜿延迂回汇聚于此,清泉从密林深处流入;寺院前左右两公里处是两座方圆千米高百米的喀斯特山,左方如一头雄狮,名曰狮山寨,右方如一头黄牛,名曰黄牛寨,都坐视前方;寺院正前方二十公里处是都庞岭山腰五条山系余脉,如五匹骏马奔腾而来归槽寻食,名曰五马山。海洋山、都庞岭都是海拔近两千米的山脉,长年云雾缭绕。云台寺所处的黄关镇谷地方圆数十公里,海拔约 300米,与都庞岭韭菜岭海拔2009.3米相比,落差1700多米。滔滔不绝的灌江从谷地中间由南向北奔向湘江,入注长江,西东流向的牛湾河绕云台寺于 黄牛寨汇入灌江,贯穿谷地南北的二级公路直通桂林、阳朔、湖南等地。有诗曰:“一生游景千百处,不如云台览一周;身离仙境心却在,梦消无处挂心头”。
唐武后则天初年(约公元687年),长安法师洞源高僧抵达今黄关镇狮山寨,见此处西向一条条山岭云雾荡漾,若传说中“混沌初开,莲花拥坐”之状,颇如佛意 圣地,逐至七道岭脚夯土为墙,盖以树皮,结芦为刹,以每朝云雾四冥为其启名“云台寺”。
洞源法师在化缘过程中,见乡间诸多百姓疾苦,每到春天,连锄犁农具、稻粟种子都买不起,误春误年。于是,洞源法师在早春二月初八日即佛祖释迦牟尼出家修道这一天,将每年化缘所得来的钱全部施舍给买不起农具、种子的贫困人家,以度穷人春耕。如此年复一年,此举似乎成了云台寺的规矩。每年“二月八”这天,都有 诸多穷人到云台寺烧香拜佛,领受布施。而制作农具、种子多余的人们则也在这天赶往云台寺拜佛卖货。布施买卖相聚,拜佛交易结缘。这就是“二月八”的雏形。
约四十年后,即唐开元十六年(公元728年),一位“吴越人之宦”的大施主洞源澈掷金数十万两,历经十年,建成庞大的云台寺院。二月初八这天,大行布施,或以钱,或购买农具、种子施舍给穷困百姓,以助春耕。继而,信众、弟子日增,香客游人接踵。尤以二月初八这天,乘拜佛、营生、游览三利之便,或受用布施,或买卖农具,或观赏胜景,穷庶殷富,三教九流,千家万户都赶“二月八”,并且垂青周边县份信众客商,从而形成集拜佛、商贸、观光于一体,形成盛大的“二月八”庙会。此后,盛会经久不衰,且越演越烈,传播范围涉及周边诸省,远至湖广、江浙。云台寺多家省级会馆证明了这一点。
“二月八”此日,方圆百里湘桂边境全州、兴安、恭城、灵川、湖南道县、江永等县的村民、商贩,许多家庭几乎倾巢而出,从四面八方涌进云台寺。据史料记载, 云台寺设有湖、广、江、浙等多家会馆,外省的客人,从二月初一就纷纷云集云台寺预定房间,一直到十五日之后才离寺,满载而归。云台寺成了人们想往、追踪的 圣地。
每每此日,日未当午,方圆数里的云台寺已人山人海,香烟缭绕,钟声悠扬。人们购买蓑衣斗篷,凉席篾货;汉族民间的采茶剧、木偶戏时时赢得满场喝彩;耍猴子的、卖武艺的也常常博得观众掌声;四处奔跑的小孩用青竹做成的“叫叫”吹得震耳欲聋,娘娘们挤进人缝里追打,捉迷藏似的;这里的饮食有米粉、油砣、麻圆、花生宝塔、羊角粽子、香菇十八妹(味)、冬酒二十哥(锅),应有尽有;摊位前坐的、站的、蹲的,一缕缕炊烟缭绕,一阵阵香味扑鼻,尤以油炸麻圆粑粑香飘十里, 一派繁荣景象。当太阳西斜时,寺宇金碧辉煌,商贩乐哈哈地收拾摊具,闺妇踏歌,醉汉扛着犁耙趔趄而归,梵神暮鼓,音波十里。这一幅鲜活而又美丽的画卷不知唤起多少人,特别是在这块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人们多么美好的憧憬。
“二月八”庙会,虽然人声鼎沸,但人人姿态和谐,绝无相骂之气。尽管人多拥挤,但都十分注意避免踩到他人的脚;偶尔踩到,也都以“善哉,请谅”之语致歉。当货卖不完,寺院协助商贩将铁木笨重物具原地堆放,僧人负责保护,第二天亦可再买。第三天若又未能卖完,寺院则以成本价将其收购,用于日后布施。中国是礼仪之邦,这活生生的事实跃于纸上,这是传统,是和谐,是美好的“菜根”生活环境。
云台寺“二月八”庙会人数多少,用老人的话说:“除不能去的,灌阳人都赶‘二月八’”。云台寺为湘桂圣地,湘桂两地的商贩、信徒成千上万,江永一个县有时 达四、五千人,他们总是先期抵达。灌阳宋时为三万二千多人,民国三十八年是十二万八千多人,旧时赶“二月八”的估计有七、八万之众。
在一个边陲小县有如此盛大庙会,不仅湘桂、岭南,乃至全国各佛教圣地其规模屈指可数。云台寺为岭南三大名刹名之一名不虚传。
世势沧桑,辛亥革命后,全国掀起捣毁寺庙的浪潮,云台寺也未能逃出此劫。此地的庙会此时江河日下,逐年转至黄关镇政府的黄牛寨,2006年“二月八”,笔 者只见云台寺一堵断墙和两块石碑静静地躺在荒凉的原野上,令笔者打了个寒颤。
“二月八”,最初是纪念佛祖释迦牟尼出家修道,当洞源法师于二月初八百岁圆寂时,正是寿高一百六十六岁、数度移住云台寺传播净土法门、人称寿佛爷爷的全州湘山寺全真大师诞生之日。传说中,这天拜佛最为灵应,就是所买的农具也经久耐用,继而,“二月八”成了纪念寿佛爷诞生的盛大庙会。
据史料记载,寿佛爷佛名全真,俗姓周,名宗惠,兄弟间全真排行第三,生于唐朝开元十六年(公元729年),至2010年已有1281年。出生在湖南省郴州今资兴市原程水乡周源山,父周鼎,母熊氏,十六岁拜别父母,二十岁随着道钦禅师进京晋谒唐玄宗皇帝,二十七岁即唐肃宗至德元年(公元756年)四月到达全州县(原名为湘源县)佛教圣地湘山开创净土院传播佛学。由于他德懋寿高,远近都尊他为“无量寿佛爷”,宋朝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宋徽宗加封全真为“慈佑寂照妙应普惠大师”。为了纪念他,五代后晋高祖石敬瑭以全真佛名命名,改湘源县为清湘县,置全州,相沿至今。清康熙五十二年,康熙皇帝玄烨亲书 “寿世慈荫”匾额。清咸丰九年,咸丰皇帝奕贮赦封全真大师为“保惠无量寿佛”,享有“西祖阿弥陀,东宗无量寿”之美誉,与释迦牟尼相提并论。全国各地佛教的寺院大都供奉寿佛爷佛像,有的地方还专门建有寿佛殿,云台寺就是之一。可见“无量寿佛爷”全真大师在佛教界地位十分显赫。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