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林答氏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人物生平概述

乌林答氏 ,即金世宗完颜雍昭德皇后
乌林答氏,生于女真贵族之家,世居黑龙江的海罗伊河畔(牡丹江流域)。乌林答氏是石土黑的女儿,世宗称帝前的原配妻子。乌林答氏"聪敏孝慈,容仪整肃,在父母家,家族皆敬重之。"完颜雍13岁丧父。
乌林答氏
母亲远离皇宫,削发为尼。乌林答氏不但给完颜雍带来了生活和情爱的温暖,而且伴随丈夫闯过了一道道政治上的难关。
天会五年(1127年),完颜雍与乌林答氏订婚,那时,他俩都是5岁。到了天眷三年(1140年),他们18岁的时候才结婚。不久,他们的儿子完颜允恭出世,更给生活增添了新的光彩。乌林答氏知书达礼,文采超群,侍夫教子,贤良无比。《金史》上说她"事舅姑孝谨,治家有叙,甚得妇道。"
金熙宗晚期,肆酒发狂,喜怒无常,悼平皇后裴满氏趁机专权肆虐,许多朝臣无端遭贬遇害。这使官居兵部尚书的完颜雍如履薄冰,寝食难安。对此,乌林答氏建议丈夫把公公宗辅攻宋时得的一件稀世之宝白玉带献给熙宗。因为此物是父亲留下的传家宝,完颜雍有些犹豫不决。乌林答氏说:人若不在,宝传谁家?"完颜雍心有所悟,遂将玉带献出,于是熙宗欣然,悼后大喜,认为完颜雍诚信忠厚之至。这不仅使完颜雍保住了兵部尚书之职,而且在熙宗大杀开国勋贵和近臣时,也没有对完颜雍产生任何猜忌。
金世宗完颜雍
皇统九年(1149年),完颜亮杀熙宗而登位,又大开杀戒,排除异己,并且对完颜雍这个文武双全、口碑极好的弟弟特不放心,所以不但将兵部尚书的官职解除,而且频繁调动官职,唯恐他在一地久了,形成气候扎下根而有异志,并且一直派人暗中监视,以便找个借口,将他除掉。对此,完颜雍心存畏惧,一筹莫展。乌林答氏看透了熙宗和海陵的共同本性,便复用前策,劝完颜雍"多献珍异,以悦其心。"于是完颜雍便看准时机,相继把"辽骨睹犀佩刀"和"吐鹘良玉茶盏"等献给海陵。阴险妒忌的海陵见到这些稀世之宝,十分惊异,"由是,忌刻之心颇解"。认为完颜雍胆小,敬他,怕他,不足为患。
就这样,乌林答氏伴随着完颜雍,走过了那缺少爱抚和充满恐怖的日子,他们已经成为一对谁也离不开谁的患难夫妻了。每当乌林答氏有病,完颜雍"为视医药,数日不离去。"海陵王久闻乌林答氏贤而美,便在完颜雍当济南尹的时候,诏乌林答氏去中都。乌林答氏知道,如果不去,丈夫必遭其害;如果在去中都的途中而死,丈夫既无罪责,自己又可保持贞节。于是她毅然踏上了赴中都的路。在行至良乡时,乌林答氏投湖自杀。
自杀前,给完颜雍写了一份遗书,即《上雍王书》:尝谓女之事夫,犹臣之事君。臣之事君,其心惟一,而后谓之忠;女之事夫,其心惟一,而后谓之节。故曰,忠臣不事二君,贞女不更二夫,良以此也。妾自揆蒲柳微躯,草茅贱质,荷蒙殿下不弃,得谐琴瑟之欢?奈何时运不齐,命途多舛,打开水面鸳鸯,拆散工花间鸾凤。妾幼读诗书,颇知义命,非不谅坠楼之可嘉,见捐金之可愧。第欲投其鼠,恐伤其器,是诚羝羊触藩,进退两难耳。故饮恨以行,挥涕而别,然其心岂得已哉?诚恐"楚国亡猿,祸延林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云尔。妾既勉从,君危幸免。逆亮不知此意,以为移花就蝶,饥鱼吞饵矣。吁!燕雀岂知鸿鹄志哉!今至良乡,密迩京国,则妾洁身之机可以逞矣。妾之死为纳常计,纵谕生忍辱,延残喘于一旦,受唾骂于万年,而甘聚唐奔鹑之诮,讵谓之有廉耻者乎!妾之一死,为后世"为臣不忠,为妇不节"之劝也!非若自经沟渎莫知者比焉。逆亮罪恶滔天,其亡立待!妾愿殿下修德政,肃纲纪,延揽英雄,务悦民心,以仁易暴,不占有孚矣。殿下其卧薪尝胆,一怒而安天下。勿以贱妄故,哀毁以伤生,而做儿女态也。裁书永诀,不胜呜咽痛愤之至。
张金吾按,《上雍王书》原载明人孙惟熊撰《采璧》,并有"未详何本,姑录之,以俟续考"之语。但看书的内容和口气、感情,当为昭德皇后所写无疑。《上雍王书》自"尝谓"起,至"良以此也",为第一部分,提出"女之侍夫,其心惟一"的观点。这无疑是儒家的封建伦理道德观念,但在昭德皇后却是处事准绳。从"妾自"起,至"拆散花间鸾凤"止,为第二部分,回忆自己与完颜雍婚后的和谐美满生活以及完颜亮对这种生活的破坏。虽然她认为这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有一定宿命论观点,但其中也暗含着对完颜亮的痛恨。
第三部分从“妾幼读诗书”起至“君危幸免”止,主要说明自己面对完颜亮之诏处于进退两难之苦境,以及“妾自勉从”的原因:我如像晋之绿珠坠楼以对赵王伦那样,虽然节气可嘉,但必给君带来杀身之祸,“楚国亡猿,祸延林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如遵从完颜亮之诏,又有辱自己的贞节,真是“羝羊触藩,进退两难”。不得已,只好“饮恨以行”,使“君危幸免”,表现了作为贞节女人为保夫君安全而不顾个人生死的大义之举。第四部分从"亮不知此意"起,至"非若自经沟渎而莫知者此焉"止,是说自己之举并非真的屈从,而"亮不知此意"。这部分充分说明自己之死的重要意义,既可“洁身”,又可“为纲常计”,既免去“受唾骂于万年”,又可以劝勉后世之“为臣不忠,为妇不节”者。从"亮罪恶滔天"起至最后为第五部分,写出自己对完颜雍的希望。完颜亮必亡,君应该"修德政,肃纲妃,延揽英雄,务悦民心,以仁易暴","卧薪尝胆,一怒而安天下",不必为我而哀伤,抛掉儿女之情。
全文虽然一再宣扬昭德皇后所遵从的封建节妇的纲常伦理,但当这种纲常伦理成为反抗完颜亮的武器时,就显出了它在当时的积极意义。历史唯物主义强调,根据历史条件进行具体分析,不能跨越时代的局限和具体情况,用今人标准去要求古人。全文情真意切,叙事委婉,结构严谨,用典准确,寓感情于叙事之中,表现了昭德皇后的高贵品格和忠贞不渝的节操。书中把完颜亮喻为燕雀,直斥完颜亮的罪恶,指出完颜亮之必亡,表现了昭德皇后坚持正义的勇气和胆识。《上雍王书》反映了女真统治者内部争权夺势、互相倾轧的一个侧面,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读《金史》可知,完颜雍并没有辜负昭德皇后的书嘱。乌林答氏是金代女性中的典范人物。
世宗后来在位的29年间,一直没有再立皇后,就是为了怀念深明大义的乌林答氏。

外附:昭德皇后《金史》列传第二 后妃下

世宗昭德皇后。乌林答氏,其先居罗伊河,世为乌林答部长,率部族来归,居上京,与本朝为婚姻家。曾祖胜管,康宗时累使高丽。父石土黑,骑射绝伦,从太祖伐辽,领行军猛安。虽在行伍间,不嗜杀人。以功授世袭谋克,为东京留守。 后聪敏孝慈,容仪整肃,在父母家,宗族皆敬重之。既归世宗,事舅姑孝谨,治家有叙,甚得妇道。睿宗伐宋,得白玉带,盖帝王之服御也。睿宗没后,世宗宝畜之。后谓世宗曰:“此非王邸所宜有也,当献之天子。”世宗以为然,献之熙宗,于是悼后大喜。熙宗晚年颇酗酒,独于世宗无间然。 海陵篡立,深忌宗室。乌带谮秉德以为意在葛王。秉德诛死,后劝世宗多献珍异以说其心,如故辽骨睹犀佩刀、吐鹘良玉茶器之类,皆奇宝也。海陵以世宗恭顺 畏己,由是忌刻之心颇解。
后不妒忌,为世宗择后房,广继嗣,虽显宗生后而此心不移。后尝有疾,世宗为视医药,数日不离去。后曰:“大王视妾过厚,其知者以为视疾,不知者必有专 妒之嫌。”又曰:“妇道以正家为大,第恐德薄,无补内治,安能效嫔妾所为,惟欲己厚也。” 世宗在济南,海陵召后来中都。后念若身死济南,海陵必杀世宗,惟奉诏,去济南而死,世宗可以免。谓世宗曰:“我当自勉,不可累大王也。”召王府臣仆张 仅言谕之曰:“汝,王之腹心人也。为我祷诸东岳,我不负王,使皇天后土明鉴我心。”召家人谓之曰:“我自初年为妇以至今日,未尝见王有违道之事。今宗室往 往被疑者,皆奴仆不良,傲恨其主,以诬陷之耳。汝等皆先国王时旧人,当念旧恩,无或妄图也。违此言者,我死后于冥中观汝所为。”众皆泣下。
后既离济南,从行者知后必不肯见海陵,将自为之所,防护甚谨。行至良乡,去中都七十里,从行者防之稍缓,后得间即自杀。海陵犹疑世宗教之使然。 世宗自济南改西京留守,过良乡,使鲁国公主葬后于宛平县土鲁原。大定二年,追册为昭德皇后,立别庙。赠三代,曾祖胜管司空、徐国公,曾祖母完颜氏徐国夫人,祖术思黑司徒、代国公,祖母完颜氏,代国夫人,父石土黑太尉、渖国公,母完颜氏渖国夫人。敕有司改葬,命皇太子致奠。以后兄晖子天锡为太尉,石土黑后授世袭猛安。上谓天锡曰:“朕四五岁时与皇后定婚,乃祖太尉置朕于膝上曰:‘吾婿七人,此婿最幼,后来必大吾门。’今卜葬有期,畴昔之言验矣。”
六年,利涉军节度副使乌林答钞兀捕逃军受赃,当殆。有司奏,钞兀,后大功亲,当议。诏论如法。 八年七月,章宗上,世宗喜甚。谓显宗曰:“得社稷冢嗣,朕乐何极。此皇后贻尔以阴德也。” 十年十月,将改葬太尉石土黑,有司奏礼仪,援唐葬太尉李良器、司徒马燧故事,百官便服送至都门外五里。上曰:“前改葬太后父母,未尝用此故事。但以本 朝礼改葬之,惟亲戚皆送。”诏皇太子临奠。 十一年,皇太子生日,世宗宴于东宫。酒酣,命豫国公主起舞。上流涕曰:“此女之母皇后,妇道至矣。朕所以不立中宫者,念皇后之德今无其比故也。” 十二年四月,立皇后别庙于太庙东北隅。是岁五月,车驾幸士鲁原致奠。十九年,改卜于大房山。十一月甲寅,皇后梓宫至近郊,百官奉迎。乙卯,车驾如杨村致祭。丙辰,上登车送,哭之恸。戊午,奉安于磐宁宫。庚申,葬于坤厚陵,诸妃祔焉。二十九年,祔葬兴陵。章宗时,有司奏太祖谥有“昭德”字,改谥明德皇后。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