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史郎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东史郎,1912年4月27日生,日本京都府竹野郡丹后町人。1937年8月,25岁的东史郎奉天皇之命应召入伍,系日军第十六师团步兵二十联兵队上等兵,参与了1937年12月开始的南京大屠杀暴行,1945年8月,他在上海向中国军队投降后回日本。1987年,他把在中国期间写的日记整理为《阵中日记》、《手记》。同年12月,日本青木书店以其日记为蓝本,出版了《我们的南京步兵联队—一个召集兵体验的南京大屠杀》,即著名的《东史郎日记》, 向中国人民谢罪,无情地揭露日军当年的残暴行径。2006年1月3日11点45分病逝于京都府医院,卒年93岁。

人物简介

东史郎,1912年4月27日生,日本京都府竹野郡丹后町人。1937年8月,25岁的东史郎奉天皇之命应召入伍,系日军第十六师团步兵二十联兵队上等兵,参与了1937年12月开始的南京大屠杀暴行,还曾参加过天津、上海、徐州、武汉、襄东等战斗和战役。 1939年8月因病回国。1944年4月,他再次应召参加侵华战争。1945年8月,他在上海向中国军队投降后回日本。
在侵华战争期间,受军国主义思想的毒害,东史郎亲身参加了南京大屠杀,双手也曾沾上了我同胞的鲜血。但在半个世纪后,东史郎幡然醒悟,站出来对侵略战争进行反省。1987年,他把在中国期间写的日记整理为《阵中日记》、《手记》。同年12月,日本青木书店以其日记为蓝本,出版了《我们的南京步兵联队---一个召集兵体验的南京大屠杀》,即著名的《东史郎日记》, 向中国人民谢罪,无情地揭露日军当年的残暴行径。在其后,面对日本右翼的责问、恐吓还有威胁以及长达十几年的官司,东史郎不怕围攻、谩骂和威胁,一直顽强地活着。 中国有句古话:“知耻者,近乎勇。”让一个“鬼子”变成“人”。这需要相当的觉悟和勇气,是一个值得称道的正义行动。

七次谢罪

198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
东史郎

东史郎

南京大屠杀发生50周年。东史郎从日本赶来参加纪念活动,这是他在战后第一次回到中国。
1994年8月,东史郎第二次到南京。东史郎在玄武门边指着一处说:当年这里几百个中国人被集体屠杀,这也是一个遗址。
1997年,东史郎到南京参加研讨会,回国后,东史郎受到日本右翼势力围攻,右翼势力在东史郎家门口焚烧物品,并且用高音喇叭骚扰他家
东史郎

东史郎

1998年3月,东史郎第四次来临,这次,他将他的《东史郎日记》原本五册和军旗、勋章捐献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1999年4月,东史郎来中国参加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崔永元访谈。
2000年2月,不顾年岁已高,仍然到南京、北京、沈阳、上海等地作证,反省和讲述加害历史。
2004年4月,已经92岁高龄的东史郎再一次来到南京,日本右翼分子打恐吓电话,骂他是“叛徒”、“卖国贼”、“旧军人的耻辱”、“罪该万死”等。

诉讼案

东史郎

东史郎

但是,有些日本人认为南京大屠杀不存在,东史郎日记也是不真实的。日记中的一个人物更就此对东史郎提出诉讼,1993年4月26日,东京地方法院开始一审,1996年4月26日判决东史郎败诉。1998年二审驳回东史郎的上诉。在一审之后、东史郎上诉期间,一些中国人和日本人多方奔走,查找并提供了南京大屠杀期间南京市地图等物证以证明东史郎所说的是事实。但是,东京地方法院并未审理而直接驳回上诉。
东史郎败诉后,东史郎认为,“关于这次审判,问题并不在于原告桥本光治是否杀死一名中国人。他们是想利用这个事件向人们宣称没有发生过南京大屠杀。法院也根本不想看到真实的南京大屠杀事实,也根本没有人想要看到历史。法院的判决的目的是要恐吓为维护历史事实而奋斗的正义人士。”
东史郎诉讼案从表面上看是一桩关于是否涉及名誉侵权的一
东史郎

东史郎

般民事纠纷案件,但实际上是日本近年来日益猖獗的右翼势力企图通过法院的判决形式来否定南京大屠杀,制造南京大屠杀虚构论,并进而否定整个侵华战争的阴谋。透过东史郎诉讼案说明,我们和日本右翼的斗争任重道远,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
中日两国要建立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友好关系,但发展这一友好关系的前提是日本要正视历史,深刻地反省历史,真诚地向中国人民谢罪。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日本正义人士象东史郎一样勇敢地站出来,揭露日军的暴行,制止战争,维护和平,促进中日友好关系的健康发展。

病逝

青年时的东史郎

青年时的东史郎

2006年1月3日,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秘书长山内小夜子专门致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朱成山馆长,称原侵华日军老兵东史郎先生,于今天上午11时45分在日本京都府于谢之海医院因病逝世,享年93岁。该馆立即给东史郎先生亲属及该支援会发去了唁电。东史郎先生的葬礼于1月6日上午10时举行,南京市政府派代表赴日参加了东史郎葬礼。
另外,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贵宾厅当时被布置成追思会堂,东史郎先生的追思会就在这里举行。常志强来了,姜根福来了……他们要来悼念一位有勇气的日本老人;朱成山来了,段月萍来了……他们深情地怀念这位中国人的朋友;在老人的遗像前,人们献上了“南京大屠杀研究特别贡献奖章”,东史郎先生赢得了中国人民特别是南京人民的谅解,赢得了世界上主持正义与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尊重。
南京市政府唁电
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秘书长山内小夜子并转东史郎先生眷属:
惊悉东史郎先生不幸病逝,谨致沉痛的哀悼,并向东史郎先生眷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东史郎先生曾作为一名侵华日军士兵,参加了侵略中国的战争和南京大屠杀。但是,在事隔半个世纪后,东史郎先生敢于站出来反省历史,维护历史事实,真诚地向受害国人民谢罪,并无情地揭露侵华日军当年在中国犯下的暴行,赢得了中国人民特别是南京人民的谅解,赢得了世界上主持正义与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尊重。
东史郎先生虽然与世长辞了,但他为维护历史真相和中日友好而与日本右翼势力进行不屈不挠斗争的精神,永远激励着人们:铭记历史教训,不让历史悲剧重演;祈盼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共同为世界和平而努力奋斗!
敬请东史郎先生眷属节哀珍重!
南京市人民政府

相关著作

《东史郎日记》
策划、编辑:东史郎
这是一部特殊的、深受世人关注的日记。
这部日记的作者东史郎,一九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出生于日本京都府竹野郡丹后叮。一九
三七年八月,二十五岁的东史郎应召入伍,系日军第十六师团步兵第二十联队上等兵,曾参加
攻占天津、上海、南京、徐州、武汉、襄东等战役,一九三九年九月因病回国。一九四四年三
月,他再次应召参加侵华战争。一九四五年八月,他在上海向中国军队投降。一九四六年一月
回日本。东史郎有记日记的习惯,他把侵华战争期间的所见所闻详细地记录下来,共有五卷三
十七万字。

记序言

东史郎

东史郎

我于1937年9月接到由日本国天皇签署的征召令,在京都十六师团二十联队第三中队入伍,参加了日中战争。日本宣扬这是为“建设王道乐土”、“东洋和平”的战争。对此,我深信不疑,加入了这条战线。当时,我不认为是侵略战争。
但是,我目睹中国农民的悲惨状况深感悲哀,并写了日记。倘若战死,我的日记当然会与我的肉体俱焚,但日记记录了我所见到的战场惨状。回国后,我誊写了部分战地笔记。之所以要誊写并不是为了公开发表,而是作为自己的人生记录留给子孙后代罢了。
五十年后的1987年,京都的市民运动团体举办“为了和平反思战争展”。我应邀参加,出借了日记,是为首次公开。
我的1937年8月至1938年9月的日记已经交由“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主持出版发行。那是我因病退伍回国后带回来的日记中于1940年至1941年期间誊写过的。
本书收录的是1938年10月至1939年9月我在战地写下的原始记录。由于有的部分文字潦草,未及誊写,因此显得有些杂芜。
1987年7月7日,我和战友一起会见记者,为中日战争作侵略加害的证言。由于媒体的报道,日本国民全都知道了,我身边亦一片哗然。由是,我被指责为”亵渎英灵”,不断受到右翼的攻击。但我的回答是,日本军队加害于中国人民的事实昭然若揭,理应反省。于是,我被军国主义者告上法庭,在诉讼抗争中度过7年。
反省过去的侵略加害行为并谢罪是中日友好的基础。本着这一信念,我决定将自己的加害日记在日本和中国都公开发表。
德国人拉贝的日记是救济中国难民的爱的日记;日本人东史郎的日记是制造难民的加害日记。
东史郎或许永远都会被中国人所憎恨,但我相信澄清事实真相,并深刻反省,是日中友好的基础,这就是我公开日记的原因。
侵华战争参与者 东史郎
2002年2月29日

图书

书名
《东史郎和他的诉讼案-一个日本侵华老兵的反省》
图书目录简介:
1 “圣战”把善良的青年变成了杀人魔鬼;
2 面对血淋淋的战争,东史郎手中的笔在颤抖;
3 为“效忠”天皇再度踏上侵略的歧途;
4 沉默并非麻木,《阵中日记》昭示了东史郎的良心等。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