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巴比伦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东京巴比伦》是日本漫画家组合CLAMP的作品,漫画从1990年至1993年间在新书馆的《月刊ウィングス》连载,另有2集OVA及1部真人电影推出。故事以一名阴阳师──皇昴流为主角,反映出很多的社会问题,是一套得到很多比较年长的读者认同的作品。本作品的线条没有《圣传》和《X》般华丽、复杂,比较简明。

故事梗概

巴比伦,美索不达米亚的古代国。自从公元前十九世纪巴比伦王国的汉谟拉比王在此定都以来,此地即成为东方政治文化中心。巴比伦繁荣之后,人们渴望成神而不能成的情况下,即筑可以通达巴贝尔之天的天塔。但是,真神却不允许人类这么做。于是降祸给人类,让人类失去共同的语言,作为惩罚。人类经常重复着犯着同样的错,这就足以证明人类有多么的愚蠢了。酿灾的巴比伦,沉没在神怒中的城市。

作者简介

CLAMP是日本漫画家4人组合的笔名。CLAMP是一个全部由女性成员组成的漫画工作室从1989年正式出道的。当时只是一个漫友俱乐部。然而几经吐纳、锤炼,CLAMP实际上只由四人组成:大川七濑(后改为大川绯芭,又改回大川七濑)(Nanase Ohkawa)、五十岚寒月(satsukiIgarashi)、猫井椿(Mick Nekoi)、摩可那(Mokona Apapa)。其中摩可那负责分格和做画,接下来五十岚寒月负责画框线和贴网点纸。而画稿最终由猫井椿完成。大川绯芭小姐曾经在早稻田大学文学系研读(并非正式毕业于早稻田),在CLAMP中负责剧本创意,是CLAMP中的灵魂人物

人物简介

皇昴流:16岁,日本顶级阴阳师皇一门第十三代少主,是位天赋极高的阴阳师。
樱冢星史郎:表面上是位兽医。实际上用阴阳术杀人的阴阳师——樱冢护,樱冢护虽名为暗杀集团,实际上只有一个人。樱冢护每代新任掌门都要将上代掌门杀死,上代掌门是星史郎的妈妈。
皇北都:昴流的双胞胎的姐姐,北都灵力虽低,却心思细密,轻易看透对方的心。她一直认为樱冢护星史郎对昴流不怀好意。最后为了保护昴流而要求樱冢星史郎杀死自己。
昴流小时候无意看见星史郎杀人,星史郎从他的服饰上知道他同为阴阳师,没有立即杀他,而是和他定立赌约,内容是:等昴流长大后,重遇用一年时间爱上昴流,如发现他与众不同就放过他。如果没有,就杀死他。事后抹去昴流与他相遇的这段记忆,并为他打上猎物的标记“五芒星”。

角色介绍

主要人物

昴流
皇昴流(SUBARU SUMERAGI)
姓名的含义: 二十八星宿中的昴宿
皇昴流
生日:2月19日
出生地:京都
星座:双鱼座
血型:A
身份:星一族第十三代掌门&最后一任樱冢护
爱好:和星史郎一起外出,看樱花
式神:白色鸦类
最喜欢的颜色:蓝
最喜欢的食物:雪糕
个性:害羞、可爱、纯真、敏感、善良、有礼貌(小时候)
长大后是绝对酷帅美型的杰出
有为的青年(在x战记中有长大的昴流
喜欢的事物:动物、和善的人、好天气、交友、上学、盛开的樱花、星史郎、皇北都
不喜欢的事物:恶劣的人、自以为是的人、被捉弄、被背叛、看见别人遭受不幸、违背奶奶的事
优点:可爱、清秀、敏感、和善、温柔、能为别人牺牲自己、毫无心机(注:以下省略两千字)
缺点:过于害羞、不够成熟、易受伤害、有点笨拙、对自己的事太过迟钝
北都
皇北都(HOKUTO SOMERAGI)
姓名:皇北都
皇北都
姓名的含义:北方的星星
生日:1974.2.18
出生地:京都
星座:水瓶座
血性:A
身份:家庭主妇、昴流的私人形象设计师和媒人
爱好:作弄自己的孪生弟弟、练空手道、买衣服、约会、做甜品、帮昴流搭配衣服、让昴流和星史郎睡在一张床上
式神:无
最喜欢的颜色:淡的颜色(比如粉红)
最喜欢的食物:麦当劳
个性:勇敢、坚强、爱玩、恶作剧、偶尔温柔、大女人主义
喜欢的事物:时装、流行、帅哥、卡拉OK、好吃的东西
不喜欢的事物:无聊的人、过时的音乐、任何形式的义务、奶奶的专制、上学、昴流的过分羞涩
优点:自信、知性、保护欲强、愉快、友善、客观的同时也有主见
缺点:聒噪、厚颜、冲动、喜欢强迫人
适用的香水:Exclamation (高地出品,感叹号系列香水,其中一样见右图)
星史郎
樱冢星史郎(SEISHIRO SAKURAZUKE)
姓名的含义:28宿中的星宿
樱冢星史郎
生日:1965.11.22
祭日:11.14
出生地:金泽
星座:天蝎
血型:B
身份:樱冢护的继承人、暗杀者、宠物医生
爱好:哄昴流、狩猎、图画、赌约、华丽的事物
式神:黑色的鹰(据考证,这种鸟叫做“游隼”,分类学上拉丁名位FALCO PEREGRINUS,隼形目,隼科,是中国一类保护动物)
最喜欢的颜色:红
最喜欢的食物:北都做的饭
个性:无情、狡诈、残酷而性感
喜欢的事物:有趣的人、植物、古典音乐、高档成衣、皇昴流
不喜欢的事物:无趣的人、快餐、炎热的天气、没完成的工作、任何伤害昴流的人
优点:男子气概、斯文、强壮、领袖气质、聪明、温柔(仅仅当他想这么做的时候)
缺点:轻蔑、冷漠、虚伪、对于女性来说的过分的性感
使用的香水:Drakkar Noir
喜欢的香烟:mild seven(七星)

其余人物

南云真司(声优:池田秀一
利用自己出生起便被灵保护着,所有不幸和事故都会被转嫁到周围他人身上的特性,为了往上爬而害死许多人。
麻生风美(声优:鹤弘美
为了替被南云害死的哥哥报仇而试图对他下诅咒。
山川刑警(声优:山寺宏一
追查著南云身边一连串事件的刑警。
三村社长(声优:西村知道
南云的公司社长。
会长(声优:沢木郁也)
南云的公司会长。

动画声优

皇昴流
(OVA、DRAMA)
(X剧场版,X character file drama)
(X-TV)
(翼·年代记)
皇北都
(OVA)
(X-TV)
樱冢星史郎
(OVA)
(X剧场版,Xcharacter file drama
かわの をとや ( 河野靖)
(X-TV)
中井和哉(中学生星史郎)
(X-DRAMA)
(翼·年代记)

漫画发行

新书馆版
1991年开始连载 新书馆出版
『东京BABYLON』第1巻
1991年4月10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コミックス
591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2巻
1991年11月10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コミックス
591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3巻
1992年1月25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コミックス
591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4巻
1992年7月10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コミックス
591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5巻
1993年4月5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コミックス
591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6巻
1993年8月25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コミックス
591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7巻
1994年3月25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コミックス
591円(税込)
文库版
『东京BABYLON』第1巻
2000年12月10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文库
630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2巻
2000年12月10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文库
630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3巻
2001年1月5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文库
630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4巻
2001年1月5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文库
630円(税込)
『东京BABYLON』第5巻
2001年1月5日発行
新书馆/ウィングス文库
630円(税込)

电影内容

OVA1:东京都沿海公路边参与兴建超科技大厦群建设计划的人,一个个的相继死亡,警方却判定是意外,可是察觉此事严重性的三村社长,便委托昴流对此事件进行调查。但当昴流到达现场之前,三村社长却因电梯意外落下而身亡。这事件的最后一位关系人是年轻优秀的职员南云真司,对外否认此事件与外传的妖魔有关,且对昴流扬言不相信迷信之说。但认定南云是杀死自己亲生哥哥的麻生风美,和对这一连串的死亡意外事件单独调查的刑事山川,则对南云的疑惑很深。决心对南云复仇的风美,杀了曾是哥哥最疼爱的狗,放出了令人生畏的犬神..
OVA2:东京地铁站发生了多起连环杀人案,凶手却始终没有落网。昴流目击了其中一起事件,成了目击证人。在协助警方调查时,他遇到一名拥有强大感知能力的女子---美零。美零的养母也被同一个凶手所杀害,愤怒的她为亲手抓住犯人,不惜以自己做为诱饵。昴流担心美零的安危,也冲进了地铁站....

原声音乐

Kiss Kiss
  词:松冈英明
  曲:松冈英明
  演唱:松冈英明
  I wanna believe in your eyes
  So please don't say love is blind
  I wanna be reading your mind
  In secret communication
  Would you like coffee or lemonade?
  It choose to taste so good hand made
  Where are the smiles of yesterday?
  Of childhood conversation
  Please kiss, kiss
  Would anybody kiss me, please
  Please, please kiss kiss
  Give me strawberry kisses please
  I got to become sunshine
  And kiss everything in sight
  You could be a star in the night
  Just use your imagination
  I'm only holding back the rain
  So many rain drops, so many pain
  I wanna find my train someday
  As seasons go pass the station
  Please kiss, kiss
  Would anybody kiss me, please
  Please, please kiss kiss
  Give me strawberry kisses please
  liao
  Please kiss, kiss
  Would anybody kiss me, please
  Please, please kiss kiss
  Like a strawberry colored dream.

制作人员

原作:CLAMP
导演:千明孝一
企画:肥田光久、沢登昌树、加藤长辉
脚本:浦畑达彦
人物设定:高桥久美子
作画监督:高桥久美子
美术监督:池田祐二
色彩设计:三笠修
撮影监督:山口仁
音乐:本多俊之
制作:日本 Animate Film

写实版

简介

《TOKYO BABYLON 1999》
写实版《东京巴比伦》
1993年在《东京巴比伦》刚刚宣布完结不久,日本有关方面就又决定紧接着推出真人演出的“写实版”的《东京BABYLON》!而且更是以漫画完结后的五年作为背景。
在故事方面,大概讲述于五年后,即1999年时,皇家第十三代传人皇昴流正是活跃于东京、以解决灵幻事件而著名的二十一岁阴阳师。同时,于十二年前失踪的同门金山友吉竟突然再出现,而根据传说,金山于十二年以前已被樱冢护星史郎的流派“樱冢护”所杀。。。。。。究竟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呢?另一方面,昴流于金山屋中找到一本有关阴阳术的书,而金山得到此书后已练成书中的“七曜之术”,并且利用七名女子高中生以她们对社会及学校的不满作力量,来替自己复仇。于是昴流及星史郎便因此事而再次组成最强的幻影组合。。。。。
“写实版”的计划是早已决定好的。拍摄方面,以饭田让治担任监督一职可谓机缘巧合。因为在饭田的成名作《Cyclops》及富士电视台深夜节目《NIGHT HEAD》中,CLAMP已被他那充满独特的真实感的拍摄手法所吸引,并且曾说过如开拍真人版《东京巴比伦》时,必定要找饭田来监督。

STAFF

制作:杉山恵
高桥豊
大川七瀬
制作プロデューサー:丸山正雄
监督:饭田譲治
原作 :CLAMP「东京BABYLON」
脚本:饭田譲治
撮影:榎田洋美
音楽 :配岛邦明

CAST

日本
东根作寿英...皇昴流
四方堂亘...桜冢星史郎
小木茂光...天野周平
佐野和宏...金山友吉
西尾まり...芽久美(七曜术の少女たち)
北辻志保...秋実(七曜术の少女たち)
宫瀬亜纪...加奈(七曜术の少女たち)
永椎あゆ美...理絵(七曜术の少女たち)
冢越律子...智恵子(七曜术の少女たち)
永井恵子...郁江(七曜术の少女たち)
宫崎幸子...栄子(七曜术の少女たち)
佐藤友纪...晴香(除霊された少女)
棚田徳寿...晴香の父
奥山真佐子...晴香の母
沢田诚志...田中哲司(呪杀された教师)
青岛孝明...呪杀された高校生
阿部真人...呪杀された高校生
胜俣稔...呪杀された高校生
十贯寺梅轩...老人霊
板仓佳司...悪霊
香港
皇昴流:罗伟杰
皇北都:朱妙兰
樱冢星史郎:陈廷轩
经典台词
<1>星史郎:从以前到现在,最可怕的都是人。
<2>要努力才有动力,不过,我却没有魅力。
<3>一惠:有“才能”的人就是不一样……光凭这一点,平凡的我们再怎么做,都比不上他们的。就算我们再怎么拼命努力,流血流汗,都比不上!因为有才能的人根本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够达到很高的地方。
就因为自己不幸,就可以让其他人也跟着不幸吗?有才能有名气的人,即使给人添麻烦也可以得到原谅吗?
<4>如果世上人人平等的话,地球就不会有这样的发展了。
若因为自己“伤心”而自认为是“弱者”这个理由来欺压别人,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事实上不管你如何努力,只要你还活着,就会给别人带来压力。生活跟“梦想”根本就是两回事。重要的是你给别人带来困扰后,能否得到别人的谅解。
<5>其实,说起来有点残酷,但‘喜欢’这种感情,真的是没什么道理。但在这里,有太多这样的事情了。那种‘只要努力,就能获得相当成果的世界’,在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
那么人们为什么会有‘喜欢’这种感情。既然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为什么有要喜欢呢?
因为寂寞……
只要有‘喜欢’这种心情,就会有‘梦想’。人类还没有坚强到不依靠‘梦想’而生存。
不过我真的很喜欢昴流,只是我不会傻到要去强迫你也要有同样“喜欢”的感情。
<6>好美的樱树……
你喜欢樱树吗?
是的!
你知道吗,樱树下,埋着尸体。
“尸体”……
樱树之所以每年都开出美丽的花,就是因为在它的下面埋着尸体。樱花的花瓣应该是白色的,像雪花一般的雪白色。但是……樱花的花瓣却是淡红色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它们吸收了,埋在树下尸体的血。
那埋在樱花树下的人,不痛苦吗?
……
我们来打个“赌”。
<7>那就好了,那么我和昴流几时举行婚礼……
我是男的耶!
这是毋庸置疑的呀!
星史郎,不要开玩笑了……
我真的很喜欢昴流。
那就别开玩笑啊……
我这副表情看起来像在开玩笑吗?我是男人,昴流也是男的……只是……我喜欢的人,刚好也是男人而已。
<8>听说人类做梦,是为了在醒来时,感到庆幸而做的。
<9>他的善良会要了他的命的,这依然是不容质疑。
<10>宝月:谁也不能将别人拥有的“幸福”的权利给毁灭掉!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做出把他人的“幸福”,以及“未来”搞砸的事。
<11>因为我并不是你,所以我无法了解你心中的伤痛。
<12>在这个世上最了不起的是顶天立地,踏踏实实“生活”的“普通”人们……他们必须每日早起上学,或勤勉奋力地工作。在现实在环境中咬紧牙根并强颜欢笑地生存下去……如果你们嘲笑那些你们认为平凡的人……那么,你们能像那些“平凡人”一样地生存下去吗?
<13>对于立刻会反弹回来的法术……竟然想以虚弱的病体来承受……该说你是胡闹……还是说你鲁莽呢?你要是在工作中发生什么事的话,北都一定哭死了!
<14>活着的时候,要为住房烦恼,死了还得为坟墓操心。身为东京市民,真的是没有一刻悠闲。
<15>北都:人的一生,能够成就的事并不多。所以我们只要尽力去做好自己能够做的事就行了。
<16>久美子:我认为宗教是一种“相信的力量”。每个人都要相信什么,才能活下去,这种力量就是所谓的宗教力量。而我认为这世上最需要这种力量的就是孩子。说什么小孩子没有“烦恼”,全是骗人的。由于小孩子不像大人那么看得开,所以他们会比大人更加容易陷入烦恼中。
<17>桥本:我…想要变强——但不是像久美子老师所说的那种强。为了要在这个世上努力生存下来,我要变强。我一直想得到别人的帮助,一直希望别人来救我…而且,还认为,久美子老师一定会站在我这边。但是我错了…我仍认为让自己温柔是应该的,能原谅他人也是很重要的,但是,讨厌就是讨厌,不能原谅就是不能原谅,即使再努力,忍耐也没办法,而且只是一味地忍耐,反而会什么都做不了。这是我看到脸上的伤时,想出的道理,只可惜我还不够坚强。
<18>女郎:在祖国我虽然很贫穷,但却拥有很多好朋友。他们也很贫穷,可是当我要来日本时,他们全都哭了…但是,我在这个东京,即使死了也没有人会为我哭泣。还有一个就是“微笑”,我对任何人微笑,都没有人回应我。在祖国时,妈妈和朋友一看到我笑都会很高兴,他们还说看到我笑 就会觉得很幸福。而我的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在灯光昏暗的店里,即使微笑客人也看不到。谢谢你~打从我到日本来,第一次和日本人聊这么久…其他人只要一看到我想说什么,就赶快逃开。以前一直以为:只要懂语言 就能穿越人与人之间的那道墙,所以我很用心地学日文,拼命想了解日本人的一切…但事与愿违…
<19>北都:我说过,根本没有“外国人”这种人。
…这世界上最辛苦的工作就是服务业,像护士、医生、歌星等等全是服务业。如果不了解其中甘苦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当人。
…如果你把所经历过的十几年人生随便听听,然后再以可怜来下结论的话…那我真是对你太不敬了。你的人生是属于你自己的。不论是可怜或是幸福,都不该让别人去衡量。我和你一样,都是人 。人,绝对不能用日本人或是外国人这种奇怪的名词来划分。
<20>昴流:我是个骗子,我并没有把实情告诉那位太太。可是在那时候,我真的无法把那孩子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它…我做不到…我明白那位太太心中的痛苦,但要我 把实情告诉她,我实在是做不到…我在工作上碰到的事,本来就都不是很愉快的事。但是…惟独今天…我觉得我或许做错了。或许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看法而已,我没把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她。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只有那位太太自己才知道。
星史郎:的确,那位太太的幸福,只有她自己知道…所以你所说的谎言,对她来说,究竟是对是错,也只有她自己才能明白。但是就算你真的弄错,又如何呢?如果有人告诉你,他犯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错误的错误时,你会去责备他吗?
昴流:不会…
星史郎:那么,你就也原谅自己吧。如果你要我去跟别人解释,我可以断然告诉他——昴流的做法是对的。这样子,如果你真的做错了,那么我也是共犯了。
昴流:星史郎…
星史郎:今天你就睡在这里吧。有我在你身边,如果有人敢来向你兴师问罪,说你说谎,我会立刻把他撵出去的。
<21>我认为『随心所欲』是件好事。
<22>老年人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对“未来”怀着一分强烈的不安。他们会一直想着,有一天自己的身体会不听使唤。有一天站在不停虐待他人的自己,会变成被虐待的人。总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老人”。大多数的人,都是活在畏惧“这一天”的阴影中。
<23>这或许是因为,大家都过得太安逸了。
<24>昴流从小就有一种把他人思考占为己有的坏毛病。别人难过时,他也会难过;别人痛苦时,他也会痛苦,这种感情绝不是“伪装”的。
到目前为止,昴流还是会把和他接触过人的“思考”,全部照单全收。就算是当事人忘了,昴流还是记得一清二楚。他总是把这一些东西牢牢抓着,不放手。
我小的时候,就常想,昂流这样下去,一定活不长久……迟早有一天,他会为『心碎』而死的。
除了自己之外,昴流对任何人都有好感。他除了不懂得珍惜自己之外,他对任何人,都珍惜有加。珍惜别人,对他来说,就如呼吸一样的简单。
但是,如果昴流真的对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有了份‘特别’的爱意……而这个人又背叛了他……他一定会死的……
<25>被宣告亲人脑死的人,他的心里是非常痛苦的。或许可以治疗,或许无法治疗,他们就在这两种心态下惶恐不安。脑死状态的死者,在医学上来看,或许已经算是死亡了。但是对他的家人来说,却还是“活着”的。
你们知道生病真的是何其痛苦吗?你们知道健康的人有多么地令人羡慕吗?健康并不表示就拥有了一切,但是,失去了健康,就什么都是假的。
一个死亡的人,他的某个器官,能够在某个陌生人的体内“继续活着”并“起死回生”。我深信……这个人的人生民间可以再走一程。
<26>你错了,并不是你造成的。是我自己甘愿这么做的。……所以,我并没有打算庇护你,我之是一个劲儿的,跑到你的面前而已。
昴流,如果你和某个人在一起走着,然后忽然踩到了别人扔的香蕉皮跌倒了,就会把责任推给走在你旁边的那个人吗?
如果有颗陨石,从天上掉下来,正好砸到我的头上,我因此受了伤,你会因而憎恨在场的所有人吗?
每个人做任何事,都是为了自己。虽然有的人会说,我希望能为那个人做些什么。但事实上,也只不过是希望看到别人幸福时,自己也有分幸福感罢了。
我的行动和这种情形是相同的。
虽然,那时你的决心很坚定,但我却觉得一个‘健康’的你,比受伤的你更重要。所以我就阻碍你了。我这么做,除了满足我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念头。
<26>北都:他对你,和对别人完全不一样。至于你哪一点特别。恐怕连昴流本人也说不出所以然。但是……昴流马上就要“变”了……答应我。绝对不要把昴流从我身边带走!
像……我会把昴流带到别的地方去一样?
我不知道。但是,你一定……
<27>北都:每个人?每个人指的是谁?同样的痛苦?和谁同样的痛苦?世界上没有一样的痛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和不同的痛苦,没有一个人会有一样的感受。勇弥的母亲所承受的痛苦,只有她一个人才能体会!
<28>昴流:对她来说,你是那么地重要,让她没办法不那么做。她希望你得到幸福,所以就算会因此而让自己遭到不幸,她也心甘情愿。
一般人都认为电视新闻所报道的都是对的,其实这是错误的观念。当然大部分新闻或许都是正确的,但是被害者、加害者 和 这些人的亲人心情,他们却从来没有详尽地去报导。所以对于大部分所发生的事,我们都只能知道事实,而无法探索到真相。电视、报纸所谓的 “大家” 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29>“时间,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了。”
“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30>北都:我是说,你认为樱冢星史郎这个人怎么样?你要好好地想一想!你对于思考“自己”的事,一直都很棘手,可是……只有“这个”人的事请你一定要问问你自己!
我不像你,继承了皇家的血脉,拥有操纵阴阳术的才能。……但是灭亡却有一种能力是你所没有的。那就是了解你的“心”的能力。
你能够了解别人的心,可是却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心。你对别人的痛苦、悲伤是那么的敏感,但是——对自己的感情却是那么地迟钝。所以,就由我代替你,去了解你的“心”。
你好好地想一想,在这次的事件里,谁的行为最怪?
昴流:那是……是星史郎……
北都:他并没有变,勉强来说,只能说他卸下“伪装”了!
这手套……从你九岁起,你就一直戴着。你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理由而要戴上手套,可是我觉得我似乎明白了……但是那个时候……
昴流:北都……?
北都:我爱你!昴流!所以……请你不要到遥远的地方
<31>当星史郎被刺的时候……我那时,又在想些什么呢……?看见星史郎流血的时候,我的脑子是一片空白……然后他被送进了手术室,我就一直拍打那扇门。那个时候的我,为什么会哭得那么伤心?当时我心情混乱得,连北都叫我的声音,都听不进去。我……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好担心星史郎……可是,不光是只有那样,我……我……
我“喜欢”他……
我……
那个时候……当星史郎被刺的时候……
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哭得那么伤心。当时我真的是崩溃了,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是很担心星史郎……但是似乎还不仅于此……
我是……我是……
“我”是害怕……“星史郎”……“不喜欢我”……
是的!我……我害怕……我害怕星史郎他会讨厌!而且,也经历了那么多的欢笑、痛苦、哀伤。但是,我……
我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对方会有什么需要?”而我到底又希望对方会怎么……
那个时候,当我敲打着星史郎的手术室门的时候,只会害怕得一直不停地哭泣。因为……我怕星史郎会讨厌我,我害怕再也见不到星史郎……我……我喜欢星史郎……
<32>我没有任何感觉,即使杀人也没有感觉。
而“樱冢护”的继承仪式,就是杀掉“樱冢护”上一代掌门。“樱冢护”有委托人,但没有协助者。所以,被称为“暗杀集团”。但是“樱冢护”通常是独来独往。继承“樱冢护”的时候,不只是上一代,甚至连有关系的人都要杀掉。
我第一次杀人,是十五岁的时候。对手是上一代“樱冢护”……我的母亲。
我当时没有任何感觉。即使母亲的血染红整片海……我也没有任何感觉。所以以后杀人都一样。
没有特别的感觉。
我在从前,已经不去分辨“人”和“物件”。正如这样……我把你的手折断,就如打碎玻璃杯的感觉,一模一样。
尸体和物件的残骸,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也许在某程度上,这样的想法对“樱冢护”十分适合。
所以我当时与你打个“赌”。如果我与你再相逢,我会试用一年时间,让自己觉得你“特别”。一年内不断说“喜欢”你,假设“喜欢”你,再以这种态度与你来往。留在你身边看着你……守护你……
如果你在我心中真的感到“特别”的话……如果你令我感到“你”和“物件”不同的话……我就不会杀你……但是……似乎都是不行啊!
<33>呵…我看着这么痛苦的你……仍没有任何感觉。
对我来说,就好象踢到路边的小石,没有两样。
你为什么不反击啊?如果你认真战斗的话,应该可以逃出这“法术”啊!
…星…星…史郎…
为什么你的眼神,这样悲伤呢?
是不是因为感到被我出卖呢?
这种事情在“东京”里面是家常便饭啊!
人与人之间互相出卖,在“东京”简直是俯首即拾。
我并非特别讨厌你,当然亦不是爱你。
只觉得你是“存在”那里的一件“物件”罢了。
<34>今日我看到一些罕有的事情,十分罕有。很难得看到你会向别人发怒。
拥有与众不同“力量”的人一定会被那种“力量”左右自己的性格。
有人兴盛,便有人衰落。
我今天杀死的久美子老师,就是兴盛的代表。还有你……
比谁都对“他人”善良…比谁都对“自己”苛刻…就如一个,“殉教者”。
<35>…星…星…星…史…史…史…郎………
我曾经真心的,喜欢过你的啊……
<36>我当兽医的理由就是——这个。以前你们也说过这件事——逆风,任何一种法术,会根据力量的强度,向使用的‘术者’产生反噬,法力越强,反噬越强,就算法力没有反噬,它产生的‘孽’或多或少会转嫁到‘术者’身上。所以为了防止逆风,便会有自己的‘防御方法’……而我就以这间兽医诊所的动物,作为我的替身,抵挡反噬。
我似乎真的没有“感情”,虽然我与你“再会”差不多已一年,始终对你“毫无感觉”。就算你好象那头小狗般死去,我也会践踏着你生存。
<37>我的“出生日期”和“出生地”,还是你的“出生地”,都是虚构出来的。因为做我们这种“工作”,被人知道出生日期和出生地,就好象让人知道自己的“弱点”一样。
但是你为什么不连“出生日期”亦虚构出来呢?你的奶奶应该吩咐过你这样做吧!
算了吧!怎样也好……
好,我送你回家吧!
“我最喜欢的皇昴流。”
<38>终于和你碰面了……我绝对不会让你杀死昴流!
以你的“力量”是没可能杀掉我的!
我知道啊!我不可能战胜你,但是,我有独有的“法术”啊…
只有你独有的法术……
所以…你……杀掉我吧!
就此决定。
<39>你能够听到他的声音,是因为你拥有同样痛苦的回忆,抑郁而终所致。
是啊。我是被妈妈所杀的。爸爸死了,留下很多借债。
妈妈对我说:“你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我不可以留下你一个啊。”
但是……我不是妈妈啊,我就是我。新闻的报道是“自杀”。但是我并不想死的。要妈妈替我选择生死,不如由自己选择更好……
我的妈妈亦是因为“寂寞”而杀死我……也许那个婶婶亦是觉得很“寂寞”吧……做了坏事的人,可能全部都感到“寂寞”吧。
我觉得哥哥你,可以听到那孩子的叫声。因为我知道哥哥和我们一样,在内心的最深处,埋藏着“痛苦”和“寂寞”的感情。
<40>风越来越大了,我要回去了。
等等?
怎样?
……相信我的姐姐……也在你居住的地方啊 ……
是怎样的人?
和我很“相似”啊!
没有啊…在那里没有眼神像哥哥那般“寂寞”的人呀!
<41>做了坏事的人,也许都会感到寂寞吧……
<42>你『讨厌』东京吗?

DRAMA

基本信息

DRAMA CD
『东京BABYLON イメージ?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1992年7月22日発売
ソニー?ミュージックエンタテインメント
SRCL 2439~40
4077円(税込)
イメージ音楽+オリジナルドラマ
原作:CLAMP
CAST
皇昴流:山口胜平
皇北都:伊藤美纪
桜塜星史郎:子安武人

其他

少年阴阳师受雇于电话公司调查某事件

星昴

故事是从一个樱花纷飞的夜开始的
“好美的樱树……”望着眼前纷飞的樱花,有着碧绿眸子的男孩赞叹道。
“你喜欢樱树?”一个让人看不清面容的少年出现。
“是的!”
少年忽然这样说道,“你知道吗?樱树下,埋着尸体。”
“「尸体」……? ”
“樱树之所以能每年都能开出美丽的花,就是因为在它的下面埋着尸体。
樱花的花瓣应该是白色的。像雪一般的……雪白色。
但是……樱花的花瓣却是淡红色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一片花瓣飘落在少年手中。
男孩迷茫的望着少年
“因为它们吸取了……埋在樱树下尸体的血! ”花瓣被少年用手碾碎,滴下血一般的鲜红液体,这滋润让地面上的落花更显妖艳
“那埋在樱花树下的人,不痛苦吗? ” 那对碧绿的眸子闪着泪光,
少年望着那因泪的晕染而更显澄澈无暇的碧绿眼眸,微微怔住。
重新勾回笑容,“我们来打个「赌」吧!当你我再次相逢之时…… ”
少年的话被风刮散……
“对不起!风声太大,我听不清楚…… ”
“……所以今天……我放过你。 ”
那一年,统领日本全阴阳师的【皇一门】少主手背上,被印下了杀手【樱冢护】的猎物记号
他们的再次相逢发生在七年后的一个月台上,急于追逐式神的昴流奔跑时没留意脚下,“扑通”一声整张脸贴在了地上,站在对面月台的星史郎恰巧目睹了这一幕……
昴流仍是那么的单纯善良,身为阴阳师的他接受行行色色的委托案:被强暴而封闭自己的少女,不受人重视而用法术攻击他人的高中生,因女儿惨死而要用“犬神”杀掉凶手的母亲,被同学欺负甚至毁容的内向女孩,被女儿视为包袱的老爷爷,被已有家室的上司抛弃而自杀的女职员,因为儿子得不到合适的肾脏而疯狂的母亲……昴流目睹着一个个悲哀的事情,但却不可以做得更多,他为此而痛苦着。
星史郎以普通兽医的身份走入了昴流与姐姐北都的生活,星史郎笑笑问我和昴流的婚礼何时举行,昴流尴尬的说星史郎先生请不要开玩笑了,北都哈哈大笑哈不愧是我未来的“弟夫”!平静的一年就这么过去,当一个疯狂的母亲冲向昴流的时候,悲剧就此拉开了序幕。星史郎挡下了砍向昴流的刀子,为此他失去了右眼。昴流第一次那么失控,他疯狂的拍打急救室的大门,大喊着星史郎的名字,泪水不断的留下……事后星史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旧的温柔体贴,而昴流却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我喜欢……星史郎……”就在这时,面前的房门打开,那里面,是星史郎布下的幻境……
“人与人之间相互背叛这种事,在这个东京简直俯拾即是!”星史郎轻巧的折断了昴流的右臂,取下了昴流从不脱下的手套,上面的猎物记号还闪着微弱的光芒,“当你我再次相遇时,我会和你生活一年,在这一年中,我会“努力”令自己去“喜欢”这样的你,但只是一年,如果一年之后,如果我觉得你毫无“特别”,你和这尸体便没有分别,到时候我会杀掉你,所以今天,我放过你。”这便是当年樱花树下的那个赌约,星史郎微笑着宣布这赌约的胜负,“对我来说,你就和路边的小石子一样,没有区别。我赢了,你,会被我杀掉”由于昴流奶奶的干涉,星史郎没有杀掉昴流,但昴流因此崩溃……
“星史郎……我曾真心的,喜欢过你的啊……”
昴流封闭了自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北都为了唤醒弟弟,找到星史郎,代替昴流死在了星史郎手下,在梦中,昴流看到姐姐被贯穿了胸膛,痛苦的倒下,临死还喃喃的念着昴流的名字……昴流终于被唤醒了,他仰起头,让泪止住,“奶奶,我现在的力量胜不过他,所以我不上学了……”“我一定要把那个人杀掉!杀掉他!”
昴流从此一直追逐着星史郎的踪迹,他迅速的成长。昴流仍然进行着除灵工作,剪了头发学会了吸烟,不再穿北都给他买的奇奇怪怪花花绿绿的衣服,沉默了起来。在结尾处,一袭白色风衣的昴流独自走在东京的街头,路灯把他寂寥的背影拉的格外地长……

剧情新番

在《X战记》中—— 北都死前曾经告诉星,如果他在用相同的方法杀昴流的话,那他的攻击就会反回自己身上。她说出自己的目的就是想星能面对自己的心,不要杀昴流。昴流知道了姐姐的真相(但不知道姐姐死前对星说的话~~)后彻底的崩溃了,在决战时的一刹那,星有意使出杀北都的那一招 ,甚至之前就交代地龙,在自己死后,把另一只眼睛送给昴流,使昴流能成为新一代樱冢护!
彩虹桥一战中,星终是用那个术迫使昴流杀死自己,最后的话成了昴心中悲伤的秘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