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上虞

上谕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上谕,即诏书,是皇帝的命令和指示。也指清代皇帝用来发布命令的一种官文书。

概述

清代皇帝颁发命令的文书种类很多,有制、诏、诰、敕等类,其形制、质地、颜色与使用的范围各有不同。上谕是其中的一种,也称谕旨,俗称圣旨,是清帝用来发布日常政令的文书。严格来说,谕和旨是有区别的。谕,一般指皇帝特发的指示性命令;旨,是皇帝根据臣僚的请示而发的答复性意见。凡清王朝对当时国家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项重要事务的最后决策及终极处置,都要通过上谕文书加以发布和实施。 清代在雍正以前,上谕一般是由内阁大学士或南书房的侍臣撰拟,通过[[内阁]]颁发。或由宫中径发有关部院及大臣。雍正七年(1729)军机处设立后,上谕统由军机处撰拟。经皇帝同意后,通过两种途径发出:一种是明发上谕,通过内阁公布,称作"内阁奉上谕",是属于有关国家重大政令需要中外臣民共知的。如宣战、议和、大赦、巡幸、谒陵、经筵、蠲免及高级官员的除授降革、重大案件的处理结果等;另一种是"寄信谕旨",是以军机大臣奉旨的名义,由军机处交兵部捷报处寄给外省督、抚、提镇大员或钦差大臣等高级官员的,所以也称"廷寄"或"字寄",是只限于少数或个别臣工所应知而不适于公开的机密性谕旨。其内容大都是告诫臣工、指授兵略、查核政事、责问刑罚之失当等。

来历

上谕最初是由军机大臣起草,乾隆后逐渐改由军机章京拟草。其撰拟过程是:先由皇帝召见军机大臣,商讨应发上谕的要点,称作"召对"。召对完毕,军机大臣们回到值房,或亲自或令军机章京撰拟成稿,誊清后再由军机大臣送呈皇帝审阅,称作"述旨"。有时皇帝也用朱笔略作改动,但一般不作修改即发交军机处加封钤印发出。在发出之前,军机处均另抄一份存档,底稿则即行焚毁。存档之上谕抄件,每月合订成一册,称为"现月档";每季度汇订成一厚册,称为"四季档"。现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等单位的比较系统的清代上谕档簿,即是由此保存下来的。此外,凡经过皇帝用朱笔修改过的上谕原件,在发交有关官员钦领遵行后,须缴还皇宫,不准私自存留。现保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缴还上谕原件有两万余件,均是用白擢纸以楷体书写,形状大小与奏折相仿佛。上谕除一般由军机处撰拟外,有时皇帝也亲自用朱笔书写,或由大学士拟稿后经皇帝同意,用朱笔誊写的,习称朱谕。其内容一般都较为重要,但为数极少。清末光绪年间,兴办电报,遂有电旨或电寄之名目,其性质与撰拟过程都与一般上谕相同,只是发送办法改交由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后改称外务部)用电报拍发而已。
由于上谕及上谕档是清代皇帝日常政令的总汇,因此是研究清史的重要原始资料之一。

清朝上谕举例(慈禧)

★1900.05.29(庚子05.02)
●谕内阁:
“迩来近畿一带乡民练习拳勇,良莠错出,深恐别滋事端,叠经谕令京外各衙门严行禁止。近闻拳民中多有游勇会匪混迹其间,借端肆扰,甚至戕杀武员,烧毁电杆铁路。似此暋不畏法,其与乱民何异?著派出之统兵大员及地方文武,迅即严拿首要,解散协从。倘敢列仗抗拒,应即相机剿办,以昭炯戒。现在人心浮动,遇事成风,凡有教堂教民地方,均应实力保护,俾获安全而弭祸变。钦此。”([01]第26册P.110,NO.423)
★1900.06.13(庚子05.17)
●谕军机大臣、步军统领衙门、顺天府、五城御史:
“近来拳匪滋事,迭经谕令严办。惟京师地面辽阔,城隅旷地以及废寺闲房,最易为匪徒匿迹之所,闻炸子桥、沙土园、白纸坊等处,奸徒聚众学习拳棒,并有为首之犯绰号应天禄及李七等,其余匪徒恐尚不止此,亟应严行查禁。著步军统领衙门、顺天府、五城一体严查,遇有此等匪徒聚集,即行拿办驱逐,以清奸宄。又右安门内白纸坊距火药局甚近,尤应预先设法保护。著一并派发弁兵严密梭巡,以防不测。至城门稽察,本有专责,不得稍涉疏纵。外城巡查事宜,即著照五城奏定章程,认真办理。将此各谕令知之。钦此。”([01]第26册P.126,NO.491)
●谕军机大臣、直隶总督裕、直隶提督聂、升授喀什噶尔提督天津镇总兵罗:
“前据裕禄报称日内有洋兵千余将由铁路到京等语。现在近畿一带土匪滋事,办理方形棘手,各国使馆先后到京之兵,已有千余名,亦已足敷保护,倘再纷至沓来,后果何堪设想?著裕禄迅将聂士成一军全数调回天津附近铁路地方扼要驻扎。倘再有各国兵队欲乘火车北来,责成裕禄实力禁阻,并著聂士成整齐队伍,备豫不虞。其大沽口防务并著督饬罗荣光一体戒严,以防不测。如有外兵阑入畿辅,定惟裕禄、聂士成、罗荣光等是问。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钦此。”([01]第26册P.127,NO.492)
●谕军机大臣、直隶总督裕:
“京津一带电杆现被匪徒拆毁不少,著裕禄即行电商盛宣怀,速派妥员尅日集料兴工,逐段修复。其电杆未经复设以前,所有津沽近日情形及外来消息,著即按段添设马拨,逐日知照军机处,以期呼应灵通。至津芦铁路,现闻洋人有干预修复之说,亟应自我复设,免致授人以柄。著裕禄会商许景澄、张翼迅速勘修所有修复电线、铁路两项事宜,并著裕禄酌派得力队伍,随时认真弹压。毋致再有抗拒。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钦此。”([01]第26册P.127,NO.493)
●谕内阁:
“近来畿辅一带拳匪滋事,扰及京城地面。迭经明降谕旨,晓谕解散,并饬京营及近畿各军分投妥为弹压,乃近日焚杀之案,仍复层见叠出。奸匪造作谣言,借仇教为名,扰及良善,于朝廷禁令,视若弁髦。无论结党横行,戕杀有据,即使伪托良民冀伸义愤,试问自来立国之道,有纵容乱民籍以自固者乎?况现经察访拳民结党,实有游勇会匪羼杂其间,肆行抢劫。昨谕令刚毅、赵舒翘等前赴良乡、涿州等处,宣布朝廷德意,各处安分拳民业已具结拆棚,安心解散,足见各处焚杀之案显系乱匪所为。朝廷但论其滋事与否,以为良莠之别,此等匪徒,亟应严加剿办,不容再事姑息。著宋庆督饬马玉昆,刻日带队驰赴近京一带,沿途实力剿捕。仍以严拿首犯,解散胁从为要义。至派出各营,务宜严申纪律,不准籍端滋扰,以清奸宄而安良善。将此通谕知之。钦此。”([01]第26册P.128,NO.496)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