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云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万里云,壮族。革命老干部、老作家。原福建省文化厅厅长、省文联主席。享受副省级医疗待遇离休干部。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作品曾获福建省首届诗歌奖、福建省首届杂文学会杂文奖。

简介

万里云,壮族。1916年生,广西融水人。原名韦庆煌。194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毕业于广西罗城师范学校。1938年参加新四军。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简历

历任抗日军政大学学员、宣传干事、科长、处长,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宣传部副部长,前锋报社、战士报社、民兵报社及军政报社主编、社长,福建省理论刊物《红与专》、《福建日报》副总编辑,1977年粉碎“四人帮”后,出任省文化局局长,并当选为省文联主席。1984年离职离休。全国文联第五届委员。因病医治无效,于2011年6月8日2时40分在福州逝世,享年96岁。

作品

1947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纪实文学《滨海八年》、《河西走廊万里行》、《古代廉政肃贪谭》等。作品曾获福建省首届诗歌奖、福建省首届杂文学会杂文奖。

笔名缘起

“万里云”那可不是我的原名。我原名韦庆煌,万里云是我从40年代起沿用至今的笔名。”万老笑谈笔名的缘起。1934年,17岁的壮族青年韦庆煌因反地方官吏腐败,被国民党政府追捕,被迫由家乡广西融水流亡外地。“七七”事变后,他投身抗日救亡工作,于1939年参加新四军、八路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抗战的硝烟中,韦庆煌开始拿起手中的笔,用诗歌、散文、通讯、杂文等多种文学形式,记录下战地见闻、所思所感。“我走上革命道路之后,随军从南到北,又从北到南,仿佛高天流云,漂游万里,所以就起了‘万里云’这个笔名。”后来,随着“万里云”饮誉军中文坛,“韦庆煌”的原名倒为人们所渐渐淡忘了。

风起云涌

“解放前我在军报中当记者、编辑、社长、总编,解放后又办党刊、党报、算起来,前后办了七八种报刊呢!”万老风趣地告诉我,“他们都叫我‘老报棍子’!”
1958年万里云转业地方,先后任省委理论刊物《红与专》副主编、《福建日报》副总编。正是在这一时期,万里云的文学创作进入一个新高潮,《榕树杂谈》、《难中有易,易中有难》、《似是而非和似非而是》、《也谈“冷饭重炒”》……他的杂文频频见诸报端,发表了数十篇共计几十万字的作品。谁曾料,若干年后,这批观点独到、笔锋犀利的文章竟被当作“毒草”,成为“铁证”,“文革”伊始,万里云便因此被扣上“三反分子”、“反动文人”的帽子,后又被定为“死不改悔的走资派”,被勒令“停职反省”。“从文革开始到打倒‘四人帮’,整整11年,我没有工作,不是被成天批斗,就是被关押审查。但我从未停笔,偷偷地写。‘牛棚’里出产了十来篇论文、杂文都是批‘四人帮’的。”
万老记得最早的一篇是反驳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无理的批判———清官不能批》。他将写好的文章送到了《福建日报》编辑部———这当然是引火烧身之举!幸得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好心编辑扣下原稿,并悄悄打电话告诉万里云:“批姚文章已销毁,请注意追查。”万里云这才销毁了底稿,后来果然来人把家抄了个底朝天。万里云被“打倒”11年,始终傲立的是一个文人与革命者的凛然正气和铮铮铁骨。
“十年浩劫”间,这个与共和国同龄的家庭也与共和国当年无数个家庭一样,颠沛流离于政治风雨中。一家四口,万里云被遣送到麻沙,江华被关押在北峰,12岁的大女儿江林到泰宁农村劳动,连10岁不到的小女儿江虹也去了建阳“下乡锻炼”。四口人竟离散在四处!直至林彪倒台,万里云才得以返回福州。当1972年的春节来临时,一家四口劫后重圆,万家原本冷冷清清的小客厅里又飘出了久违的欢笑声。

云游万里

1977年粉碎“四人帮”后,万里云即出任福建省文化局局长,并当选为省文联主席。1984年,他因患癌症离职离休。离职不离笔,万里云总感觉可写的东西太多了,尤其是他还有一桩久久未了的心愿呢———当年追随革命,转战南北,虽跑了大半个中国,但无暇亦无心观景揽胜,曾想:祖国的大好河山,将来有机会一定好好看看。离休后,他的心愿实现了。
除内蒙、西藏、台湾之外,十多年间,万里云的足迹踏遍祖国各地。每到一处,他便收集史料,研究民风,探访古迹……夙愿既偿,他以古稀高龄又饱蘸激情地写下了数十篇长篇游记和《中华五十六个民族史话》等众多作品。“我游到东北三省时,80多岁了,谁能想到我还是一位癌症患者呢?”万老自豪地说。
在家他也没闲着,眼下,他正忙乎一件大事———两本书的出版。一本《谈今论古诗文集》,将收录万里云从抗战到文革前后的100首诗词和100多篇杂文;另一本《万里云游记》,共11万字,文稿已基本整理就绪。两本书,凝结着万老毕生的心血。
万里云酷爱读书、藏书,古色古香的书房内四壁皆书,报刊架上细数,《福州晚报》、《参考消息》、《福建文学》、《东南学术》……竟有省内外十几种报刊的“身影”。每天花七八个小时在书桌前看书、阅报、作文,是万老安享晚年的最大乐趣。他说,人活着,不仅要乐观,更要达观;还说,人老了,脚不能跑了,但脑子还要动,还要跑,“此所谓‘活到老,学到老’。”
“生活流动时,思想也随之流动;生活静止时,思想仍在流动。”不由记起哲人的这句话。不是么,万里云天,看似一幅岿然不动的静美画卷,实则一道永远行走的壮丽风景!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