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海峰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万海峰(1920.09~ ) ,汉族,河南省光山县槐店乡万河村人。1920年9月出生于河南省光山县,1933年7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28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第十二届中央委员、十三大代表,中顾委委员(1987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第五、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5年9月被授予大校军衔。曾获3级八一勋章、2级独立自由勋章、2级解放勋章。1988年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1998年7月被授予2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8年9月离休。

个人简介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二十八军军部警卫班班长。参加了鄂豫皖三年游击战。
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4支队警卫员,后在新四军军部教导队学习。
1940年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参谋,苏中军区4纵7团2营营长,苏中靖江独立团参谋长,苏中3分区独立团参谋长,苏中3分区教导大队副大队长,苏中3分区如西
万海峰

万海峰

独立团参谋长,苏中1旅作战科副科长,苏中3分区教导大队大队长。
1945年任苏中独立旅13团副团长,华中野战军第6纵队18师54团副团长,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司令部作战科科长。
1949年任第3野战军第24军72师216团团长。参加了黄桥以及苏中、孟良崮淮海、渡江等战役。
建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师参谋长。
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师长、军炮兵室主任。回国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师长。
1955年在军事学院合成指挥系学习。
1959年任陆军师长。
1964年任陆军军副军长。
1972年5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
1975年10月任北京军区副政委、党委常委(1978年2月起)。参加指挥了唐山抗震救灾和华北实兵战役演习。1978年2月起任北京军区党委常委。
1982年10月~1990年4月任成都军区政委、党委书记(1982年12月起)。

主要经历

万海峰 (1920年--),河南省光山县槐店乡万河村人。
1933年7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八军。
193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参加过保卫鄂豫皖苏区的斗争和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初期,任新四军四支队司令部警卫员,后入新四军皖南教导总队学习,结业后,先后在新四军江南、苏北指挥部任参谋,1941年6月起,先后任新四军苏中军区第四纵队独立旅七团二营营长,泰兴独立团、靖江独立团、如西县独立团、苏中三分区独立团副团长,新四军一师一旅作战科副科长、一师一旅教导大队大队长。先后参加过著名的黄桥决战、苏中反扫荡等重大斗争。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华中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十八师五十四团副团长,第三野战军第二十四军七十二师二一六团团长。率部参加了苏中七战七捷、涟水保卫战和莱芜、孟良崮等战役。后又参加了平汉路破击战、豫东、淮海、渡江、解放长山列岛等战役和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四军七十师参谋长,七十一师副师长,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四军炮兵室主任,参加指挥了志愿军夏季反击作战,后任七十二师师长,1953年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二级国旗勋章。1954年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1955年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59年9月起,先后任二十四军七十二师师长,二十四军副军长、军长,1972年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75年任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1982年任成都军区政治委员。

相关介绍

名字的由来

1920年底,我出生在河南光山县槐店乡万河村万黑塆一户普通农户家里,由于家境贫穷,找人取名是要给钱的,父母就给干脆叫我 “毛头”。参加红军后,已经是一名红军战士了,我想,总不能还叫“毛头”吧,便鼓足勇气请高敬亭政委给自己取个名。高敬亭当即就答应了,沉思片刻说:“我们红军,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这个战斗集体,像海洋一样大,像山峰一样高,部队和个人都有光辉灿烂的前程。你姓万,就叫万海峰好不好?”从此,红二十八军的花名册上就出现了“万海峰”这个名字,一直到如今。

主动请缨抗震

1976年7月28日,国人震惊和心痛的日子。
万海峰在北京寓所接受采访

万海峰在北京寓所接受采访

从地震发生到指挥部撤离,万海峰等一行在唐山日夜辛劳了100个日夜,率部从废墟中救出了无数生命。记者在北京拜访了当年参加抗震指挥领导工作的万海峰,听老将军讲述了那难忘的日日夜夜。
我对唐山情况比较熟悉,请批准我参与唐山抗震救灾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唐山发生大地震。这座美丽的城市瞬间被夷为平地,到处是一片瓦砾。
时任北京军区副政委的万海峰被大地的震颤惊醒。几十年戎马生涯的他警觉:“不是战争爆发,可能是地震!”很快,万海峰接到北京军区召开紧急会议的通知。会议通报:以河北唐山市为中心,发生强烈地震。
“震中在唐山!”万海峰感到格外震惊。“抗美援朝后,我所在的部队就驻扎在唐山。我担任师长、军长都是在唐山,在这座城市驻防了20年,与唐山人民结下了难舍难分的鱼水之情。唐山人民有难,我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一种责任。”万老眼里满含深情。
地震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立即调派军队投入抗震救灾,并由河北省委和北京军区在唐山开设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本来,指挥部成员中没有万海峰。“我对唐山情况比较熟悉,请批准我参与唐山抗震救灾。”万海峰主动请缨。
万海峰的请求得到了批准。最后,确定唐山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由当时中共河北省委第一书记刘子厚任组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肖选进、北京军区副政委万海峰任副组长。
把生的希望让给灾民,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
1976年7月28日清晨,万海峰带着随行人员,冒雨驱车赶到南苑机场。飞机穿越浓雾细雨,颠簸在云层。
“飞临唐山上空,飞机低空盘旋。昔日耸立的高楼、平整的街道已成废墟。残垣断壁间,满是遇难者的尸体,而幸存者正趴在废墟上用双手扒救亲人。”看到曾经在这里驻防20年的城市震后的惨状,这位身经百战、九死一生的老将军不禁落泪:“我这一生经历的伤亡场面也很多,但瞬间的自然灾害集中造成这么多人伤亡,我是第一次经历,很难让人一下子接受。太残酷了!”
临近中午,飞机在空军唐山机场着陆。房屋大部倒塌,未倒的也是摇摇欲坠。战士们只能用苫布支起一个大帐篷,里面放几张桌子、几把椅子,建成一个简易的“抗震救灾指挥部”。
“当时的首要任务,是千方百计抢救幸存者。哪怕能多救活一个,也要尽最大的努力。”老将军回忆说,某部队在接到赶赴唐山抗震救灾的命令后,没有吃午饭便立刻出发。当战士们跋山涉水赶到唐山市区时,已是1976年7月29日凌晨。战士们已筋疲力尽,又饥又渴。炊事班架起锅熬了一锅米粥,战士们刚拿着茶缸站起身,又不约而同地坐下了,面对周围饥饿的孩子和群众,第一锅粥分给了孩子,第二锅粥分给了群众,第三锅粥还没有熟,战士们又上废墟救人去了。
抢救被埋压的遇险群众具有较大的风险。楼房、墙体摇摇欲坠,大小余震不断发生,突兀孤立的墙体随时有倒下的危险。“面对灾难的场景,战士们把生的希望让给灾民,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他们在断壁残垣、废墟洞穴间钻进钻出,争分夺秒地抢救在生命线上挣扎的群众。”
当时开进的部队没有携带锹、镐、施工机械等,这给救灾造成了很大难度。“最初几天,战士们只能靠双手扒碎石、搬楼板、扯钢筋,有的战士因此指甲剥落,双手血肉模糊……”
为了大批转运重伤员,在遭到严重破坏的唐山机场,仅五六天的时间里,就空运出了一万多名伤员。空军指战员用塔台车指挥飞机双向起飞,调度员靠目测和经验,指挥飞机安全起落,在最困难的时刻铺平了救死扶伤的空中通道。
抗震救灾的全过程体现了人民军队“服务人民”的宗旨万老回忆说,唐山抗震救灾的部队还承担着一项特殊的任务,就是扒挖、清理、掩埋遇难者尸体,让遇难者安息。
人民子弟兵手抬肩扛,昼夜清运。有的战士甚至被腐烂的臭味熏倒。为此,部队专门调来了一批防毒面具,发放到清尸的战士手里。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啊!那么热的天,很多尸体开始腐烂,而活着的人就在尸体附近生活,必须早早着手防疫工作。
为此,抗震救灾指挥部很快成立卫生防疫指挥部,由北京军区迅速调运大批卫生防疫器材和药物,并从救灾部队抽调兵力组成专业防疫队,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防疫大战。
在这场浩大的防疫战斗中,部队先后出动飞机140多架次,防化车和各类消毒汽车230多台,反复对唐山进行大范围的空中和地面喷洒。
经过艰辛的努力,重建后的唐山没发生大的流行性疾病。老将军欣慰地说,“人民利益重如山。抗震救灾的全过程充分体现了人民军队‘服务人民’的宗旨。”

建党九十年

2011年是建党90周年,新时期的党员很重要的一点是按照老党员的模范榜样,学习他们那种吃苦在前、有困难冲在前的精气神,而且应该爱惜自己所处的环境。一代一代的共产党员经过流血牺牲,国家才建设、发展的那么好,要感谢党的领导,吃苦精神什么时候也不能忘记。那些少数犯错误的党员干部不应该去贪图享受而损害国家利益,不要老谈享受。尤其是党员,一旦贪图享受,就会诱发贪污犯罪侵犯国家利益,要提倡廉洁,中国这么大,还谈不上富裕,勤俭持家的古训应该为大家所共勉。

特殊战役贡献

1947年1月,华东野战军成立,万海峰任副团长的部队改编为华野六纵十八师五十四团。4个月后,该团奉命挥师南下,参加挫败蒋介石对山东解放区进攻的战斗。5月12日,正当五十四团准备参加攻打白彦城守敌的战斗时,野司首长陈(毅)、粟(裕)发来指示,命令十八师迅速北上鲁中地区,迂回至敌背后攻占垛庄,配合大部队围歼已进至孟良崮的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整编第七十四师。
五十四团接到师部传达的野司首长命令时,部队距垛庄有240多公里远,而且全是崎岖山路,极不利于行军。因为团长职位暂空,身为副团长的万海峰就成了五十四团最高军事首长,他毫不畏惧地带领全团指战员走在全师的最前头,冒着敌机袭扰的危险,一路翻山越岭,夜以继日地向垛庄疾进。经过连续40多小时的强行军,万海峰成功地带领部队穿插至垛庄西南岱山寺西侧的无名高地上,隐隐约约的星光下,不时传来敌人换哨的口令声。“通知部队,就地休整,保持肃静!”万海峰果断地下达命令。天快亮时,万海峰指挥部队配合友邻的五十三团,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出其不意地向垛庄发起猛攻。驻垛庄守敌仗着自己手中有美式装备,加上这一带地形奇特怪石林立,以为我军不敢进犯,没有修筑什么像样的工事。在我军强大的攻势面前,守敌很快就溃不成军,五十四团只发起一轮进攻,就轻松拿下孟良崮一侧的天马山。
1947年5月15日黎明,华野部队完成对敌整编七十四师的分割合围,国民党统帅部发觉我军意图后,一面严令七十四师吸引我军主力,坚守孟良崮待援,一面急令整编二十五师、六十五师、十一师、八十三师、四十八师等部队,迅速向整编七十四师靠拢,实施对我军的反包围。几十架敌机轮番向我进攻部队实施密集轰炸扫射,地面炮火也不顾一切地向我前沿阵地猛轰,在震天的爆炸声中,敌七十四师连续组织了集团冲锋,妄图打开缺口与增援部队靠拢。
这是一场空前的恶战。为保证集中火力,野司命令各阻援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拦截援敌,主攻部队加速猛攻,全力以赴在援敌逼近前歼灭七十四师。作为主攻部队之一的五十四团,立即向横山、官山、业家沟、大山场的敌军发起攻击。战斗中,万海峰始终冲在最前沿,沉着指挥部队接连打退了敌人5次反冲锋,并率部成功突入敌业家沟阵地。
至15日下午,七十四师主力被我军困在了光秃秃的岩石山地上,美式装备无法施展,官兵饥渴难耐,士气十分低落。就在这时,野司发布了总攻命令。刹那间,我军部队所有炮火都集中指向了孟良崮敌军主阵地,万海峰率部向孟良崮主峰冲去,一口气拿下了敌3个无名高地。敌人在我炮火的压制下,乱作一团,东奔西跑,四处藏身。战斗至次日拂晓时分,山顶沉寂了下来,整编七十四师被我军全歼。
孟良崮战役,对从未参加过大规模运动战和阵地战的万海峰而言尚属首次,但他出色的表现向世人充分展示了自己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高超本领。
1952年,万海峰所在的二十四军入朝参战,军长皮定均极力推荐他担任炮兵主任。二十四军历史上从未有过统一的炮兵指挥机构,万海峰又是步兵出身,一切都要从头学起,而且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臻于完善,其压力可想而知。令人称奇的是,万海峰进步神速,很快就指挥得游刃有余了。
他先是提出“游动炮群”作战的思路,利用突然、近迫、猛烈的急袭,打击敌炮兵,收取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效果,并创造性地将这种战术推广到高炮部队,提倡游动设伏,奇袭敌机,弥补了我军高炮炮型老、射击高度不足的弱点。在一次攻击敌无名高地的战斗中,万海峰沉着指挥炮兵对该高地的美军阵地实施15分钟急袭,并展开延伸射击,有效地压制了敌军火力。次日,敌军以30辆汽车满载后续部队集结时,万海峰又指挥炮群以3分钟火力急袭,歼其大部。战后数据显示,仅万海峰指挥的炮兵就歼灭美军1800余人,战绩斐然!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