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屋两妻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本片故事内容丰富,极具娱乐效果,主要描述舞台演员阿信离婚后即与情人百佳同居,前妻惠康因生意失败不得不回来居住,一屋两妻,于是闹出了不少笑话。百佳怕二人旧情复燃,处处防范;阿信的姑妈从美国回来,误把百佳当佣人;阿信为惠康介绍男友,心里不免隐藏醋意,竟在舞台上唱出“虎打武松"。

电影剧情

剧社职员阿信(陈友 饰)刚与妻子离婚不久,便与带略有神经质的女友百佳(梅艳芳 饰)开始了同居生活。新的生活让阿信感到十分惬意,但正当两人浓情蜜意的时候,之前搬了出去的前妻惠康(夏文汐 饰)因为生意失败走投无路,又搬了回来。一边是新的女友,一边是前妻,阿信感到尴尬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同时,剧社台柱华仔(钟镇涛 饰)与惠康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不知为何阿信又大为紧张,就是这一屋两妻的生活上演了一幕幕闹剧。

类型

爱情|剧情|喜剧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阿 信 郑丹瑞 ----
华 仔 钟镇涛 ----
百 佳 梅艳芳 ----
惠 康 夏文汐 ----
同 事 郑旦瑞 ----
百佳好友 吴君如 客串
路 人 苗侨伟 客串
未 知 沈金铃 ----
未 知 赵润勤 ----
邻 居 苏杏璇 ----
未 知 秦 煌 ----

职员表

  • 出品人:何冠昌
  • 制作人:钟卓华
  • 导演:陈 友
  • 副导演(助理):陈望华陈荣照;林庆隆
  • 编剧:罗启锐;卢永强;黄宏基;黄 志;张坚庭
  • 摄影:林丽与
  • 配乐:周锦祥
  • 剪辑:少 峰
  • 道具:许健强
  • 动作指导:袁振洋
  • 造型设计:万月珍
  • 服装设计:姚慧雯
  • 灯光:陈德恩
  • 剧务:陈 强
  • 场记:李锦辉
  • 布景师:毕耀光
  • 监制:洪金宝

影片花絮

1

陈友:东,我看见人家拔牙见到一颗烂牙,我就想,一颗那么坚硬的东西也会腐烂死亡,我们慢慢老了,总有一天会死的,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共同生活,共同死亡,共同上床。

2

夏文汐:女人的事我也知道,这样子叫法很伤声带的。
梅艳芳:没办法嘛,情到浓时真的很难说的,针刺不到肉又怎么知道那种滋味呢?
  夏文汐:谁不知道呀?别忘了我跟阿信总算是一场夫妻,就像《西游记》那个唐三藏,难道不知道孙悟空有多少法宝吗?阿信有多少长处,我心知肚明,你用不着这样维护他的。
  陈友:说什么呢?这么投契。
  夏文汐:说你的长处。
  陈友:是吗?我有什么长处呀?
  夏文汐:该怎么说才好呢?
  梅艳芳:说你的头发比别人短呢!

3


  郑孟霞:我们以前盲婚哑嫁,就像煮水一样,一点一点的慢慢煮开来培养感情的。你们两个还没有结婚呢,这壶水就已经开过头了。你说,水怎么会变冷的呢?就算是变冷了也很简单嘛,把火点上再煮开就是了。
  陈友:姑妈,水壶漏了。

4


  陈友:这个水彩盒你用了很久了。
  夏文汐:不久啊,刚刚才从你抽屉里找出来的。
  陈友:那也是,在外面找不到新的,就回来找个旧的,先用着也比没有好。
  夏文汐:要找也不是找不到,不过没这个需要。嗯,家里多了很多新东西?
  陈友:旧的没了就找点新的了。吃不到苹果,只有吃香蕉了。
  夏文汐:你饥不择食嘛,没有可以不吃啊。
  陈友:话不是这样说。你以为我像你的水彩盒一样啊,弄得红红绿绿,丢在一边干掉,回来随便加点水进去,三搅两搅就可以拿来画了?我不行的。
  夏文汐:你在说什么呀?猜灯谜啊。我不明白。
  陈友:当我没说过吧。

5


  陈友:一人一块,不用抢了。
  梅艳芳:为什么我的没她的臭啊?
  陈友:不会啊,你也那么臭,她也那么臭,一样都很臭啊。
  梅艳芳:不要骗我了,她那块是臭豆腐,我这块是炸豆腐。
  陈友:臭豆腐也是豆腐,炸豆腐也是豆腐嘛。
  梅艳芳:不一样,臭豆腐冷了还有臭味,炸豆腐冷了就没人要了。
  陈友:对不起,臭豆腐卖光了嘛。你不要生气,我陪你看电影,看完电影找个餐厅我们吃一顿臭的,不臭的不叫,最臭最臭的才叫来吃,好不好?

6


  陈友:现代人道德沦丧,如果你想为香港的中国女性挽回一点贞洁的话,晚上就把门锁好。
  夏文汐:阿信,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能管我那么多了。
  陈友:不管怎么说我珍惜了你那么多年,不想瞪着眼看见你被人家珍惜嘛。你知不知道,珍惜和糟蹋只有一线之差。

7

 梅艳芳:反正我失败很多次了,这种路我走得太多了,你看,我的脚都走起茧了,没知觉了。

8


  陈友:老婆,别生气了。
  梅艳芳:好,你说,你当老婆是什么?
  陈友:当老婆是太阳。
  梅艳芳:太阳?太阳可以温暖全人类呢。
  陈友:不是,当油条,两根永远粘在一起。
  梅艳芳:呵,这种大排档货色,每个人都可以吃。
  陈友:那是牙刷喽,每天都要用的。而且,牙刷是不能让别人一起用的嘛。
  梅艳芳:好,你当老婆是牙刷,我是新的,那旧的怎么处置呢?
  陈友:旧的那支就扔了吧,要不然就拿来擦鞋。
  梅艳芳:你为什么不让别人擦第二副牙呢?
  陈友:不卫生嘛。
  梅艳芳:不卫生?是你不卫生还是人家不卫生啊?
  陈友:老婆,其实每个男人都会吃醋的,还会小气呢。你看不到就算了,看到了你当然会说,朋友,那支牙刷我用过的,这样子嘛,老婆。
  梅艳芳:好吧,你这么不舍得,那你一三五用新的,二四六用旧的,礼拜天两个一起用,好不好?
  陈友:我没有这个意思,是因为旧的那支牙刷不合我嘛。我的牙都刷流血了,才会换新的嘛。
  梅艳芳:新的也会变旧的,我旧了你怎么处置我?
  陈友:我这一辈子都用这一支牙刷了。我发誓,等我七老八十的时候,我会把假牙拿出来,当鞋子一样地刷,刷得亮亮的,老婆越老越可爱嘛。不要生气了,哦?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